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品霸帝 >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背叛?
    他曾经认为,自己没有完成那件壮举,应该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可是,现如今,看着安小侍郎。

    这幅样子,以及周边所弥漫着的浓郁血腥刺鼻的气味。

    当然……

    还有,这满地的鲜血。

    这……大同社会,到底真的要不要去建立?

    不可否认,曾经以前他所帮助过的那些人是让的他太失望了,因为,当他将那些弱小给扶持起来的时候,都还没有彻底将“大同”传遍这诸天万界。

    那些被他扶持起来的弱小势力,转瞬间,却是去欺负和他们之前差不多,甚至是比他们还要弱小的……

    而这样的大同社会,还值得建立吗?

    但是,在这人世间,一路走来,不管是前世也好,还是今生也罢,所见所闻,见到的大多,那都是仗势欺人居多。

    或许……

    不同的小世界,应该制定不一样的秩序,不同的“大同”,当然,这样的事情,对于现如今的叶帝来说,那还是太过遥远了一些。

    要想万界都是达到真正的大同,不一样的大同,那是得要回到天帝之位才行啊……

    否则,以天界各族的老不死,界主,星海王侯可不会同意这样的大同。

    “我管这会不会值得,我只知道,我已经绝不再允许,像薛姐姐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了!”

    安小侍郎嘴角溢出血液的速度

    只是,叶帝闻言,听到了他所说的这么一番话,那则是摇了摇头,说道,“只可惜,现在的你,完成不了这样的壮举,也看不到了……”

    叶帝摇了摇头道,“实在话,如果你不是惹到了我的头上,我还真不会对你怎样如何,但或许这片世道,冥冥之间总会让的各种各样的天之骄子互相残杀,类似于养蛊一般,谁能胜利站到了最后,那么就能获得天道,一方小世界的认可。”

    “但……可惜就可惜,你千不该,万不该的惹到了我的头上!”

    此时,叶帝眼中寒芒一闪的说道。

    听到了叶帝所说的这么一番话,安小侍郎,那是很明显的,怔了一怔,随即,是无畏的笑了笑,“从薛姐姐离开的那一天起,我的心,也就跟着死了,准确的说,从那一刻开始,连带着,我这整个人也是都死了,从此以后,我便是宛如一具行尸走肉,活在这世上,整天浑浑噩噩的,除了仇恨,我都不知道还在坚持着什么,但是现在……这仇恨已经报了,我现在唯一的目的,也就是只剩下了要将薛姐姐复活。”

    “可是,刚才薛姐姐也说了,她不希望我因为……当然,薛姐姐说的话,有时候我是会将她当成耳边风的,正如,那一次,她说不要的时候……”

    忽然想到了以前与薛姐姐的秘事,这一刻,连带着已经疯魔的安小侍郎,那都是在这一刻,是变得之前那般,风流倜傥,洒脱不羁了起来。

    当然,爱的越深,此时,也就越痛苦。

    或许薛姐姐自始至终都只是将安小侍郎当作弟弟来照顾,但安小侍郎却是不那么想。

    “所以,你认为我怕死吗?”

    最后,安小侍郎总结道。

    “既然不怕死,那就最好不过了!”

    叶帝淡淡道,“如此我也就用不着手下留情了,尘归尘,土归土,无论是谁,富贵权势绝世强者,到头来终究得有一死,就连那掌管冥界地府的,还有坐镇紫徽星域的……”

    “没有证得真正的长生大道,实际上,到了真正的尽头,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宛如水中花,镜中月一般。”

    此时,叶帝那是有些感慨。

    当然,这绝不会叶帝就是会这样放了安小侍郎。

    “黄泉路上走好,也能省却你薛姐姐一人孤单凋零。”

    听到了叶帝所说的这么一番话,安小侍郎,那是很明显的,怔了一怔,随即,是无畏的笑了笑,“从薛姐姐离开的那一天起,我的心,也就跟着死了,准确的说,从那一刻开始,连带着,我这整个人也是都死了,从此以后,我便是宛如一具行尸走肉,活在这世上,整天浑浑噩噩的,除了仇恨,我都不知道还在坚持着什么,但是现在……这仇恨已经报了,我现在唯一的目的,也就是只剩下了要将薛姐姐复活。”

    “可是,刚才薛姐姐也说了,她不希望我因为……当然,薛姐姐说的话,有时候我是会将她当成耳边风的,正如,那一次,她说不要的时候……”

    忽然想到了以前与薛姐姐的秘事,这一刻,连带着已经疯魔的安小侍郎,那都是在这一刻,是变得之前那般,风流倜傥,洒脱不羁了起来。

    当然,爱的越深,此时,也就越痛苦。

    或许薛姐姐自始至终都只是将安小侍郎当作弟弟来照顾,但安小侍郎却是不那么想。

    “所以,你认为我怕死吗?”

    最后,安小侍郎总结道。

    “既然不怕死,那就最好不过了!”

    叶帝淡淡道,“如此我也就用不着手下留情了,尘归尘,土归土,无论是谁,富贵权势绝世强者,到头来终究得有一死,就连那掌管冥界地府的,还有坐镇紫徽星域的……”

    “没有证得真正的长生大道,实际上,到了真正的尽头,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宛如水中花,镜中月一般。”

    此时,叶帝那是有些感慨。

    当然,这绝不会叶帝就是会这样放了安小侍郎。

    “黄泉路上走好,也能省却你薛姐姐一人孤单凋零。”

    叶帝淡淡道,“如此我也就用不着手下留情了,尘归尘,土归土,无论是谁,富贵权势绝世强者,到头来终究得有一死,就连那掌管冥界地府的,还有坐镇紫徽星域的……”

    “没有证得真正的长生大道,实际上,到了真正的尽头,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宛如水中花,镜中月一般。”

    此时,叶帝那是有些感慨。

    当然,这绝不会叶帝就是会这样放了安小侍郎。

    “黄泉路上走好,也能省却你薛姐姐一人孤单凋零。”

    放了安小侍郎。

    “黄泉路上走好,也能省却你薛姐姐一人孤单凋零。”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