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109、第 109 章
    这种破开虚空镶进去的混沌秘境, 比那卡在大地山缝里的混沌迷雾要好收得多。那个有大地与依仗, 与大世界紧密相连, 她在取混沌秘境的时候,必须非常小心,一点点地慢慢吸聚过来, 若不然, 狂暴的混沌元气溢散出来冲击大地,大陆板块会被撞得稀碎, 生活在大地上的生灵不知道要遭殃多少。这种藏在虚空中的秘境则完全没有那种顾虑,一把抓过去拘在掌中就行。

    混沌秘境拘在掌中,昆仑忽然觉察到有些不对劲。

    她感觉到混沌秘境中有生命的气息。这与混沌迷雾中的神火不同, 神火虽有懵懂的灵智, 其实只能归为元灵, 并不能算是生命。混沌秘境中那是实打实地有生命。

    昆仑收回手, 偌大的混沌秘境被她拘在掌中,空间法则笼罩其上, 使得它看起来只有鹅蛋那么大一团,呈不规则形状,外形还在不断变幻, 怎么看都像是一团浓雾。它能称之为秘境, 自然不是完全的雾状或泥泽状, 而是形成了大地。虽然没有自成一界,也算得上是一界的空间碎片了。

    这块秘境里的大地分成十几块,大大小小散布各处。

    昆仑将其中的一个生命体挪出来。

    随着从混沌秘境里出来的身影显现, 一声喝暴响起:“什么人!放肆!”身形暴起,一把散发着混沌气息的板斧当头朝着昆仑砸过来。

    昆仑直接就懵了:居然还有神敢砍她?

    神凰的手提起袍摆,抬腿一脚把那砍向昆仑的身影踹得倒飞到空中。

    “噗——”鲜血喷溅,那人受伤不轻,身上的气息变得紊乱,也看出袭击他的人是谁,顿时又惊又怒,叫道:“是你们!”

    昆仑忽然想起这些混沌秘境是不对外开放的,能来这秘境里的,显然都是神界很有地位的神。她麻利地出手,一团混沌能量裹住那神,又把她塞回混沌秘境中,再把混沌秘境收了。

    神凰结出一道屏障笼罩住她们仨。虽然她们三个仍然站在原地,并且能够清楚地看见和感知到周围的一切,但对龙神界内的生灵来说,她们已经从龙神界中剥离出去,无法感知和查探到。

    九尾则是施展幻术,抹除周围目睹这一切的打斗的人的记忆。

    从昆仑把那神捉出来,到打斗结束,也不过是眨眼瞬间的事。

    城里的人觉察到两股强大的至少是神帝境后期或巅峰期以上的修为的力量突然出现,紧跟着又突然消失,几乎全都朝着混沌秘境入口入望来,但什么都没看到,也没看出有什么异常。

    神凰和九尾都已经看出昆仑要做什么,非常默契地配合昆仑。她们知道昆仑不在乎神界会不会觉察到,会不会打过来,但她俩都认为,这种事,最好悄悄的,神界越晚发现,对他们就越不利。

    昆仑想了想,觉得把他们放在混沌秘境或小世界中,他们还会继续吸收混沌元气。于是,她又把他们单独隔离到连粒灰尘都没有的地方,便扔在那不管了,朝着下一处混沌秘境去。

    昆仑循着混沌元气的感应,很快便到了下一步混沌秘境外。

    她从神凰和九尾刚才的反应学到一手,悄悄的,不要惊动神族的人,因此特意遮掩了气息。这样即使她站在那些神族的面前,与他们面对面,他们都发现不了她。

    她从传送通道里出来,忽然听到耳边传来“昆仑”字样,不由得停住脚步,便听见距此不远处的宫殿里传来谈话声:“禁声!那位神通通玄,直呼她的名讳,当心她感应到。”

    昆仑心说:“是在说我吧?”

