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74、第 74 章
    九尾从虚空中出来便是一阵心悸, 若有若无的毁灭气息缭绕在周围, 仿佛她稍有不慎便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地。她默默地收敛了气息和身上的威势, 那毁灭的气息才逐渐散去。

    她收敛了衣服上的神光,从山间原野缓步走向人间城池。

    有地痞流氓蹲在路旁,见到她孤身一人便朝她围了过来。

    九尾淡淡地扫了眼他们。

    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眼, 便让那几个地痞流氓感觉到有透心的凉意顺着脊椎传遍全身, 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明明这个女人什么都没做, 只是这么随意而冷淡地看了她一眼,便移开了视线,那感觉却像是要死了似的。他们的脚步定在原地, 直到那女人走远已经消失不见, 才觉死里逃生。

    九尾走在大街上, 她即使遮掩了容颜, 那身雍容华贵的气度及身姿仍给人一种美绝的感觉。她的美不在于五官长而,而是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美, 极美,但又透着与世隔绝的疏离和悲伤,让人看得移不开眼又望而生悸。

    她缓步前行的脚步停了下来, 望着前方执着油纸伞站在大街上含笑看着她的人。

    那人同样一袭白衣, 但气质悠然, 仿似飘在湛蓝天空下的悠悠白云,浅浅的笑容透着暖意,眸中一片软柔还泛着晶亮的神采, 显得主人的心情很好,她在对方的眼里还看到几分惊喜。

    九尾见到昆仑,心头的悲凉与失落淡了许多,也露出温和的笑容,轻轻地唤了声:“昆仑。”

    昆仑几步上前,来到九尾的身边,自然而然地拉住她的手,说:“走,我带你去看地狱。”

    九尾:“……”美滋滋地去看地狱?

    昆仑正要迈步,忽然觉察到异样,仔细打量几眼九尾,发现九尾的本源力量消耗得厉害,有枯竭的迹象。她问:“你受伤了?”

    九尾摇头,“没有。”

    昆仑正在经历不可逆的神体崩溃过程,九尾这点损伤和神体崩溃相比完全不是什么大事,便信了九尾说的没受伤,拉着九尾来到一间香火鼎盛的庙宇前。

    庙门的牌匾上写着“城隍庙”三字。

    庙宇是供奉之地,但这地方……供的既不是祖先,也不是神佛,而是……阴神?阴神出没于幽暗之地,这里……居然在阳间地界供奉阴神?

    九尾不解地看着昆仑,“这里怎么会供奉阴神?”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居然是昆仑同意的。在她的印象中,昆仑一直是护卫苍生的存在,而阴神……通常来说,更多的是给苍生带来死亡和灾难。

    昆仑笑着解释道:“阴与相相生相克相互制衡,用阴间的力量来维持阳间的秩序。”

    九尾进入城隍庙正殿,便见正殿中间供奉着一尊泥塑的阴神像,说是阴神像,其实就是一只沾了香火并且有一缕神力庇护的大鬼。淡淡的金光凝聚在大鬼身上,竟使得幽冷阴暗的阴灵没了阴冷幽暗的气息,多了几分庄严肃穆。

    她能清楚地感觉到脚下汇聚着磅礴的阴气,以神念探去,发现那阴气中竟没探寻到边界,宛若一方独立世界。她施展神通去探查这方世界,赫然发现这片世界的边缘竟然充斥着浑沌元气,并且还有着她看不透的可怕气息。她刚想问昆仑发生了什么事,便被昆仑拽进脚下的阴灵世界。

    这里的阴气纯正浓厚,但与其他地方的阴气汇聚之地又有不同,它没有白骨遍地,没有怨气丛生,厉鬼横行,反倒是 “人”声鼎沸,猫狗在大街上游蹿,远处还有鬼树,树林里各种死去的野兽魂魄出没,比起阳间地界还要繁华昌盛。她不解,问:“你创造这样一个世界来维持阳间秩序?这是地狱?”如果地狱是这样的,她觉得“地狱”两个词需要重新定义。

