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112、第 112 章
    神界被昆仑的釜底抽薪逼急了眼, 但不代表没脑子和想去送死。

    昆仑女神有多可怕, 想想神之炼狱, 想想被她一口吞噬的远古大神的神尸,想想灭在她头上的那些神帝,想想古族十几个小世界撞到她身上, 也只是撞碎了山体外壳, 想想神凰和九尾受她庇护,几次死而重生。

    如果可以, 绝大部分神族都不愿和昆仑女神对上。

    可现在,昆仑女神抽绝一个又一个神界的混沌元气,那是置神界于绝地。等待他们这些修炼成神的, 将会因为灵力枯竭修为不断倒退, 最终死亡, 而后来者, 再无成神的可能。

    她这是灭神,灭绝所有的神。

    没有混沌元气, 天地间的元气就无法形成轮转,最后,仙灵之气也会枯竭, 之后再到五行灵力, 最终沦为凡间废土。这个过程或许会持续几万、几十或几百万年, 但,绝望将弥漫至神界每一个角度,战争和灾难会随之而来。

    他们知道昆仑女神没在昆仑神山, 但有一计,叫围魏救赵。

    神凰率领凤栖梧桐神界诸众破开贪狼神界的护界结界,便见贪狼神帝亲率神族大军杀出来。

    双方一交战,便是神宝与神通齐飞,各种炫灿耀眼的光芒交集在一处将天空映照成刺眼的白芒色。战斗是在空中进行的,但有凤栖梧桐神界出动的五方神帝携帝器出战,与贪狼神帝杀在一起,战斗余波累及贪狼神界。

    江海倒灌,天崩地裂,大地上的生灵死伤无数。

    帝器攻出去的光芒落在一座数百万人口的城池中,连人带城一起消失在帝器的攻击波动中。

    贪狼神界被打得山河破碎天地崩塌,大地上许多被战斗波及的人的哭泣哀嚎和咒骂。家人死了,亲人死了,同门宗亲没了,城没了,国没了。众神愤怒地杀向凤栖梧桐神界,许多陷入重围的神族不惜以自爆的方式与敌同归于尽。

    这是灭界之战。

    此战过后,胜,贪狼神帝惨遭战火波及,天崩地裂山河城池皆成废土万里生灵灭绝。败,这一界,只会更惨。

    明知不敌,越来越多的神族拿起武器冲上战场。

    也有神族强者联手攻击凤栖梧桐神界布下的结界,意图打开道口子逃出生天,然而,他们面对的是神凰引凤栖梧桐神界的世界之力布下的结界,非神帝不可破,即使是神界来了,也未必能破。

    神凰立在神凰殿前看着贪狼神界遭到的毁灭打击,眼中没有悲悯,只有冷意。他们今天遭遇的,何尝不是他们曾经带给古族的,此刻的战场上,有她的子民,每时每刻,都有她的子民战死。

    那刺眼的神光攻击中,炸飞的躯体残骸中,有神族的,也有凤栖梧桐神界诸众的。

    血,宛若血雨从天而降。

    一起坠落的,还有无数的残肢断体以及那些或是损毁的,又或者是无主的神宝,也有战舰被炸毁,从空中毁落,跌落到大地上,又砸毁一片山脉大地。

    贪狼神帝眦裂发指,望向那立于巨大的梧桐神树顶端神殿前的神凰,厉声叫道:“神凰,神界有帝界三千二百一十六界,仙界数万,灵界十数万,凡界难以数计。你要复仇,你杀得绝我神界子民吗?”他说话间,高举手中的战斧,汇聚世界天道之力,发出暴吼,狠狠地朝着神凰劈去。

    那一斧,疯狂地抽取贪狼神界的生机和力量,那一斧,连世界都在震荡,那一斧,劈出去,苍穹虚空都被劈碎,位于他眼前的战场被劈开,无数的尸骨血肉模飞,无数的神宝战舰崩碎!

    然而,他劈出去的那一斧,以及他踏碎虚空扑向凤栖梧桐神界,挥斧砍向凤栖梧桐神界的第二斧都被一口鼎挡下了。

    古朴的鼎,稳稳地挡在他的前面,发出嗡颤声,淡淡的混沌能量覆盖在鼎上,更有以混沌神力形成的世界之力覆在鼎的表面。

    鼎完好无损,凤栖梧桐神界更是连点余波都没沾到。

    神凰立于神凰殿前,无悲无喜地看着他。她那高高在上睥睨天下气势和身姿,衬得此刻狼狈不堪的贪狼神界宛若蝼蚁。

    贪狼神界握紧帝斧,暴发出更加强烈的战意,身后突然涌起强大的空间能量波动。

    他未回头,但是,他的神识已经清楚地看见,支援来了!

