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89、第 89 章
    神凰是战斗种族, 面对威胁, 发起狠来, 干出过自己引爆凤栖梧桐神界与敌同归于尽,还意图撞毁神族发源地昆仑神山的事。九尾被折磨成这样,更有他们拿神族来做研究和提炼资源, 这对神凰来说是不能忍的, 这不仅仅是为了给九尾出气或复仇,而是他们把远古大神摆在了可任意宰割的野生猎物或无主矿产的位置上。这对神凰来说, 这是他们向远古大神举起了屠刀,并且是用极其残忍的虐杀方式。她极度愤怒,不仅是因为现在所遭遇的, 古族的覆灭, 昆仑神山的崩塌, 之后她们更是几度生死轮回。放过, 昆仑心存善念放过神族和那些猎杀远古大神的智慧凡族,又有谁来放过她们?

    神凰化作一只幼崽模样, 展开翅膀,飞向神尸附近的空间站和舰群。

    那些都是为了开采神尸资源从远处汇聚来的势力,有些是来自小世界, 如神族, 有些则是来自星球上的高科技生灵。

    神族的驻地被昆仑毁了, 佼幸未死的让昆仑扒了个精光逃了。

    围聚在神尸附近的其他种族知道神族遭到了更强大的古神族攻击,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神尸突然消失, 在神尸中采矿和狩猎的队伍突然遭到袭击,被莫名的力量从采矿飞船、机甲和飞行器中扔出来,他们连防护罩都没来得及穿,就这样曝露在宇宙中,当场冻成冰,无一存活。

    遭到袭击后,他们紧急召开会议,忽然有探测器来报,发现有强大的力量正在迅速靠近,似是古神兽。

    探测器锁定目标,赫然发现那是一只非常幼小的鸟崽,似乎才刚出壳,但是,它的能量极强,翼展不到四十厘米的本体能够释放出覆盖近千里面积的火焰。热能探测仪显示火焰的温度极高,如同一颗小型恒星。

    这么小的一只,竟然能够释放出这般强大的能量,这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也觉察到巨大的危险——它正朝着他们过来。各空间站和舰群纷纷摆出防御阵型,并且形成炮火覆盖圈,意图吓退鸟崽,阻止它靠近。

    神凰感觉到炮火中溢散出来的毁灭力量,那是自神尸中提炼出来的能量制成的武器,爆炸的威力将空间都扭曲了,即使是她在全盛时期冲进去,也会受伤。

    她停在原地,化成人形,喊了声:“傻山精,鼎。”

    昆仑看出神凰的意图,担心神凰和九尾受伤,赶紧踩着祭台跟上去,同时挪了两口鼎给神凰。神凰现在还小,力量弱,给多了鼎,她也没那力量操控。

    神凰托住其中一口鼎,忽然,宇宙天地间的力量朝她的汇聚过来,形成一股巨大的引力旋涡,她缓缓松开昆仑鼎。昆仑鼎悬浮在前方,纹丝不动,丝毫不受周围能量汇聚引起的变化影响。

    神凰纵身跃起,抬腿重重地踢在昆仑鼎上,她汇聚过来的力量自她的脚尖灌注到昆仑鼎上,撞得昆仑鼎宛若一颗急速坠落的行星重重地朝着前方炮火覆盖区域飞去。

    昆仑鼎包裹着神凰汇聚来的毁灭力量撞击炮火中,两股能量交撞,宛若在宇宙天地间绽放出一朵巨大的烟花。

    耀眼的光芒呈圆形朝着四周扩散开,一起扩散的,还有巨大的冲击波动和毁灭力量,空间站和舰群被卷在爆炸中,瞬间撕碎,更加强大的爆炸从空间站的舰群里涌荡出,朝着四周扩散。

    爆炸中,有巨大的古神族尸骨残骸碎片飞出,也有神尸中开采的矿石残碎。

    这些空间站和舰群中运载的能量源为爆炸提供能量。

    这片区域爆炸不断,就连神尸头颅都被爆炸席卷,失去了踪迹。

    昆仑和神凰也被爆炸力量所波及,好在她俩的反应都够快,神凰及时用昆仑鼎布阵护住自己,昆仑则动用自己的天赋本能强行在爆炸中开辟出一条空间通道,脚踏祭台,带着神凰和昆仑鼎穿过去。

    她在空间通道里穿行,爆炸的力量紧追过来,好在她有一个好胃,无物不吞,就连涌卷过来的爆炸力量都让她一起吞了。爆炸中,还有古神族尸体残碎飞过来,也无可避免地被昆仑吞到了肚子里。

    昆仑用本体的天赋本能吞噬东西并没有味觉,对她来说只能是饱肚子和补充能量,可神凰对她吃尸体这事似乎挺忌讳。她心虚地瞥了眼神凰,抿紧嘴,努力地假装没有这回事。

    忽然,一道裂纹声响出现在她的脑海中,紧跟着便感觉到被神凰踹飞出去的昆仑鼎裂了。

    她的鼎!

