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113、第 113 章
    眼前的结界是集百界之力布置的, 二百多个帝级神界的世界之力构成的结界, 能把神抽连同她的凤栖梧桐神界牢牢地钉在这里, 能悄无声息地传透结界,除昆仑女神外,就当世已知的存在中, 没有第二人选。但她出现的模样, 几乎让在场的所有神族都处在懵比状态。

    神界关于昆仑女神的记载是这样的:昆仑道祖游历到大地之西,遇一神山, 其诞生于鸿蒙混沌,山中古树参天,蛮兽横行, 百禽无数。道祖于菩提树下悟道成神, 并以自己的名字为神山名命, 赐名“昆仑”。数百万年后, 昆仑神山开启灵智,修得人身, 于昆仑神山之巅云海之上渡劫成神。因其为大山之精,本体是昆仑神山,故称“昆仑女神”。

    根据神典记载, 也就是说, 昆仑女神的本体是座山, 她修炼得道成神的法相是人,修的也人道,也可以称为神道, 应该是人形。然而,此刻,他们看到的就是一团巴掌大的毛绒绒的黑团子。

    如果不是黑团子自己承认,以及和神凰和对话相互印证,谁都不敢相信,即使如引,仍旧……懵!

    昆仑女神其实是先修炼成团子状,之后才又经过百万年的修炼才渡劫化形的,但这些只有她自己知道,以及进入过她识海的神凰和九尾知道零星半点。

    神界对于昆仑女神的了解为:昆仑神山中有宇宙天地初开时的混沌力量,昆仑女神从中获得神力,生而强大,再强上她开智后隐匿在昆仑神山中数百万年,偷学神族无数至高无上秘典,堪称神界第一人,能碾压世间一切强者的存在,甚至连远古大神都难望其背。

    神界原本是想把昆仑女神划进自己的族类的,但昆仑女神跑去和远古大神以及古族混到了一起,当了叛徒。

    人们向来是痛恨叛徒的,就算是修炼成神,也不例外。

    因此,不管是为了正义消灭叛徒,还是为了切实的利益,不少神是致力于把这叛徒连同远古大神们一起消灭的。毕竟,昆仑女神走到神界对立面是铁打的的事实。神之狱炼里那数千位神界帝境强者的尸骨,没事就被她和神凰拉出来遛遛,说有多招恨就有多招恨。

    很多神族想诛灭昆仑女神,但前仆后继的,死在她手里的神帝都有四位数了,如今她更有这莫测高深的神通手段夺取神界的混沌元力,对神界釜底抽薪。

    这时候,神界其实是分成了两派的,一派是要继续主张灭掉昆仑女神的,一派,则是想要止损。前者跑去昆仑神山,说是围魏救赵,实际上就是围攻昆仑女神的本体。后者来围神凰,要找昆仑女神谈,找的自然是修炼成神的法身——这在他们的眼里,昆仑女神的人形身体,就是法身。

    然而,眼前的情况是法身没来,来的是一只巴掌大的毛团子。这毛团子没有丝毫强大的气势,没有丝毫道韵神通显现,没有任何神光溢散,如果不是出现在这么个地方,而是出现在山间野地里,绝对会被当成山里面长出来的小精怪。

    只有奇形怪状的精怪,才能长成她这模样。她有多黑呢,具体表现在,黑到眼睛鼻子嘴巴在哪都让人找不见。有多圆的,球有多圆,她就有多圆。球体两侧的小胳膊,没豆芽粗,更没豆芽长,胳膊短到自己的左手碰不到的右手程度。

