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玄天造化功 > 第三百六十七章 蓝色鲜血
    要说这冥司之前看到那疯子将他发出的冰针喝住,只是惊骇的话。

    现在他眼中已经是惧怕了。

    这个密室中没有任何多一点的灵气。

    而那疯子身上也没有任何灵气存在的迹象,所以这火只可能是他发出的水灵气变的。

    “哈哈,怎么样!本……本王,的法术是不是很厉害,小鱼说我是我们族里万年难遇的天才,你们感到害怕了没有?”那被绑在锁链上的疯子对着李一挤眉弄眼,任谁都可以看出他眼里的那股得意劲。

    不过那冥司现在正在怀疑人生,李一想要调侃也没有力气。

    气氛反而陷入了冷场。

    “罢了,罢了。本……啥来着,我怎么又忘了。”那疯子看到李一和冥司一脸呆滞的模样,感觉自己的殷勤表现受到了冷遇,又扭着眉思索起来。

    “我来弄点有意思的东西。”锁链上的疯子思索了一阵,还没有得到李一和冥司没有回应,便以为是不是自己的表演还不够。

    空气中的火团又呼地一声,在空中凝成了一根根冰针。

    只不过这次的冰针划为了两个阵列,在那里噼里啪啦地打假。

    “给我上,左威将军!”

    那疯子一人在那里玩的不亦乐乎,而那冥司心里越是惊骇。

    这家伙决然不是这么简单!

    “哎呀不玩了!这些针都还给你吧!”那疯子将冰针打碎,又重组,身至还变成了凶兽模样。

    不过玩了一阵便不耐烦了,又将那些水灵气化成了一根根冰针。

    一根根直接向那冥司刺去!

    “哼!”那冥司看着那向自己刺来的冰针,想到刚刚自己所受的耻辱,冷哼一声,也想着还施彼身。想把那冰针停住。

    一股领域的威压出现,将李一仿佛置身于万丈之深的海底,被强大的水压,压的喘不过气来。

    这冥司修习竟水之道中的水压。

    “给我停住!”那冥司眼中闪现一丝怒火,领域中的水波旋转起来。

    他甚至不知道那疯子是怎么让自己水停住的,可是他想要停住那极速刺来的冰针,需要动用极大的力量。

    滋……

    那些冰针刺入蔚蓝的水压领域,发出滋滋的声响。

    现在那冥司领域中的水压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旋转带动的强大拉扯力更是让李一有种五体分离的错觉。

    可是这冥司要对付的只是那刺进来的冰针而已,这是他身为水牢冥司身份带来的偏执。

    为什么那疯子可以那么容易做到!

    那冥司一双恐怖的眼睛中露出前所未有的疯狂之色,右手平伸出去,一股恐怖的水波从他手中旋转出去,似乎可以绞杀任何他眼前的事物。

    啵……

    如同一根针扎破了气球一般,那些冰针穿过了冥司的层层恐怖旋波。

    直接贯穿了那冥司的手臂,从他被背后飞出。

    “啊?给你为啥不要呢?”那疯子似乎不理解那冥司为什么不要自己给的冰针。

    不过在他眼里,被那些冰针刺穿手臂和常人被蚊子咬了一口差不多。

    可那冥司可不会这么想。

    那被困在这水牢底数百年,被他们一直当做重宝看守的家伙,可能是个**?

    还是将他们炸的粉身碎骨的那种。

    现在冥司打死也不认为这疯子实力羸弱,很有可能他们就像是蚊子,对大象所造成的伤势也只是狠狠地咬上一口,吸饱一肚子的血。

    可是这会对大象造成什么伤势呢?

    只是会让大象感到有些烦人罢了。

    这冥司心中顿时发寒,甚至连自己的伤势也不查看,双腿在地上向后蹬着。就像突然忘记了怎么走路一般。

    冥司为什么心里这么恐惧,是因为现在这被他们一直当做笑料的疯子,很可能是尊者甚至传说中尊者之上的人物。

    从他那幼稚的表现来看,很可能他只是失去了记忆,或者被封住了那段记忆。

    从他想要想起自己身份脸上所露出的痛苦,很有可能被什么人封住了。

    难道他来自海底?