    昆仑说:“这是寻常阴灵栖息的阴间,地狱在别的地方。”她把建十九层地狱的事简明扼要地告诉九尾,说:“那些铸下罪孽的生灵,根据他们的罪孽轻重进入不同的地狱。每层地狱都有一道地狱之门,是小凰炼制的,它能够以投影的方式出现在阳间地界,把阳间地界那些罪孽深重的生灵和死灵拖入地狱。”她顿了下,说:“罪孽不够的,或者是有大功德抵消罪孽的,地狱之门即使开启,也不会强行拖他们进入地狱。”

    之后,昆仑便把九尾领到了第十九层神之炼狱。

    强烈的恐怖气息扑面而来,整个空间充斥着望不到尽头的熊熊烈火和杀孽与血腥,天地都染成了血红色。数以千计的寂灭神灯分布剧烈燃烧的火焰中。

    寂灭神灯,这种灯,每一盏灯的背后都是一位死去的神!

    九尾满心震撼,怔然地立在原地,良久,她才慢慢扭过头去看向昆仑,问:“你和神凰……”神界诸多神界的陨落,竟然是……

    她以为是昆仑用本源力量吞噬了他们,然而没想到竟是这般模样。

    神凰的声音从头顶上空传来,“哎,你怎么虚弱成这样?” 神界的顶级强者绝大部分都在这了,应该很难有人能把九尾伤成这样,使得本源力量都严重亏损了。

    九尾起头,便见神凰正站在一座巨大的门上俯身看着她。那门的正中间有着“神之炼狱”的字样,上面烙刻着宛若浮雕的图案。“浮雕”所绘的,正是神之炼狱的景象,然而,与她见到的神之炼狱又有不同。神之炼狱燃烧的火海中看不到尸体,而在那扇门里,尸体成堆,这些尸体有人形的,有兽形的,有鸟形的,每一位都与寻常的人、兽、鸟不同,无论是长相还是气势都透着帝威。她与神界征战多年,自然是一眼认出了他们。

    那些进入昆仑本体寻找永生力量机缘的神都死在了这里。

    彻底的死了,神魂俱灭,连尸体都被用来铸造成神之炼狱的门。

    神凰仔细打量九尾几眼,便发现九尾身上的气息不对。她从神之炼狱的巨门上跃下来,问:“你做什么了?”

    九尾把她用自己的本源力量召唤远古大神重生回归的事告诉了她们。

    神凰心说:“果然。”她幽幽地瞥了眼九尾,说:“这些家伙回归后的第一件事一定是来找我俩,至少是要围观和‘关照’几回的。” 这些远古大神,脾气一个赛一个暴烈,一个比一个好战。她俩当初打了多少架,经常被碾得凤凰毛满世界飞,九尾更是连皮都被揭掉过无数回。九尾用本源力量把他们召回,他们第一个要揍的就是九尾。这对他们来说,就是她俩打输了,把他们拉出轮回,让他们重生回来打架。估计不少远古大神会觉得轮回得好好的,死得挺舒坦的,如今竟然不让他们继续死,简直不揍不行。

    九尾挑挑眉,倒不担心这个。即使打不过,也只不过是挨些皮肉之苦,也不会真的把她们往死里揍。

    神凰的心头一动,她觑了眼昆仑,笑得眉眼弯弯,眼睛都亮了起来。

    九尾哪能看不出神凰在想什么,说她:“你够了。”

    神凰说:“什么叫我够了,没见当初那些家伙追杀得我满世界掉……”她惊觉到昆仑在这,把那“毛”字生生地咽了回去。

    昆仑听到“追杀”二字,吓了一跳,问:“你们和远古大神有仇?”

    神凰含糊地说道:“有点小过节。”

    昆仑转念一想,如果真有仇,九尾也不会把他们都唤醒。

    神凰继续回去炼制神之炼狱大门,昆仑则领着九尾回到她们之前居住的**。

    凡人的寿命很短,鬼寿也并不长。人的寿数尽了会死,变成鬼,鬼的寿数尽了,要么投胎转世,要么消散在天地间。昆仑和神凰建造第十九层地狱,对她们来说并没花多长时间,但对人间来说已是千年时间过去。

    人间经过好几轮朝代更迭,无法修行的凡人通过自己的智慧建造出越来越多的工具,他们称之为机械。修行者,把现今称为末法时代。末法时代自一千多年前起,一直延续至今,许多凡人通往修炼路上的修行功法都失传了。

