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93、第 93 章
    昆仑听到九尾的问话愣了下, 又有期翼从心头划过, 让她下意识地朝神凰望去, 却见神凰愣了下,然后曲指弹在九尾的脑门上,说:“要嫁也不嫁山精呀。”笑意盈盈地挠挠九尾的下巴, 取笑道:“我娶你, 可好?”

    九尾又懒洋洋地趴回去,很是认真地考虑了下, 说:“我还小,等我长大后,我再嫁给你。”

    神凰的笑意更深, 说:“好呀。”她说完, 还特意取出件神器把这一幕记下来, 对九尾说:“保留证据, 以免你将来长大反悔。”九尾长大,觉醒曾经的记忆, 她再把这个拿出来,不知道九尾是先挠死她还是先挠死自己。

    九尾说:“言出无悔。”说完,抬起毛绒绒的小狐狸爪子, 要与神凰摁手指印。

    神凰憋住笑, 竖起右手拇指, 分外严肃地与与九尾那小小的细细的脚趾印上,指腹相触,契约之力形成, 一狐一凰的气息也连结到一起。

    神之承诺,天地印证,绝不轻许,也绝不会轻易违背,若有违,必然付出惨重代价。

    昆仑顿觉失落,心头酸酸的涩涩的,却无从反对,神凰和九尾成双成对,作为至交好友,她应该说恭喜吧?

    她一点喜意都没有。她想起叶泠和温徵羽在一起,曾隐约觉得她和神凰之间也会有些什么。

    昆仑想:她是喜欢神凰的吧?

    她又想,或者是因为叶泠和温徵羽在一起,便以为她和神凰之间也有些什么?

    昆仑想起人世间的很多夫妻恋人,很多时候很多人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找个条件差不多的生儿育女,女的图有个人依靠,男的图有个人伺候,生一堆孩子有人养老送终。

    她看得出来,叶泠待温徵羽不一样,看向温徵羽的眼神满满的全是喜欢,相处时,就连许多小动作都透着细致妥帖的照顾和保护。她们相处时的亲密是她和神凰所没有的,也是很多觉得对方条件合适就嫁娶的夫妻间所没有的。

    最简单点说,她们都定亲了,即使她有一丝丝异样的想法,也都只能就此作罢,当一切化为烟尘。

    昆仑失神许久,最后,只化为一声轻叹,然后继续夯实昆仑神山。

    她在昆仑神山布下重重禁制,神出一缕神识于山体中。这缕神识成为昆仑神山的意识,只是一缕意识,没有魂魄,不是生命,算是山神,大山的神识,为保护昆仑神山而存在。

    之后,昆仑又将自己的神魂一分为二,一部分还归本体,一部分留在这具第二真身上。

    她的本体离开长久驻足的地方,去到宇宙深处,以那些没有孕育生命的强大能量体为食,确切地说,是以各式各样的天体和星球作为食物,对于有可能孕育出生命的那些东西,吞进去后,纳进体内,或许经过亿万年的演化,又会形成新的小世界。

    因着神魂间的联系,她的本体能够时刻感知到第二真身,第二真身也能时时刻刻知道本体的情况,就好像,同一颗大脑,多操控一具身体,一心二用吧。

    昆仑的第二真身出现在昆仑神山的山体表面。

    这么些年,昆仑神山的变化并不大,大部分地方仍旧是光秃秃的,只有她种上的神树,山体表面弥漫着浑浊的混沌迷雾,这也算是混沌元气,只是不那么精纯,这样的能量对宇宙间的绝大部分生灵来说都是致命的,狂暴的力量能轻易地将他们毁灭融蚀。

    古族倒是活得非常滋润,各自呆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睡觉修行。

    得天独厚与生俱来的强大,让他们不需要像神族那样经历万千磨难渡过许许多多的雷劫方能成长,睡觉对他们来说就是修行。他们睡着了,仍在吸收周围的力量,随着年龄的增长,体型变大,力量和神通也在变强,许许多多烙刻在血脉中的记忆也在逐渐苏醒,不需要刻苦修炼学习,通过血脉记忆传承就能掌握神族要花费许多代价才能接触到的东西。