    能让神界一半神帝携帝级神界出动的昆仑女神,以这副丑爆了的黑毛团子模样出现,饶是阅历丰富历经无数风浪的神界诸众,都惊懵了,琢磨不明白她的用意。

    神界来的这些是最顶层的中坚力量,随便拉出去一个都是跺跺脚能震得地都颤上几颤的一方霸主,所以直接抛开外形看本质——不管来的是什么模样,只要是昆仑女神就行。

    出头挑衅的那位见把昆仑女神激出来,直接功成身退,缩到了人群中,换上几位机辩擅口舌的上前,恭恭敬敬地向昆仑行了一礼,还为围攻神凰的事情向昆仑女神道歉:实在是神凰一气儿连续打废三个神界,致使无数生灵丧生,大陆沉寂,山塌海枯,他们只能出来阻止神凰。

    神凰是很要脸的,特别是在作为死敌的神界面前,那是脸比命重要。毕竟,命没了,过些年就又重生现世了,现脸了,那就可难捡回来了。可是,对着昆仑,她的脸皮就不值钱了,之前作死的后果历历在目,后果至今严重“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把自己的记忆和神魂撕来吃了”,不要说有神界和□□脑残了背锅,即使没有,那也得把脸皮揭下来,扔到地上狠狠踩几脚,说“这脸我不要了,你原谅我吧”。

    于是,神凰果断地在这时候,默默地缩在昆仑身后,“一打二百三十一,我打不过。”她说完,又看看昆仑这还没她脸大的丑不拉叽的圆身板,咬咬牙,把自己也缩小到只在巴掌高,踩在同样缩成巴掌高的凤栖梧桐神树上,“这样就比较般配了。”看看昆仑那火柴棍似的胳膊,惨不忍睹地移开了眼。

    她就算是变成蛋,也比现在的昆仑好看!

    昆仑那火柴棍的手,短就算了,长得特别像虾腿。不是虾甜子,是虾腿,小龙虾品种,细不伶仃的呈丫字形的小细腿。

    昆仑实在受不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嫌弃,默默地把覆在表面的本体力量收回去,于是,漆黑的毛瞬间变白,雪白,不含丝毫杂色,扔在雪地里活脱脱的一颗雪球。

    神凰忍无可忍地伸出手,在毛球里一通扒拉,愣是没找到眼睛鼻子耳朵嘴巴。至于脖子这东西,球有么?她特想说:“丑成这样,分手。”死死了抿住嘴,咬牙切齿地把话咽在肚子里,拿出十二分的违心,夸:“毛绒绒的真好看。”还很配合地露出一个笑容,笑得自己的脸都狰狞了。她宁肯一挑二百三十一个神界!

    昆仑默默地伸出她的火柴棍小手,凭空一拽,她的第二真身凭空出现在面前。

    她的第二真身闭着眼睛浮立于空中,似睡着了。她身上缭绕着神光,散发着强大的气势,这些以神界世界之力形成的封印对她来说等同于无物。

    小黑团子糊在第二真身脸上,毫无阻碍地融为一体。

    第二真身的睫毛微颤,缓缓地睁开眼,抬袖一拂,把缩成巴掌大的神凰连同她脚下的凤栖梧桐神树收进了袖子里。她还撩起袖口看了眼落在袖子里的神凰。

    神凰说:“过分了呀。”

    昆仑说:“你嫌我丑。”

    神凰忙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发誓。”

    昆仑幽幽地瞥了眼神凰:仗着不死不灭,找雷劈是吧!

    昆仑露的这一手,让神界诸众清楚地认识到,她想来想走,或者是带着神凰走,他们都拦不住她。

    许多人的心头愈发沉重,态度更加恭敬。

    有神帝出来,撩起袍子,直接跪了。

    那位神帝对着昆仑女神就跪下,慑得周围诸众呼吸一窒。要知道神帝对于一界来说,那就是相当于天道般的存在,让天道下跪,那不是等着被天道力量轰成渣子么?