    当年的**子,仍然是**子。

    当年的很多鬼都已经投胎转世进入了轮回,但当年的村长早就当上了城隍,**子也变成了气派的城隍庙。

    昆仑在人世间的身份便是城隍庙里挂单的修行者。

    即使是末法时代,仍有修行者,哪怕,他们大多数人连所谓的气感都没有,只是个普通人,仍旧背着经书典藉画着并没有效用的符。

    人间有人间的律法,阴间两界的秩序,已转入由阴间维持。

    人间仍然有很多人作恶,人间依然纷乱不断。战火绵延过来,缺军粮时,会抓百姓当口粮,称之为“两脚羊”,一族占了另一族的领地后,把他们视为牛羊对等,杀一个人,赔一头牛羊便算偿了命。人世间怨气横生,僵尸横行,有修行中人以微末的法术维持人间秩序,但更多的是阴司把这些冤魂厉鬼拖到了阴间,为阴间的发展添砖添瓦。僵尸好啊,不知累不知苦,爪子还特别锋利,挖地基这种苦活累活最适合他们干。冤魂厉鬼,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冤仇消了后,进入轮回投胎转世。若死后为了报仇滥杀无辜,也自有阴差捉拿他们到阴间去为阴间的建设添砖添瓦。

    毕竟神凰忙着修神之炼狱,阴司和其他地狱的建造离不开大量的阴魂劳作。

    每一座城隍庙都分为阴庙和阳庙。阳庙是建立在地面上的,庙里有由人担当庙祝,打理城隍庙,也勾通阴司。地下则是阴庙,城隍和鬼差们的地方,也有临时牢狱。罪不到打入地狱的,关在城隍的牢狱中,待关够年头便放出去。当然,这些鬼也不会只找个地方关起来什么都不干,建城隍庙是需要苦力的。城隍与城隍间,也会闹矛盾,也有大动干戈,甚至兴起刀兵的时候。

    昆仑并不插手,甚至整个阴司没谁知道她和神凰的真正身份。他们以为阴间和阳间地界一样,是在很遥远的以前天地间自然生成的。由神凰炼制的用来护卫阴司和地狱的强大神器,也被他们误认为是从混沌中自然诞生出来的先天至宝。他们能够借用那些神器的神通维持两界秩序,护卫阴司安宁,但无法动用它们做别的什么。

    九尾这一路行来,把昆仑和神凰做的事看了个分明。

    她俩进入城隍庙中,径直去往后院的一座小院。

    院子的年头已经很久了,墙面都斑驳了,砖瓦房梁都留下了岁月的气息,但维护得很好,梁柱上还有新刷的油漆。

    院门口旁有字,“昆仑小筑”。

    昆仑取出一把精巧的锁,开门进去,说:“这里一直只有我和神凰住。人的寿命太短了,我们去到阴司,不过短短几十年时间,再回来,凡间已经物是人非。后来这城隍庙便留下了一个传统。”她扬了扬手里的钥匙,说:“庙里的人留一把钥匙,每个月来打理下屋子,不使宅院荒废,让我和小凰回到阳间有个落脚的地方有身份。我们以钥匙做身份凭证,庙里的人见到钥匙,便当是我俩是我们收的弟子回来了。”

    九尾进入院子。

    院子很幽静,有着岁月沉淀下来的气息,院子里栽种的植物都上了年头。

    家具是普通的家具,但用的木料好,且养护得好,在这灵气匮乏的地方还能酝养出灵气。她看得出来,她俩有特意清除过居住时留下的气息,但哪怕她们抹去了神力,这院子不沾世间任何污秽,进来后便觉心静怡然。

    房子的屋檐建得宽,伸延出来还有一个小平台,平台上还摆着三把摇椅,旁边还放着茶凳。

    其中两把已经磨得很光滑了,还有一把虽然看起来年代挺走了,但显然是没有用过的。

    九尾知道,那把摇椅是她的。

    昆仑领着九尾进入小院中,不大点的小院,修建成两层楼式样,一楼是客堂和茶厅,二楼是起居室,三间屋子。屋子很大,屏风隔开,梳妆台、桌椅凳子以及浴桶都齐全。

    昆仑把九尾领去布置完好,但没人住过的屋子,说:“这间是你的屋子。”她领着九尾进入屋子后,关上门窗,问:“你要不要睡一觉?”

