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40、第 40 章
    昆仑见凰鸟是担心自己抢她风头, 不禁莞尔, 笑得眼眸微微弯起, 似有柔柔的水光漾动。她轻轻地“嗯”了声,说:“不抢你风头。”

    凰鸟心情颇好地牵着昆仑的手,取出一柄破旧的飞剑, 踩在脚下, 对昆仑说:“上来,带你飞。”

    昆仑轻轻迈步, 踩在飞剑上,便感觉飞剑往下一沉,同时有裂响声传来。

    凰鸟还没反应过来, 脚下的飞剑就已经碎了。她俩从离地半尺高的飞剑上落回到地上。她又取出把同样破旧的飞剑踩在脚下, 说:“脚贴在飞剑上, 飞剑只是做样子, 是我带着你飞,不是飞剑。”她和昆仑的体重都不是一把小小的飞剑能够承受得住的。

    昆仑这次没敢再把自己的重量压在飞剑上, 只浮在飞剑上,脚尖轻轻地点在上面,假装踩在飞剑上。

    凰鸟说:“你搂着我的腰。”

    昆仑犹豫了下, 将双手搂在凰鸟的腰上。

    凰鸟的腰很细, 隔着薄薄的一层由羽毛变成的衣服, 手掌下传来纤细玲珑的触感。

    周围的气息陡然一变,拉回了昆仑的思绪。紧跟着便有风声响起,而她已经离地, 飞向高空,转瞬间便到了云层中,身旁是白茫茫的云。

    风吹拂着她的脸颊,很是舒适。

    她好奇地打量着四周,以前都是瞬间来去,从未逗留在云层中看过这片天地。

    就在她心念意动间,飞剑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带着她朝着脚下的一座人族城池飞去。

    她以前去昆仑仙庭的城池都是要落在城门外,从城门进去。这次凰鸟却是带着她直接落进城里。

    城里人声鼎沸,天空中有着各式各样的飞行法宝载着人飞来飞去,显得极为繁华。

    凰鸟收了飞剑,牵着她的手,走在街道上的人群中。

    街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沿街两侧的摊贩叫卖声不绝于耳,卖的货物更是让昆仑看得眼花缭乱。山上的野花、矿石、小动物,以及这些人造出来的各种器具都可以拿出来卖。

    这里和曾经昆仑仙庭的城池已经大不一样。

    那时候街市上的法宝比比皆是,仙人随处可见,如今却是大多数身怀灵气的修行者,还有许多凡人行走其间。

    昆仑仙庭和妖族的那场战争,打毁了昆仑神山上的所有悬空岛,从那以后,人族再没有可以高空仙灵气充裕的地方长久立足的地方。如今的人族想要修炼成仙不难,但成仙后想要再进一步就很难了,成神几乎是没什么指望。

    不过他们修建的城池和建筑依然气派。

    他们开山采石,为了采一种名为昆仑白玉的建筑材料,把那片山头的地下都快挖空了,但不得不说,他们造出来的东西确实漂亮,精美绝伦。

    很快,他们便来到一片视野开阔的广场上,广场上有许多高台。高台以昆仑白玉修建而成,共有九十九阶台阶,高台顶端摆有屏风桌椅,一些穿着精致漂亮的仙门弟子在忙碌着,在他们的身后则是宛若仙宫宝楼的飞船。飞船上雕镂画栋,有好几层高,法阵形成一层霞光缭绕的光幕笼罩在船上。

    台阶下,则排起了长龙似的队伍,很多三至十二岁间的孩子被家人领着来排队,排到队以后,上前,在一件法宝上伸出手,法宝上便会有发光的线条显示,每个人的线条长短不一,颜色各异。

    凰鸟见昆仑好奇地盯着看,告诉她:“那是在测灵根。所谓的测灵根,就是测试每个人更容易吸收哪种属性的灵气,线条的颜色与天地灵气的颜色相对应。”

    昆仑的眼中划过一丝茫然,压低声音说:“天地万物都可修行,连石头都能。”

    凰鸟说:“话是这么说,虽然石头能得道,但世间又有多少石头可以得道?每个人都可以修行,但是,灵根越好,修行越容易,走得越远,越有希望修炼成仙。”她见到旁边有人朝她俩看来,笑笑,又说:“我俩的资质属于中下等,是没有仙门愿意轻易把资源用在培养我们身上的,除非我们在其它方面表现出来的天赋能够弥补灵根上的不足。”

