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103、第 103 章
    九尾揍完神凰, 起身出了神凰殿, 立在神凰殿外, 抬起头看了眼天空,将与神凰相缠绕的命理连牵力量全部引聚到尾指上。随着她的动作,烙刻在宇宙天地间烙印浮现, 她与神凰结下誓言烙印, 一个说娶,一个说嫁。

    神凰觉察到外面的能量气息变化, “噌”地一下子从地板上起身,冲到大门口,便见九尾的周身都浮现起当初她们烙刻下的烙印誓言, 她叫道:“九尾, 不要!”

    九尾扭头看向神凰, 说:“纵是戏言, 也要付出代价。”她定定地看向神凰,说:“说心里话, 我不会嫁给你,我只是想阻止你娶或嫁给昆仑。”她说话,那股誓言力量化作压迫力量朝她袭来, 更带着极大的威胁和警告。

    九尾生生地扛住这股压力, 继续说:“拿感情当儿戏, 必然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她说完,神情一凛,一把锋利的匕首出现在掌中, 她挥剑朝自己的手指斩去,但匕首在半空中被神凰握住。

    神凰挑挑眉,说:“你当我傻呀,我俩多少年的交情,你对昆仑的那点心思瞒得过我?”她自嘲地笑道,“三个好朋友间的三角恋发生在我们这种老古懂大神身上,是不是让人很无语?爱情的世界里容不下三个人,无论谁和谁在一起,最终都会有一个人伤心。九尾,我是喜欢昆仑不假,可感情不是只有爱情,值得珍惜守护的不是只有爱人。”她说话间,夺下九尾手里的匕首。锋利的匕首化成混沌元气消散在天地间,她抬掌一推,将犹在愣神的九尾扫得倒飞出去,待九尾落在地上惊觉到神凰的举动时,神凰已经是手起刀落,一截断指自右手尾指落下,化成神凰的一爪,紧跟着,肆掠狂暴的天道力量自她的伤口断处顺着经脉涌向全身。

    神凰发现一声凄厉的惨呼,浑身上下被撕裂出无数大小不一的伤口,大量的混沌元气伴随着喷溅出去的血箭飘散出去。曾经许下的誓言说出来的话烙印在宇宙天地间的烙印化成充斥着混沌气息的雷劫,以毁天灭地之势朝着神凰重重地劈去。

    九尾惊呼声:“凰!”飞扑上前,她刚过去,紧紧缠绕在她手中的那道命理牵连突然自指间散开,化成新的混元雷劫落向神凰,而她也受到余波袭击被掀得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狂暴的力量从她体内的涌荡而出,绞得她狂吐一口鲜血。她踉跄着爬起来,不敢再靠近。她如果过去,雷劫会落在她俩身上,而雷劫和威力会成倍叠加,不仅会害了神凰,也会害了自己。

    惊雷之下,神凰被劈得血肉横飞,维持不住神形,变回神凰幼崽模样落在地上。

    一道接一道的雷劫接连不断地劈下,连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神凰留,直劈得神凰血肉模糊几乎烂成一瘫烂肉,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才散去。

    九尾扑到神凰的身边,伸出手去,摸到的却是劈碎的烂肉。她咬牙叫道:“我有九条命,用不着你替我挨雷劫。”

    神凰虚弱地笑了笑,嘴里又呕出大块的血肉沫子,她说:“我还不死不灭呢。你别动我,让我躺着慢慢长肉,大不了再涅槃重生就是。”

    九尾在神凰的身边坐下,盯着瘫成一团的神凰,她看到神凰身上还有残留的雷劫力量顺着所躺的地砖散出去,没敢轻举妄动。在雷劫力量彻底散开前,任何外力,都可能变成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引爆那些雷劫力量,把神凰当场炸成渣,直接进入轮回。

    直到雷劫力量散去大半,神凰的情况趋于稳定,九尾才暗松口气,说:“我不需要你可怜我。”

    神凰催动体内残余的神力慢慢吸收自己被雷劫劈烂的血肉,又让九尾喂了她几颗疗伤药,待恢复了点力气才说:“你用不着我来可怜。”她说完,再没力气玩笑,无力地闭上眼,慢慢疗伤。

    觉察到昆仑神宫异动的那些远古大神纷纷跑出巢穴,赶到山巅,待见到浑身血肉模糊瘫倒在地上的神凰时,全都吓了一大跳,想上前查看,被九尾拦住打发回去。

    九尾回到神凰身边坐下,望着远处的夕阳,问:“你这样就不怕惹昆仑伤心?”