    然而,昆仑女神不闪不避,结结实实地站在那,受下了神帝一位。

    第二位神帝出来,撩起战袍,对着昆仑女神跪下了。

    第三位,第四位……

    直到,二百三十一界神帝全跪了。

    昆仑女神仍旧稳稳地站在那里,在二百三十一界帝级神界的结界内,丝毫无损,更没天谴雷云飘来。

    神帝诸众先是哗然,到最后则是越来越惊恐,最后只剩下了颤栗。

    她能受得起这么多神帝的跪拜,这意味着什么?

    他们跪不死她,而昆仑没闪没避,接受了他们的跪拜,也不好直接就走人。她想想,还是决定说几句再说:“证道成帝,身与天道相合,神界对你们来说其实是没有秘密的。我只问,不需要你们答。第一,九尾是怎么死的?第二,神凰重生之地那一半的力量是怎么没的?第三,你们神界有什么底气觉得可以灭得了我,而我却不反击。”

    一字一句,字字敲在面前这些神帝,以及他们身后世界所有生灵的心头。

    她顿了下,继续说:“听你们谈论过无数次说,有些事,我想让你们知道。我很喜欢昆仑这个名字,虽然你们的昆仑道祖给我起名字的时候并不知道我的存在,但,这对我来说,还是挺有意义的。我与神族之间,有一个名字的渊源,也有你们神族在我这里发现混沌元气进而悟道,迈入现今的以先天元气为根本的神族时代的缘分。远古大神的覆灭,也算是源自于此。没有我这步台阶,你们与远古大神,永远是一个在世界之内,一个在世界之外,不会有太多的交集,即使有,也不过是如昆仑道祖的下场那般,被神凰翅膀刮出的神火扫过,一把火烧没了。”

    她这话一出,不仅是神界诸众震惊,连神凰都一脸懵比:还有这事。

    神帝以及神界众生,更加忐忑:这昆仑女神到底什么时候开启的灵智?

    她们从远古大神,包括神凰和九尾的残魂那截获了不少远古大神的辛秘,但是,关于昆仑女神的,始终难以获取,不知原由。

    昆仑没理会他们的反应,继续说:“这是从你们所谓的追本溯源上来掰扯恩怨是非。从本质上来说,其实就是,有天狮子吃撑了打盹时,旁边来了窝兔子。兔子没有发现狮子,在狮子的地盘上安了窝,不断生出更多的兔子,且种群数量不断扩张。它们越长越肥,越来越蹦跶,把狮子窝划进了自己的地盘,并且借助狮子的地盘获取的便宜,有了猎杀豹子,夺取肥羊的本事。”

    神凰挑眉,心说:“还有这闲心跟神界讲故事。”

    神界诸众则是静静地听着,他们自然分得清分是狮子,谁是兔子,谁是豹子,什么又是肥羊,他们只是没想到,在昆仑女神这里,他们之间是狮子和兔子的关系。

    昆仑继续说:“后来有天,狮子醒了,走出来,被兔子看见,兔子看,哇,好大一个家伙,先拜了再说,再看,哇,这大家伙好肥,想吃。”

    神凰:“……想吃是什么鬼?”她还真没发现,这傻山精有这幽默。

    昆仑继续说:“狮子没搭理兔子,还把兔子借着狮子窝的便利猎到的豹子给救了,于是兔子愤怒了,跑来指着狮子大骂——你这只从我们兔子窝里长出来的叛徒,白眼狼!后来还用豹子的窝把狮子的窝一起砸了。”

    她歪着头,想了想,说:“那窝打上门来的兔子,当然是被狮子摁死了。”她顿了顿,跳过中间那些零零碎碎的事,说:“如今狮子极度饥饿,正在觅食,二百三十一窝兔子围住豹子,引出狮子,跪在这里,想求狮子把兔子们抢来的肥羊还给他们,同时,还有好三百多窝兔子正围着狮子的新窝,打算拆了狮子窝杀死狮子。”

    昆仑说:“如今,有一个问题正摆在狮子的面前,它是该继续去吃肥羊还是吃这些送到嘴边打到新窝里的兔子?”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