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上仙壹 > 96羁绊生
    “你怎么来了?”院外出现了一个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人。

    “你们要回去了,来送你们一程。”项少羽这次将手里的酒坛展示给几人看,“不让我进去?”

    苏眉愣神,连忙让开,“让,怎么不让!”

    “项岛主?稀客啊!”在院中看到项少羽,苏秀也吃了一惊,“找虞姬吗?她在里面。”

    项少羽制止了准备叫虞姬的苏秀,“不,我是来找你们的。”看了眼疯子。

    苏眉会意的将疯子支开。

    项少羽道,“他的女儿已经死了,就在他走后的第二年,因为生病。病得很重,但他家里就只有父女两人。她太年幼,仆人们为了瓜分家产,任由她病死了。现在那些人都被关在牢里,你想怎么处置?”

    “死了?”苏眉回头,疯子正在给她切水果,那发自内心的笑容看起来有些让人心疼。

    他心心念念了那么久的女儿居然那么早就死了,要是某一天他得知了真相,该是如何的痛苦。

    她不敢想象。

    “你可以安排把他在我这儿。他还是江东人,在这里不会有事。”

    苏眉却定定的看着他,“我可以带走他吗?”

    “嗯?”

    若是之前苏眉哄着他是因为那时候危险,那现在是真的没理由了。反而可能是个累赘。

    她却嫣然一笑,真美,“既然他现在做的是美梦,就让他做得再久一些吧!”

    “好吧。”项少羽点头,苏眉的选择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另外你们叫我查的人我有了些消息。”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停下来手里的动作,院子里突然变得很安静。

    “项岛主请继续。“妲寂仔细的将手擦干净,把抹布放到石桌的另一边。

    众人都围了过来。

    “你们形容的那两人,我的属下查阅了所有进出岛的信息,却没有任何发现。调查了一番后,倒是有几个人见过两人,但他们都坚定不移的说那两人就是江东的人,他们有江东户籍,只是不知道为何在哪儿都住不长久,经常都在搬家。所以他们对两人都没有太多的了解。都说两人都是很好相处的人,男人和蔼能干,女人温婉漂亮。······只可惜,线索断了,我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

    对于这个消息,几人不知道是喜是忧。

    苏杭夫妇的尸体是他们亲手夺回,亲手火化,亲手带回家乡洒在了那片茫茫大漠。

    现在突然两个和他们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们不知道是真是假。

    难道有人在他们死后用他们的身份暗中谋划什么事情?

    他们不相信两个化为灰烬的人还能死而复生,但他们也不敢确定那两人是真是假。

    努力回想那天的细节,残破的尸体,冰冷的躯壳。

    那天实在是太沉重了,过后他们都竭力去忘记,能记得的细节少之又少。

    “秀叔,你觉得会是真的吗?”妲寂的呼吸罕见的变得沉重急促。

    自父母死后,他的情绪已经很久没有那么剧烈波动过。

    “小寂,你听,这是心跳的声音。这颗心只要还在跳动,我就会一直在你们身边。”男人将年幼的他抱在怀里,笑着将他的手贴近他的胸膛。

    一下,一下!

    擂鼓般的心跳,沉稳得像是港湾。

    “我知道你的心有地方是空的。”男人捧着他的小脸蛋,认真道,“我会帮你,我们都会帮你。别怕,我们会帮你填补上。”

    “你感觉怎么样,高兴吗?这叫高兴,一种会令人愉悦的情绪。”

    现在这是感受呢?

