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48、第 48 章
    昆仑和掮客到茶楼厢房。

    卖家是一个十六七岁模样的少年, 虽然年纪轻轻, 但身上的仙灵气非常纯净, 眼睛亮亮的像是有星星,说话时总是带笑。他看到昆仑时,眼睛一亮, 随即便笑了。

    他虽然修为不高, 但家里是经商做生意的,眼力自然很是不俗。他不知道面前这位仙子的来历, 也看不透她的实力,不过认得出她的服饰以及手上拿的折扇全是神宝。

    旁的不说,她的这身行头就是实力。

    即使是金仙境的鬼仙, 在神宝级别面前, 也是远远不够看的。

    少年高兴之下笑得见牙不见眼, 与昆仑见过礼之后, 便谈起买宅子的事。

    鬼修的事解决了,双方对价格也都很满意, 去城中的房屋买卖的府衙办理房契和地契的交易手续。

    昆仑原本以为要像去神剑宗那样捏造一个身份,没想到登记的时候,人家根本就不问她的身份来历, 直接给了她一块玉牌, 让她在上面烙下印记就可以了。

    在此之前, 还需要交付购买房宅的费用,昆仑身上只有极品仙灵石,对方的报价则是以上品仙灵石算的。

    宅子虽然地段略偏, 但那处别院的占地广,不仅临湖靠山,院子里也是假山湖泊亭台楼阁样样齐全,其是建在灵脉上的,不然那鬼修也不会这么霸道地想要独占此地。即使因为鬼修的事降价出售,也是三万多枚上品仙灵石的昂贵价格。

    昆仑满身神宝,少年和掮客都不担心昆仑出不起钱,然而,他们没想到,这位仙子竟然是太出得起钱了。人家直接把上极仙灵石折成极品仙灵石付的账。

    极品仙灵石的产量极少,几乎很少流通,拥有极品仙灵石的,除非遇到什么难处需要救急,否则都是留作渡劫时用来吸收仙灵气用的。这位直接拿极品仙灵石出来买宅子……

    基本上大额交易,大家都是将东西放在储物袋进行的,外人很难知道储物袋里装的是什么,而这位,直接就把三百多枚极品仙灵石堆在了桌子上,那精纯的不含丝毫杂质的极品仙灵石顿时引起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

    少年也惊住了,叫道:“仙子!”

    昆仑之前下山的时候,凰鸟就告诉过她关于灵石、仙灵石之类的钱币兑换问题,她老实说:“我出门的时候,只带了极品仙灵石。”

    少年的视线扫过桌子上的极品仙灵石,默默地还了一半给昆仑,说:“极品仙灵石都是掌握在有极品仙灵矿脉的大势力手中,市面上很少流通,要买只能去黑市或者是花高价在大势力手中购买。市面价与实际价,不一样。”

    昆仑点头,说:“明白了,多谢告知。”她顿了下,又问:“如果我想把极品仙灵石换成上品仙灵石是否需要去黑市?”

    少年说:“去黑市交易,要被抽走三成交易费。仙子姑娘是想要折成上品仙灵石,我可以按照黑市价格买。”他虽然看起来年轻,实际上也年轻,但生而为仙,已有一万多岁,又是出自经商世家,眼力很是不凡。他从这位仙子的穿着和寥寥几语便已经看出她的深浅,对她的来历也有了猜测。年轻,神宝傍身,出门带的是极品仙灵石,不通俗世事务,独自出门在外,没有仆从跟随,那么,必是掌握着极品仙灵脉的老牌势力,且是极受重视的天赋卓绝的子弟,出来历练。

    神宝傍身,有了保命的资本,除非是能够催动神宝实力的金仙境强者出手,否则很难杀得了她。看她的行头就知道是被重点栽培,那么,将来必是执掌一方权柄的重要人物。

    这样的人物,绝对不能得罪。即使想要交好,也得掂量自己够不够份量去结交,以及好好琢磨下方式。

    少年想着,有这机会,先把生意买卖做起来,实实在在地做生意,怎么都不至于把人得罪,若是往后想交好,有过生意买点的这点接触交道,也有个门路。

    少年给的价格很划算,昆仑没有拒绝,当即把少年退回来的那一半极品仙灵石全部兑换成了上品仙灵石。

    少年把上品仙灵石如数给了昆仑,又给了块传音玉符给昆仑,说:“在下魏峦,家里世代经商,往后仙子若有生意买卖上的需要,尽管联系在下,保客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昆仑收下传音玉符,应了声:“好。”她收起房契和地契玉牌,与魏峦告辞,便回了自己的新买的宅子。