    “神凰此次出现,不仅未受重创,反而境界大进,连本座都看不透,更是昭然驱凤栖梧桐神界而来,如今担心的是……事情败露。”

    “那又如何,当初的痕迹都抹除干净,哼,神凰为双角所噬,他们远古大神自相残杀,与我们有何干系。”

    “这地方是龙神界,老神龙的丧生之地。虽说我们不曾参与过猎杀老神龙,可咱们如今引聚过来的混沌元气,以及身后那能孕育出神藏的混沌秘境,可都是老神龙的遗体所化。自古龙凤成双,神凰、九尾对远古大神和古族又极为护短,以她们的性情,必定是要卷土重来,且就在眼下。早作打算的好。”

    “方才楚城的混沌秘境入口突然有异样涌出,一闪即逝。老楚王派人前去查探,没发现有异样,但是……混沌秘境不翼而飞。之前九尾领着昆……那一位四处搜罗混沌秘境……事情不妙……”

    “以那位的手段,便是神帝都不是其对手,若她要向混沌秘境下手,得通知帝尊,以免被那位堵在秘境中……”

    “有道理,龙神界的混沌秘境受老神龙临死前所下的秘术控制,无法挪走,若是昆……那位想要,便给她,大不了咱们放弃这一界,暂避锋芒,再从长计议。帝尊若能突破大圆满境界,何愁没有将来。”

    “说得有道理,快快通知帝君。”

    昆仑见他们起身往这里来,这时候她再用手抓的方式把混沌秘境收走已经来不及,直接遁进虚空,释放出本体力量,囫囵个儿地一口吞了。

    混沌秘境中以及混沌秘境中闭关修炼的那两位神帝境大圆满强者,连挣扎都没来得及,就被昆仑本体的力量绞杀吞噬。

    昆仑钻出来,对神凰和九尾说:“快走——”话还没说完,三个神帝境来到台阶处。

    他们三人合力结印破开虚空,结印的力量畅通无阻地打进了虚空中,该有的结界力量没有出现,秘境之门也没有显现。

    他们三人脸色大变,一人叫道:“不好。”

    “再试试!”

    “咱们这已经是第二处了,赶紧示警——”那人嘴里喊着,实际上也立即示警,然而,还没把示警发出去,黑暗突然降临时,紧跟着他们几个出现在一个四周漆黑死寂的地方——

    昆仑要往下一处去。

    神凰对九尾说:“你陪着昆仑,我去堵截他们。”先有神帝失踪,再有混沌秘境消失,她估计这些人马上就该跑了。

    九尾挑眉,“你就不怕我再出什么幺蛾子?”

    神凰笑笑,说:“只要你活着,就比什么都强。”至于九尾会不会对昆仑不利,且不说九尾心里有昆仑,不会害她。即使九尾真的想害昆仑,也没那实力。昆仑心思单纯,又是混沌吞天兽。单纯的人想法简单,昆仑遇事向来都是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甚至有时候可以说是有些粗暴。世人总说情关难过,心魔劫中有一道情关劫叫做斩情丝,可在昆仑这里那就是把所有相关的记忆和神元抠出来撕来吃了的事,伤难难过什么的,撑不过一天。

    昆仑对神凰说:“刚才那三个我单独放的,回头让他们带我们去找双角。”昆仑猜到神界做的这些事,和亲耳听到他们说,那感觉大不一样。她心里刺刺的,堵得慌,不吐不快。

    神凰闻言笑得眼睛都微微地弯了起来,应道:“好。”她看昆仑情绪不佳,宽慰道:“从你这里获得的力量已经让我的损伤痊愈了。”

    昆仑只看了眼神凰,没说话,扭头往下一处去。

    九尾跟在昆仑身后,没来由地有些灰心丧气。她一直以来认为自己很强大,智绝无双,可走到现在,却成了她们几个里可下手的弱点,从保护者的身份转换到被保护的位置上。

    昆仑从传送通道里出来,到了第三处混沌秘境。她觉察到九尾的情绪,说:“我给你报仇。”

