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 第1499章 别碰我,脏不脏!
    他真的学坏了。

    以前他可不会说这种话的。

    慕容建成冷冷的看着她,目光里没有丝毫的温度,“出去。”

    他让她出去。

    贝舞挑着妩媚的柳眉,“我不出去,你能拿我怎么样?”

    “那就一起洗。”他伸手去抓她。

    贝舞一溜烟的跑了。

    ……

    十分钟后,沐浴间的门打开了,慕容建成洗好澡出来了。

    他穿了一件白色衬衫,黑色休闲长裤,衬衫没有束进西裤里,多了几分居家的儒雅。

    慕容建成抬眸,看向落地窗边站着的那道媚影。

    贝舞没有走,在等他。

    她穿了一件黑色丝绸的睡衣,身段玲珑风情,腰间的带子是流苏的,下面露出一小截腻白的小腿腹,红色衬的她烈焰如火,黑色让她精致冷艳,总之就是勾-引人的妖精,专吸男人的精血。

    慕容建成看着她,嗓音漠然而疏离,“找我有事?”

    贝舞转过身看他,“你要找小老婆了?”

    慕容建成点头,“有在交往的。”

    “那你晚上怎么没将她带到你的酒店房间里?”

    她有点追问到底的意思,那双媚眸直白的看着他,有些挑衅。

    慕容建成没什么表情,沾着一身湿漉水雾的他格外显年轻,“今晚我不想做,可以了么?”

    贝舞走过去,来到他的面前,她伸出一根手指,点到了他凸起的喉结,缓缓往下滑。

    她的手指一路往下,落在了他腰间的黑色皮带上。

    慕容建成突然伸手,扣住了她柔软的手,他目光阴沉警告的看着她。

    “慕容建成,我看你…很想做啊。”

    贝舞看了一眼他的长裤。

    慕容建成勾了一下薄唇,“这样玩,有意思?”

    贝舞用力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指,“你找的小老婆比你准儿媳都要小,没想到你现在口味这么重了。”

    “重么?”慕容建成意味不明的低笑一声,“不是事业有成的中年男人都喜欢找嫩的可以掐出水的小姑娘么?”

    “慕容建成,你变油腻了。”

    慕容建成没说话。

    “你找了小老婆后,还会再生么?”贝舞问。

    慕容建成深沉的看着她,她终于说到重点了,“不一定。”

    “我不许你再生了,如果你再生一个儿子,说不定二十年后又是一场宫廷阴谋,慕容建成,我实在不想看到将来我儿子杀了你儿子,所以你生了也白生。”

    “…”

    这个女人!

    慕容建成话锋一转,“这一次你跟着我们一起回皇宫一趟。”

    回那里干什么?

    贝舞不想回去,虽然她在皇宫只待了短短三个月,但是那里充满了回忆。

    那里有她这一生最甜蜜也最痛苦的过往。

    “我不去。”她直接拒绝。

    “三年前你甩了我一张休夫书就以为完事了,跟我回去签离婚协议书,我们将离婚证办了。”

    what?

    他的办事效率什么时候这么低了,拿离婚证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么?

    不过,她的确要回皇宫一趟。

    贝舞突然伸手,抱住了慕容建成的脖子,她妩媚可人的笑道,“好啊,我都听你的,那里可是你的地盘,你要保护好我。”

    妖女!

    慕容建成突然拔腿,往前走去,贝舞往后退了几步,直到膝盖磕到了床沿,玲珑的身段倒进了他柔软的大床里。

    这时视线里一黑,慕容建成单膝跪了上来。

    他抬手,往她脸上摸去。

    贝舞迅速伸手去挡。

    慕容建成早料到她会有这个动作,所以他先一步的扣住了她的手,压进了床褥里。

    “慕容建成,你干什么?”贝舞看着他。

    慕容建成缓缓俯下身,往她的红唇上亲去。

    一点点的,两个人靠近了。

    贝舞嗅到了他身上那股清爽怡人的沐浴香气,她用力的别开头,躲开了他的吻。

    “别碰我,脏不脏!”

    慕容建成停了下来,他看着她排斥的样子,她很反感跟他的肌肤之亲。

    她觉得他脏。

    二十六年前,她怀孕后就没有再让他碰过。

    慕容建成英俊成熟的面容里覆上了一层阴霾,他讥笑道,“以后别在我面前卖弄风-骚,下一次再敢这样,我直接上你。”

    ……

    翌日清晨。

    医院里,陆夜冥缓缓睁开了眼,他苏醒了。

    幽深的凤眸盯着头顶的天花板看了几秒,片刻后就恢复了清明。

    “主君,你醒了?”这时梵门开心的跑了过来。

    陆夜冥缓缓坐起了身,他幽冷的目光扫了一眼这个病房,没有看到他想要看的那抹纤尘身影。

    她不在。

    “主君,你是在找君小姐么?君小姐昨天晚上就回去了…”

    梵门的话还没有说完,陆夜冥一个目光就杀了过去。

    梵门头皮一麻,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陆夜冥将薄唇抿成了一道森冷的弧线,他的腹下现在还隐隐作痛,她扎了他一刀,晚上竟然不留下陪他?

    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陆夜冥掀开了被子,下了床,“准备专机,回皇宫。”

    “是,主君,那君小姐…”

    “带她一起走。”

    “主君,我怕君小姐不同意,她身上的蛊还没有解,蛊母在袁明身上,袁明很有可能催动君小姐再刺主君一次,君小姐应该不会同意跟主君一起回皇宫的。”

    陆夜冥的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甚至连眉心都没有皱一下,他低低的勾了一下薄唇,“她刺了a国的总统,就这样放过她了?”

    ……

    君夕卿刚出了酒店的大门,这时几辆防弹款的总统豪车向她开了过来。

    梵门下车了,“君小姐,主君让我接你去机场,我们启程回皇宫了。”

    君夕卿摇头---我不去。

    “君小姐,你行刺了a国总统,我家主君现在正式逮捕你回皇宫接受调查,希望你端正态度,努力哄好我家主君,争取他的宽大处理。”

    梵门手一挥,两个手下上前,将一副冰冷的手铐铐在了君夕卿纤细的皓腕上。

    “…”

    君夕卿傻眼了。

    ……

    白宫。

    君夕卿住了进来,前两天她没有看到陆夜冥,听说他在接待外国的首脑。

    “你,说的就是你,主君在招待贵宾,你快点去厨房帮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