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章 使命最新章节手打全文字TXT-乘鸾-女生小说-大文学(无错小说)
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乘鸾 > 439章 使命
    箫声幽幽,传遍胡营。

    浓烈的阴气,在这寒冷的天气里,凝结成肉眼可见的细雪。

    它们落在谁的身上,谁就会冻得一哆嗦。

    那种冷意,和单纯的气温低不一样,会钻进骨髓,一直冻到人心里。

    雪越落越大,不时有人打喷嚏。

    滕老他们几个,却丝毫不受影响。

    或者说,这种阴气包围的环境,对他们来说更舒服。

    他们都是随永清公主陪嫁到草原的奴仆,为了更长久地侍奉公主,服了前燕的宫廷秘药,将自己转变成活死人。

    现在的他们,拥有更长的寿命,但同时也失去了活人的体征。

    这些阴气,不但不会对他们造成影响,甚至还能滋养他们。

    但是,滕老等人不但没有半点笑容,甚至心更沉了。

    他们是活死人,但这整整一营的胡兵不是。

    “快,找人!”滕老喊道,“分头找人!吹箫的那个!”

    “是。”

    然而,他们才刚刚跑出去,便有不知道哪里来的风吹过来,浓烈的阴气里,慢慢浮现出幽暗的人影。

    这些人影身材高大,虽然看不清相貌,却能看到盔甲的模样。

    箫声转为凄厉。

    已经显形成功的那些,齐齐挥舞手中的大刀或长枪,发出一声厉吼。

    “怎么回事?”有胡兵喊道。

    “不知道啊!”

    “齐军,这是齐军!”

    “巴东大人不说是假的吗?杀掉他们就好了。”

    胡人凶悍,虽然这些阴气浓重的黑影,在夜色里极为恐怖,但他们还是一个个提起长刀,砍杀过去。

    依照刚才的经验,只要砍中了,这些齐兵就会变成一张纸。

    可是这一回,和他们想象中不一样了。

    大刀砍过去,只是将阴气击散了一些,对方却提起武器,重重还击而来。

    “啊!”有人被砍伤了,他们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了。

    “为什么不变成纸?”

    “好疼!我的肩膀!”

    被砍中的胡兵几乎整条手臂都被卸下来,更可怕的是,伤口迅速被黑气占据,转变成腥臭的黑水。

    “啊啊啊……”那个胡兵惨叫起来,抱着手臂直打滚。

    黑气蔓延,很快整个人都变得青黑,眼睛发直,缩在地上痉挛不止。

    其他胡人惊住了。

    有的凶悍地大喝,也有人跪地祈求天神的庇佑。

    这一幕不仅发生在一个地方,整个中军,迅速陷入了另一种混乱。

    滕老大喊:“找人!快点找人!别的不要管,只要弄死招魂的人,就能解决了!”

    可营地这么大,一时之间,哪里找得到?

    仿佛应和他的喊声,箫声又变了调子。

    滕老惊恐地发现,自己身上腾起了阴气,体内似乎有东西在流失。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因为你们才是真正的阵眼。”

    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响起,滕老转过头,看到踏步而来的女子。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雁山古道的小镇里,那时他只以为,这女子会些玄术而已,哪怕救走了纳苏,也没放在心上。

    没想到第二次相见,居然会是如此情形。

    “你……”

    明微解开胡人的皮帽,丢到一旁。

    现在的她,没有任何伪装,在胡人的军营里,一眼就能找出来。

    “抓住她”滕老喊道。

    明微握着箫站在原地,嘴边浮起一抹嘲弄的笑。

    这些活死人还没碰到她,就听耳边传来幽幽琴声。

    宁休已经寻了个地方落下来,此时坐在一面山坡上,专注地弹奏着搁在膝上的琴。

    以往,他的琴声总是充满杀伐之气,此刻却柔情似水。

    可是,这样的柔情似水,比杀机满溢更叫人恐惧。

    因为滕老发现,体内力量流失的速度更快了。

    “怎么会这样……”

    “生死有命。”明微悲悯地看着他们,“生有生路,死有死道,既然你们已经死了,怎么好再走生路?”

    “不,不……我们要为公主报仇,你去死……”

    张三跌跌撞撞上前,一掌向她拍来。

    明微避都没避,看着张三离她还有半丈远,就生生停住了。

    “啊”婉转的琴声中,张三身上的阴气流失得更快,看起来与常人无异的脸庞,迅速凹陷下去,迅速变成了一具干尸,僵立在原地。

    “当家的!”张三婆娘凄厉地大叫一声,冲上前去。

    但她一接触到张三,也跟着僵立住了,很快变成了第二具干尸。

    琴声婉转,夜风拂动,乍听起来,诗意而悠远。

    然而伴随着它们的,却是叫人惊惧的一幕。

    这些活死人,一个个变成干尸,成为战场上阴气的来源。

    宁休停下弹奏,背起琴囊,几个纵跃,便到了明微身边。

    “这些是多年战死于此的齐军?”

    “嗯。”明微看着阴兵与胡人厮杀,轻声道,“他们虽然死了,但生前强大的意念,一直保存到了现在。哪怕已经失去了记忆,也还记得杀敌的本能。”

    阴气中,更多的齐军魂魄被唤醒过来,加入杀伐。

    宁休看着其中一个身影道:“那个也是齐军吗?”盔甲完全不同。

    明微顺着他所指之处看去,顿了一下,才道:“看他的军服样式,恐怕是前燕的战士。”

    “竟是前燕……”

    明微注视着他们,道:“异族入侵,哪里还有朝代之分?齐国也好,前燕也罢,都是一样的祖先,一样的血缘。哪怕前燕已经覆灭,这些战死于此的前燕战士,仍是民族的英雄。他们曾经在这里,抛头颅洒热血,保卫着身后的家国,哪怕已经改朝换代,他们仍记着自己的使命。”

    阴气中,喊杀声仿佛从遥远的历史传来,那是从来不曾变过的守护家国的决心。

    其他部族的胡兵,此时站在中军营前踯躅不前。

    “大人,我们怎么办?”格桑部的领兵大将问阿鲁。

    阿鲁思索半晌,最后道:“走,我们回去!”

    “是!”领兵大将高兴地领命。

    看这情形就知道麻烦了,他们干嘛要凑上去?格桑部勇士的性命不值钱吗?

    格桑部一走,其他观望的部族,也都走了。

    哲林部的势力相对较小,将领犹豫着问:“大王子,我们就这样走了,事后怎么向苏图大汗交代?”

    那位大王子道:“别人都走了,我们凑什么热闹?他苏图先撑过这一关再说吧。如果撑不过去……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