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永恒星君 > 第六百六十六章 采药记
    严襄本是个修真者,他的经历,也的确十分离奇。五十九年前,有一次他进山采药,路遇一头全身皮毛雪白的老虎。

    白虎拦住了他的去路,口吐人言,一说话便是令人万难相信的乱语。

    直到今日,严襄还对白虎所说的那番话,记忆犹新。

    他低着头,一时间双目中泛起追忆之色。

    当年他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是中州云阳剑派的一个菜药童子。遇到白虎的那一天,是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天。

    吕光见他沉默许久,仿佛陷入到了回忆之中,因此也没出声打扰他,反倒是站在窗边的梅八角忍不住说道:“严大师,那一日究竟发生了何事?那头白虎又到底向你说了什么?”

    看得出来,梅八角的心情很是急切,只不过严襄好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直都不肯打开心扉,说出当年的那段隐事。

    严襄仍旧默不作声,他就像是一根木桩,杵在原地,纹丝不动。

    吕光叹了口气道:“严大师,你有何难处,大可说出来,不必这般藏着掖着。”

    “轰隆!”

    突然一声惊雷,响彻此间。

    吕光活泛过来的念头,连忙一齐感应着脑海虚空。

    在骤然听到这声轰鸣巨响,他不禁是心神大震,面色上更是浮现一丝苍白。

    只见从那脑海虚空的高处,陡然出现了一个丈余之高,四四方方的‘神’字。

    此字每一撇、梅一捺,都充满了震天慑地的威势,高挂在吕光的脑海正中,宛如正午金乌,周身散发着绚烂无比的金芒。

    吕光念头震动,忽然见到这出现在他脑海的‘神’字,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痴呆片刻,定定的仰望着那刺目绚丽的金光源头。

    “这不是刚刚‘阎摩罗王’传授我神咒时,一下子打入我脑海念头中的‘神’字吗?这里边包含的信息是神咒。可它现在怎么无端出来了呢?”

    吕光沉下心来,思索一番,瞬间之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面目中露出一丝恍然大悟的神色,自言自语的说道。

    “刚才那句什么‘共赴地界,极乐圣境……’好像是令我的脑海静止了。这可能是一种迷惑人心的道法。而那一声水滴之音,却是马上让我的脑海回到了正常情况,此刻这‘神’字,也是倏然乍现……莫非此字能在我的脑海受到外来攻击之时,会自动出现,进而保护于我?”

    一念及此,吕光也被自己的这种想法给吓了一跳。若果真如此,自己岂非是有着一个能够保护脑海的神妙之物。虚空中的那个‘神’字,兀自散发着一丝丝璀璨的金芒。

    “对。刚才‘阎摩罗王’传我神咒时,曾经说道,其中一咒,能够破除幻象,直达修者本心,感动他人的心灵,融化别人的神魂。既然此景是‘五鬼噬心阵’的幻象所生,那么只要我现在诵念此咒,必定能够破掉此阵!”

    吕光暗暗窃喜,念头一动,感觉脑海之中没有什么危险了。他突的睁开双眼,眸子里闪烁着一道道晶亮,犹如黑暗之中的灯塔,照亮着前方黑暗中的迷途。

    甫一睁开眼眸,映入吕光眼中的便是严襄那死气沉沉、狰狞可怖的脸庞。

    “嘿嘿……嘿嘿……”严襄脸色极其阴沉,可双眼之中却一片呆滞,皮笑肉不笑,脸上的皮肉好似是有人在扯动撕拉,咧开双唇,发出一道难听生涩的笑声。

    “嗯?严襄大师?”

    吕光望见眼前这具形同死尸的身躯,心中并没有多少惊讶之意。因为早在此前他就猜出这第五个夜叉,也许就是那昏迷在山崖下的严襄。按清风明月所说,这‘五鬼噬心阵’就是那道‘豆兵夜叉符’上所刻有的一种阵法。

    当清风把所有的夜叉都消灭一空之后,不想那‘道符’之中却还隐藏着更为厉害的五个夜叉。起初,这五个夜叉分别侵入了清风明月、吕光、韩素真和严襄五者的脑海心中。

    若是一旦让这一众夜叉完完全全的把他们每一个人的心神都吞噬掉后,那么此阵的威力就会更大一分。如此一来,吕光众人要想破开此阵,那无异于登天之路,难,难,难!更别说,如果事实成立,那么他们很就会变成跟严襄一般无二的失心人!

