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70、第 70 章
    神凰挑衅地看着昆仑, 还冲昆仑挑挑眉。

    昆仑对于神凰这举动只是笑笑, 看向神凰的眼神都透着柔光, 她轻轻揉揉神凰的头,说:“去村子里散散步吧。”

    神凰再次挑眉,哼哼两声, 问:“你这是遛我吗?”不过仍然跟着昆仑往忙得热火朝天的村子里去。

    因为施工, 往村子里大量地运送木材和砖瓦,自然也引起周围村镇上的人注意, 甚至有不少干活的工匠跑来问有没有活要要干,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以及住得近的人则感到纳闷:这边不是闹鬼没人了吗?

    他们想着大白天的顶着烈日没鬼敢出来,于是同村的人一起过来看个究竟。

    他们来了后, 见到村子里忙得如火如荼, 这些人在太阳底下干得热火朝天, 阳光照在身上有影子, 渴了还知道喝水,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不同。他们想来打听, 但陈老早准备好说辞,什么都没打听到,只知道有人了。

    一个村都扒了房子重新修葺还是让人很好奇的, 哪来这么多银子。

    不过人是会脑补的, 毕竟以前这里住的也是一个大族, 还出个一个三品大官,说不定哪座宅子的什么地方就埋了银子。

    村子里很热闹,但昆仑和神凰目前正被朝廷暗中通缉。

    昆仑摘了面巾便大大方方地和神凰一起出去了, 她俩不需要回避和向村外的人解释什么。村子里的“人”用一点迷心术,便把她俩的来历遮掩了过去。所有见到她们的人自然而然地有一种她们一直是这村子里的人的印象,印象不深,了解不多,只知道有这么两个人。

    昆仑领着申凰在村子里转悠。

    这些附身在纸人身上的鬼干劲十足地忙忙碌碌。他们像是有着使不完的劲,用不完的热情,不时带笑,浑身散发出一股修建自己家园,未来的生活又有了希望和盼头的劲儿。

    她听到有村民聊天念叨:“咱们是幸运的,死后当了这么多年的冤死鬼,如今还能回到人世再活一遭,得知足惜福……”

    “知足惜福”常被人念叨,但能明白的,很少。

    村里的路都是土石路,走在路上,沾一脚的灰。神凰嫌脏,在身上卷起阵风把灰尘隔开。

    来了一伙官差,进村便把所有正在干活的人往村口赶。村口有块以前的晒谷场作为空地,但现在堆满了材料,于是,他们就把村子里的人赶到了晒谷场外面已经荒废了的庄稼地。

    刚有“人”烟的村子,曾经的庄稼地荒废了五十多年年头,早成了野草丛生的荒地。

    其实稍微留心点就会发现村子里的异样,村子里热火朝天,但村子周围全是荒地,一片破败,寻常村子外面常见的水田土地变成了长有杂草的荒地。路边种的果树也死了很多年,正常情况下来说早就该被砍回去当柴烧了。

    从外面来的这些人没有谁感觉到有异常,在他们眼里,这是一个看起来最正常不过的村子。

    官差把人都赶到一起,先把村里的人都检查了遍,再询问有没有可疑的外来人员进村,两个女人,赶着马车,也许还带有大量金银珠宝,其中一个是医术卓绝的大夫。

    陈礼节上前与他们交涉。他是进士出身,又曾做过二十多年的官,官差看那那身气度便知道这估计是致仕的官员,再看村子里的景象,猜测这是哪位大人致仕回家修建故里,言语间便多了几分客气。陈礼节找他们打听发生什么事。

    官差接了皇令找人,并且圣上金口玉言,能寻到昆小山者,封万户侯。官差给的画相上面只有衣服,没有脸,因为没有任何人说得出她们长什么模样,只知道她们模样清秀很好看。官差还叹道:“世外高人,就是悬乎,可这世外高人要躲,咱们去哪找?”他说完,还朝旁边看热闹的昆小山和申凰看了眼,脑子里自然而然就有一种这两人是村子里的大户小姐的印象。

    官差怎么来就又怎么走了。

    村子里的人继续该怎么忙就怎么忙,一些来干工的人,见已到黄昏,该收工回家了,结了当天工钱便回了。

    神凰站在盖房子的木材堆上看着昆仑,嫌弃地说:“你说你略微施点小术法,哪个村子都能待,何必这么兴师动众的。”这些鬼用点障眼法就能糊弄过去的事,昆仑随随便便住进哪户看得顺眼的现成人家,住上百八十年都不会有人怀疑,用得着在这么一个荒山野地跟一群鬼灵为伍,成天住在马车里等着他们盖好宅子。累得慌!

