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52、第 52 章
    九尾觉得神凰对昆仑的态度有点矛盾。神凰担心昆仑在她们离死后孤单寂寞, 想让昆仑融入昆仑神山的生灵中去与它们相处, 但又时时刻刻盯着, 但凡有谁靠近,神凰的爪子立即挠过去。

    担心昆仑吃亏?别闹!实力摆在这。那些生灵或许能够通过与昆仑交好获得好处,但是想要让昆仑吃亏, 那就得看昆仑愿不愿意吃这亏了。

    九尾明白神凰这种矛盾所在的原因, 心情略有些微妙。

    她对昆仑有种朦朦胧胧的喜欢,无论走多久走远, 都会想要回来看看昆仑,然后再离开。她把喜欢藏在心里,偶尔回来看看, 便觉很好, 但没想到神凰居然会付诸行动。

    不过她再一想, 神凰就是这么一个鸟性格。蹦蹦哒哒的, 好奇心重,有什么都凑上去看几眼, 伸爪子挠几下,遇到挠不过的,被揍掉满身毛的事也是时有发生, 即使重伤, 也跟没事似的, 找个角落涅槃成蛋养好伤后,又再钻出来继续蹦跶。

    自己最好的朋友喜欢上自己喜欢的人,还划拉到爪子下的保护范围内, 想想,还是略有点酸酸的。

    九尾对着昆仑不敢放肆,对着神凰,还真没什么不敢的,当即把神凰叫出昆仑神山,谈话。

    凰鸟正心气儿不顺,见九尾一副有话说的模样,不免有几分迁怒,说:“那颗讨论的蛇蛋,你是从哪挪来的?”

    九尾说:“这片大地上曾经出现过一只大地之精,汇聚山川精华而生,为大地之母。那大地之母便是人身蛇尾模样。后来,大地之母寿元耗尽,一生精魄散归天地,重新滋养这片大地山川。在她死后,出现了一种天生神力的人身蛇尾的生灵。这种生灵无父无母,在地脉中凝聚山川精魄孕育而生,虽然不是神,但天生能借大地之力。它们有个习性,出生在什么地方,终其一生都会守护那个地方。”

    “按常理说,这颗蛋有可能出生在大地上的任何一个地方,但不可能出生在昆仑神山。”

    凰鸟明白了,“妖帝印?”

    九尾点头。她说:“妖帝与我母亲是生死至交,昆仑助她许多。昆仑给了她许多神境资源,她能成神,她能炼制出这块妖帝印,都与昆仑有关。不过,昆仑……其实……有点……小抠。”其实也算不上抠,有借有还嘛,可昆仑那模样,又确实像有点小抠。

    凰鸟知道九尾说的有点小抠是指什么。她和九尾虽然得了昆仑的力量,但是,在她们死后是要还回来的。同理,妖帝当年得了昆仑的东西,在她死后这些东西成为无主之物,受冥冥之中的那种引导又回到了昆仑神山。妖帝虽然不是宇宙诞生时的那些远古大神的后裔,但也是生而为神的神族后代,又有这么一件神宝,消散的精魄重新汇聚,再落在昆仑神山的仙灵脉中,自然也就满足了重生的条件,也就是说,无渊,其实就是当年的妖帝转世。

    凰鸟问:“无渊之海在哪?我记得昆仑神山没有这么一个地方。”

    九尾说:“无渊之海是一方独立小世界,百万年前,妖帝的界域,妖帝死后,无渊之海消失。没有崩塌,只是消失,遁世不见了。”

    凰鸟说:“也就是说,西昆仑女王无渊手里不仅有妖帝的神宝,还有先天孕育的一方小世界,无渊之海。”

    九尾忍不住刺激下凰鸟,说:“也许还有昆仑送她的其它东西。要不然,你当她哪来的实力占据这么大一片地方,还敢在昆仑神山用西昆仑女王这个名号。”