    试问,这样又何谈破阵之想?

    吕光虽然不知道这阵法的奇妙特异之处,但根据一些蛛丝马迹,已经是隐约猜到了面前的严襄正是被夜叉给吞掉心智的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再者,此地虽是幻象,但严襄浑身所逸散而出的气息,却是真实可触。一丝丝血气笼罩在他的周围,肃杀之气,浓重的令人窒息。

    突然

    严襄袍袖一摆,大袖一挥,双腿弯曲,腾身纵跃,形如一个炮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还在审察着周围情况的吕光,猛然射来!严襄飞动的速度,快若流光闪耀,一蹴而来。

    在离吕光仅仅只有尺许的时候,但见吕光身前却是骤然浮起一层青光!青芒乍一出现,便挡在了吕光的身前,把他给覆盖的是严严实实。

    砰!

    一声巨响,随后响动九霄,但见严襄的身体竟彷如是一个被恋人拒之门外的失意之人,死死的躺在了地上,全身各处杳无一丝气息发出。

    那浮荡在他身体四周的血气,也是飘散化无。

    先前被严襄蛊惑了心神的清风明月二者,随着这一声大响发出之后,二者均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尽管他们的面色之上还是有着一丝淡淡的木讷,但当清风明月瞥见了眼前的情况之后,却还全都是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惊呼。

    “啊!这难道是……是,是神魂祥光!”

    容不得他们发出再多的感叹惊诧。清风明月旋即聚拢目光,面色中掩映着一抹深深的震撼,隐约还夹带着一丝畏惧,痴痴的盯着吕光。只见此时的吕光面相庄严,周身飘浮着一圈清莹透明的青光。

    他双手捏成一种奇怪的形状,两手食指相叠,双掌紧紧按在一起,两手拇指点在心口之处,口中喃喃自语,念念有词。这缕声音,宛如是由他胸腹之中发出的一般,闷响如鼓,低沉有力。

    “三界十方,六道万众,破去诸般幻象心魔……清净化神咒,扫去烦恼愁。破!”

    “清净化神咒,扫去烦恼愁!破”

    这声音一经发出。‘破’字便余音不断,声如鬼魅缠身。清风明月听之,登时就感觉到自己的心神一阵狂动,神魂力量莫名其妙的如泄洪之水,立刻颓然消散。随之全身内外便软绵绵的,脑海之中的精神波动瞬即趋于平缓。心神似乎也是被锁上了一道结实的枷锁,把神魂给紧紧的束缚住了。

    二者面上马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深深的骇然之色。他们当即望向前方。

    在阴沉黑暗的虚空之下,只见吕光青芒加身、头顶祥光,周身放射着道道形同箭矢的青光。光影潋滟,照的这一处幻境,美轮美奂、神秘之极,宛似仙境神山。

    表情平静的吕光,身形伟岸,周围激荡而出的光芒,令他看起来好像是一尊不动如山的神像。吕光面色沉静,嘴中念念有词,随着他诵念‘神咒’的时间趋于绵长。适才虚空中那种浓重的血腥味道,也是奇迹般的在变轻消减。

    “此音莫非便是上古之时道门中的‘咒语’?”清风的目中除了惊讶,还噙着一抹让人一望便知的好奇之意。

    “‘咒语’那可是各门道派的立足之本啊!这个书生……”明月转头与清风面面相视,娇小的身躯不住发颤。

    “不!我不信,不…信……”

    清风听闻此话,更是不住的摇着脑袋,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一副歇斯底里的发狂样子。他这种模样倒像是明明知道眼前的一切全都是真实的,可又碍于此刻所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令人难以置信,故而出言安慰、诓骗自己似得。

    这时躺在地上的严襄道人,哀嚎惨呼声不断的从他嘴中发出。吕光默默的诵念咒语,对这番景象视若无睹。

    “啊!”一声痛号发出!

