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57、第 57 章
    浑身淌着血的神凰迈着那露出森森白骨的锋利爪子一步步走向神帝大军, 泛着灼灼神火的眼眸中翻涌着无尽的血腥杀戮气息。它的每一步, 都似踏在众神的心口上。

    她身上的气息, 是疯狂,是毁灭,是绝望。

    她的声音, 在它们的耳畔响起:“曾经, 你们毁了我的梧桐神界,灭了我的凤凰帝族, 曾经,你们让我恨意滔天,不惜毁掉梧桐神界毁掉我自己也要与你们同归于尽。后来, 我遇到一只傻呼呼的山精, 她送了我被毁掉的神殿, 她送了我一个新的梧桐神界, 她让我又有了一个强大的凤凰神族!我舍不得离开,为此, 我甚至可以放弃对你们的报复,我在昆仑神山守了她百万年,我手把手地教她弹筝, 炼丹, 教她去学人事世故, 可你们,为了所谓的永生不死,却让她步向死亡, 一步步地崩溃……逼得她为保其它生灵活下来,生生地把自己肢解分离……”

    “她那么年轻,她还有漫长无尽的岁月可活,却在你们的贪婪和杀戮中,走向毁灭与死亡。”

    有泪,从神凰的眼眶里淌出,混着她脸上的血和碎肉往下淌。

    那是神凰泣血的悲伤,亦是神凰不顾一切的杀戮。

    这些神都是经过艰苦修炼一步步成就如今的地位的,他们汇聚成神界,效力大军,为的是长生,为的是更加强大,而眼下,他们面对的神凰明显是想要给昆仑神山陪葬,且要拉着他们一起陪葬,就连神帝都被她疯狂地生生挠成碎片再一口口地生吞了。

    他们看着步步走来,浑不在乎自己满身的伤,浑不在意自己生死的神凰,步步后退,迅速后退。

    谁都不愿和这样的神凰直面对上。

    即使能把它杀在这里,神凰是远古大神,她死亡时的自爆,足以让这片天地,让他们全部葬送在这里。

    他们还有大好的前途,还有远大的将来,昆仑女神已经在步入死亡,她死后,神魂散归宇宙,她体累积蓄的力量将成为无主之物飘荡在那片天地,孕育出新的神界,一个自宇宙诞生之初所孕育出来的最强大的远古大神死亡后所形成的新神界,那是一个任何古族的神界都无法比拟的新神界。

    耗下去,耗到昆仑女神胜利,他们就赢了。

    没必要和神凰死磕在这里,把自己葬送了。

    这是大部分神族的想法,也是统领大军的神族的想法。

    他们撤得比来得要快!

    神凰没有追击,轻哧一声,扭头就朝围困住她的那些鸟崽子们的神界大军杀过去。

    没了这支神帝亲领的大军接应,那支大军,孤立无援。

    神凰便觉得根本无需顾虑,没有顾虑,遇谁杀谁,才是最强大的。

    她杀入围困鸟崽子们的大军,把他们杀了个片甲不留,然后,调头又追着撤离的神界大军去。

    遭到神凰追杀的神界以及神界大军伤亡惨重,许多神在逃无可逃或家破人亡的情况下选择要与神凰同归于尽。神界不可能让神凰这样一直杀下去,他们在各个小神界设置拦截,双方展开惨烈的撕杀。

    神凰带出来的鸟族越来越少,神凰的伤也越来越重,她伤得身上只剩下骨头裹覆着神火和本源力量,她还在战斗。

    九尾找来,要把剩下的鸟族送回昆仑神山。

    这场战争,有她们就够了。她不想看到连梧桐神界都折损在这里。她知道神凰的脾气,也明白神凰想要做什么,但她们得给仅剩的梧桐神界留下自保的力量。

    神凰问九尾:“覆巢之下,可有完卵?”她叫道:“我宁肯它们全部战死沙场,也绝不愿再看它们再被堵在梧桐神界中毫无反击之力地死去。我凤凰帝族憋屈过那么一次,我绝不愿让它们再有第二次。”

    九尾问:“拼尽所有?然后呢?都死了昆仑怎么办?她那么单纯,没了我们,她拿什么对付狡诈的神界。”

    神凰瞬间哽咽,轻轻地吐出句:“昆仑……昆仑神山崩了……”