    这些年,除了神凰以外,她没见到任何古族打理自己的地盘,完全任由自己的地盘自由发展,最多就是像凶丑和厉瘴那样在周围种些自己食用的东西。

    除了神凰外,他们连自己住的房子都不造。

    九尾住神凰那,厉瘴飘散在空中,化成山谷里的毒雾,凶丑趴在山谷里的沼泽中,海神占据了了位于半山隐秘地方的湖泊,在湖泊里化成一片汪洋大海。从外部看,那就是一片占地近千里的大湖,但进入湖泊之后,通过空间结界,就能进入海神的独立世界,一片望不到尽头的汪洋大海。海水清澈透亮纯净,但没有任何活物,也没有任何生命,头顶上有日月星辰,但它们就像是幻影般永远可望不可及。这片独立的海洋世界就是海神。

    羽神在神树上掏了个树洞,稍作布置,做成个窝就住了进去。

    獠猊则是住在自己的小世界中。昆仑曾经悄悄地看了眼獠猊的小世界,发现里面黑黑的空荡荡的,上没天,下没地,只有獠猊本体内的元气溢散在天地间。它进入小世界后,便蜷缩在虚空中呼呼大睡,连垫子都没一块。

    鳄神,堂堂远古大神,缩小成只有一掌长,在新生成的一片湖泊边住下。它住的地方在神树下,神树临湖,根系很多延伸到湖里,偶尔会有树叶飘落。鳄鱼便睡在了树根下,身上还盖了片落叶和堆了许多杂草石头。它的颜色,变得和周围的石头差不多,谁要是拨开落叶,不仔细看,很难发现得了它。不过,大概是受神树滋养,长得倒是挺好的,圆呼呼胖呼呼的,像是被吹了气。

    蜃神,比厉瘴更加行踪难测,昆仑如果不留心找都很难发现得了它。不过,它现身时是一条头顶龙角的小白蛇模样,身下有着四只白嫩嫩软呼呼的小爪子,因为是幼崽,还没两尺长。它不现身时,就是混在混沌迷雾中的蜃气。

    昆仑忽然觉得,想让这些远古大神走神族的生存之道,似乎也不太符合他们的生长方式和存在形态。

    大概把他们就这么养在山里比较合适,就像那些大的宗门或帝王家都喜欢养些神兽昭显地位实力一样。

    相比起这些远古大神,神凰堪称劳模。

    凭一己之力,神凰建出了一座巍峨壮观的宫殿群,主殿,配殿,前殿,后殿,以及环绕在四周的建群筑,样样都有。

    在建宫殿的昆仑神山最高峰,神凰还修建了一条足有数万阶的台阶,在山峰的底部,台阶的前方,建了一个非常气派的牌楼,上面写着——昆仑神宫!

    昆仑出现在山脚,抬眼朝着山峰上望去,便见一条长长的台阶通往最高峰的主殿,其余的建筑则以主殿以及台阶朝着四周扩散。台阶两侧,以及高处,巍峨险峻的山岭间点缀着一座座一幢幢飞檐斗拱造型精美的琼楼玉宇。屋宇周围种有许多可生长于混沌元气和先天元气中的神珍异植。这些植物吸聚着周围的混沌元气,吐纳成先天元气,使得这片地方不似别处。别处充斥满混沌迷雾,雾朦朦的一片昏暗,一片生灵绝迹的景象,这里则是天高云阔,静谧中焕发着勃勃生机。

    昆仑踩着脚下的台阶,拾级而上。

    她脚下的台阶,每一阶都是用混沌元土铸炼而成,神华内敛,古朴,大气,透着墩实的厚重感,如这山岳。

    她走过数万阶台阶,穿过宽阔的空无一人的广场,来到正殿前方的台阶前。

    正殿建在高台上,离广场有九丈高,中间有丹陛,两侧是台阶。她沿着台阶往上,便到正殿。正殿的殿门全部打开,九尾在正殿最中间的那扇大门处团成一团,脑袋埋在尾巴里,睡得正香。毛绒绒的雪白小团子,自己的尾巴就是最好的软垫和被子。

