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98、第 98 章
    鱼锦的内心是拒绝的, 可是面对随手就能掐死她的神凰, 她怂。

    神凰见鱼锦没点头表态, 就知道自己被拒绝了。她虽然有点小小的心塞,但还不至于为了这么点事就和鱼锦为难。鱼锦的那些气运,对许多神族来说或许是弥足珍贵的, 能带来很多好处, 但对她和昆仑这种级别的存在来说,没什么意义。她们这种存在, 说句话都能宇宙天地烙刻记载,言出法随,自身能演化天道, 演绎天地世界万物的, 与鱼锦之间是天壤之别。她想收下鱼锦, 实在是这条小锦鲤的气运算是跟风水气运有关的物件或生灵中极其罕见, 很稀罕。她甚至在鱼锦的身上隐约看到某些法则的演秩,她有种感觉这条锦鲤有成帝的潜质。不过, 有潜质不代表就能成帝。世间生灵无数,有成千上万的生灵都有成帝的潜质,但能成帝者, 万中难有一。

    神凰对于鱼锦的拒绝虽然心塞, 但也出生几分欣赏。

    她也算是个强大的靠山, 不说别的,随手指点几下都能让鱼锦少走很多弯路,至少修炼到所谓的神帝境不是什么问题。鱼锦能拒绝, 从她之前的表现看,又不像个傻的,那么,显然是对自己有信心,愿意靠自己的力量走出来的。

    或许会艰难很多,少很多便捷,但唯有这样走出来的,才时真正的强大。

    世间有气运的人很多,但血脉的限制,往往是难以逾越的天堑鸿沟。鱼锦能从一条鱼修炼成龙,再走到今天这一步,除了运气,自身绝对没少付出艰辛,不说别的,一点点褪去凡骨,至少九道雷劫降下,倒在褪骨路上的不知几凡,活下来的,凤毛麟角。

    神凰心思几转,便把鱼锦抛到脑后,问昆仑:“傻山精,你来龙神域有什么打算?”

    昆仑说:“随便逛逛,找点适合昆仑神山生长的植物种子带回去,顺便收点徒弟什么的。”她说话间,便见鱼锦眼睛泛着亮闪闪的光,满脸欣喜地看着她。

    昆仑说:“你已经靠着自己的本事走到今天,不需要再拜我为师。”她顿了下,还是指点鱼锦两句:“鱼的眼界和龙的眼界是不一样的,同样,神帝的与其他神族的眼界又是不一样的。神帝的眼里看得见世间苍生,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能影响到世间苍生天地万物,他是整个世界的向心力和凝聚力,集万众意念和意愿为一体,方才成帝。”如神凰于凤栖梧桐神界,她于昆仑神山。她又说道:“帝者,肩负的是苍生。”

    鱼锦没有见过神帝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听着昆仑说的,就觉得不一般,想象了下,老实承认:“我觉得我没那本事。”

    昆仑笑笑,没多说什么,对神凰说:“走吧。”

    鱼锦觉得成神帝这个目标太远大,远大到难以触及,不过,眼前,她在昆仑女神身上感觉到有自己的机缘。她当即追上昆仑,“即使不收我为徒,收我当个跟班也行。”

    神凰看向鱼锦的眼神顿时不对了:原以为这是条有志气的鱼,没想到,这条鱼居然是没看得上自己。

    鱼锦感受到来自神凰的压力,说:“我是在昆仑女神在人间的残魂分身的宅子里出生长大得到这机缘的。”

    神凰轻哧一声,说:“哟,看不出还是条念旧的鱼。”

    鱼锦心说:“好酸。”

    昆仑扭头看向神凰,她发现神凰最近好像脾气非常别扭,一副看谁都不顺眼的模样。

    鱼锦对昆仑说:“你们看到龙神域,还没地方落脚吧,我这宅子大,随便住。”

    宅子大!神凰看着这座房子多,但间间都不大点的宅子,觉得这鱼锦的脸皮也真够厚的。这座宅子叫大,那她的神殿叫什么了?