    九尾怔了下,向来灵光的脑子在这会儿就像是被凝固了似的,失去了思考能力。她过了一会儿,才问:“昆仑神山崩了?”她听到有这样的传闻,昆仑神山崩了,昆仑女神要死了,神凰疯了,拼命地报复神界,要拉着神界同归于尽。她根本不信。她离开时,昆仑已经从大地脱困,且已经稳住了是昆仑神山,昆仑不仅有十八口昆仑鼎可以镇住昆仑神山,她自身的本源力量更是强大到是任何一位远古大神都无法可比的,就连号称远古第一大神的神龙都不能。她说道:“不可能。”她看见神凰此刻的模样,便知道传言绝非虚假,她当即拽住神凰便往回赶。

    当九尾拉着神凰回到昆仑神山时,不仅九尾呆滞住了,就连早有心理准备的凰鸟也愣在原地,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昆仑神山。

    眼前没有了昆仑神山,只有昆仑神山的主峰支脉,也就是昆仑住的小院和凤栖梧桐神界在的地方,偌大的昆仑神山消失殆尽,而在昆仑神山的上空,则是一片宛若厚厚云层状的翻滚的混沌元气,来自宇宙诞生时期的气息从混沌元气中溢散出来,它们朝着宇宙深处飘去,越飘越远,宛若一座诞生的新宇宙般不断地朝着四面八方扩张。

    那是昆仑的本源力量。

    神凰回过神来,发出声凄厉的嗥叫,那开那双挂着血肉残碎的骨翅便要朝着飘远的昆仑本源力量飞去。

    九尾扑上前去,毛绒绒的狐狸爪子紧紧地按住神凰,哪怕被神凰身上的神火烧得毛都化成了灰烬,皮肉都焦了也不放手。

    神凰拼命挣扎,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声。

    九尾紧紧地按住神凰,神凰身上的神火把她的血肉都烧成了灰烬,她却一点都不觉得疼,就像是全身都麻木了,只有眼眶里泛起湿意,模糊了视线,但她不需要眼睛看,仍能看见昆仑的本源力量越飘越远。

    那是远古大神逝去后的模样。

    魂飞魄散,剩下的本源力量飘荡在宇宙中,渐渐的形成一片新生的小世界。

    “小凰?九尾?你们……怎么了?”昆仑的声音从小院中传来,响在她俩的耳畔。

    她俩同时回头,便见昆仑立在小院门口看着她俩,那眼神充满担忧。

    九尾和神凰一起看着昆仑,唯恐眼前看到的是幻象,但很快,她们便明白,这不是幻象。昆仑没有魂飞魄散,她的神魂聚在第二真身中,她并没有魂飞魄散,并没有死。昆仑和别的远古大神不同,她有两条命,两条独立的生命,死了一条,还有一条。

    九尾含泪看着昆仑,满心悲恸,满心心酸,又喜难自抑,哭着笑着,笑着哭着。

    神凰大哭着骂道:“你没死怎么不早说!第二真身修炼出来了,不用死了,不知道吱声说话吗?”她挣开九尾,化作人形,落到昆仑的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昆仑,说:“告诉我,你有第二真身,你不会死了,是不是?”

    昆仑见到神凰的眼角和脸上都淌着泪,伸手去替神凰拭着泪,说:“你哭了。”她又再看着神凰,连脸上的肉都没了,露出骨头,原本华丽的神凰羽袍此刻烂得遮不住身子,站在她面前的神凰宛若一个行走的骷髅架。她的心里涌起种很难受的情绪,堵得慌,又无处排解。

    神凰见昆仑不说话,再次说:“你告诉我,你有第二真身,你不会死。”

    昆仑略作沉默,说:“你知道的,死亡对于远古大神来说意味着什么。”

    神凰的视线牢牢地锁定着昆仑,说:“你可以保住自己不死的。”她咬牙切齿地叫道:“昆仑,你给我听清楚,你要是死了,我就拉着这世间苍生给你陪葬。无论是神佛妖魔还是凡人,我一个都不放过,我通通都不放过,绝不放过!”她的声音到最后几乎是用喊。她满心的悲怒,满心的不甘,事情不该发展成这样,不该的!