    传说中凶兽也有化成人形的可能,只不过要血脉高贵,而且修为极高。

    这冥司越想越害怕,浑身甚至冒出了一滩冷汗。

    靠着倒着爬的姿势,仓皇地从这密室中逃了出去,连那从李一身上吸取的灵气球也嘭地散开,逸散在这空间里。

    哐当……

    密室门被关上,门外传来的不再是那富有节奏感的滴答声,轰隆隆地响作一团,甚至还有些许怪叫声。

    任谁都可以猜到他此刻心中的精慌。

    李一没想到这疯子不仅有本事,而且本事大到将这冥司吓到屁股尿流的程度。有些感慨地摇了摇头,轻笑出声。

    “你笑啥。是不是也感觉到本大的厉害,将那丑八怪模样的家伙吓跑了。”那疯子似乎能看到李一的表情,黑暗中传来得意的笑声。

    “是,你的确厉害。”李一抓紧吸收刚刚逸散出的灵气,要不是这疯子将那冥司惊吓到,自己求生的一丝希望都没有。

    李一没有回答那疯子就一直纠缠不清,让李一难以入定。

    便强忍着伤痛,开口夸赞了一句。

    “哈哈。你也知道本大的厉害了。其实我都是骗他的啦。”密室中突然亮起了一个火球,飘然来到了李一身体的上方。

    那火球不用说便是他做的,只不过是用的水灵气。

    李一已经感觉到那火球上传来得炙热温度,不理解那疯子为何要把火球放在自己面前,

    “嘿嘿,用手碰碰。”一声略带得意,略带怂恿的声音从黑暗中响起。

    李一眼前几乎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是如果不动的话,这家伙就是只大号的苍蝇,在自己耳边嗡嗡响个不停,让自己死的更早一些。

    李一脸上已经有些不耐之色,艰难地抬起着自己的手臂,去碰那火球。

    什么!

    李一之前一直不理解这疯子要自己碰那火球。

    原来那火球是没温度的!

    甚至还有些冷意!

    可是李一不仅感觉到水球上的光亮,还能感觉到一股炙热的温度。

    可是怎么一接触火球,那温度怎么又消失了!

    看到李一脸上露出自己预料到的吃惊表情,那疯子脸上的得意之色更甚。

    “嘿嘿,怎么样?”

    哇!

    李一心中虽然吃惊,可是那冥司身上的死气无时无刻不在破坏自己的身体。

    此刻被那疯子一直拖延,李一身上的伤势终于是压不住,爆发了出来。

    一股恐怖的灰色死气爬上了李一的面孔。

    李一的生命之火正摇摇欲坠。

    “哎哟,你看起来要死了!”那疯子说出了任谁都可以看出的废话。

    李一现在要是有力气的话,一定要赏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疯子救了自己半命,现在又害自己半命了。

    “他要死了!怎么办,我还是第一次遇见一个看的顺眼的人呢。”那疯子脸上露出一丝挣扎之色。

    李一一进来这密室中,他便感觉李一和之前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其他人在他看来就是一只只蚂蚁,他不知怎地打心底就看不起那些人。

    可是李一有些不一样,虽然不至于亲切,但是有种我是大象,你是犀牛,我们两个头都差不多的感觉。

    这疯子被关在这里太久了,一直就是睡觉,好不容易有个人陪着怎么会让他死掉呢?

    “小鱼说,我的血可以包治百病。任何人喝了我的血都会活过来的。”那疯子脸望向空中,脸上一副思索之色。

    忽地似乎见到什么恐怖的画面一般。

    “兄长!我不是故意将血传给别人的!那是小鱼啊!那是小鱼啊!”

    那疯子突然脸上露出一股惧怕的神情,在空中做出跪地求饶的姿势,将铁链拉的呼呼作响。

    声音中更是透出一股彻骨的悲伤。

    “小鱼死了。小鱼死了。”那疯子忽地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身子瘫软,耷拉着挂在那铁链上,充斥着一股极致的悲意。

    一双空洞的眼睛,早已被泪水灌满

    李一甚至也被那悲意所影响,自己一生所遇所有悲伤之事一齐涌了出来。

    眼角也和那疯子一样眼中流出泪水。

    只不过李一现在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鱼死了!是你害的!是你害的!你为何不让我救小鱼!为何不让!”那疯子脸上突然冒出一股疯狂之色。

    “你不让我传血,我偏要传!”

    那疯子脸上疯狂之色更甚,那本来困住他的铁链似乎消失了。

    那疯子竟走到了李一身边。

    虽然浑身光溜溜的,头上更是没有头发,看起来有些滑稽。

    可是那股天生的贵意是掩饰不住的。

    就好像把他扔去捡垃圾,你也感觉他身份高贵。

    呲!

    不过此刻的他面目有些狰狞,嘴边竟然长出了两根数寸长的獠牙!

    那疯子将自己手放在自己嘴边一咬,竟有丝丝蓝色的鲜血流进了李一的口中!

    “不让我传!我偏要传!”

    要知道这水牢中人对这疯子用了无数次酷刑,却始终没有见到这疯子的鲜血。

    似乎鲜血的开启需要特殊的仪式。

    吼!

    那蓝色的鲜血滴落在眼神迷离的李一口中。

    李一甚至听到了一丝奇怪的吼叫声。

    之后似乎陷入了永久的沉睡。

    此刻的南域,似乎有些凋零。

    当年大放异彩的南域四美两个不见了踪迹。

    刚杀出名头的孙十一也不见了。

    不过江山代有才人出,新的天才出现,让人们忘记了失去他们的阵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