    凰鸟觉得爪子有点痒,心里有点烦躁,又一想,不管是妖帝还是西昆仑女王,和昆仑都不是一个层次境界的。可西昆仑女王居然是昆仑召来的,这……这就是前世因,今世果,必然会有一番牵扯的,就看这份牵扯是深还是浅了。

    九尾看凰鸟的反应,不像是只有一点点喜欢。虽然她的心里有点酸,可终归是至交好友,她做不出扑上去抢的事来,更何况,对着昆仑,她真没凰鸟那伸爪子就挠的胆魄。

    凰鸟忽然想起一事,问:“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在昆仑神山,任何与昆仑有关或有牵连的事,都逃不开昆仑的感知。九尾叫她出来,说明事情与昆仑有关,还不想让昆仑知道。

    九尾被无渊的事打岔,那点酸意淡了,又觉得不好再过问神凰与昆仑间的感情上的事。即使关心,即使在乎,这些对昆仑和对神凰来说,是好是坏,都不是她能推测得出和下得了定论的。她在意她们,但只能抽身旁观。

    九尾淡淡地说道:“没什么。”她见神凰挑眉,满脸不信的模样,说:“见你和昆仑斗气,想找你聊聊。”

    凰鸟轻哧道:“说我像老妈子,我看你才像。”她说话间,视线在九尾的脸上扫了几圈。她和九尾混在一起多年,哪能看不出九尾的情绪有点不太对。九尾不愿说,她不好多问,只说:“那随你。”便要往昆仑神山去,想了下,又退回来,问:“真没事?”

    九尾淡淡地瞥了眼凰鸟,“呵”了笑了声,斜睨着她,说:“既然你问了,那就别怪我了。”

    凰鸟警惕地看着九尾,问:“什么意思?”

    九尾问:“你喜欢昆仑?”

    凰鸟从鼻腔里发出声轻哧:“那我得愁掉满身毛折寿好几百万年。喜欢昆仑?我这得有多想不开。”说完,懒得再搭理九尾,回昆仑神山,找昆仑算账,让昆仑离无渊远点。

    她把西昆仑女王的来历告诉昆仑,说:“她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你,这种情况用人族的话来说叫做因果,前世因,今世果。”她想起人族的那些传说,自己脑补一番,说:“万一她是来还债的,喜欢上你了,你又不喜欢她,徒增情债,这纠缠下去没完没了,对你不好。”

    昆仑茫然:“欠了债当然要还,应该的啊。”

    凰鸟说:“这世上有一种债是还不起的。”

    昆仑问:“命债?不对,一命偿一命,能还。”

    凰鸟咬牙:傻山精!她说:“情债。别人喜欢你,你不喜欢她,难道你能勉强自己去喜欢?”她现在真觉得自己操碎了老妈子心。

    昆仑大概懂了。她见凰鸟是关心她,担心欠上情债才出面阻拦,对凰鸟的那点气也就散了,诚心道谢,又说:“不过,你有事直说,能不动手还是尽量少动手。”

    凰鸟扔下句:“对着不会听你说话的人,说一万句都没有一拳头下去管用。”扭头走了。

    九尾来敲昆仑的房门,请昆仑到院子里,与昆仑商议想把古族的幼崽带到昆仑神山,请昆仑庇护。

    她说:“这事,我与神凰商量过,需要你自己做决断。请你庇护古族幼崽,必然会将古族和神界的战火再一次引到你这里。古族是远古大神后裔,我,神凰,你,都是远古大神,我们与神族,一直是生存之战。”

    “神族是由微末的人族修炼一步步壮大起来的,他们的生存根本就是不断地从其他的生灵身上获取资源,淬炼己身,由最平凡普通的凡人,成为强大到能与古族甚至能与远古大战战斗的神。”

    “远古大神在宇宙诞生之初所拥有的本源力量,是他们所必须要得到的。那是创世的力量,只有拥有这些,他们才能位立宇宙绝巅,没有,他们终将面临他们一直想要摆脱的生老病死。便如在昆仑神山,你封绝了先天元气,人族便再不能在昆仑神山修炼成神,最终寿命耗尽,一生修行所付出的努力全都化为烟尘。”