    九尾抿嘴温柔一笑,轻轻点头。

    昆仑见已经曝露,再没隐藏行踪,她公然出现,伸手就去掏混沌秘境。

    这里的混沌秘境门口是有两名神族坐阵。他们原本正在闭目打坐,忽然感觉到身旁有异,抬起头赫然发现是昆仑,吓得眼睛顿时都立了起来,头皮发炸,赶紧起身行礼:“见过昆仑女神。”

    昆仑看着他们,轻轻点头,说:“免礼。”伸出手去,便开始掏。

    那两名神族见到昆仑女神站在他们的面前,一副伸手进鸡笼子里掏鸡蛋的造型,不由得面面相觑。

    其中一人问:“敢问昆仑女神,您这是?”

    昆仑说:“没什么……”她顿了下,觉得这样睁眼说瞎话不太好,于是说:“我来给老神龙收尸……”

    九尾:“……”

    两名神族:“……”

    他们顿时忐忑。其中一人面色沉痛地说:“老神龙年迈,又遭逢大难,我等也是深感痛心。”

    昆仑安慰他们:“没关系,我给九尾和神凰报仇时,会一并帮老神龙帮的。”她说着,手从虚空中伸出来,掌中多了一团凝聚成弹丸状的混沌珠。她递给九尾,说:“送给你。里面闭关的那两个杀业太重,其中一个身上还残留了些你身上的气息,是杀孽,我想跟你的死有关。我把他们和这个混沌秘境已经炼成了混沌珠。这个是我自创的,谁要是再跟你打架,你遇到打不过时,就把这个当成雷爆球扔出去。我用他沾上你的那丝杀孽为引,只有你能动用它。这个是一次性的,爆炸的威力嘛,炸毁一个龙神界这样的神级小世界是没问题的。”

    九尾没有推辞,接过,收下了。

    那两名神族强者满心怵然浑身发凉,寒气溢遍全身。

    其中一名反应快的当场跪下,“昆仑女神,此事非部分神族所为,还请昆仑女神明察。我愿意禀报宗主,请宗主联络诸界,共查凶手。”

    昆仑说:“我以前曾在人间界行走过几千年,见到过这样一个情形。有两个民族,一个名叫匈奴,一个名叫汉。匈奴追求狼性,视汉人为猎场牛羊。汉人求亲和亲,许以丝帛金玉,匈奴仍旧掳掠汉人,因为在他们眼里,汉人就是肥美的牛羊,他们缺过冬的物资时就去掳掠汉人,去汉地取。后来,汉人连续出了几代帝王,以覆灭匈奴为己任,他们信奉一句话:死掉的匈奴才是好匈奴。后来,匈奴几乎死绝了,汉境,再无匈奴犯边。”

    那人的神情未变,说:“据在下所闻,昆仑女神曾与神凰亲手铸炼神之炼狱。昆仑女神若是杀业过重,在下担心昆仑女神会遭神之炼狱所噬。”

    昆仑说:“不用担心,那是我从本体的牙齿缝里省下来的一点口粮建的。如果哪天神之炼狱不稳妥,我就把它吃了。”她诚心诚意地建议:“你们在这里向我求情,还不如给大家报个信。”她说完,打开传送通道,和九尾去往下一处。

    九尾一步迈出传送通道,来到下一处混沌秘境处,问:“故意打草惊蛇?”

    昆仑小声回答:“其实有点生气,不想他们过得太痛快。”她说话间,朝下一步混沌秘境伸出手去,继续开掏。她边掏边告诉九尾:“不论他们是不是罪有应得,我杀他们确实是造杀孽。我担得起这杀孽,但这不是我想要的,可不杀他们,就更不会有我想要的。”

    九尾问:“你想要什么?”

    昆仑的回答从内心划过,没有说出口,那念头从脑海中划过时,还是有心动的感觉。她想,喜欢或不喜欢一个人,不因记忆和过往,只是因为她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