    宅子自建成后便没住人,虽然有法阵保护,不至于像凡间的宅子那样变得破败不堪,但夹杂丛生落叶满地的景象,还是很有些萧条。

    昆仑买下宅子的第一件事,就是需要把宅子收拾整理出来。

    她之前住的院子,不管是种仙植还是添置摆件,都是她和小狐狸一起忙碌,因此见到这宅子荒芜的景象,也是自己撩起袖子自己拔草,再卷起一阵风把院子里的落叶都扫在一处,之后又把院子里的小湖和外面的大湖之间被堵上的水渠清理出来,引活水入院子。

    她还在忙着清理院子的卫生,凰鸟来了。

    凰鸟推开门直接进了宅子,慢慢地转悠圈,来到正在施展除尘诀清理宅子里堆积的灰尘和蛛网的昆仑。她绕着昆仑转了三圈,“啧啧”有声,说:“你还真是亲力亲为啊。”连这种雇仆人干的活计都自己动手上了。

    昆仑忙着打理自己新买的宅子,没空去注意凰鸟的生意买卖,她见凰鸟过来,好奇地问:“你怎么有空过来?”她说着就见凰鸟的视线在自己的脸上来回扫,问:“我脸上的花?”

    凰鸟的嘴角忍不住上挑,笑得不行,说:“没。我就是过来看看你的生意买卖做得怎么样了?”

    昆仑说:“还在收拾宅子,没开张呢。你呢?”

    凰鸟轻飘飘地说:“已经开始赚钱了。”

    昆仑估计凰鸟是盘了铺子或者是雇了人开始经商,“哦”了声,便又继续清理宅子。

    凰鸟问:“你不问问我是做什么吗?”

    既然凰鸟这么问了,昆仑只好问一句:“你做什么生意买卖了?”

    凰鸟的嘴角一扬,笑道:“不告诉你。”

    昆仑“哦”了声,便又继续清理宅子。

    凰鸟问:“你不好奇吗?你不打听一下我做什么,怎么知道自己有没有赚得比我多?”

    昆仑说:“赚得比我多也没什么呀。”

    凰鸟:“……”她顿了下,说:“你没赚得比我多,比试就输了。”

    昆仑很是淡定地说:“输了就输了,也没什么。”

    凰鸟这才想起虽然她和有昆仑比试,但是没有下注,比试赢了没有奖励,输了也没惩罚。她和九尾什么都要比一比,输的那一位绝对是不服气想要赢的,哪怕没下注也要比,可昆仑……

    这位完全没有丝毫好胜心,输赢无所谓的!

    一个没有竞争心的对手,让凰鸟生生的生出种挫败感,顿时也没了比试的兴致,问:“有我需要帮忙的地方吗?”

    昆仑说:“没有。”说完,继续收拾屋子。

    凰鸟站在旁边站了一会儿,发现昆仑自己收拾屋子收拾得浑然忘我,完全没有需要别人帮忙的意思,她在一起,这位自己独处的时间比她和九尾很多辈子加起来都要长,那么大一座神凰殿都能自己一个人动手盖起来,收拾一座小小的宅院压根儿不算事。她说:“得,你自己慢慢收拾吧。”便要回山巅帮自己的事去,结果听到昆仑说:“收拾好了。”

    她的眼睛一亮,问:“接下来要做什么?”

    昆仑说:“添置家具和花花草草。”

    凰鸟:“……”得!她已经可以想象得到,昆仑是准备把置办宅院的事再来一回,至于生意买卖……呵呵。她说:“你慢慢玩!”转身走了。

    昆仑愕然地看着凰鸟远去的身影,还想着凰鸟能和她一起去逛街买家具和花花草草呢。随即想起似乎凰鸟没有逛街的习惯,不像小狐狸,总喜欢拉着她去人族的城池逛逛买买。

    她先去集市闲逛,寻找仙植种子,打算把庭院里的花花草草种起来。

    集市上的种子很多,但大多数都是灵植,仙植极少,即使有,也是山里稍微有点仙灵之气就能生长的杂草或小花。花开得还不好看。昆仑想着她是种来做为观赏的,不是用来买卖的,不算违规,于是自己跑到山里去挖野生的仙植,她不挑那些被划入药材类的,专挑花开得好看的往自家小院子里挪。