    一起裂的,还有昆仑的表情。

    她俩从空间通道出来,神凰环顾一片寂静的四周,又再望向远处那比恒星爆炸还要猛烈的区域,为脱险而长松口气,随即又颦眉,说:“这波爆炸怎么这么……”她的话音未落,就见爆炸区域的亮光飞快湮灭,似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吞噬了爆炸中的能量,与此同时,昆仑突然飞身而出,瞬间从原地消失。

    神凰刚要问:“傻山精,你去哪?”便见爆炸区域的外围地带突然出现一大片黑暗,那片黑暗迅速吞噬着那片区域。

    她好奇心重,搬不动所有昆仑鼎,扛了两口昆仑鼎护身,踩着节点连续几次传送过去,待到了黑暗区域的边缘地带,才发现是昆仑在动用混沌吞天兽的力量在吞噬混沌元气。

    汹涌的混沌元气朝着四周扩散,其间还飘散着大量的昆仑鼎碎片……

    混沌元气的力量太强,将原本的宇宙空间碾压塌,自成一界的鼎中小世界出现在原本发生爆炸的区域,高达千丈的神树林出现在混沌元气中,许多在宇宙大世界中早已绝迹的远古神树、神植、藤蔓以及许多连神凰都叫不上名的神珍出现在眼前。

    昆仑鼎里的混沌小世界可比凤栖梧桐神树里的小世界大得多,里面随便划拉一棵树或抓一株植物出来都能惹来神界疯狂的争抢,如今,整个混沌小世界出现在这里,难怪昆仑一头扎了过来。

    神凰见到眼前的情况哪能不明白,她拿昆仑鼎当武器,结果昆仑鼎毁在了爆炸中,鼎里的小世界被炸了出来。

    闯祸了!

    神凰捂脸,简直没脸见傻山精。

    昆仑正忙着把混沌小世界收回自己的肚子里,忽然觉察到神凰扛着两口鼎出现在身后,她扭头望去,只见自己辛苦搭建的祭台和十几口鼎还扔在远方。昆仑把被偷或者是被顺风牵羊,又赶紧去把鼎和祭台搬过来,之后继续去收拾掉出来的混沌小世界。她现在是第二真身,才刚吞噬大半具神尸,如今这混沌小世界再往肚子里装就有点装不下。

    神凰落在祭台上,非常虚弱地对昆仑说:“傻山精,对不起。”

    昆仑诧异地看向神凰,不解,问:“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神凰“呃”了声,说:“把你的鼎弄坏了。”脸上火辣辣的,索性变回原形,好歹脸上的鸟毛还能遮遮窘迫。

    昆仑这才反应过来,不由得莞尔,说:“鼎坏了,又不是丢了,重新炼制番就又可以用了。”她觉察到神凰的情绪,带上几分悄悄发了大财的窃喜的模样,告诉神凰:“我还有点点赚。”说话间,揉揉吸收混沌元气吃得饱饱的肚子,把拣回来的昆仑鼎碎片揉碎打算重新祭炼。

    神凰偏偏小小的鸟脑袋,问:“有赚?”她随即想起爆炸的威力完全超乎预料和想象,这里必然有着非比寻常的东西。至少那颗神尸脑袋包括那些幽神虫估计都成了昆仑的腹中餐,那些空间站和舰群中更少不了神级的材料。不过,把昆仑鼎炸毁了,混沌小世界炸出来,还得重新炼制,若是换作旁人,估计早翻脸了。昆仑刚才急匆匆地赶过来就能看出昆仑有多在意她的鼎和小世界,不怪她,还这副占了小便宜的模样,是怕她难受安慰她吧?

    神凰怔愣地看着昆仑,直到昆仑迈进混沌小世界中引混沌元气重新铸鼎,才回过神来。她挑了挑嘴角,轻哼声:“傻山精”,又忍不住好心情地露出个笑颜。她想了想,喊了声:“傻山精”,问:“我和你的鼎,谁重要?”

    昆仑不明白神凰怎么突然这么问,待看到神凰那亮晶晶的眼睛,心头微动,眸中漾出一片柔软,心情亦为之好转很多。她不好意思说“你重要”,于是,非很淡然地说出句:“你没我的鼎结实。”

    神凰的笑容僵在脸上,愣了两秒,用力捏捏爪子,心想:算了,不挠她。

    她回到祭台上坐着,清点昆仑从神族那打劫回来的战利品,将里面的物资分门别类地存放,把九尾能用得上的东西全部挑出来单独存放。神族的储物神宝中,几乎都内蕴小世界,区别只在于大小,大的小世界自成一方天地,其占地面积不比卡住昆仑的人间大地小多小,里面的先天元气充足,种植有无数神珍异宝。神凰抹除神宝中原主人的印记,打上自己的烙印,神宝中的那片天地中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她的意志便是这片天地的意志,里面的一切都逃不过她的感知。