    昆仑想了想,说:“也好。”她指了指以前在人间行走时住的那处小院,说:“那我们先住那里。”她看神凰似乎不太乐意,拉着神凰的手腕,说:“我有事和你说。”说话间,取出自己的昆仑鼎,从里面拔了根长在迷混元气中同样泛着神火的草递给鱼锦,“这是房租,你这宅子我买了。”

    鱼锦:“……”用房租买宅子?她看着昆仑女神手里的神宝,“呃”地打了个饱嗝,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被昆仑的壕惊的。产自混沌的东西,哪怕是块土,都是罕见的炼器神宝的炼器材料,也是极为难得的种植混沌神珍的稀土,至于从混沌世界里长出来的神珍,那每一样都是可遇不可求。因为要弄到这些东西,首先得是神帝境的修为,然后硬扛着混沌能量的侵蚀里去慢慢搜寻,而那些混沌中生长出来的东西,天生就有神帝境强者的实力,就算是神帝境强者去取,也有极大的可能陨落。

    昆仑女神随手塞过来的这株……别看这会儿像杂草一样被昆仑女神捏在手里,单看上面覆盖着的神火,鱼锦就觉得这草不好拿。那气息比她强大得多,她怕自己伸手过去,会把自己烧没了。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混沌神珍,如今见到,虽然不敢伸手接,但是不妨碍多看几眼。这株火系的混沌神珍,通体覆盖着神火,叶子的颜色呈暗红色似融岩泛着流光,表面裹覆着一层混沌元气凝汇成的气流在流转。茎叶上有经络的形状,但这经络形状和寻常植物不一样,纹路繁琐复杂,散发着强大的气息,似某种符纹。这株被昆仑女神揪在手里不到巴掌大的长,给她的感觉却像是长了亿万年之久一般古老。

    级别太高,不敢收。

    鱼锦说:“长者赐,不敢辞,要不,我把宅子连岛一起送给您,你再送我一个盒子装它呗。”

    神凰觉得自己很有必要重新审视鱼锦的脸皮。

    昆仑随手炼制了一个装药材的盒子,把草塞进去给了鱼锦,说:“行。以后我就是岛主了,这宅子归我了,你们还可以住在岛上。”

    鱼锦捧着盒子,只觉格外梦幻。她伸手敲了敲盒子,发现其坚固无比,又再用力地用牙咬,咯得牙疼。她敢说,这盒子绝对是用混沌元土炼制的。

    昆仑幽幽地瞥了眼鱼锦,忽然觉得如果鱼锦成帝,神族各界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就算是混沌元土在神界不常见,那也是土,用土捏了个盒子装东西,她还上嘴咬……

    她想到之前进入混沌迷雾时听到有神族私下称呼鱼锦为奇葩,再想到鱼锦的境遇和风格,突然觉得用嘴啃一下土盒子也不是什么太稀奇的事。

    昆仑收回思绪,拉着神凰往屋子里去,说:“我在这宅子……以前温家的宅子里住得还挺好的,就是偶尔……经常会被喂狗粮。”

    神凰的视线刚落到昆仑握住自己手腕的手上,就听到昆仑说被喂狗粮,震惊地看着昆仑,问:“狗粮?”谁敢把狗吃的东西往昆仑女神的嘴里塞。她在人间的残魂干的?她觉得这种事,除了她没谁敢有胆子这么欺负昆仑,可就算是她,也不会这么欺负昆仑。她问:“叶泠喂你狗粮?”

    昆仑“嗯”了声,告状:“还有温徵羽,她俩一起,成天喂,后来我布了阵把她俩遮起来,好了些。”

    神凰咬牙,真想撩起袖子把那两人找出来一巴掌呼死。她说:“堂堂昆仑女神,让两个凡人欺负,她们往你嘴里塞狗粮你就吃?傻啊!”

    昆仑愣了下,这跟傻不傻有什么关系?她老实承认:“还挺好吃的。”

    神凰觉得自己要疯。

    昆仑很想拉着神凰住在这里喂别人狗粮。

    她喜欢这座宅子,不仅仅是因为喜欢温徵羽和叶泠之间的那种感情,更是喜欢她俩那种两个人共同经营自己的小日子的生活,有烟火味儿,有活气。不似昆仑神宫,空荡荡的,除了她的小院,一片寂静,除了她们仨和几头呼呼大睡的远古大神,连个活物都没有。

    其实这座宅子也很空。

    鱼锦从出生就在池子里,一直住到成精化形能够离开池子。她在池子里住习惯了,即使仿造出这么一座宅院,可在她的下意识里,这处宅子的陆面区域是另有主人的。她在不知不觉间,把这些地方给空置出来,除了偶尔随手添置些东西,就像是替人看守宅子似的,把这里空了出来。

    当鱼锦看见昆仑女神拉着神凰的手腕往里去的时候,忽然就觉得这宅子不空了,有了活人气儿了,确切地说是有主了。

    她的心里突然有了丝明悟,然后觉得自己把洞府建在后院的小湖里太明智了。她在人间的时候,宅子里的小湖有活水与西湖相连,如今她的洞府入口虽然是在这宅子里的小湖里,但实际上,洞府还是建在水下的。

    鱼锦看看怀里的盒子,心想:“当什么神帝呀,继续给昆仑女神当宅子里的风水吉祥物多好。”神帝家有这种年份的极品神珍么?能随手拿来送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