    九尾不解。

    昆仑说:“我的本体力量太强大,直接把本体中的本源力量渡给你,你会承受不住,需要以我的第二真身进行转化。”

    九尾更加不解:“这和我睡觉有什么关系?”她下意识地不信昆仑这话,不是说她不信昆仑,而是这话明显有不对的方。她上次进入昆仑的本体中都没有事,如今重生后,比以前更强大,又怎么会有事?

    昆仑不好解释,只说:“你照做就是。”

    九尾觉得昆仑有点古怪,似乎有事瞒着她。她想到昆仑是混沌吞天兽,如今昆仑神山这个外壳崩碎,露出本体模样,可能会不好意思吧。她笑笑,说:“行。”她环顾一圈屋子,躺到床上,扭头看向昆仑,说:“我是不需要睡觉的,如果你不想让我看,我只能暂时封印自己,让自己陷入沉眠。”

    昆仑点头,说:“好。”

    九尾不疑有其它,安心地闭上眼,将自己的意识封印,将自己陷入沉眠中。

    昆仑放轻脚步凑到九尾身边,先小心翼翼地探查一翻,确实九尾睡着了,这才把房间也隔绝了起来。她担心小凰发现,还以演化万物的方式造了个假傀儡骗小凰。

    她把一切做好,这才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她的衣服是她的第二真身修炼成神时一身毛皮所化,如今本体崩溃,首先遭殃的就是这身毛皮,她为了不让小凰发现自己的糟糕情况,一直以神力维持着衣服不坏,至少看起来衣服没坏。她把遮住衣服和自己身上的气息撤离,身上雪白的神衣顿时变成布满撕碎的纹路,神衣粘在身上,裂开的神衣下是斑驳的血肉。没了神力维持,衣服带着血块一块块地往下掉,那些全是身体碎块,大的有两个大巴掌大,小的只有指甲盖大小,自身上脱落后,也不沾地,浮在她的周灰。白色的身体碎块,像碎瓷,碎瓷表面光滑细腻,内里本该是血肉的地方则什么都没有,就仿佛她只剩下了一层皮。

    皮脱落后,露出覆盖在表面的宛若翻涌的气团状又似浓稠粘浆般的东西,它缭绕着神华,溢散着精纯的天地无气,再往里,则是她从本体中分离出来的部分本体力量,看不见摸不着甚至感觉不到的恐怖力量。感觉不到,像是一片虚无,但是,她能从中引出九尾所需要的本源力量。

    昆仑把她的本源力量注入九尾的体内。

    随着她的动作,沾在表面上的那些皮肤也寸寸脱落,不多时,她成为一团人形气体飘在原地,而周围全是她的皮肤碎片。

    昆仑想起一种名为“画皮”的鬼,剥了表面那美艳的人皮,下面,是恐怖丑陋的恶鬼模样。

    她剥离了身上这层皮,露出来的是让神凰和九尾都恐惧的她的本体力量,她修炼出的第二真身如今只剩下这么层用于伪装的外皮。

    小凰和九尾见到她的本体后,有害怕她,小凰说她是混沌吞天兽,她……并不是远古大神,而是兽。

    昆仑把自己的本源力量渡给九尾,又再把从身上脱落出来的皮肤一块块贴回去,用神力粘好,又再把皮肤和衣服上的裂纹掩盖起来,之后,微不可闻地轻叹口气,默默地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然后起身,解除院子里的封印,刚打开门,便见神凰站在门外。

    神凰探眼朝躺在床上的九尾看了眼,摊开掌心,露出掌中一块雪白剔透宛若美玉的肌肤碎片,之后一把拽住昆仑,将她拉回屋子里,关上门窗,气叫道:“你不要命了么?”神体崩溃在即还敢动用本源力量去救九尾。九尾只是虚弱了点,又不是要死了,她还有大把的寿命可活,倒是昆仑,任何能量波动都能加剧她的神体崩溃。

    昆仑说:“我没事。这点本源力量对我没影响。”

    神凰冷笑:“学会睁眼说瞎话了。”她看向昆仑的眼神透出凄厉,叫道:“你要不要去看看外面变成什么样了!”

