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77、第 77 章
    土层上方传来机械轰鸣声, 周围还有嘈杂声。

    她放出神念扫去, 发现那是一辆有钢铁造出来的机械, 有轮子能开动,正前方有一条像手臂般的机械臂,往地上一挖便掏出一个大坑, 显然是专程用来挖土的机械。旁边起了个法坛, 有个穿着道袍的背着桃木剑的道士站在法坛前盯着机械挖土。

    机械挖了没几下,又匆匆来了一伙人, 阻止他们继续挖掘,喊:“停。”

    还有人拿出文件大喊:“据我们考据,这地方是原是一座有着至少一千多年历史的城隍庙, 这下面很可能有古物和历史遗迹。为了防止破坏文物, 你们立即停止挖掘。”

    挖土动工方的人上前, 告诉他们:“我们这是玉山集团的工程, 手续都齐的,你看这也没有挖到文物。”

    双方继续扯皮交涉。

    她发现这两伙人都快吵起来了, 玉山集团那边的人看起来像是商人,但似乎很有底气,完全不惧这什么文物局的人, 那边拦, 这边挖。他们还有人对司机说:“挖, 出了事自然会有集团负责,跟你没关系。”

    过了一会儿,有人喊“警车”来了, 之后开进了好些车辆,车上下来些穿着同样款子衣服的人,看他们的样子有点像维持治安了。她听他们的介绍,像是公安局的,接到报警过来的,然后事情经过之后,让双方协商,不要闹出矛盾,他们暂停动工,维持秩序。

    事情拖延下来,暂时是文物局站上风,大家走了后,她安心地躺在地下继续把练造自己的衣服。

    过了没几天,又呼呼啦啦地来了很多人开始做法事,然后又开始挖了起来。

    昆仑心说:“看来这回是玉山集团的人占上风了。”她赶紧把自己的衣服炼制好,刚裹在身上穿好,那挖掘机的铲子便从她的身上挖了过去,把她身上的土都挖走了,还从她的脸一直刮到脚。幸好她是神,身体结实,如果是凡人,早被挖烂了。

    有人大喊:“挖到东西了。停停!”

    紧跟着又有人喊:“叶总,这可是文物,说不定是千年文物,你们这强行破坏国家文物,那可是要追究刑责的。”

    一个清亮透着几分淡然的声音传来:“我们经过金属探测和投影探测等一系列检查,没有探查到地下有东西,办齐全了手续才开的工动的手。郑局长,请你来是给你几分面子,你把我们往刑责上扣,这就没意思了。”说完,便朝坑边去,问:“挖到什么了?”

    昆仑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她扭头,便见那女人到了坑边,满脸愕然地看着她。

    她也很意外。神凰!

    昆仑定晴一看,又觉不是,她没神凰那么漂亮,也没有神凰那般有气势。即使神凰收敛了周身气势换上普通衣服看起来和凡人一般无二,那身睥睨天下的气势以及雍容华贵的气质也不是眼前这人能比的,且面前这人确确实实是个凡人,但她的身上有一缕神凰的气息,就连五官都酷似,除了一个是凡体,一个是神体,基本上没太大区别。

    郑局长也来到坑边,激动了:“居然是古局!”

    那被唤作“叶总”的女人扭头,咬牙切齿地对郑局长说:“你家古尸能睁眼对着你看!”她额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郑局长看到地上那具“古尸”,喜滋滋地说:“看这材质,像是玉雕的,说不定是城隍庙里供奉的神象。这可是有重要历史研究价值的文物,发现一具,说不定周围就还有。叶总,这回你可真得停工了,这古物都挖出来了,你是再开工动土下去,这可就是违反文物保护法了。”

    叶总没理郑局长,继续盯着坑底那盯着自己的“古尸”。

    “古尸”睁眼,她可以当她是僵尸,现成的道士就在这,就算道士对付不了,报上去,部队来人也能把她炸成渣渣,但这古尸长着她家那口子一模一样的脸,且盯着她的眼神似乎也认识她,这事就超诡异了。她犹豫了下,赶紧摸出手机打电话,很快,电话接通了,传来自己熟悉的声音:“喂,工地的事解决完了吗?”