    “那是一个宣扬修行是逆天而为命运该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种族,为了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们可以死,可以付出一切。为了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们可以不计一切代价地前仆后继。”

    “人族,凡人,比起凡兽,力量弱,但是他们先天开智,且,繁育极快,再加上通过修行,不断地壮大己身,然后不断地挑战艰难,竭尽全力走出去,力图走得更远,也越走越远,他们已经分散到宇宙中的各个角落,可以说是已经变成一个杀不尽斩不绝,生生不息的种族……”

    “你的强大,让他们暂避你的锋芒,但如果古族全部覆灭,他们获得古族和其他远古大神的力量后,有能够与你抗衡的力量,必然会再次向你出手。”

    九尾顿了下,说:“你现在庇护古族幼崽,必然会引来神界的一些动作。也可以选择维持现在的清静,外界的纷争与你无关。神族什么时候会杀过来,我们都不确定,甚至神族自己也不确定。他们的种族太过庞大,内斗不休,对外发起攻击时,得先内部统一意见……”她把一切细细地掰碎了告诉昆仑,让昆仑想清楚后才决定。

    昆仑明白,九尾和凰鸟是想让她庇护那些古族幼崽的,不然不会提这事。

    同为远古大神,人族杀了其他远古大神,没理由会放过她。她最开始不懂,这么多年过去也逐渐明白过来,她这里能这么太平安静,全是因为当年归元神帝偷鸡不成蚀把米,费了那么大的劲来对付她,最终被她轻松化解,反而折损了归元帝鼎,导致堂堂神帝含恨陨落。前车之鉴在,后世神帝自然不愿步归元神帝后尘,轻易不敢再妄动,选择暂时避开她。

    她对九尾说:“如果那些古族愿意过来,便让它们来。不过我不喜欢它们在我这里打架,和人族打架也不行。”她缓缓地说了句:“昆仑神山有很多人族,有很多凡人修炼成仙,但是,更多的凡人,终其一生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地里劳作,为温饱奔波。无论是凡人还是凡兽,神与神之间的战神,对他们来说太遥远,他们的力量太微弱,但神如果向他们发起攻击,他们轻易地就能覆灭。”有时候在她看来只是一场正常的气候变化造成的暴雨暴雪,对他们来说就是灾场。他们以为灾难是触怒神灵造成的,他们就会非常恐惧地进行祭祀,甚至愿意用自己献祭,以平息神的怒火,消除灾难。她不喜欢他们用生灵祭祀,但明白他们的所求,仅仅是为了生存和为了更好地活下去。

    昆仑想,他们的祭祀还是有用的吧,虽然她不过问,但她听到了他们的声音,听到了他们的祈求。如果是站在人族的角度去想,如果有得选择,当然是愿意靠自己站得稳稳的,不会愿意用杀死自己的方式去乞求施害者高抬贵手。许多人,许多生灵,卑微时可怜,被欺凌被杀戮,当变得强大后,他们就成为了欺凌者杀戮者。

    优胜劣汰,又是无法避免的竞争。

    她其实也在这场竞争中,只不过,她在漫长的岁月中积累够了自己所需的力量,保持现状就可以让自己活得很好。

    这世上不变的唯有变,没有什么是能够永远维持现状的,包括她。

    至于未来她会是什么模样,昆仑那贫瘠的想象力无法想象出来,不过她想,大概最坏的结果就是像凰鸟和九尾她们以前那样化成无数碎片飘散在宇宙天地间吧。以前的九尾死后,有了天狐帝族,有了狐帝,有了小狐狸,她不知道,如果有天,她也那样后,会出现什么样的生灵。

    昆仑只想了想,便把这些抛到脑后,实在是那些太过遥远。不说别的,迁古族幼崽这事,据她所知,有些古族离得极远,飞个千八百年都不见得能到她这里。

    她在九尾走后,便又回了自己的小山筝行。

    小山筝行人满为患,不仅院子里挤得连落脚的地儿都没有,院子外都挤满了人。

    这些人只看不买,全部都是来沾神气和看热闹的,还以观摩她立的那块碑悟道的,更有仙真从她立的那场碑中悟到了点什么突破境界引来天雷渡劫的。

    她开的是筝行,不是修行道场。

    昆仑无语,又炼制了块碑立在筝行的大门外:非买勿入!