    昆仑怔然,她扭头以神念朝窗外看去,却见城隍庙不见了,只剩下她所在的小院,外面变成了参天古树覆盖的森林,仙灵之气和五行灵气混作一团,山林中还有强大的妖兽咆哮。她去到阳台上,只见小院被一股无形的气息笼罩,与外界隔绝。

    她将神念放远,只见人族居然穿着妖兽皮,拿着用妖兽筋和灵植制成的弓箭在山林间奔行狩猎。

    她朝昔年她被卡住的地方望去,只见那里有一座巨大的山脉矗立在那里,那座山脉是一道虚影,并非真实存在,是她曾经留在岁月中的痕迹。

    时间,逆流了?

    这片天地的时间逆流了?她、神凰、九尾,不属于这片天地,所以,她们被隔离在时间之外,即使曾经有她们存在过的地方,也只会是一道看不见摸不着的留在时间里的虚影。她们被时间隔绝在外,而这片天地的时间则发生了逆流,回到了过去,很遥远很遥远的过去?

    她问:“时间逆流会……怎么样?”这片天地的时间逆流了,但是她、九尾和神凰都没有,也就是说外界也没有。

    神凰说:“时间永远都不会逆流。”她是真没想到昆仑会这么作死。她对昆仑说:“你自己去看看,你还能不能离开这片天地,你能不能去到昆仑神山。”

    门外,传来敲门声。

    昆仑去打开门。

    九尾站在门口,她说:“我想知道你俩又做什么了。”

    神凰扭过头去不说话。

    九尾的视线落在昆仑身上,说:“你有事瞒着我。”

    昆仑说:“这片天地……变成了……我也不知道这片天地倒退了多少万年,但似乎……人族还处在蛮荒时代。”

    九尾轻轻点头,若有所思地说:“发生在你渡给我本源力量的时候?”

    昆仑点头。

    九尾柔声问:“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昆仑沉默片刻,说:“没什么。”

    九尾的视线从昆仑身上挪到神凰身上,说:“都这样了,还要瞒着我。嗯?”她想了下,试探着问昆仑:“你的神力……力量不受控制了?本体的还是第二真身……”她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什么,问:“你的第二真身出问题了?”不然之前不会不愿让她看见。她问神凰:“昆仑的第二真身怎么了?这时候了,还瞒着我,有意思吗?”

    神凰气得狠了,叫道:“我怎么知道她这么蠢这么傻这么作死。”

    可她俩都明白,昆仑一直……这么傻。

    神凰气得一脚把旁边的凳子踢飞出去,泪,流了出来。

    九尾问:“昆仑的第二真身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她见昆仑还要隐瞒,神情罕见的凌厉,说:“别骗我。”一声喝斥,伴随着强大的气势,慑得昆仑怔了下。

    昆仑说:“我的……第二真身……快崩了。”

    九尾盯着昆仑看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问:“第二真身快崩了?然后,你还渡本源力量给我?”

    昆仑点头,说:“我的神魂意识能勾通本体,从本体渡本源力量过来。没关系的。”她想了想,说:“这片天地发生时间逆转,可能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找到原因,把时间扭转过来就好了。”她说着,见到九尾的眼里有泪光浮动,似乎……说不上是难受还是心酸。

    神凰也哽咽了一阵,对九尾说:“你检查下你昆仑渡给你的本源力量有没有异常。”

    九尾点头,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说:“没什么异常。”她说完努力地睁大眼,不让泪水掉出来,但……鼻尖的酸意怎么都忍不住,最后,两行泪从**刺痛的眼眶中滑落。她痛心地闭上眼,无声哭泣。

    神凰无力地说:“好在,我俩还在,还有希望。”

    昆仑不明白她俩在打什么哑谜,她俩的情绪也特别怪。她想起刚才神凰说时间不会逆流,可周围的一切确实回到了遥远的蛮荒时代。她说:“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九尾和神凰看向彼此,最后齐齐沉默。