    然后,她便见到,滋养出这样一片满是神珍的小世界中,在那起伏的山脉下埋葬着大量的古族,其中还有昔年凤凰帝族的血脉后裔。

    这方小世界里的先天元气,全是死去的古族溢散出来的。里面不少古族死后,直接化成了山川大地,骨骼变成了盛产先天元晶的矿脉,其间还伴生着无数珍稀的伴生矿,这些都是古族的骨髓躯体所化。

    小小的一枚储物戒指,托在神凰的掌心,从外表看,只是一枚古朴的毫不起眼的戒指,却让神凰红了眼,眼里燃起腾腾火焰,眼睛火辣辣的,心宛若被刀子片片剥离般淌着血。她的脑海中浮现起四个字:累累血债。

    她的眼里看到的是白骨成堆,尸山血海。

    神界所坐拥的一切,是踏着古族的尸体踩上去的。

    神凰的眸中浮起滔天恨意,她看向坐在那背对着她炼制昆仑鼎的昆仑,恨意不减半分。若无昆仑庇护神族,若无昆仑神山的先天元气,若无昆仑无形中的影响,若无昆仑神山这座发源地,神族成不了神,更不会铸成今天这局面。

    昆仑觉察到身后的视线,扭头望去,只见神凰死死地盯着自己,眼里宛若血海翻涌,淌出来的是无尽的恨意和杀意。

    那恨意,是冲她来的。

    昆仑茫然:怎么了?

    神凰敛去眼中的恨意,继续整理这些战利品。

    神族之富,超出她的想象。仅是她面前这堆战利品,就已经超过凤栖梧桐神界的财富。要知道,这里只是神界一个驻点,不是一方小世界,甚至连片大陆都不是,来到这里的,也都只为获取神尸资源。虽说神族有把全身家当随身带的习惯,但是,这能随身带的只是个人财产,他们所属的势力门派还会有更丰厚的财物。那些全毁在天雷和昆仑手中,神凰所见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这些战利品中,有无数的古族尸骨。他们的皮和骨是绝佳的画符、铸器材料,他们的血肉可以滋养大地也可以炼制成增加功力改善体质的神丹,他们的羽毛鳞甲同样是炼制神宝的材料,筋骨皮肉,神魂精血,甚至连内脏都……没有浪费。

    战死,与敌同归于尽,粉身碎骨地消散在宇宙天地间对古族来说竟是最好的结局。

    神凰翻出装有俘虏的昆仑鼎,把祸害九尾的那些人抓出来,挨个搜他们的魂魄,发现他们发展的是科技文明,而他们用来对付九尾和古族以及神兽的手段则是从神族那学来的。最初他们弱小,只是寻常的拥有智慧的凡间神灵,他们供奉神族,神赐予他们力量,让他们中有些人变得强大,或大脑更加聪明,他们在神的帮助下,一步步发展壮大飞向宇宙。强大起来的他们成为神族的爪牙,利用从神族那学来的“高科技”,开始大肆抓捕飘荡在宇宙天地间的“古神族”和“古神兽”,部分留作能源自用,更多的是上供或者说是交易给神族,换取更强大的力量。

    神凰搜完他们的魂,再把他们加诸给九尾的痛苦还给他们。她拿他们点天灯,在他们的头顶开道口子,以他们的神魂为灯芯,燃他们的精魂骨血,一缕神力保他们血骨烧尽前意识不散,让他们受尽神火燃烧煎熬而死。

    昆仑听到那些从灵魂里发出来的凄厉惨叫,她停止炼鼎,来到神凰身边,喊道:“神凰。”

    神凰抬头朝她看来,眼神凄厉若鬼。

    昆仑感觉得到神凰那浓如实质的恨意,感觉得到神凰的杀意,她想说“小凰,不要恨”,可是她说不出口,因为她感觉得到神凰对她的恨。

    她想起初遇神凰时的情形,知道神凰是为了毁掉神界发源地才撞向她的,她大概能猜到神凰为什么恨她。她无心,无意造成这样的局面,她自己也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但确实,有她的过错。她是昆仑神山的主神,而神族的发源地确实是在昆仑神山。

    神凰没理昆仑,清点完战利品,带着温养在心窝处的九尾,头也不回地离开。

    昆仑赶紧停止铸炼鼎,收起其它的昆仑鼎跟上神凰,却收到神凰那凌厉的眼神,“不要跟着我。”

    昆仑的嘴唇颤了颤,说:“小凰,神族所为,非我所愿。”

    神凰满眼凄冷地看着昆仑,说:“你放走的那些神族,他们的储物神宝里堆满了古族的尸骨,他们的神宝,他们的法器,他们和符箓,他们的丹药,他们的小世界,全是古族的尸体,包括凤凰帝族昔日的凤帝帝羽制成的法器,还有夺其魂魄炼制成的傀儡。昆仑,你的善良,你对神族的仁慈和善良,是割在我们古族身上的刀。神族的所作所为,你是源头真凶。”她说完,破开传送通道,头也不回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