    九尾长大了一圈,体型约有两三斤的狸花猫大小,虽然毛很厚,但给她的感觉仍然是瘦小。

    昆仑上前把九尾抱起来,入手很轻,厚厚的白毛下面是瘦弱的小身板,昭显着她的先天不足。

    九尾扬起着睁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昆仑。

    昆仑把他们带回来就不见了踪影,如今又突然出现,还抱着她,让她很有些茫然,不明所以。昆仑的强大,以及柔和带着怜惜的眼神,让她安稳地缩在昆仑的怀里没有挣扎。

    昆仑的手指拢着她的狐毛抚过,淡淡的柔和的力量渗入她的体内,一点一点地汇聚成精纯旺盛的生机。

    九尾的眼睛一亮:本源力量。

    她诧异地仰着头看着昆仑,不明白昆仑为什么要渡这么宝贵的本源力量给她。

    昆仑看着九尾茫然不解还很诧异的模样,即心疼九尾,又无比心酸。她安抚地冲九尾笑了笑,没多做解释,抬起头去看向空荡荡的神殿。神殿还在建殿中,房子是建成了,家具用品什么都没添置,甚至连清理灰尘的法阵都没来得及布,地上和房梁上堆积了不少灰尘。

    九尾要养神魂,需要长时间的睡眠休息补充。如果九尾没伤,应该会像以前陪她装点她们的小院那样忙忙碌碌的吧。

    九尾直到被昆仑抱进神殿,见到昆仑打量着四周,才回过神来。她睁着双黑漆漆骨碌碌的眼睛仰视昆仑,问:“凰用你的东西建神殿,你不生气吗?”

    昆仑说:“不生气,也不是想娶她。”

    九尾“哦”了声,一本正经地点头,“她要娶我,等我们长大,我就嫁给她。”

    昆仑轻轻抚抚九尾的毛,没说话。

    九尾问昆仑:“你不开心?”

    昆仑挑眉,说:“哪有。”

    九尾说:“你有。你不高兴。为什么?因为我要嫁给凰吗?哦,你想嫁给她。”

    昆仑:“……”

    九尾:“你的眼神告诉我,我说对了。”

    一道神光飞过来,落在九尾的脑门子上,弹了她一记响头,神凰的声音传来:“对个大头鬼。傻山精木呆呆的,长那根嫁人的筋了么?”

    昆仑:“……”她……曾经……隐约……动过那么点心思。可这会儿……挺尴尬。

    神凰从后殿出来,略微朝昆仑身边凑了凑,问:“想娶我?”

    昆仑摇头。她敢说,她要是敢点头,神凰能挠她。

    神凰“哼哼”一笑,说:“想不想娶都没关系,我呢,现在穷,难得做一回建筑……是叫建筑商吧?你闭关不出的这九千多年,我辛辛苦苦地给你盖出这么座神殿,你是不是该把费用结算给我?”

    昆仑:“……”她愣愣地眨眼,再眨眼,然后就见神凰把一块玉简糊她脸上,玉简的一端抵在她的客头上,项目清单直往她的识海里飘。宫殿,地砖,台阶,包括花花草草,一笔笔的神凰都给她算上了,费用用混沌元气或本源力量结。

    昆仑的脑海中只冒出两个字——奸商。

    神凰笑呵呵地问:“想赖账?”

