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68、第 68 章
    昆仑半点去找神界麻烦的想法都没有。她的身体崩溃在即, 任何外力都有可能让第二真身瞬间土崩瓦解。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没有现在就去轮回当凡人的打算。

    之前来她家治病的那些人是把病人和银子一起抬起来的。这些人全是当场权贵, 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银子,昆仑是为钱给他们治病,自然是收费极贵, 加起来共有八千多两银子, 全用箱子装着摆在她家客堂。

    她知道神凰动辄伸手挠人的脾气,又是个爱惹事的主, 对神凰的要求就是拿着银子尽情地去买买买玩玩玩,用银子砸得这些凡人不敢来惹神凰。不然,惹到神凰, 一爪子挠下去, 凡人有十条命都不够死。

    她把银子全给了神凰, 告诉她不够花再找她, 又让神凰答应她不和凡人动手,有什么事交给她解决。

    神凰见昆仑一副当家作主, 管她像管家里的淘气包的模样,笑得眉眼弯弯地应了声:“好呀。”

    她掰着手指头,说:“第一件事, 我听说凡间最好吃的美味在皇宫。说实在的, 你做的饭菜真不好吃。我还打听了, 京里的这些权贵人家都有自己的庄子,有专用的庄户给他们种菜种粮供应他们吃,米粮肉菜都是精心种植喂养出来的。衣裳首饰也有专职的绣娘工匠缝制打造。还有啊, 天热的时候,他们有避暑的庄子。京城中不少人家在城郊还有带温泉的山庄。”

    昆仑抬起头,默默地看着神凰。

    神凰抱着昆仑的胳膊,说:“我堂堂神凰,梧桐神界至高无上的远古大神,你总不能让我过得连凡间区区一介帝王都不如吧。”

    昆仑:“……”区区一介帝王……好吧,在神凰这里,没毛病。

    她在凡间的身份是神医,神凰居然要让她提供皇帝的生活。

    神凰觉得自己很好说话,“我不当皇帝,但吃用标准按照皇帝的来。”

    昆仑扭头就往外走。

    神凰问:“你去哪?”

    昆仑说:“找瑜亲王世子。”

    瑜亲王世子的消息非常灵通,早在长庆公主府的人带走小山大夫时就盯上了长庆公主府,长庆公主给府上的人封了口,探不出具体消息,但知道小山大夫把他表弟救活了。他心想:“看来这小山大夫也是怕死的嘛。怕死就好办了。好言相请不来,那就只好强请了。”他正在琢磨,便听到管事来报,小山大夫来了。

    瑜亲王世子说:“有请。”没让小山大夫多等,起身就去了,问:“小山大夫可是想通了?”

    昆仑告诉瑜亲王世子,如果能够把皇帝的御厨和做衣服首饰的绣娘工匠给她,再加上郊外一座带温泉的庄子,她愿意给太后治病。

    瑜亲王世子饶是好涵养也当场沉了脸。她竟然妄想挖他皇爷爷的墙角,让御用工匠侍候她,这是想造反找死吗?

    昆仑见他的表情就知道这事他不会答应,略微欠身,说:“既然不妥,就此告此。”说完,起身走了。

    瑜亲王世子说:“慢。”他说:“小山大夫可知你刚才那些话足以治你的死罪?”

    昆仑顿足,转身,说:“宫里的御医是跪着替人治病救命的吧?在你们眼里,人分贵贱,那么在我这诊金也分贵贱。我替命不值三文钱的人治病,他的诊金就是一文钱,我替你们号称世上最尊贵的女人治病,那么她的诊金就是这个价。”她的话音一顿,说:“世子不愿,这事就此作罢。”说完,转身走了。

    瑜亲王世子的情绪变化和心思逃不过昆仑的感知。

    在人世间,皇权是至高无上的,凌驾于朝廷律法之上的。有句话叫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今天长庆公主以势压人,显然已经给一些人做了榜样。

    昆仑不愿被扣上死罪的帽子等人上门来抓,更不愿跪着替人治病救命,她给神凰传音:“我们得罪了皇室权贵,收拾下,出去避避风头。”

    神凰不由得愣住了:避风头?昆仑居然要避风头?她俩居然要因为几个凡人避风头?

