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玄天造化功 > 第二百七十五章 离开
    柳音将那黑色气息吸入其中,虽然脸上依旧没有任何波动的模样,可是李一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东西。

    吸收人的生命气息,壮大自身。甚至可以通过接触传染。

    这种东西如果扩散开来,无法控制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这突然出现的苏昊天怎么身上有如此诡异而恐怖的气息!这手段恐怕不是来自于仙临大陆内。

    薛候身上的黑气被柳音吸走,片刻后便从昏迷中苏醒过来。醒来时脸上依旧是心悸的神色。

    “老大,那东西呢?”薛候张了张嘴,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却没有发现那黑色气息。刚刚他以为那黑色气息只是寻常的灵气攻击,想要用身体硬抗,可是那黑色灵气却如跗骨之蛆般,钻进他的身体中去,将他的生命力剥夺。

    “是她救了你。”李一指了指柳音开口道。

    “哈,谢谢柳仙子!”薛候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确没有任何黑色气息的存在,看着柳音打了个哈哈道。

    听到薛候的话,柳音脸上倒是面无表情,淡淡开口道,“我已成就大道,在此已经没有任何必要了,大家就此别过吧。”

    柳音要走了?李一没想到柳音现在提出要走,不过李一也不会挽留。银狐小队倒是看李一的脸色,不过李一没有开口说话,他们自然也不好开口说些什么。

    柳音脸上闪过一丝凄然之色,似乎对于已经有所预料。

    转身驱使着灵气飞起,消失在天际。

    “老大你怎么不留人家……”那怕是众人一直在使眼色,秦阳依旧开口道。

    “有些事情这样结束了更好。”李一摸着秦阳的头顶,长叹了口气道。

    李一自己只能做到不挽留,可柳音主动要求离开,李一又怎么会多说些什么呢?

    正远去的柳音感觉自己浑身发冷,可心中却比冰更加寒冷。

    本以为吹奏笛声,将自己的情全斩掉她的心就不会痛了。可是现在她的心窝处却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为什么偏偏让人遇见,又必须要割断它呢!

    柳音在空中的身形突然不稳,身上冒出一股黑气来。

    “此物究竟是什么!竟然如此霸道。我已经近乎不死之躯,比之寻常元婴修士生命力更是强上数倍。可还是抵抗不了这黑色雾气的吸力。”柳音感觉到自己身上趁虚而入的黑色气息,眉头不禁紧皱。

    柳音想要离开也是因为不想让众人看出自己压制不住这黑色。柳音只是用自己旺盛的生命力来满足那黑色气息的贪婪。可这无疑是以油浇火,解决不了问题。

    所有柳音想要回去,寻找办法压制这黑色气息。

    可现在情况不容许柳音硬撑了,柳音身体的恢复力在这越来越壮大的黑色气息面前完全处于下风。

    整个人直接从天空中落下。

    柳音落在地上运转修为,可是自己的生命力恰好是那黑色气息的媒介。

    此消彼长之下,柳音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着。

    “爷爷,我……”柳音颤抖着双手从自己身上摸出类似海螺般的一物来,对着那物开口道。

    可是话还未说完柳音便失去了意识,瘫倒在地上。

    “乖孙女,你终于舍得来找我了!”片刻后,海螺中传来一个激动异常的声音。

    “乖孙女,你怎么了!怎么不回爷爷话了!”可是片刻后那声音就急躁了许多,渐渐地以至于发狂。

    “妈了个巴子!你们算运气好!老子下次再找你们算账。”

    柳音将那黑色气息吸入其中,虽然脸上依旧没有任何波动的模样,可是李一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东西。

    吸收人的生命气息,壮大自身。甚至可以通过接触传染。

    这种东西如果扩散开来,无法控制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这突然出现的苏昊天怎么身上有如此诡异而恐怖的气息!这手段恐怕不是来自于仙临大陆内。

    薛候身上的黑气被柳音吸走,片刻后便从昏迷中苏醒过来。醒来时脸上依旧是心悸的神色。

    “老大,那东西呢?”薛候张了张嘴,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却没有发现那黑色气息。刚刚他以为那黑色气息只是寻常的灵气攻击,想要用身体硬抗,可是那黑色灵气却如跗骨之蛆般,钻进他的身体中去,将他的生命力剥夺。

    “是她救了你。”李一指了指柳音开口道。

    “哈,谢谢柳仙子!”薛候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确没有任何黑色气息的存在,看着柳音打了个哈哈道。

    听到薛候的话,柳音脸上倒是面无表情,淡淡开口道,“我已成就大道,在此已经没有任何必要了,大家就此别过吧。”

    柳音要走了?李一没想到柳音现在提出要走,不过李一也不会挽留。银狐小队倒是看李一的脸色,不过李一没有开口说话,他们自然也不好开口说些什么。

    柳音脸上闪过一丝凄然之色,似乎对于已经有所预料。

    转身驱使着灵气飞起,消失在天际。

    “老大你怎么不留人家……”那怕是众人一直在使眼色,秦阳依旧开口道。

    “有些事情这样结束了更好。”李一摸着秦阳的头顶,长叹了口气道。

    李一自己只能做到不挽留,可柳音主动要求离开,李一又怎么会多说些什么呢?

    正远去的柳音感觉自己浑身发冷,可心中却比冰更加寒冷。

    本以为吹奏笛声,将自己的情全斩掉她的心就不会痛了。可是现在她的心窝处却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为什么偏偏让人遇见,又必须要割断它呢!

    柳音在空中的身形突然不稳,身上冒出一股黑气来。

    “此物究竟是什么!竟然如此霸道。我已经近乎不死之躯,比之寻常元婴修士生命力更是强上数倍。可还是抵抗不了这黑色雾气的吸力。”柳音感觉到自己身上趁虚而入的黑色气息,眉头不禁紧皱。

    柳音想要离开也是因为不想让众人看出自己压制不住这黑色。柳音只是用自己旺盛的生命力来满足那黑色气息的贪婪。可这无疑是以油浇火,解决不了问题。

    所有柳音想要回去,寻找办法压制这黑色气息。

    可现在情况不容许柳音硬撑了,柳音身体的恢复力在这越来越壮大的黑色气息面前完全处于下风。

    整个人直接从天空中落下。

    柳音落在地上运转修为,可是自己的生命力恰好是那黑色气息的媒介。

    此消彼长,柳音面色甚至都苍白了许多。

    “爷爷,我……”柳音颤抖着双手从自己身上摸出类似海螺般的一物来,对着那物开口道。

    可是话还未说完柳音便失去了意识,瘫倒在地上。

    “乖孙女,你终于舍得来找我了!”片刻后,海螺中传来一个激动异常的声音。

    “乖孙女,你怎么了!怎么不回爷爷话了!”可是片刻后那声音就急躁了许多,渐渐地以至于发狂。

    “妈了个巴子!你们算运气好!老子下次再找你们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