    有帝级神界以世界之力强开虚空,连接两界的通道。

    有手拖长戟的神帝带着大军从两界通道中迈步而出,随着一声大喝:“杀——”长戟指向凤栖梧桐神界大军,手执长戟的神帝挥起手里的长戟,杀向神凰殿前的神凰。

    凤帝展翅,在半空拦了下他。

    贪狼神帝精神大振,大喝一声:“好!”他叫道:“我便不信破不了你的龟壳!”再次抡斧朝着昆仑鼎劈去。

    神凰的视线落到贪狼神帝身上,颦眉,说:“那可是昆仑炼的鼎。”他想破开凤栖梧桐神界的防御没事,劈坏了鼎算谁的。不就是想砍她么?奉陪!

    神凰化成凰鸟形态,展开双翼,自凤栖梧桐神树之巅疾飞而下。

    她通体覆盖着神火,翅膀掀起风雷之声,周围的空间因她释放出来的强大力量而扭曲。

    贪狼神帝又一斧劈下,斧头刚落在昆仑鼎上,原本仿佛相隔一个世界的神凰突然出现在面前。

    锋利的爪子自他的脸上划过,神火自他的头顶灌注全身,一瞬间,从内自外,从神魂到骨骼到血肉皮肤,全都燃了起来。

    贪狼神帝只发出“啊——”地一声惨叫,便被烧成了火人。

    遭到焚烧的贪狼神帝化成一只身长百丈的紫金巨狼,又在神火焚烧中迅速往内塌陷收缩,大量的灰烬从他身上弥漫出去。原本就已破碎不堪的贪狼神界的天空变成了红血色,天地间都弥漫着一股悲意,那是这一界的天道在哭泣,那是这一界所有的生灵在悲伤。

    神帝陨了!

    贪狼神界的每一个生灵都能感觉到,他们的神帝,没了。

    更浓烈的战意和恨意从幸存的贪狼界诸众身上散发出来,疯狂地杀向凤栖梧桐神界。

    那些想要舍不得自己葬送掉自家子弟宗门的神界各势力,在出逃之路被封死,神帝战死,但外援来临的情况下,纷纷转身投入战场。

    神帝死了!总会有新神帝。

    贪狼神界再破败,那也是一界帝级神界。

    上任神帝陨落了,贪狼神界生死存亡在即,天道悲鸣,极有可能很快就会诞生出新的神帝做那力挽狂澜的神,且眼下最有可能诞生神帝的地方,就是这片场战。这机会不知道会落到谁头上,但是,谁都有这机会。

    贪狼神界的外援来得极快,且不止一个。

    苍穹中不断有虚空被强大的世界撕裂,紧跟着,汹涌的世界之力灌注过来,撑开虚空裂缝,另一个强盛繁荣的帝级神界呈现在贪狼神界诸众的面前。

    一个,二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十七,十八,十九……

    更多的帝级神界显现,他们以各自的世界把神凰以及凤栖梧桐神界诸众围在了里面。

    贪狼神界地面上的众生伏地痛哭,救援来了!

    神凰最先还算淡定,有救援,并不意外。

    可饶是她活了亿万年,见多识广,待见到一百多个帝级神帝出现,且还呈源源不断增加之势,那表情也撑不住了,内心全是“日了狗。”

    虽然神界的各路势力经常联手打劫,但是,无利不起早,来得这么及时,为什么呀?

    她算上相当于半送的龙神界,再算上这贪狼界,也才到第三个神界,怎么就跟捅了马蜂窝似的把神界各帝界都捅出来了。

    神凰虽然脾气不太好,骨头和脖子都硬,可对自己的子民还是很爱惜的,这种以一敌百的情形下,再让他们再外面,只会是送“人”送。神凰果断地下令:“撤回来,防守。”

    凤帝来到神凰面前:“我们被困住了。”

    神凰面前一片淡然,说:“约摸是我很值钱。”她猜测,按照神界的作风,应该是想逮了她,找昆仑要好处。

    神凰只猜到一半,另一半就是,对神界诸众来说,堵神凰可比堵昆仑女神安全得多。

    毕竟,神凰和凤栖梧桐神界的战斗力再强,神界各界联合起来,堆都能堆死她。

    至于昆仑女神,据说她就是个无底洞巨坑。

    昆仑女神坑杀了上千位神帝,以及数千神帝境强者,之后,没吸收他们的力量用来进阶,而是拿来造了炼狱。能干出这手笔的,惹不起。

    最先出现的提战戟的神帝,也没想跟神凰拼个你死我活,只想拖住她,以免让她跑了。

    如今神凰被困,他自然是回撤,然后,出声:“神凰,都是敞快人,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还请将昆仑女神请出来。”

    神凰让凤栖梧桐神界的大军,连同几位神帝都回到凤栖梧桐神界来,防御结界和大阵全面开启。她慢慢悠悠地说道:“想这么就让我求救,那我多没面子。”

    随着她的命令下达,原本摆开防御阵型的诸众撤得飞快。

    “拦住他们!”