    昆仑“呃”了声,回过神来,说:“你们……住在我这里……”

    神凰说:“这又是一笔费用,我们住在你这里,你这里才开始有生机,不再是死气沉沉。这个往后我还会迁更多的生灵过来充实昆仑神山,但是,你不能让我白干活不给钱。”

    昆仑:“……”

    神凰又说:“我干了这么多事,你得给我相应的地位。”

    昆仑:“……”她明白过来。那几个远古大神奇懒无比,动都懒得动,这一个是向来爱搞事的。她没搭理神凰,抱着九尾面无表情地往里去。

    神凰叫道:“哎哎哎,把我夫人放下。”

    “夫人”这个称呼让昆仑只觉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差点没把怀里抱着的九尾掉地上。她想说,九尾还是个超别小的幼崽,然后想起,神凰的本体也还是幼崽。

    昆仑觉得这昆仑神宫待不下去了。她说:“我不喜欢这昆仑神……”可想着神凰辛辛苦苦建了好几千年,每一座神殿都是实打实地用炼器术炼制出来的,每一根柱子,每一块块,每一根梁都是心血,话到一半,又咽了回去。

    神凰说:“不喜欢没关系,你说哪里不喜欢,我改。”说罢,抱着九尾引着昆仑往后殿去。

    昆仑跟在神凰身后,绕过主位后的屏风,迈过一扇布有结界的殿门,顿时像是进入另一个世界。

    神凰说:“堂堂昆仑女神,总不能住得太寒碜,该有的气派还是得有。”

    凤栖梧桐神树种在院子里,淡淡的神华缭绕在树上,照耀的神光洒落在其它相对低矮的神树上,交织出的光影,宛若清晨太阳穿透森林间的高大树木洒下的缕缕光华。两侧是长长的走廊,走廊凌空而建,穿过神木,走廊下方是种植着漂亮神珍的花圃,还养有漂亮的仙鸟,很小的一只,比蜜蜂大不了多少,透明的翅膀,泛着炫灿的光芒。院子里,花香四溢,绿草繁花,相映成趣。邻近凤栖梧桐神的一侧有凉亭,亭中有圆桌,上置茶具和鲜茶,旁边,一架筝台一张圆凳,似等着谁抱筝而来,弹筝抚曲。

    穿过长廊和院子则是起居室,门依然开着,起居室的布置是按照她以前的院子布置的。

    昆仑定定地看着眼前的这些,许久没有挪开眼,也没有回过神。

    飘泊了很久很久,她知道了什么是家。

    一个安身立足可以带来温暖安心,让人想留下来扎根的地方。

    昆仑走到凉亭中坐下,问神凰:“你想要做什么?”

    神凰在昆仑身边坐下,凑近昆仑,盈盈一笑。她笑起来,眸光熠熠生辉,但什么都不说。

    昆仑看向神凰替她建的漂亮院子,又看向神凰。

    神凰笑问:“有求于人,自然奉上厚礼,可还满意?”

    昆仑的视线落在神凰的脸上,她的笑容张扬明媚,神采飞扬,对着她更有一点耍无赖的样子,似乎这么做是在算计有所图,可昆仑却在神凰身上感受到一种另样的心思。神凰从来不屑于算计,更不会耍无赖,向来信奉伸爪子挠。她有种神凰故意做这些给她看的意思。她直言问:“你在别扭什么?”

    神凰的笑容僵了下,随即轻哼一声,淡淡地瞥了眼昆仑,说:“你不觉得这话问得没头没脑的么?”她说完,再次把玉简贴在昆仑的脸上,“给钱。”那语气,简直称得上凶恶。

    昆仑明白,神凰是真的别扭上了。神凰要娶九尾,她都没别扭,神凰有什么好别扭的?

    昆仑没给本源力量,但给了神凰两口鼎,她抹除掉自己留在鼎上的印记,断掉自己与鼎之间联系,这样神凰只需要在鼎上打上她的烙印就能让鼎易主。

    神凰狠狠地睨了眼昆仑,操起两口鼎,一手各捞一只,起身走了。

    九尾蹲在旁边的树下,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不要以为她看不出来,神凰说要娶她是在开玩笑!这肯定是在等着昆仑来娶她,正在要聘礼呢,还连房子都盖好了。

    九尾生气,九条尾巴在地上来回地扫,还委屈:她不想要她俩凑一起,她想拆散她们。

    作者有话要说:  九尾,恶毒、白莲花女配。

    九尾: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