    父亲,你还没告诉我。

    妲寂摸着自己的心口,胸膛里的那颗心脏跳得真快,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不好说!“苏秀也不敢下决断。

    “一定是真的!我就说嘛,杭哥这么厉害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被打倒了。”苏狂欣喜道。苏杭是他从小的目标,这么厉害的苏杭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小的皇帝打倒。

    苏秀思索了片刻,又道,“若真是他们,那就证明他们现在在做一件大事,一件很大的事,所以他们必须瞒着我们。等事情办完了,他们就会回来。”

    几人聊得火热,项少羽没有出声打扰,安静的做一个旁观者。

    看来两人真的和他们有关系。

    去看苏眉,她的脸上欣喜中带着不敢置信,却又混杂着担忧。

    他们这群人还真奇怪,这么个乱世,对亲情家人居然还有那么重的执念。

    现在多少家庭妻离子散,易子而食。多少人的心是支离破碎的?

    当连活下去都是一种奢望的时候,其他的一切都会显得廉价。

    “项岛主,你帮我们注意两人,作为回报,你想要什么?”苏秀道。

    “回报?”项少羽笑了。

    和这群人处得越久真的就越发的喜欢他们。就算他们一起战斗,经历过那么多事,他们还是拎的清自己和他们的关系。

    对于别人来说,也许这就是见外了。但对项少羽来说,这样才是最好的。

    他喜欢苏眉,这是事实。他也愿意给他们提供帮助,但不代表不劳而获。

    这是一种公平原则,也是他性格使然。他希望苏眉和他的爱情是平等的,没有亏欠,无关地位。

    “留着,我回来索要。放心,不会是你们做不到的。”项少羽道,“其实我还有个买卖想和你们做。”

    众人屏息。

    什么买卖能让江东岛主和他们合作。

    “我要平息战乱。”项少羽淡淡道。

    要是换成别人在他们面前说这些,他们一定一个大耳瓜子糊上去,并附上一句,你怕是没睡醒吧!平息战乱?你怎么不去拯救世界呢?

    但眼前的这人不是别人,是现任江东之主——项少羽!就是实力最强大的秦国都不得不笑脸相迎的江东之主。

    别人也许做不到,他或许有可能做到!

    “为什么?”

    他们不明白,江东威名何人不知何人不晓,谁敢掠其锋芒?他何苦去做这费力不讨好的事。

    项少羽用手撑着下颌,发丝描绘着他坚毅的侧脸,嘴角的笑容略带冷意,“他们没打烦,但我烦了。统一江东只是计划的第一步,······他们挡我的道了。”

    “不愧是江东之主,气势不错嘛!”苏眉沏了壶茶。

    冷意顿时融化,带着点无可奈何。

    苏皎皎看着瞬间变脸的项少羽,狡黠的去戳妲寂,“哥哥你看,项岛主喜欢眉姨呢?”

    “哪儿?”妲寂犹然不觉。

    苏皎皎无力,贴近妲寂的耳朵,“你看项岛主和眉姨说话不是在微笑就是无奈,那眼睛里除了眉姨还有谁的影子?这就是喜欢哦!哥哥,喜欢一个人,眼睛里总是只有她,看到她便会欢喜,离开她就会担忧。有时候还会因为她喜欢上她喜欢的食物,关心她关心的人,愿意做她喜欢的事。”

    “近距离看人的时候,眼睛里只能容得下一个人。”妲寂转头,淡色的眸子清澈的倒影着苏皎皎一人的影子。

    那眸子包罗万象却又一片虚无,只这么看着就像两颗漂亮的琉璃。

    这么近距离的看着,绝美的视觉盛宴,苏皎皎腾地脸红,扭过头。

    他真的懂吗?

    “作为回报,我也会在能力内答应你们一件事。”项少羽道。

    “好有分量的一句话。”苏眉的长腿摇晃着。

    此前,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和江东之主面对面谈话。

    “其实你可以一直拥有。”全神贯注的眼神,认真得让人心底一颤。

    可惜神经有点粗的苏眉就没接收到。

    “为什么?我可不想当你手下。”

    苏眉:(⊙⊙?)啥意思,没懂。

    这是媚眼抛给瞎子——白瞎了。

    苏狂&苏妖&苏皎皎:·····

    哪家的下属能一直拥有主子的承诺,你怕是眼睛有点瞎!

