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上仙壹 > 97等一朵花开
    妲寂他们离开之后,一直是陈叔负责院里的一切。

    每一天,他都要在院里等上一段时间,以确保在第一时间知道妲寂他们是不是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苏皎皎可高兴了,她的桃应该熟了吧!

    “皎皎,你们回来了!”

    陈叔不知道他们出去那么久是干什么,但幸好他们定期都是寄信来报平安。否则他就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会去江东闯上一闯。

    陈叔迎上去,就看到两个不认识的女子,其中一个还挺着个肚子,被苏秀搀扶着。

    “这两位是?”

    “这是虞姬姨,秀叔叔的妻子。这位是飒飒姨。”苏皎皎大咧咧道,“陈爷爷,有吃的吗?我都快饿死了!”

    “你饿死鬼投胎吧!不是才吃了没多久吗?”苏眉赏了苏皎皎一个爆栗。

    陈叔笑眯眯的进了厨房,“有,你们等一会儿,我这就给你们做。”

    趁着这个空档,苏皎皎去看她的桃子。

    已经立冬了,桃子毫无疑问都掉光了。害得苏皎皎恼了半晌。

    “小狂,你回来了啊!”

    屁股还没坐热呢!鬼雨荡漾的语调在小院里响起。

    苏狂的额头瞬间蹦出几条青筋。

    真想将这个神经病捏死!

    真是认识的时间越长越没节操!

    “挪开!”苏狂抑制住自己想揍人的冲动。

    “小狂这么久不见就不想我吗?”鬼雨揽着苏狂的肩膀,放在他肩头的脑袋一动不动。

    苏狂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熊熊怒火,握住鬼雨的手腕,反手一个过肩摔将他狠狠的摔到地上。

    鬼雨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

    这才注意到苏秀身边的虞姬,恢复正常的脸上缓缓勾勒出一抹笑容,“虞姬?你们联合了?……所以,你这是要背弃你的承诺?苏狂。”

    苏狂不高兴的皱皱眉,“没有。”

    苏狂最是重诺。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正经不了两秒的鬼雨。

    “你们走了,虞姬走了,盖聂也走了,将境城那么大个烂摊子都丢给我收拾!”

    盖聂也走了?

    这是他们没想到了。

    “盖聂离开多久了?”妲寂可没有忘记小黑曾经说过盖聂是妖的事?

    难道他的记忆解封了?

    “你们离开后一个月吧!”鬼雨低头思索了下。

    盖聂很少会离开境城,更不要说离开那么长时间了。

    鬼雨顺利的在这儿蹭了饭,又连哄带骗的将苏狂给忽悠走了。

    虞姬和飒飒去处理他们麾下的事,苏秀陪着去了。

    苏眉拉着苏皎皎出去玩。

    最后只剩下妲寂和陈叔。

    “陈叔,孩子们安置好了?”妲寂亲自泡了茶,给陈叔斟满。

    “嗯,都安置在境城附近的一个山坳里。下一步该怎么办?”

    “陈叔,你说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们悄无声息将他们安置好,最好是有人的地方。”妲寂问。

    “难。”陈叔摇头。

    那些孩子不算少,要是只有十几个的话,他们还可以安插在境城或者其他地方。

    但是孩子实在是太多了,这么多的孩子无论是突然出现在那儿,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也是怕别人觉察才特地将他们安置在山里。

    还别说,那群孩子年纪虽然小,但是人小鬼大,既谨慎又会审时度势。都是一批好苗子,好好训练一下,会是一群人材。

    也不知道妲寂他们哪里找来的?

    “不过你可以将他们分开安排。”

    分开的话,就不会太引人注目。

    妲寂思索了片刻,“等我先去看了他们之后再做决定吧。”

    远离战火的深山,几间搭建的潦草的草屋坐落在草地上。

    围绕着草屋,分散着几座小小的火堆,碗筷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一处。

    在更开阔的地方,三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正在教习其他的孩子武术,最大的十三四岁,最小的不过六七岁。他们手里拿着木棍,年纪虽小,但也耍的有板有眼。

    “手抬高一点,马步再大一点,坚持!手不要抖!”明明只是个孩子,枝条飞舞间居然也有些挥斥方遒的感觉。

    “小七,你耐力不行,一会儿将水缸挑满。”一个正在巡视的女孩指了指正在蹲马步的女孩。

    “是!”女孩两条纤细的腿一个劲地打颤,却还是洪亮回答。

    走近了,陈叔才发现,训练的人中不仅有男孩,还有不少的女孩。

    所有人的身形都纤细伶仃,看起来却不娇弱,就像是风中的劲竹。风吹不折,雨打不断。

    “妲寂哥哥!”为首的男孩在看到妲寂的刹那,故作的严肃全然消散。

    “妲寂哥哥。”

    “妲寂哥哥!”

    剩下的人都异口同声的喊,但是却没有放弃他们的训练。直到为首的男孩松口,他们这才拥上来。

    “妲寂哥哥你们去哪儿了,怎么这么就才回来?”

    “苏眉姨他们呢?他们也回来了吗?”

    “我们还要在这里多久,为什么爹爹娘亲他们还不来?”

    ······

    小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询问。

    他们被父亲们送出来,此后再无他们的消息。直到陈叔带着妲寂的命令将他们从哪个荒芜的小村庄迁到了这里。

    他们有太多的问题需要问,有太多的人要担心。

    “他们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们在这里好吗?还差什么吗?”妲寂浅浅的略过了第一个问题,他也不知道边城的其他人什么时候能全部撤出来。

    “不用了,妲寂哥,我们什么都不缺。”

    说话的男孩叫苏车,是这群孩子中最大的,也是管事的。这段时间都是他在主导孩子的事务。

    “妲寂哥外面也在打仗吗?”苏车道。

    他们曾经住的那个村子离边疆不算很远,村子里所有的人都走了,村子一片混乱,战火洗礼过的痕迹格外的明显。

    妲寂点头,扫视一周,目光不经意的落到年纪最小的一对双胞胎身上。

    那是一对龙凤胎,也是这堆孩子里面最小的。

    双胞胎妹妹正在玩一个布娃娃,其实那都已经算不上是一个布娃娃了。也不知道小女孩从哪里捡来的,它不过比成人的巴掌大点,小小的身子被火烧得只剩下一半了,看上非但不可爱,反而有些可怖。

    但是它被洗的干干净净的,可见主人对她的喜爱。

    妹妹正抱着她,高兴的和它做游戏。

    看到妲寂一直盯着两人看,苏车脸上染上羞愧的薄红轻咳了声,“他们觉得它一个人被扔在那儿太可怜了,就将它捡了回来。”

    虽然苏皎皎在京都的时候会将一些好玩的随着粮食寄来,但是押送的次数少得可怜,他们还真的没好好的见过什么玩具。

    妲寂的心突然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舒服,就像是心口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让他特别的难受。这还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京都繁华,那些孩子娇生惯养的,玩具对他们来说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毫不怜惜。可对某些孩子来说就是珍宝。

    当真······不公平!

    这是妲寂第一次那么同意项少羽的建议。

    这片大陆已经乱了太长时间,乱得让人有些心烦了。需要好好的被整顿了。

    要是之前,以他们几个微乎其微的身份,莫要说平天下了,就是保住边城都是问题。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的身边还站着项少羽,而项少羽的背后是——江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