    昆仑见她们不说也不勉强,她出了屋子,去感应这片天地的天地法则哪里出了问题,想把发生的转变扭转回去。

    九尾和神凰的视线落在昆仑身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两人有着说不出的难受和心疼。

    好一会儿,神凰才说:“从她一直呆在人间不愿离开我就该看出来她有执念。可我……我不知道……我竟然不知道她……我一直守着她,九尾……我……我……”她只离开了一趟,再回来时,昆仑已经来到了人世间甚至建了阴司,已经开始在修地狱,后来她俩甚至一起建了神之炼狱。

    她杀了神界那么多神帝,却没有染上任何杀孽,她以为他们是罪有应得,可实际上……她只是分尸而已,杀他们的,是昆仑。她早该看出不对劲,早该看出来的。

    鬼死之后,如果执念太强,会盘踞在一个地方不会离开,如果它的实力够强大,便能修炼出鬼域,那是由鬼力形成的一方天地,根据鬼的实力,有大有小。鬼域的一切,都是根据鬼的念力所化。

    昆仑的力量远超于神,她死后,体力散开的力量足够生成一界,可是,她的力量没有散,她的魂魄意识没有散,她依附在大地上,她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她们谁都没有看出来……昆仑,其实已经变成了一具行尸。

    一具靠强大的意念和执念支撑自己行事的行尸。

    直到昆仑把体内的本源力量渡给昆仑,失去本源力量支撑,力量外泄,演化出这片“鬼域”,她们才知道昆仑已经——死了。

    而她们,竟然不知道昆仑是什么时候死的。

    昆仑有两具身体,一具是本体,一具是第二真身,第二真身死了,本体还活着。这片鬼域昆仑演化出来的,是以昆仑的神力构造出来的,它们只是天地法则的演绎,这片世界中真实存在的,只有她俩,昆仑,以及这座房子。昆仑就是这片鬼域的支撑点,她俩以及这座房子则是被昆仑无意识地拉进来的。昆仑不知道自己死了,便会一直困在自己的鬼域中,她俩也同样会被困在这里。

    可如果昆仑知道自己死了,她的本体还活着,那么她的神魂意识同样不会入轮回。昆仑想进入转世轮回,必须以第二真身中的本源力量裹住她的神魂意识带着她入轮回,否则一旦她的神魂意识无所依,会受到本能的牵引回到本体中。可她第二真身中的本源力量已经渡给了九尾。

    她俩必须把本源力量还给昆仑,再让昆仑在自己的鬼域中经历一次“死亡”,主动以本源力量裹住魂魄意识进入轮回投胎转世。

    昆仑念怨而死,执念未消,如果她的神魂意识现在回到本体,那就不是把这些神帝拿来修成炼狱那么简单的事了,她能把有神的世界挨个当成大饼给全部啃来吃了,之后,他们这些远古大神必然再次面临随时成为混沌吞天兽的餐后小点的危险。

    神凰说:“回昆仑神山吧。”

    昆仑说:“那是虚影。”

    神凰说:“未必是虚影。你是昆仑神山,你不在昆仑神山上,它是虚影,你回去了,那便是真实存在的了。昆仑,这是你的机缘,或许,你可以在昆仑神山重新铸炼你的第二真身。”

    昆仑直觉哪里不对,她回头看向神凰,说:“我的……昆仑神山已经崩了。你说,时间是不会逆流的。”

    神凰说:“可是天道法则永远存在,世界有着无数的显化方式,时间不会逆流,但是,发生过的,存在过的,会被天地烙刻下来。烙刻下的是虚影,但谁又能说它是假的?我们炼铸的地狱之门能以投影的方式显现在宇宙中的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打开投影的地狱之门就能把那些罪孽深重者拉进地狱,同样,这道投影,也能借来昆仑神山的力量让你得道。昆仑神山崩了,崩的只是山体,不是你的本体,你的本源力量仍在。”

    昆仑了解地点头。

    九尾没说话,默默地往昆仑神山去。她知道,神凰只是在骗昆仑。不知道自己死了,封在鬼域中,不可能向本体借来本源力量的。

    昆仑见到九尾不开心,跟上九尾,说:“九尾,我……瞒着你,只是不想你像小凰那样担心和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