    西昆仑山是仙灵之气与五行灵气混杂的地方,她移植过来的一些仙植需要仙灵之气才能生长,因此,她又去买了些布阵材料,布置了一个简单的引灵法阵,将仙灵之气引聚到宅子里。

    她把院子里留出来种花花草草的地方都种上自己从山里挪过来的漂亮仙植后,便开始着手张罗起家具摆件。

    她去城中逛了遍,发现她看得上的仙宝,全部没有她自己炼制的好,还都被划定为“极品”,价格非常贵。她要把整座宅子都添置上家具,按照这价格,一万枚极品仙灵石都不够。凰鸟和她约定的规则中没有不允许她炼制仙宝自用,这也不算违规。她不能去山里挖矿,像去昆仑墟捡材料又被凰鸟嫌弃成是捡垃圾,想着很多家具摆件又是做生意买卖用得上的,不适合去山里捡,于是又去城里买炼器材料。很多炼器材料杂质的多少决定着品质价格,多一丝杂质和少一丝杂质的价格相差极大,但这些杂质都是可以在炼器过程中剔除的。同样的价格,买差一些品质的炼器材料,即使剔除掉大部分杂质,剩下的料也会比好品质材料多数十倍。她的本钱有限,昆仑禀持省钱的原则,大批量地采买劣质材料,再在炼器过程中提纯。她的炼器术有提升,炼制仙器的材料又便宜,即使炼器坏了也没什么,就当是练习炼器术了。她只需要稍微好力度,不使得材料报废,小心地让器具成型就可以了。

    于是,凰鸟在发现昆仑继自己收拾屋子,自己去山里挖花花草草之后,又开始自己打造家具物件。

    这生意做得……

    凰鸟都无语了!

    敢情在昆仑女神这里,耗费的时间精力不算钱的呀。

    她这么想的,也这么问,结果昆仑女神理直气壮地回答她:“极品仙灵石只有一千枚,用一枚少一枚,时间和精力用不完的。”

    你寿与天齐,与天同寿!你牛!

    凰鸟又默默无语地走了!

    昆仑女神的红尘炼心,不过是换了一座院子窝着炼器!

    至于比试,她的店铺都盈利三年了,昆仑女神的宅子还处在装潢阶段。她忽然发现,她和昆仑女神比试做生意买卖,简直是欺负昆仑。

    昆仑把家具炼制完,又开始炼器乐器,她最擅长的是制筝,于是,她决定开一家卖筝的铺子。她不仅卖筝,还卖筝谱,为了省钱,筝谱都是自己写的。

    昆仑女神在来到西昆仑的第十个年头,终于把自己的铺子开张了。

    她在开张之前,还像模像象地发帖子请宾客来,但因为她的故交很少,还有很多有过交道的早就做了古,如今打过交道能够请来的,一个巴掌就能数得过来,凰鸟手底下的那梧桐神界五凤帝的名头太大,请来了她要露馅,好在凰鸟有化名在外行走,于是,她给凰鸟派了请帖,鬼仙邻居也被她塞了张帖子凑数,再就是魏岔和掮客打过次交道,也给他俩各派了张请帖,她还托凰鸟派梧桐神界的鸟族给九尾送了张请帖过去。

    十年了!昆仑女神的铺子终于开张了!

    凰鸟收到昆仑女神的帖子,沉默半晌,终于说出句:“您可真不容易!”从来没有见过开门做生意买卖还有昆仑这样的,连家具都要自己动手打造。

    鬼仙邻居之前听说这位来头大的邻居想买下宅子做生意,结果十年没动静,还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事隔十年,居然突然给他发帖子说要张开了!这十年里,这位有大来头的邻居连宅子的大门都没有开过,也没见到有谁进出,他还以为这座宅子又荒废了呢。他收到了帖子,惹不起得罪不起对方,只好备了份厚礼,准备当天准时过去。鬼仙暗自后悔,早知道之前就让魏家那小子把宅子送给他那出嫁的姐姐得了,怎么都好过来这么一位行事诡异的惹不起的大人物强。

    至于魏峦和掮客收到帖子时,两人都是懵的。

    魏峦探寻一种上古遗迹时被陷杀阵中,生死一线之际,那位有大来头的仙子突然出现,塞了张请帖给他。那正在全力发动绞杀一切的杀阵则像是难以承受负重,瞬间土崩瓦解。这位大来头的仙子送完请帖,破坏了杀阵之后,还假模假样地摸索出把破烂飞剑,慢悠悠地飞出他的视线,之后,突然消失。魏峦懵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杀阵没了,自己所在的地方变成一片废墟山谷,自己居然死里逃生地活了下来,然后,自己的怀里多了张请帖,请他去参加小山筝行的开张典礼。

    掮客则是正在自己的洞府里闭关修炼,突然面前出现了一张请帖,脑海中出现一个声音:“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的小山筝行开张,你要是有时间请过来捧个场。有开张酬宾礼,我自制的筝一张相赠。”

    他的洞府在深山老林子里,是自己动手挖的,自己亲手布置的法阵,他是怎么被她找到的?