    昆仑提着裙摆,上了木材堆,很随意地在木柴堆上坐下,招呼神凰坐下。她抬眼,视线从村子里扫过,一直落在还叼着纪缰绕着村子小跑的马身上,又落到神凰身上。她说:“人间是神界的缩影,这里有道,置身其间,才能寻到。你和九尾与神界征战多年,与他们最强大的军队战斗,杀了他们一位又一位一任又一任神帝,可就如这凡间的朝廷一样,一个皇帝没了,还有下一个,一个朝廷被推翻了,很快又会有新的朝廷。”

    神凰想起那些惨烈的往事,神情有些幽冷,说:“我知道。”杀不绝,杀不尽,所以恨不得毁掉神界占据的世界。

    昆仑看着神凰,眼神柔柔的,有着喜欢,也有着心疼。她们高傲,不屑于欺负弱小的生灵,她们向往光明美好,不会往那些充满黑暗的阴私诡秘之地去,她们强大,不屑于用阴谋诡计。哪怕她们深受其害,纵使身死魂散,也绝不愿自己坠入黑暗中与阴邪诡恶为伍,所以她们永远看不到人间的黑暗,也看不到神界最可怕的地方。但她喜欢她们身上的干净光明和磊落,来到人世间这么久,越接近人,便越喜欢她们身上的这份磊落坦荡。

    如这世上有人就有鬼一样,有磊落坦荡的人,也有欲壑难填的心思恶毒者。有百里外繁华的京城,也有这么一座存在了五十多年之久的**子。她的几道符,鬼的一点障眼法,这不容于世的**子就这么昭然现世,大摇大摆地融进了活人的世界。这点障眼法,稍微灵台清明点的人,稍微多想一下,一眼就能看破,但是没有任何人觉得有异常。在他们看来,**子不可能在大白天地出现,所以这就是座活人的村子,所有的不合理都会被他们用自认为合理的理由去解释。

    她对神凰说:“人可以比鬼可怕,鬼也可以像活人一样生活在人世间。我们不需要介入太多,只需要给他们一丁点的改变,他们就会自己去完成这一切。这就是神界永远杀不绝除不尽的根源所在,给他们一丁点希望,他们可以创造出无限的可能,也可以带来巨大的毁灭。”

    “你想去京城看热闹,过阵子,我带你去。”

    神凰扭头看向神情平和的昆仑,问:“你在琢磨怎么继续对付神界的法子?”

    昆仑说:“你可以这么认为。”

    神凰的视线在昆仑身上来回打量,很是困惑昆仑能怎么从弱小的凡人中找到对付神界的法子。这么一个灵气稀薄的地方,她一爪子就能挠个稀碎,能有什么对付神界的力量?

    昆仑问神凰:“要让一个皇朝或者是一个皇帝,最快捷有效的办法是什么?”

    神凰扔给昆仑一记白眼,毫不犹豫地说:“打上门去。”

    昆仑莞尔。这可真是神凰的脾气。她说:“万一没打过遭殃的就是自己。”

    神凰凑近昆仑,几乎快把她的脸贴到昆仑的脸上,说:“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心眼儿特多,我都快琢磨不过来了。”

    凑太近,神凰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呼在昆仑的脸上,带来的异样感让昆仑略微晃了下神,赶紧把思绪挪开,抬指戳在神凰的下巴上,把神凰的脸挪开,说:“别凑太近。”她的第二真身崩溃在即,心脏突然加速狂跳,身上的力量都不太稳,真担心稍不注意就崩了。

    神凰皱眉,叫道:“你嫌弃我?”不过仍是与昆仑拉开了距离。脸凑这么近,确实不太好,怪怪的。可凑近昆仑时的感觉还蛮不错,虽然傻山精的神体快崩了,但大概因为她体内有非常强大的本源力量,让她还蛮喜欢凑近的。

    昆仑赶紧否认:“没有。”

    神凰闻言,于是又把脸凑过去,几乎快贴到昆仑的脸上了。

    昆仑:“……”她僵在那,一动也不敢动,屏住呼吸也没能压住自己狂跳的心脏,她怔怔地看着又贴过来的神凰,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想把神凰给挪开。

    神凰一把抓住昆仑的手指,说:“还说没嫌弃,你这是什么动作?打算推开我吧?”她说着,突然感觉空气中震颤了下,像是心跳声。

    村子里的“鬼”也纷纷抬起头,看向天空,大晴天的,怎么会有雷响。

    昆仑赶紧压住自己心脏外溢的力量。

    神凰的脸色骤变,赶紧与昆仑拉开距离,去看昆仑:“刚才是你的心跳声?”