    她把碑刚立上,就有人激动地大喊:“神碑,又有悟道神碑了!”

    昆仑:“……”她默默地看着那人,憋了一下,问:“你不认识字吗?”

    那人顿时更激动了,恭敬地请教昆仑碑上所立的古文是什么意思,更有人请教院子里的那块碑的古文。

    昆仑指着碑上的字,慢慢地读:“非,买,勿,入。”她又回到院子里,把院子里的那场碑上的字,一字一字地读给大家听。他们不认识字,她只好自己读一遍,告诉他们是什么意思。昆仑讲到一半,就发现他们纷纷拿出玉简开始记载,当她是在教他们古文了。至于“非买勿入”,他们全当学字了。

    她开门做生意,可不可以把这些人赶出去?

    昆仑想着动手不好,于是把惹来这些人的两块碑抠走了。她看这些人还不走,又给全部挪出她的院子,学着入城要交入城费的方式,在门口立了个装仙灵石的盆子,并且,布下道禁制,每天限制百人进入,如果要买东西,交一笔够买筝的钱,领一块牌子,可以待上一整天,不然,转悠一圈,半个时辰后就会被自动送出去。她想着这些人都不识字,便把自己的规矩用传音的方式,传给院子外,以及城里的每一个人的脑海中,让他们全都知道她的规矩,省得明明懂了还装不懂,打扰她做生意。

    昆仑这一传音,整座城的生灵都沉默了。

    小山筝行老板说的话,显然是对所有人说的,但却直接印在识海中,这是怎样的修行境界和实力。

    这种实力,在昆仑神山,只有一个人可以办到,那就是昆仑神山的主宰——昆仑女神。

    在昆仑神山,大家伙能默认联合起来欺负一个古族,占她便宜,大不了把这古族挤兑走,可欺负昆仑女神,走的就绝对不会是昆仑女神了。

    一些瞧不上去小山筝行占便宜的人行动的人,暗中幸灾乐祸:踢到硬茬子了吧。不怕古族,想去惹事,惹到昆仑女神了吧,怕不怕?

    昆仑赴西昆仑女王宴会时,宴会在场的那些人知道昆仑的真实身份后,看向他们女王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女王搂过昆仑女神的脖子,女神爬到昆仑女神身上去过,虽然被突然出来的女人抠下来……

    敢管昆仑女神闲事的,放眼昆仑神山,只有两位。瞧那身衣服,那自然是神凰啦!

    敢骂神凰妒妇还能活下来的,女王真是独一份了。

    西昆仑女王听到昆仑的传音也是整个儿都懵了:您这是在告诉所有人您是昆仑女神,在湖畔边开了间卖半神器的筝行吧?

    这用不了半个月时间,不要说整座昆仑神山,昆仑神山外都得知道!

    她已经可以想象得到,会有多少人来昆仑神山看昆仑女神现世,已经买半神器了!

    西昆仑神山没有多少人买得起半神器,但在昆仑神山以外可不缺神,半神器什么的他们还不放在眼里,但是昆仑女神这么一位远古大神,能让狐神和神凰重生的远古大神现世……

    西昆仑女王敢说,消息传出去,说不定连其他的远古大神都能引来。

    西昆仑女王赶紧赶到小山筝行,扔了十枚上品仙灵石便进了门,见到昆仑居然悠闲地沏起茶,顿时无语了。十枚上品仙灵石的入门费,您还能再便宜些吗?这时候了,您还有心情喝茶?她说:“你露馅了。”

    昆仑的手一顿,杯子里的茶不小心溢了点在杯子外,问:“怎么露的馅?”