    您神通广大,您法力通天,您都这么把请帖送过来了,他一个还没成仙的修仙者,惹不起,当即乖乖地出关,去参加小山筝行的开业礼。

    九尾收到神凰传送过来的请帖时,也是懵的:昆仑女神卖筝?还给自己的铺子起了个名字叫小山筝行??

    小山?

    昆仑神山哪里小了?她活了无数世,都没见过比昆仑神山更大的大。

    堂堂昆仑女神,居然卖筝!

    九尾放下手里的一事要紧事务,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昆仑神山。

    到小山筝行开来的那天,鬼修、魏岔和掮客早早地就带着厚礼前去祝贺了,待到大门口的时候,发现这小山筝行那叫一个门可罗雀,大门敞开着,连个迎宾的伙计都没有,只摆了几盆开得格外艳丽的罕见仙植在门口迎宾。

    门口的招牌是用最常见的白玉炼制而成,招牌很新,字体很古老,像是失传的某种符文,猜到可能是“小山筝行”四字,但一个字都不认识,招牌上流淌着浑厚恐怖的气息。掮客的实力低,只知道它极为不俗。魏岔和鬼修,虽然有过节,但因为这招牌实在太招眼,以至于居然互觑一眼,在彼此的眼里都看到了震惊——这块招牌居然是件半神器!

    鬼修就在洞府里,一直有留意宅子里的情形,他居然没觉察到这块招牌是什么时候挂上来的。

    修行境界相差极大的一人一鬼一妖齐齐地在愣在门口傻愣愣地看着招牌,脚像被粘住似的迈不开步。

    直到那位气质卓绝地仙子满脸笑容地迎出来,说:“请进!”

    他们仨回过神来,赶紧堆起满脸笑容说着恭喜,送上贺礼,跟着这位仙子迈进大门。

    这是别院,不是商铺,因此,建筑格局仍然是大门,影壁,院子,只不过,前院的客堂仍是客堂,客堂两侧的厢房则敞开门,置上了筝架,摆上了筝。筝不多,四间厢房的筝加起来来,一共也只有十几架,但是,每一把筝都溢散着非凡的气息,与门上的招牌一样,至少是半神器!不仅是筝,就连屋子里的桌椅板凳和家具摆件,全部都是半神器!这也就罢了,整座宅子里似有聚灵法阵,吸聚过来的全是精纯的仙灵气,院子里的盆景和花圃里的花草全是罕见的仙植,许多是他们见都没见过的品种,一些据闻已经绝迹的上古品种就那么随意地种在了花圃中。

    凰鸟进入昆仑的小山筝行也傻眼了!她知道昆仑是自己动手打的家具,但是,没想到这位……居然把普通的材料全部炼制成半神器拿出来卖。

    “小凰。”昆仑见到凰鸟过来,笑着迎过去。

    被满院子的仙表和半神器惊住的三人扭头,便见一位绝美女子站在身后。那女子即使收敛了气息,但那睥睨苍生的气势让人看一眼都觉心惊胆战,他们正在想这位是什么来头的时候,便又见到一位美貌不输店主和小凰的绝美女子出现在院子里,这一位身着雪白无霞的狐裘,张扬的气势中又透着慑魂夺魄的妩媚,看一眼便似要把人的魂魄勾了去。她张口说话的声音更如天籁般悦耳。

    九尾打量眼宅院,愕然地看着昆仑,问:“你……居然卖筝?小山?”

    昆仑“嗯”了声,说:“小凰给我起的名字,昆小山。她让我下山来红尘炼心,让我来做生意买卖,还说如果我把一千枚极品仙灵石赔光就让我上大街去乞讨。”

    九尾回过神来,咬牙,说:“很好。”她扭头对凰鸟说道:“走吧,我俩去谈谈心!”

    凰鸟回过神来,对昆仑说:“你赢了,我认输!你厉害!”收一堆垃圾炼材,用神火和先天元气铸炼成半神器拿出来开铺子卖!你厉害!

    九尾抬腿便要往外走,忽然注意到这还站了三个另类,问:“这三个是哪来的?”