    神凰轻轻一笑,故作轻松地说:“不知道。”她总不能让傻山精替她扛雷吧,混沌雷劫劈在身上很疼的,自己作的孽,自己跪着也要受完。她想到傻山精离开时的情形,知道傻山精是真的伤心了。

    九尾看神凰的伤势恢复到要不了命,重重地拍在神凰的伤口上,说:“你就嘴硬吧。”

    神凰痛得“啾——”地发出声鸟声惨叫。

    九尾没收手,反倒更加用力地再拍两下,痛得神凰的眼泪都涌出来了,才收手,说:“我谢你了,我的终身大事不用你替我瞎操心,你还是顾好你和昆仑吧。”她斜睨着神凰,问:“承认你喜欢昆仑,点头说想嫁,难吗?”

    神凰哗啦啦地淌着泪,咬牙切齿地说:“谁想嫁给她!”

    九尾被神凰气笑了,叹道:“神凰的嘴确实是比鸭子嘴硬。我可提醒你一句,昆仑那寿命,她睡一觉的时间比我们一辈子还长。有时候错过一时就错过一世,这话对于凡人适用,对神和我们,同样适用。”她说完,不再理会神凰,起身,去了殿中,盘膝而坐,闭眸打坐。

    三个好朋友间的三角恋情,昆仑已经做出选择。她知道神凰想的有些复杂,也有些别扭,可感情里容不得想太多顾虑太多,容不下那么多的犹豫,想多了,犹豫了,有时候就错过了。

    从她们仨相遇之初,昆仑就做出了选择,由不得她不服气,由不得她心存念想。她在昆仑的眼里永远是天狐帝族的那只小狐狸和让小狐狸消失的狐神。神凰力战苍天而亡,昆仑不愿离开,一直守在神凰身边,守到神凰彻底消散在那一界进入轮回。她死在昆仑的面前,昆仑静静地看着她死去,然后默默地把她埋了。

    即使再来一次,即使昆仑失去记忆不记得过往,选择的仍是神凰不是她。不是她的,终究不是她的。

    可神凰那傲娇别扭的性子,注定昆仑要吃苦头。

    九尾想想,气不过,又起身出去把刚长好骨骼经脉才从地上爬起来的神凰又揍了顿。

    神凰被九尾揍得没了脾气,有气无力地趴在地上,不想再动弹。她用翅膀埋住头,闭上眼,眼前浮现的是昆仑流泪的模样,脑海中回荡的是昆仑向她告白的话,用神珀给她俩打造婚床。

    她想,傻山精是真的傻,哪有上来就让人娶或嫁的,好歹也要先谈个恋爱拉拉小手,才问她愿不愿嫁吧?

    聘礼再丰厚,也要看她的面子下不下得来,更何况她俩之间还有个九尾。

    她哀叹声:“作孽啊!”

    九尾看神凰实在凄惨,懒得再揍神凰,说:“你有精神躺这里哀嚎,还不如去找昆仑说清楚,反正现在我俩的婚约也解除了。”

    神凰起身,凝聚神力,化成人形,盘腿坐在地上,取出昆仑送给她的昆仑鼎,通过昆仑鼎推算昆仑的踪迹。虽说她手里的这口昆仑鼎被昆仑抹除了印记,可由她让昆仑鼎认为操控,昆仑抹除得了鼎上的印记,抹除不了这口鼎是她亲手炼制出来的事实。

    她以昆仑鼎为媒介去推算昆仑的行踪,却什么都推算不出来,确切地说是算出一片混沌和虚无。

    神凰不相信自己算错了,可这种推算结果,她只能去想是自己算错了,于是再算,仍是什么都算不到。她连续算了十几次,仍是什么都没算出来。

    九尾见神凰推算一次又一次,一次比一次算得深,最后用上本命精血,发现不对劲,问:“怎么了?”