    西昆仑女王见到昆仑渗出来的茶水,再看那茶叶,说:“盗圣这是有多想不开,不愿拿他的酒换你的茶。”她到昆仑跟前,先让昆仑给她倒了杯茶,说:“我润润嗓子。”

    昆仑给她倒了杯茶,去察看外面那些人的反应,发现是有点不太对。

    西昆仑女王轻轻抿了口茶,说:“你刚才那传音,别人传音都是直接用吼的,声音都是震在别人的耳边。你是直接传到别人的识海中……这种神通手段,已超乎神……”这沏茶的水她知道是用精纯的先天元气凝化而成的,可这茶和这水中蕴含的神力便是她看不懂的,但知道这种力量极其难得,绝非外界能寻的。她只喝了半杯,便感觉自己的道行不够,不太承受得住这力量。她不敢再喝,更不敢将喝进去的那丝力量炼化,不然,临半步神成的那半步可不是这会儿适合迈过去的。她把昆仑身份泄露出去可能引发的后果告诉昆仑。

    不说别的,待会儿,估计就会有生灵过来顶礼膜拜了。

    凡间地界,立块泥象都有人去烧香跪拜求平安求赐福求这求那的,在昆仑神山,昆仑女神现世,这么大一尊远古大神没人来求,简直就是笑话!

    西昆仑女王的反应够快,来得也够快,正在开朝会呢,直接从王座上起身就跑到了这来。

    她来得快,外面那些人的反应也不慢。先是被悄无声息的挪出院子,又再有一段声音出现在识海,跟着琢磨清楚小山筝行老板的真实身份,有人的膝盖一软,当场跪下了——吓的。见到这古族漂亮,出言轻佻几句……亵渎的是昆仑女神啊。

    有人跪下,旁边的人反应过来,也跟着跪了。

    别人都跪下了,自己不跪,显得多另类呀,也就跟着跪了。

    之后,小山筝行外,呼呼啦啦地跪了满地的人。

    西昆仑女王刚把话说完,外面的人就像听到她的话似的全跪下了,她无语,赶紧撇清:“这可不是我让他们跪的啊。”

    昆仑也很无语。她就是来做点小生意,怎么闹成这样。

    难道真是因为差距太大,凑不到一起?

    她忽然有点想念神凰冲她发脾气,扑上来挠她了。她和神凰,从实力上来说,差距也是有点大的,但神凰说冲她发火就发火,绝不藏着掖着,也绝对不会跪她或求她什么,倒是处处护着她,偶尔欺负她。

    昆仑慢悠悠地喝着茶,琢磨着接下来怎么办。

    西昆仑女王压制不住那半杯茶里的神力,一直难以突破的壁垒松动,她扔下句:“我去渡劫。”一溜烟跑了。

    她飞到王城上空,再也压制不住那半杯茶里的神力,汹涌的神力灌涌至全身,甚至连识海都遭到洗荡,那一瞬间,西昆仑女王宛若看到天地初开时的情形。强大的神力引发她体内的力量,同时也勾动天地间的力量,晋级神境的神劫开始在空中形成。

    先是昆仑女神现世,紧跟着西昆仑女王跑到昆仑女神那,眨眼的功夫,西昆仑女王就迈过半神境,渡神劫了……

    这意味着什么?

    看到西昆仑女王跑进昆仑女神宅子里的人,不由得多想起来。

    凰鸟觉察到西昆仑神山居然有神劫降临,抬眼望去,见到居然是西昆仑女王,顿时气得把昆仑喝茶的小圆桌挠得布满了爪印!她费了半天唇舌,好说歹说让昆仑离无渊远点,结果,这一回头,她就晃个眼的功夫,昆仑就帮无渊成神了!

    神和半神,虽然差了半步,可那是天壤之别的差距……

    昆仑神山百万年来,除了昆仑山巅,百万年无人无妖成神的禁制,如今就这样破了。

    无渊是妖帝转世,曾经就成过神,又有妖帝印和无渊之海做依仗,要渡过这化神劫是轻而易举的事。

    凰鸟直纠结:要不要挠她几下,让她渡不了这个劫。

    好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