    她听听电话里的声音,再看看坑里躺着的这个,又掐断了电话,拨了个视频电话过去,然后就见她家的这个正在书房里练字,那温温婉婉的模样可比坑里躺着的这个有活人气多了去。她深吸口气,说:“挖到点东西,不是什么麻烦事,我处理完就回去。”

    她见郑局长激动地打电话上报上级部门,赶紧说了句:“我先忙会儿。”扭头喊:“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八小姐从坑里扶起来。”她又冲坑里的昆仑喊:“你躺坑里装尸好玩呐,还不上来。”这真让文物局的过来挖文物,这工期就得无限拖延了。这么大的一个房地产项目,压的可都是钱。

    她说完,从手机里调出一张一家人一起聚餐时的合照,递到郑局长跟前,指着站在她身边,满身江南女子身上的温润和书卷气息的女人,再朝坑里躺着的那个使了个眼神,问:“你是不是想把她把尸体或者是文物搬你们文物局去?”她说完,还很贴心地把照片放大,让郑局长好好比对。

    郑局长拿过手机,仔细地朝坑里看,然后见到躺在坑里的“古尸”居然坐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走到土坑边缘,攀着土往上爬。

    叶总身边的保镖见状,纷纷跳下去,像护祖宗似的把人护着扶上去。

    叶总问郑局长:“玩cosplay不犯法吧。”

    郑局长朝坑底看去。

    坑底下,这“古尸”躺出来的人形坑还摆在那,周围的土也压得结结实实不像是最近新动的土,况且整个施工过程他都亲眼见到的,明摆着这“古尸”就是从坑里挖出来的,但眼前这情况已经超过科学理解的范畴,就算是说有僵尸或鬼,也没见过这样的。

    旁边开坛作法的道士看看天,看看坑里出来的女人,犹豫了下,一道镇定符飞着坑里出来的昆仑飞过去,精准地贴在她的额头上。

    符纹闪烁,显然还是有几分效力的。

    昆仑轻轻往符上吹了口气,便把符吹掉下,她接住符,看了眼,见符力已经催动,以后不能再用,于是扔坑里去了。

    叶总的视线在昆仑的身上转了又转,别人可能认不出差别,但就算是顶着同一张脸,是不是朝夕相处的人,她一眼就能认出。那是来自气质上的不同。她家徵羽给人的感觉就是江南烟雨温润柔婉的气息,面前这“人”则上冷上几分,那是半分人间烟火气都没有,浑身上下写着:“我跟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一串大字。

    为着工程,她决定,先把这“人”领走,之后往哪送,再说。

    施工队继续挖,挖了半天,也再没挖到有别的东西。

    叶总招呼句昆仑,“走了。”与郑局长打了声招呼,大招大摆光明正大地把坑里挖出来的“古懂”给领出工地,上了自己的座驾。

    昆仑跟进车里,好奇地打量圈车子,便听到叶总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昆仑张嘴刚想说:“小精怪”,话到嘴边,咽回去,改成:“昆仑。”

    叶总扭头,那表情活脱脱地写着:我信了你的邪。

    她的心念一动,心说:“该不会是特意整容成这样的吧?”她这么想,直接上手捏脸。她把昆仑的鼻子,下巴,脸颊,下颔骨全捏了遍,都没摸出有整形的痕迹。她问:“你天生长这样?”

    昆仑说:“算吧。”她指指叶总的手机,说:“刚才,我见到里面有……一个人,和我长得很像。”

    叶总警惕地打量她几眼,问:“你从哪来的?”