    昆仑介绍:“这位鬼修是领居,住在宅子下面的地脉中。这位是掮客,我这宅子就是他介绍的,这位是魏岔,宅子是他卖给我的。我的筝行开张,他们是我请来的宾客。”

    九尾“哦”了声,点头,说:“恭喜开张。”取出一个盒子把礼物送给昆仑,说:“我待会儿回来。”她说完,深寒的目光直勾勾地睨着凰鸟,说:“走吧,咱们这回真得好好聊聊!”

    凰鸟“呵呵”两声,抬头,无语望苍天。

    她过了几息时间,重重地叹口气,对九尾说:“走吧,打一架,不打我憋得慌。”她不打九尾,就怕自己没憋住,把昆仑抓过来捶一顿!朽木都比你通透!让你学经商,让你学做生意买卖,你倒好,卖起了手艺!昆仑神山的第一制筝大师歉第一炼器大师,非你昆小山女神莫属了!

    开业大筹宾,来的人都赠一件半神器级别的筝!

    虽然你只请了五位,但是一出手就是五件半神器,整个昆仑神山做生意买卖的,论起大手笔,您老人家独一份儿!

    凰鸟和九尾直接从原地消失,那修行境界,让鬼修都看不出深浅,显然至少也是半神级别以上的存在。他们虽然修行境界不够深,但从她们仨的简短对话和态度就能看出,这一位,是受那二位照顾的,猜测那二位的身份地位和实力比店铺这位天真的半神要高很多。

    这三位,都不敢迈脚走道了,腿肚子都在发软:他们应该是遇到哪个隐世世家贵女了。

    昆仑学着以前和小狐狸逛街时,店铺伙计和掌柜招呼她那样招呼他们仨,吓得这仨差点直接跪了,连声说:“不敢,不敢,买不起,买不起……”

    昆仑见他们仨有点被吓到,收下他们的备的礼,各赠一把筝,送他们出门,还学着别人开门做生意那样,“你们如果觉得我制的筝好,请帮忙做做宣扬,如果能带客人过来,我给你们一成的回扣。”

    他们仨抱着半神器,恍恍惚惚地回到各自的府邸,之后才回过神来:哪个世家有这么多的半神器,早就能纵横昆仑神山了!这得多天才才能造出这么多的半神器!

    收了人家的半神器,自然是遵照人家的吩咐帮忙宣传,于是,不到一天西昆仑帝都便有传闻宣扬开了:“翠湖畔新开了家名叫‘小山筝行’的筝行出售半神器。”

    有信的,也有不信的,不过,这三位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自然是把自己的亲朋好友拉过去凑个热闹捧个场,虽然够心惊胆战的,但是,不敢不去啊。半神器啊,砸他们头上都能把他们砸死,那位姑奶奶可不是他们得罪得起的。

    于是原本抱着几分看个真假心态的人去了之后都快疯了!满宅子的半神器,从筝到筝架,到桌椅板凳,全是半神器。这是哪座上古洞府现世了吧。

    凰鸟和九尾打了一架过后,她很认真地考虑要不要让昆仑把刚开张的店铺关张停业。

    九尾了解过前因后果后,说:“让她开着玩吧。”她又说凰鸟:“你无不无聊,昆仑那性子被你这么教,得越教越……”她把“傻”字咽回去,说:“她那性子,还不如直接亮明身份出去走动。这么遮遮掩掩的,遮又遮不住,藏也藏不住,半藏半露的,也就自欺欺人闹笑话的结果。”昆仑的实力摆在这,又是个实心眼,不会说谎骗人,不会装不会演,眼界还高,让昆仑对着劣质的修仙者用的灵宝说好,她说不出来。她勉强看得上眼的东西,对昆仑神山的这些存在来说已经是稀世至宝的存在了。在这种绝对的实力面前,谁敢和她玩心眼儿?本来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硬凑也凑不到一起。别说这些修仙者或者是仙和鬼,就连凰鸟手下那些成神的鸟族,它们中最尊贵的五凤帝,都没有资格凑到昆仑跟前去。

    作为远古大神的昆仑,学会耍心眼有什么用?会耍心眼用计谋的,那都是打不过昆仑的。能和昆仑一战的,都是远古大神,到这种级别,那都是直接用拳头说话,耍心眼?多此一举!

    凰鸟沉默了一会儿,说:“她的寿命比我们长得多得多,等将来我们再次死去,谁能陪她?同时期的远古大神,谁能比得过她,后世的神,谁又能比得过她。她的敌人,是时间,是寂寞。能永远陪着她的,不是我们,是昆仑神山上这些世世代代生息繁衍生生不息的生灵。虽然它们弱小,但总会有无数的生命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