    比之前的还要惨烈上千万倍。严襄猛然直挺挺的从地上弹向空中,土地犹似一张巨大的弹簧床,一息间便把严襄送往高空。

    恰在此时,吕光忽然张开了紧闭的双眼,眉宇间浮现出淡淡的镇定之色。他放下横放在胸间的双手,负手而立,仰头望着黑空中直坠而下的严襄。

    突然间吕光右脚向前横跨一步,随着他做出这番动作,那如同剑芒般的万千青光,骤然向他胸口前方收去,就连悬浮在他头顶的诸多祥光,也是朝着他胸前遁去。

    这通灵宝玉碎裂成无数片,而在自己刚刚得到它的时候,玉魂苏醒之后,就以寻找其他碎玉为条件而跟我进行交换,最终才答应帮忙救下自己。

    此刻,这高高在上威严无双的‘阎摩罗王’居然也是跟通灵宝玉瓜葛甚深,并且听其语意,好像他也是因为这枚‘通灵宝玉’方才落到了这步田地。

    吕光暗暗叹了口气。心想自己能够活到现在,多亏是有了那片通灵宝玉,而自己未来将要面对的危险,也是因此而生。

    这一切,果真是危机与机遇并存啊!吕光呆愣半晌,脑海念头中所回旋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行之有效快捷无比的来提高自己的本身实力。

    无论是修道亦或者是修真,只要自己具备超然一切的实力,那么凡事就好办了。

    实力!

    现实之力,能够粉碎一切,信手拈来的力量,才是最能贴身保护自己的东西。

    ‘阎摩罗王’的声音开始变得飘远浩渺起来,仿似是离吕光有十万八千里。

    其声断断续续,若即若离。

    吕光凝神细听,但仍旧是听不真切后边的话了。

    忽然之间,那飘荡在海水之上的‘五行山’顿时化成了一道黑光,在白净无暇的虚空中,以迅疾无比的速度,划破长空,迎上飞升。

    ‘阎摩罗王’的话音也戛然而止,即刻就断。

    这缕黑色流光,看其飞行的轨迹,明显是朝着那道依然存在于吕光脑海虚空高处的巨大裂缝中遁去。那光芒迅捷如雷,弹指之际,就是遁入其内!随之裂缝就如同缓缓关住的两扇大门,紧紧咬合在了一起。徒然留下一片空白,吕光的脑海之中再无任何波动发出,唯有这一瞬即逝的黑光,在宣示着刚才‘阎摩罗王’还有着没说完的话。

    吕光仰望着虚空,心念中一片澄明淡定。无论‘阎摩罗王’还有什么没说完的话,此刻都已不再重要了。未来的路,终归还是要靠自己!

    吕光的所有念头,此时全都化为了无边无际的海水,瓦蓝洁净,浩浩荡荡,充盈在整个脑海虚空之内。吕光闭目收心,暗暗运起‘造化会元经’的总纲之文,他把这浩瀚无边不知几何的众多念头,突然是慢慢的散开了。

    霎那间,吕光凝聚显像在脑海虚空中的幻身,就是砰然而散,化成一缕飞烟。微风一拂,转瞬便不见踪影,消失得是无影无踪了。

    虚空漆黑如炭,肃杀之气,迎面而来。吕光甫一睁开双眼,就看到了面前那山呼海啸般狂涌而来的血浪。此地,还是吕光在生死之时,神差鬼使的进入脑海之前的景象。

    此时,仍旧是吕光在血浪扑面而至之际,清风明月二者身不能动的那一瞬间。

    远处传来的追喊声,近在耳边,此起彼伏。黄昏时分,正是千家万户灶台间升起炊烟的时候,而吕光已经三天三夜,滴米未进了。

    哒哒哒!

    马蹄声儿,越来越急,透过山林,隐约可见山道间一队官兵正在纵马狂奔,一面追,一面狂喊着:“快!快追!别让那小子跑了!”

    紧张无助的情绪,让吕光暂时忘却了饥饿与寒冷。他想逃,可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体力早已在昼夜逃命的奔波中消耗殆尽了。

    追兵终于来到了面前,他们居高临下,一个个的瞥眼看着吕光。为首之人,腰挎长剑,一身白衣,他的眼神中充满着犹疑,低声向后方问道:“就是他?”

    “是他,是他,没错!”

    “东门韩家的远房亲戚!”

    “这小子胆大包天,居然敢偷吃城主大人的灵参果。”

    “灵参果是用来给大小姐治病的,抓住他!”

    众人纷纷回应道,三言两语就将吕光描述成一个十恶不赦的盗人。

    白衣男子微微点头,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卓然天绝的气息,使得靠近他的人,无形当中都感到一种莫名的威压,随行官兵无不对他言听计从。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