    昆仑说:“你看着我被挖出来的。”她说着话,凑近了打量这位叶总,发现她身上确实有神凰的一缕血气和一道残魂,因为投胎转世的关系,那缕残魂已经完全长出人的三魂七魄。哪怕只是一丝神凰的气息,知道她是神凰的残魂转世,昆仑还是很愿意和她相处的。

    她不知道神凰是不是和她一样只是部分魂魄散开,还是完全消散在天地间。

    这让她的心头有着非常难受的情绪。

    叶总问:“挖出来前,你在哪?”

    昆仑答:“躺坑里。”

    叶总对昆仑的回答无话可说,她猜也知道面前这个不会跟她说实话。

    她把昆仑安排到酒店,派自己的贴身助理董元安排几个保镖跟着她,替她送几身衣服过来,换下身下的古装。她用手机给昆仑拍了照正面大头照便离开了。

    她出了昆仑的房间,就把张照片给自己在公安系统工作的舅兄,请他查一下昆仑的身份。整容技术再发达,能改变脸型眉形,但是眼距等一些部位是无法通过整形来改变的。

    不大会儿功夫,他家表舅兄便打电话来问她发生什么事了。

    叶总问:“查出来是什么人了吗?”

    表舅兄莫名其妙,问:“你想查什么?通过照片对比显示,这就是羽儿的照片。”

    叶总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了表舅兄。

    表舅兄“咝”了声,说:“你告诉我地址,我过去。”

    叶总想着这种事托付给专业人士比较好,把地址发给了表舅兄。

    昆仑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打量着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房子,听着叶总通过那叫做“手机”的东西与人联络调查自己。她发现人族是真的厉害,在灵力枯竭的时代,通过智慧,仍然能够制造出“法宝”,唯一不同的是,法宝是用天地灵气驱动,而这些则是通过转化天地自然间的其他力量形成。

    董元带着保镖,站在旁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昆仑,觉得古怪极了。

    面前这人跟他们的老板娘除了气质上有点区别外,几乎可以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就连坐姿背影都一模一样。最古怪的就是,如果把她拉到他们老板娘画的那些关于昆仑神山的画跟前,那绝对会让人怀里这是画里面的人跑出来了。他实际上也是在猜测,这该不会是画中仙吧?

    虽然说这猜测太不靠谱,但有什么比挖掘机都挖不坏的人从坑底下刨出来更离谱。

    他这正走神,就见客厅的电视闹鬼了。明明没见到她动摇控器,但是,那台换得跟走马灯似的。她注意到,换台的信号灯也没闪。他问:“昆仑小姐,您这……是怎么做到换台的?”

    昆仑拿起摇控器,说:“你们是用这个切换。”她拆开,抠出电池,“这是能源”,又晃了晃摇控器,说:“通过这个转化释放出能量,与那个……电视是吧,联通,那边有个接收法……接收器,就换……是叫换台吧?”

    董元点头,摇控器的原理,孩子都懂。他说:“我是问,你怎么不用摇控器也做到的。”

    昆仑说:“这个接收器有点傻。”

    董元:“……”他听不懂。

    昆仑见董元一脸满脸懵懂的模样,只好多解释句:“接收器和摇控器不是一对一,只要是同样的能源,它都接收执行。”

    董元只能第三次复述自己的问题:“我是问,你怎么不用摇控器也做到的。”

    昆仑觉得这叫董元的也傻,说:“天地间到处都是游离的这种能量,采集一丝稍微转化一下就可以做到了。”

    董元:“……”他想问第四遍,可他都已经快问到第四遍了还是听不懂区区一个摇控器的问题,算了,他不问了。他只需要知道,这位真的不是温大小姐就行。

    昆仑好奇地琢磨了一会儿凡人制造出来的新东西,又感慨了一回人族的智慧,便闭上眼睛去感应神凰和九尾的踪迹,几乎瞬间锁定九尾的气息,很微弱,但是,确实是九尾的气息,在九尾的身边还有属于她的气息。她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即使变成魂魄碎片投胎转世,她们仨居然都还在一起。她起身便要去找九尾。

    董元觉察到昆仑要离开的举动,赶紧上前,问:“昆仑小姐要去哪?”