    “不是手下。”项少羽的声线下沉,诱惑得不得了,“是更亲密的关系~”

    “丫鬟也免谈!”煞风景的苏眉。

    酝酿得好好的气氛就这么被打破了。

    几人对视一眼,苏秀开口,“好,不过我们有些事需要处理。”

    “三个月。”

    “我们在边城等你。”

    “好。”

    将酒移到桌子中间,“言归正传,我是来践行的。一起经历那么多事也算朋友了,一起喝一杯吧!”

    次日,项少羽一直将几人送到码头。

    一行人登船而去。

    想来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觉。来的时候几人偷渡加游海,去的时候确实有江东岛主亲送。

    上了船,苏眉大大的松了口气,苏皎皎鬼鬼祟祟的凑到她跟前,“眉姨,那些房地契项岛主收下了?”

    苏皎皎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来苏眉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家伙居然死活不肯收下那些东西,当真不怕她转手给他倒卖了,让他变成江东历史上最穷的岛主。

    后来也没招了,苏眉就将那些那些东西都放到了暗卫手里,让他们告诉项少羽,要用的话就拿。

    “别给我提这岔,烦他!”苏眉手下一用力,泛着白光的匕首狠狠的插到甲板里。

    “真烦?项岛主长得好又痴情。”苏皎皎被苏眉吓了跳。

    苏眉心里迟疑。

    说烦吧,其实也没那么烦。只是很不喜欢这种被他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她自由习惯了,项少羽的举动虽说给了她承诺,但是也像是给她一层枷锁。

    现在江东何人不知道她这个让项少主冲冠一怒的红艳。

    在多少人眼里,她已是他的所有物?

    “小眉,别怪少羽哥。他从未喜欢过一个女子,才会那么笨拙。”虞姬扶着飒飒的手走出来,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四个多月了,她已经开始显怀了。

    “少羽哥一定没有和你说过他母亲的事。”

    苏眉不解,项少羽的母亲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以前,少羽哥是岛主最喜欢的儿子,聪慧可爱。少羽哥的母亲是岛主的挚爱,也是他唯一的妻子。只可惜,在少羽哥五岁的时候为了救少羽哥被刺客杀了。为此岛主迁怒少羽哥,将少羽哥赶到半岛三年之久,你们也许不知道半岛是什么地方,半岛上是墓地,历代岛主和岛主夫人,还有对江东有重大贡献的人都会葬在那里。少羽哥就这么同几个下人为他的母亲守了三年的孝。”

    苏眉睁大了眼,不敢相信居然会有这样的父亲,居然能狠下心让一个五岁的孩子在一片墓地上生活三年。

    失去母亲又失去父亲宠爱,想想就可以知道那些下人对他的态度。

    项少羽能活着长那么大都是个奇迹。

    “从那时起,原本活泼开朗的少羽哥变得内敛,像失去了所有光华的宝石。直到十六岁的时候,他如一夜茁壮的参天大树,轻而易举的夺下了少主之位。”

    “小眉,”虞姬道,“别怪少羽哥,他只是单纯的想对你好。我承认,我真的想你和他在一起,但是我也无法强迫你。”

    “你们有一种有一种能轻易让人快乐的能力。我只想他下半生能是快乐的·······”

    给他个机会吗?

    苏眉心里有些乱,说实话,项少羽不是她心里的最佳伴侣。

    在她的心里,她的另一半应该是个侠客。他不仅有做朋友的善良,还有足矣放下一切随她流浪的洒脱。而不是被权利位子围困的大人物。

    她该给彼此一个机会吗?

    苏眉摸着自己的心脏,这段时间,这颗心脏因为他加速的次数越来越多。

    啊!她要纠结死了!

    伸手将自己的头发揉得一团乱。

    虞姬替苏眉将头发顺好,“不必纠结,放下身份,用心去感受。你只需要问自己,你想要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