    “杀——”

    “住手——”

    此起彼伏的喝斥声响起。

    有些神界不想再战,有些神界则直接下令杀过去,将他们拖住。

    神凰化成凰鸟形状,再次扑出去,亲自给大军断后。她出现,当即有数十位神帝同时朝她攻去。

    难得她肯从凤栖梧桐神界出来,拿下她,可比她缩在凤栖梧桐神界里强得多。

    双方再次交战,以神凰的护卫下,凤栖梧桐神界诸众撤得更快。

    有神帝继续向神凰传音:“神凰,我等无意与你为敌,只是想请你请出昆仑女神。”

    神凰满满的全是嘲讽:“你们这是想集体给她送饭加餐吗?自己作了大死,把她招惹出来,怎么还想还作回大死?”说话间,挠飞一口砸过来的帝印,又硬扛了两件帝器的攻击,再卷出一股神力,把战场上的那些不管是不是凤栖梧桐神界的都往凤栖梧桐神界卷。

    神帝级别的战斗中,战场上许多人遭到波及。

    好在神凰这边家底厚,别的不多,就是神帝的帝器多,结成阵,扛住了帝器余波,逃回凤栖梧桐神界中。

    她的子民撤回凤栖梧桐神界,但撤退的路被神界堵住。

    神凰操控花盆,将凤栖梧桐神界缩小成只有三丈高,她悬空立于树梢,身上的气息与凤栖梧桐神界相连,朗声道:“来战!”赤手空拳,以一己之力,迎接这数量已经涨到二百的神界诸众,全无半点惧意。

    活了那么多,死的次数不计其数,死着死着早死习惯了,大不了几万年后,又是一只好鸟。

    让昆仑出来这种丢脸的事就不要干了。昆仑来吧,她对着昆仑脸上没光,昆仑不来吧,她就不止脸上没光了。她想想,傻山精还在生她的气呢,还念叨着都已经分手了呢,觉得自己的脸还是稍微小点好,不然脸太大,容易撑破脸皮。

    神凰要战,有的是神族想把她打服打残。

    有神族叫嚣,“神凰,这可是你自找的。”

    神凰抬眼一扫,说:“想与我对话,有种别藏人堆里,站出来,不然我弄死你时,连带弄死你身边的人,搞不好是帮你肃清对手。”她说话间,通体神光溢显,强大的力量把周围的虚空都绞碎了,强行催动昆仑的鼎、花盆、凤栖梧桐神树的力量,意图强行破开一条通道。

    一名衣着华贵的男子走出来,“神凰,你别妄想了,我劝你还是死了那条想开辟通道逃出去的心!不要说是你,就算是昆仑女神亲至,今天,她也得跪在这里。”神王境的修为,身携神帝境神器,头戴王冠,颇有身份,也格外嚣张。

    那男子继续叫道:“老实的把昆仑女神请出来,否则将你扒毛拆骨,炼魂夺魄。”

    神凰露出个残忍的笑容:“你可以试试看。”她的身上气势更甚,生生地将空间踏碎,脚下出现一片黑暗。

    随即,各界神界的引世界之力形成的结界出现在她的周围,又生生地把她刚踏碎的虚空堵上了。

    就在这时候,一团黑糊糊,巴掌大,毛绒绒的毛球出现在神凰的面前,还有一道视线落在神凰身上,同时传来股熟悉的心悸气息。神凰吓得心跳漏了几拍,差点冒出句“什么鬼”,好在她的脑子不错,及时刹住,并且,因为那条鱼的缘故,曾经见过昆仑留在人间的残魂画的画。能够在这种情况下,穿过神界的封锁出现在她跟前的,不会有第二个。神凰满脸崩溃地看着面前这黑糊糊的一团,生生地把那句“怎么这副鬼样子”憋在肚子里,违心地赞了句:“就算变黑了也好看,不过,我觉得你白毛的时候更漂亮。”她很想做出真心赞美的态度,可天晓得,昆仑干什么去了,这才多久的功夫,居然这副模样的。第二真身呢?

    她被二百多个神帝携帝级神界过来堵在这,都没见到昆仑这样子来得惊吓。

    昆仑说:“我听到有人喊着要让我跪在这,过来看看。”她说完,还看看自己毛球形态的身子,两条胳膊小得像豆芽,至于腿,关节都没有,企鹅的腿都比她的长,跪,就算他受得住,她也弯不下去。

    神凰忍了好几下,还是没忍住,问:“你怎么就……这副模样?”

    昆仑很认真地想了下:“我猜测可能我的本体是这样子?元神和本体应该是同样形态的吧?”

    神凰抚额:“元神长什么样,除非天生的,否则,是跟修炼的法相有关。”

    密密麻麻围堵在周围的神界诸众全都莫名地看着这只突然出现的黑团子,很难相信这位就是传说中的昆仑女神!

    这么一个黑呼呼的小玩意儿,昆仑女神?

    昆仑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包括神凰对她的嫌弃,并且这嫌弃还是因为她——丑!

    莫名的,有点伤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