    不过转念一想,昆仑是大夫,凡间的大夫。凡间的大夫是没有能力跟皇室对抗的。

    她很好奇昆仑在凡间这么一个去到哪都需要路引的地方怎么靠着凡人的手段避开朝廷的搜捕。她说道:“行啊,我在家等你带我出去避风头。”她的话音一转,又说:“说好的皇帝的吃用标准呢?”结果昆仑出去趟,她俩直接成了逃犯的标准。

    昆仑没回答神凰。她到城中卖名贵布料的店子,买民间百姓能买到的最好的料子,又去买了针线,让店里的伙计套了马车送到她家。

    神凰见昆仑要跑路居然还有时间买布料,也是服气。

    昆仑买好布料,又去买了辆马车,并且花重金买了匹好马拉车回家,把新买的布料针钱和一些银子搬上马车,把家门挂把大锁,驾着马车载着神凰出城。

    神凰坐在昆仑身边,看着昆仑格外熟练地挥起鞭子赶紧,盯着昆仑看了半天也没挪眼。她说:“堂堂昆仑女神……你这么玩得很开心啊。”还……真的赶着马车带她出去避风头。

    她又回头看了眼城里的方向,便见瑜王府的小厮跑到官府衙门报官,衙门当即派人到她们家去抓人。

    路有点远,估计还有大半个时辰才到她家,那时候估计就要开始搜捕她们了。

    她以神念朝着四面八方扫去,发现京城附近到处都是人烟,不要说能藏人的深山老林,连块荒地都没有。就连乱葬岗都不时有人过去扔尸体。

    昆仑驾着马车沿着官道一路疾奔,从黄昏一直到深夜还在赶路。

    神凰托着下巴坐在昆仑身旁,每隔一会儿就一副“我很无聊”的模样,问:“我们去哪?”

    昆仑只淡淡地看一眼神凰,便继续赶马。

    到半夜的时候,她赶着马离了官道,拐到了只够一辆马车跑的土路上,又再行了约有十几里,来到了一座荒废已久鬼气森森的村子,把马车停在了一座破败的大宅前。

    昆仑说:“五十多年前,藩王造反,京城大乱,官兵流匪四处乱蹿。这座村子原本是一个颇有些家资以耕读传家的大宗族,一天夜里遭到匪徒洗劫,大部分人都被屠了,剩下的人逃离了这个地方。死的人太多,再加上后来的一场大地震改变了这里的风水格局,这地方开始闹鬼。后来有人迁到这里来,但死的死疯的疯,这座村子就废弃了。后来的那些人,在距这里约有五六里外的地方建了村子,因这里闹鬼的传言厉害,都不往这里来。”她说话间,推开面前那摇摇欲坠的宅门,隔着影壁都能看见院子里站着的好几十个鬼。

    院子里的鬼出来,那些散居在周围的鬼也纷纷从屋子里出来,飘飘悠悠地朝着马车方向过来。

    马跑了大半晚上,水都没喝一口,又累又渴,刚歇了下脚就看到有鬼,顿时吓得“咴咴咴——”地叫了声,扬起蹄子就要跑。

    神凰赶紧一把勒住马缰强行按住马,以神念与它沟通:“怕个鬼啊。”

    马眨眼,用马语回答:怕鬼。

    神凰:“……”你一匹马怕什么鬼!不过再一想,鬼这东西,可不止吃人,也吃动物。没见这地方连老鼠都没一只么。她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在和一匹马说话。堂堂神凰,居然沦落到跟一匹凡□□流。她喊:“昆仑,你的马要跑了。”她喊完,就见这匹马居然用头蹭她。神凰嫌弃地与马拉开距离,说:“你不是要跑吗?”

    怕鬼的马躲到了神凰身后。它虽然是匹马,但是它不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