    神凰擦去嘴角的血渍,说:“她可能把我拉黑了,你来算。”她拿着昆仑鼎算不出昆仑,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昆仑不想被她找到,屏闭了她。她得罪了昆仑,九尾没有,兴许九尾能算出来。

    九尾算得极其艰难,最终凭借微弱的感应算出昆仑的位置,再能过昆仑鼎与昆仑之间的气机牵引和锁定的方位,配合神力和功法,将昆仑此刻的情形呈现出来。

    昆仑还在龙神界,没有走远,她坐在一家酒铺大门旁边的台阶上,对着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大街,身边放满了空酒坛,手里还拿着一坛装有几千斤顶级神酒的酒坛,慢慢悠悠地一口接一口地喝。

    旁边,酒铺老板和伙计不时朝她瞄过去,显然是经营酒铺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能喝的。

    神凰原本还很担心昆仑,看到这一幕,肩膀的抖动越来越大,最后忍不住笑出声。她对九尾说:“九尾,讲个笑话,混沌吞天兽买醉。”

    九尾回应神凰的是在神凰的脸上给她挠出道线谱,说:“滚。”把昆仑鼎塞进神凰的怀里,起身走了。

    神凰说:“坐标。”

    九尾头也不回地挥挥手,说:“就在龙神界,你还需要我给坐标,懒不死你。”

    神凰想也是,在龙界神,别说找昆仑女神,就算找一只不起眼的小蚂蚁,鱼锦也能轻轻松松地翻出来。

    她去找鱼锦,让鱼锦帮她找昆仑的位置,还报出酒铺名。

    鱼锦无语地看了眼神凰,问:“你俩不是分手了吗?”

    神凰差点就想伸手挠鱼锦脸上,说:“作为神帝,你少张嘴胡来。”

    鱼锦忽然觉察到不对,问:“你的气息怎么弱了这么多?境界从神帝境巅峰居然跌到了神帝境初期。”

    神凰说:“你告诉我昆仑的位置,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鱼锦觉得这买卖简直就是无本暴利,说:“成”,她痛快地把昆仑的位置报给了神凰。

    神凰说:“只有你们神族才会以修行境界论实力,对我们来说,就算我现在修为降到能与仙或妖相媲美,也不妨碍我一巴掌拍扁你。”

    鱼锦从神凰盖房子动用的神通手段就能看出来,她们掌握的力量已经不能用境界等级来衡量,她说:“这是重点吗?重点是你的境界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跌这么多?”她一字一句地说:“你受了重伤。”

    神凰给鱼锦扔下句:“把这宅子的符纹和法阵悟透,你能受益无穷,别成天盯着一株破草看,一株长了百万年都开不了灵智的草,有什么好看的。”她说完,撕开虚空,开启空间通道,穿过空间通道便见昆仑端端正正地坐在街边,一口接一口地喝酒。

    堂堂昆仑女神,即使遮掩了容貌和身上的气息,那气质也不是等闲人能比的,任谁看去也不像是心情不好才坐在那喝酒。

    神凰在昆仑身边坐下,抬手将酒铺一坛没开封的酒拘在掌中,拍开封印,喝了一口,对扭头朝她看来的昆仑,说:“讲个笑话,混沌吞天兽街头买醉。”

    昆仑直接把手里的酒坛子糊到神凰脸上,酒坛破碎,里面的酒流了神凰满头满脸,再顺着神凰身上淌了半条街。

    足有好几千斤的极品神酒就让她这么砸了,酒香四溢,引得周围的“人”纷纷探头张望。

    神凰说:“过分了哎。”

    昆仑冷声问:“你怎么受伤了?”

    神凰说:“挨雷劈了呗。”

    昆仑自然是感觉到自己的山头上有雷霆力量落下,猜测是神凰或九尾渡劫。她下意识当成是九尾,毕竟九尾一直在修行,有突破渡雷劫是正常的事,如今见到神凰伤痕累累地来到自己面前,心里闷闷地抽疼。她抽走神凰体内残留的雷罚力量,又再注入一缕本源力量替神凰治好伤,随手拔了株混沌神珍暂时封住它的力量,抬手一挥,将它送到酒铺的柜台上,结了酒钱,转身就走。

    四周倒抽气声和低低的惊呼声纷纷响起,不少人更是一口道出昆仑的来历:“昆仑女神。”

    有过昆仑女神带鱼锦进入混沌迷雾的事在前,如今见到随手就是一株混沌神珍出手的白衣女子,除非有人冒充,不然这是昆仑女神无疑。

    神凰几步跟上昆仑,说:“我以为你走远了。”

    昆仑确实走远了,可她没有想去的地方,心里有牵挂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