    九尾还存有理智。她落在昆仑身边,问昆仑:“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昆仑抬起头看向头顶上空越飘越远的本源力量,她缓缓说道:“我给神界挖了一个坑,一个他们拒绝不了的坑。那是我的本源力量,能与天地同寿的本源力量。我的神魂意识在我的第二真身里,此刻,那些本源力量是无主之物,那里有永生不死的秘密,有与天地同寿的力量,那里,才是一个永无死亡的真神界。”她看向九尾,说:“我是当世,唯一一个活到现在不曾老去的远古大神,那是,有永葆青春的秘密。”

    有些话,她说出来,出她的口,入别人的耳。

    九尾沉默了。昆仑的话,只能信一半,昆仑的话,不是说给她和神凰听的。

    凰鸟紧紧地盯着昆仑,说:“我们可以杀尽神界。”

    昆仑说:“我要是不是一个死寂的世界。”她顿了下,说:“我在黑暗中飘了很久很久,久到没有时间,没有一切,只有我自己。后来,我撞到了大地上,又是无数个年头,再后来,有了生灵,有了昆仑老祖,我听到他们说这世上有只神凰,有只狐神,是远古大神……”

    凰鸟曾看过昆仑的记忆,知道昆仑活得比自己久,意识出现得比自己早,却没想到竟是……这么早!

    九尾更是……完全没想到。她以为她们与昆仑是同时代出生的,却没想到,昆仑竟比她们更早无数个年头。

    昆仑说:“我不想要一个死寂只剩下我自己的世界,我也不想要永生不死。”她说完,转身回了小院中。

    凰鸟所有的悲伤愤怒都化成了无力,呆呆地看着昆仑,她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无力地跌坐在地上,任由身上的血淌下来浇在地上。

    九尾默默地看着昆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昆仑选择了一条在她们看来对自己最不利的自毁之路,可这是昆仑的选择,她不知道该怎么劝。她只是觉得昆仑不该这样,但她又没有任何权利和立场去决定昆仑该怎样。要怎么活,要死还是要活,只能昆仑自己说了算。

    头一次,她猜不明白心思单纯的昆仑想要做什么?报复神界吗?

    这代价,太大,也太惨烈了。

    昆仑回到小院中的炼丹室,把凰鸟炼制的疗伤药取出来,想给凰鸟涂药,可凰鸟伤得太厉害,在这地方给凰鸟治伤不合适,又提着凰鸟往梧桐神界去。相对于凰鸟和九尾的难受,昆仑的眼睛亮亮的,心情极好的模样,说:“我自由了,不再被大地卡住,不再被本体束缚,往后我也可以像你们一样自由自在地纵横在宇宙天地间,想去哪就去哪。我想去大地上看看,我想去看涂海,我想去看看神界的生灵是什么样的,是不是都坏透了,是不是也有善良和心怀仁念的神,想去看看那条长眠的老神龙……”她兴奋地絮絮叨叨地说着话。

    凰鸟那双伤痕累累的手把昆仑的手握得紧紧的,说:“我带你去。”她顿了下,说:“你想去哪,我都带你去。”

    昆仑“嗯”了声,与凰鸟和九尾进入凰鸟的神凰殿,她自己布下禁止,又让凰鸟动用梧桐神界的世界之力布下结界,封绝神殿,不让外界窥探和探知到任何神殿中的信息,通过推演之术都不行。

    九尾和神凰都是远古大神,自然知道宇宙中从来没有永生不老一说,也很清楚所谓的不死不灭是指什么。

    昆仑看九尾身上也都是伤,但没凰鸟重,给了九尾治伤的丹药,说:“九尾,你先把自己身上的伤处理了,我给小凰治伤。”她说着,倒出丹药先喂凰鸟吃下几颗,又把丹药弄碎去给凰鸟敷药。

    九尾:“……”她默默地倒出两枚丹药吃下去,再运转神力把伤口处沾上的神凰神火剔除干净,之后身上的伤便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凰鸟低头看着拿出丹药给要给自己治伤的昆仑,微微张了张嘴,把那句她不需要涂药咽回去,默默地看着昆仑给她涂药,再把她用缠裹伤口的布裹成一个布偶人。

    九尾:“……”

    昆仑给凰鸟包好伤口,说:“好好养伤,我明天再给你换药。”

    凰鸟:“……”她顿了下,轻轻吐出句:“不用。”幽幽地看了眼昆仑,再低头看看包得奇丑无比的自己,很想告诉昆仑,她只需要把伤口上沾染的那些阻止自己伤口愈合的破坏力量清除掉,伤口转瞬间就能愈合。她看昆仑包裹得这么认真,实在不好拂昆仑的好意,心说:“丑就丑点吧。”

    九尾的心里堵得慌,懒得理会这俩幼稚的行为,问昆仑:“昆仑,你说的给神界挖了一个他们难以拒绝的坑是指什么?”

    昆仑故作神秘,不说:“等见到了你们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