    昆仑说:“找九尾。”董元是神凰……是叶总的跟班,应该也是认识九尾的。

    董元见昆仑连齐纬都认识,还知道齐纬的外号,顿时疑虑更重。他试探着问:“您不会是从昆仑神山来的昆仑女神吧?”

    昆仑“嗯”了声。

    董元:“……”妈呀,还真是画中仙。他对昆仑说了句:“您稍等。”转身出门,关上房门就给叶总打电话,告诉自家老板,很可能是温大小姐的画成精了。

    叶总:“……”

    昆仑:“……”她淡淡地扫了眼门外的董元,心说:就算是成精,我也只是山精,不是画精。

    她没和董元纠结。她只觉察到她们仨的这缕微弱的残魂气息,神凰和九尾包括凤栖梧桐神界她都感应不到。

    如果她们已经身死魂消,全部散成残魂,残魂的力量和气息都很微弱,距离隔得远同样觉察不到,最好的寻找方式就是以转魂投胎转世之人身上那丝微弱的残魂和血脉来召聚散在宇宙天地间的魂魄重新汇聚她们。

    如果她这么做,就必须把残魂以及身上的那丝血脉都从转世之身身上抽离,这等于是把活生生的人炼化成一滴裹着魂魄的精血,是剥夺凡人的生命,并且剥夺的还是她们自己的转世之身。

    她在叶总、温大小姐和九尾身上看到她们的影子。她们失散了,但她们的轮世之身又聚在了一起。冥冥之中注定的相遇,她强行插手破坏,她做不到,于心不忍,亦不愿。

    她极少插手凡人间的事,眼下的情况,最好的她像以前那样让凡人觉察不到她的存在,可这三位轮回转世之身与她们仨都有联系,又让她醒来后便遇到了,这之间定然有她还没察觉到的牵扯,很可能有她找回九尾和神凰的关键。

    她想:要不要等她们活到寿终正寝再把她们的魂魄和那缕血脉收集起来召唤九尾和神凰?

    反正凡人的寿命很短,几十年时间眨眼就过了。

    昆仑觉得这想法很好。

    她暂时没可去的地方,干脆听神凰……的转世安排。

    傍时时分,那位表舅兄来了。

    这人姓连,自称连警官,三十出头的年龄,进来后先绕着他转了圈,试探地喊了声:“羽儿?”

    昆仑说:“我不是温徵羽,我叫昆仑。”

    连警官点头,请昆仑坐下,然后开始问昆仑家庭信址、籍贯信息。

    昆仑便明白了,原来这位连警官是衙门的人,不过现在他们这个衙门改名为公安局,朝廷也不称为朝廷,称为国家。

    昆仑告诉连警官,她是昆仑女神,昆仑神山崩了后,她便来到这人间。

    连警官一个字都不信,还威胁要把她送到精神病院。

    昆仑了解下什么是精神病院,又以神念查探了下精神病院的情况,于是改口,决定找一种他们比较接受的方式编个身份来历,于是说:“我是从温徵羽的画里出来的画精。”不相信她是山精,相信她是画精总可以吧。画精这个身份还是他们自己猜测的。

    连警官懒得和昆仑废话,拿出连网的查户籍的平板电脑测昆仑的指纹。

    十根手指头滑平坦得不要说指纹,连丝纹路都找不到。

    做户籍登记,遇到那种常年干苦活累活的民工,他们的手上磨出老茧或有伤疤破坏了指纹,测不出来的情况有,但十根手指头,总有测得出指纹来的,这个从地里挖出来的西贝货,那手指头简直像瓷做的一样光滑干净。

    昆仑见到连警官的脸色不太好,也发现自己化形出了差错,漏掉一些细节,于是,按照她那转世之身的手指式样捏了个指纹出来。

    她伸出手指头按在指纹仪上,平板电脑上跳出温徵羽的身份信息。

    连警官的表情顿时都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