    昆仑颇不自地看向别处,淡淡地“嗯”了声。

    神凰浑身控制不住地颤抖了下。心跳声外溢,这是神体封不住体内力量的表现,也是……身体崩溃阶段的一种明显标志。莫名的恐慌袭卷了她,她不知道自己怕什么,即使昆仑的神体崩溃进入轮回,也不会对她有危害,但她就是恐惧和害怕,更有慌乱,连思绪都乱了。

    她强自镇定,说:“傻山精,你重新再铸炼一个神体吧,趁着现在还有时间。”

    昆仑摇头,说:“来不及。”不仅是来不及,而是……如果昆仑神山没有崩,她的第二真身与本体在一起,她可以轻易地借助本体力量修复第二真身,但现在第二真身与本体分割开成为独立的生命才造成现今的情况,即使她重新炼制出一个真身,也依然难以承受她的本源力量。她看得出神凰的害怕,说:“放心,我不会死。真到第二真身撑不住的时候,我会引天地力量重新铸炼这具身子。”她说着,安抚地摸摸神凰的头。

    神凰不用想也知道那必然非常凶险,跟着便感觉到有一只手落在自己头上摸头……她抬眼朝昆仑落在自己头顶上的手扫去,顿时脸色微变,说:“你过分了啊。”她对着凤凰族的小幼崽才会这么摸。她竟然还觉得被昆仑抚着舒服,这让她的脸往哪搁。

    昆仑见天色不早,拉着神凰从木材上下来,说:“回去吧。”她知道让神凰住狭窄的马车挺委屈的,说:“明天先让陈礼节搭顶帐篷,我们搬出马车住吧。”

    神凰说:“马车挺好,搬来搬去多麻烦。”马车小,她俩在里面就只能挤一块,那感觉就像是挤在一起窝里,挺自在的。最重要的是挤啊,她就可以正大光明地贴在昆仑身上不停地埋怨昆仑好挤。

    昆仑知道神凰不安,由得神凰粘着自己。

    她拉着神凰进入马车,便引出一缕本源力量演泽天地秩序。

    神凰看着昆仑的掌心拢出一团宇宙本源力量不知道要做什么,问:“你干嘛?”

    昆仑说:“给神界挖第二个坑。”她说着,突然觉察到有异,抬头朝京城方向望去,便见皇帝把他的女婿扔进了他外孙的笼子。

    饿了好几天的活死人,见到自己的生父,如饥饿已久的饿狼见到肥美的兔子扑了过去。

    那是为朝廷征战多年的将军,战功赫赫,在笼子里与已成恶兽的儿子生死相搏。他用手扼碎了儿子的咽喉,可他的儿子成了活尸,有符文力量支撑身体活动,咽喉碎了并不影响活动。那充满力量的手插进了大将军的胸膛掏出心脏大口啃嚼,那是他需要的鲜血和力量。

    大将军倒下了。

    活死人吃了他的心脏,趴在他的身上吸血,满嘴满身的血。

    过了一会儿,他恢复了理智,抬起头,看着惨死的父亲,惨叫一声,缩到笼子的角落,朝笼子外的皇帝看去。他看到皇帝后,便把自己杀父推到是皇命允许那,低喃句:“不是我杀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皇帝看着外孙身上的尸斑消失,又变得和活人无异,陷入了沉思。

    神凰觉察到昆仑正朝京城方向望去,不用想也知道昆仑在关注什么,神念一扫,整个人都愣住了。皇帝用女婿喂外孙,子食父!妖兽都不干这样的事。野兽在饿极的情况下,会同类相残,但那是在极端恶劣的绝境,自相残杀的结果是最强的那个活到最后活出去,好过一起全死,可眼前这情况……皇帝家缺血么?找跟那活死人有血源关系的亲戚,皇家那么多人,再加上那活死人的父系亲戚,百八十个人随便挑,每个人放一杯血,轮流喂,足够活养他。活死人这种东西,其实是不该出现在他们中的,皇帝知道这事,难道不是该第一个把这活死人给灭了么?

    她稍作一想,便明白过来。“皇帝想要长生。”他是皇帝,他有那么多的子孙后代,他不缺血。

    大将军死了,皇帝让身边的人把大将军的尸体处理干净,于是他的尸体被悄悄地运出宫,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

    三军统帅,进了宫,之后,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神凰有些怵然地看向昆仑,问:“接下来……会怎么样?”她有种预感,但不敢去想。

    昆仑见过很多殉葬,知道那些人为了死后能够成仙享受会做到什么地步。他们对于臆想中的死后事都能极尽残忍,能何况是眼前亲眼见到的……

    她沉默片刻,说:“皇帝还在找我,他想要更好的长生方式,不喝人生就能维持长生的方式。”

    神凰轻哧一声,说:“他可真会想,想长生,那就放弃皇位去修仙呀。”她只觉这些格外糟心,说:“你成天窝在人间看这帮污秽玩意儿,不嫌脏眼睛呀。”她又想让昆仑和她回梧桐神界。

    昆仑低头继续演化手里的道,说:“神界拥有皇权,也有长生,然后他们还要主宰苍生,更要永生不死。是不是比皇帝更会想?”

    神凰的脊椎中没来由地冒出一股子寒气。她看着昆仑,喊了声:“昆仑。”她突然有些怕,她说道:“跟我回去,我保护你。”她不想让昆仑沾这些,脏!

    昆仑笑笑,柔声说:“以后,换我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