    她又调侃道:“看看就得了,就别想直接拜进仙门了,他们只收三至十二岁的孩子,我俩的年龄都超了。”她说着,拉着昆仑绕过这片区域,朝着城的另一端去。

    凰鸟说:“这座城叫做万仙城,是昆仑神山里最繁华的城池。它不是最大的,也不独属于哪一个门派,这座城有一个特色,就是三年会有一次收徒集会。昆仑神山上的许多门派都会来这里挑选弟子,很多想要拜入仙门的人早早的就会来到这里等候。”

    “仙门收徒,通常分为三种方式,一种是由外门弟子去凡间的村落里几种挑选,找资质好的弟子带回去。这种是往特别偏远的地方去,能够收到的好资质也有限。不过外门弟子穷,缺资源,找到一个好苗子,给的好处费够他们修炼好一阵子了。第二种方式就是仙门每隔一段时间开一次山门,由想拜入仙门的人去叩山门,通过一长串考核过后,拜入仙门。第三种则是这样的收徒集会。”

    “我俩超了年龄,只能去当外门弟子了。”

    “外门弟子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仙门挑外门弟子也是有条件的。”她说话间,来到一片摆有擂台的区域。这里的擂台极多,大大小小有近百座,每座擂台上都有人,正在演示他们的战斗本事。擂台旁边还有高台,高台上有一座座小法阵,很多实力弱小的散修正在那练丹、练器、画符等,展示他们的其他技艺。

    凰鸟扫视一圈四周,对昆仑说:“在这里等我。”说话间,纵身一跃,跳上一座挂着“神剑宗”牌子的高台上。她对坐在高台旁的几位神剑宗的人抱拳,道:“姓申,名凰,今年二十,什么都擅长。”

    她这话出口,周围很多人都“噗嗤”笑开了,不少人直接开口嘲讽她大言不惭。

    坐在中间位置上的那人没说话,埋头在玉简上做玉载的一名年轻男子则说:“我们是神剑宗,想看看你的剑术造诣。”

    凰鸟抬手一扬,又把她那柄破旧的飞剑召出来。

    飞剑是飞行法宝,速度快,轻盈,但剑身脆弱且不锋利,交战中杀敌有限,还容易破损。

    凰鸟的嘴角噙笑,曲指轻轻地剑身上一弹,随即,她的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身上的气息也忽然变了,宛若一柄出鞘的剑。

    她的身影骤然而动,以迅速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冲到了刚才那让她演示演术的神剑宗弟子面前。

    那弟子感觉到危险,目光微凛,几乎本能地做出反应,然而,他的本命剑刚出现在手中,原本趴着的身子而往后挪到了椅背上靠着,且在侧身闪避,但一柄破旧的飞剑正吐露着极强的剑势,抵在他的咽喉处。握剑那人只需要稍微灌注点灵气在剑上,就能把他的脖子扎个穿洞。

    握剑的女子冲他盈盈一笑,收剑,说:“承让。”收了飞剑。

    凰鸟扭头朝着之前还在嘲笑她,这会儿又齐齐哑巴的围观者说:“剑,是剑,也非剑。”

    那弟子的脸色微变,脸上又点挂不住,拍案而起,“你放肆!”

    凰鸟轻哧一声,扭头就走。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到:“姑娘的剑,是一把杀人剑。”没有任何花招,直取要害。

    凰鸟驻足,扭头,回道:“这是剑,又不是花,自然是拿来杀人的。”

    那弟子冷哼一声,道:“杀手的剑才是拿来杀人的。我神剑宗的剑是拿来护卫天下苍生的。”

    凰鸟说:“所谓护卫苍生,不过是把所有对你们有害的人杀死罢了,以剑止戈,以战止殇。照你这么说,我的剑也是用来护人的,护我自己,护我家那蠢……丫头。”她说完,跳下擂台,落到昆仑身边。

    高台上,屏风前的纱帘捞起,一名姿容出众的女人走出来,说:“申凰,我座下缺一名内门弟子。”

    凰鸟略作沉吟,说:“我有个同伴,不知可否一起收下?”她说着,冲昆仑招手,喊:“小山,上来。”

    昆仑纵身一跃,跳上这三丈高的台子,她看了眼四周,对凰鸟小声说:“你知道,我没打过架,不会用剑。”

    凰鸟说:“我这同伴,什么都不会。”

    那姿容出众的女人眉头微挑,说:“面巾摘下我看看。”

    昆仑看向凰鸟。

    凰鸟点头,“嗯”了声。

    昆仑把面巾摘下,露出一张清秀绝伦的脸。

    修仙界的人受天地灵气滋养,极少有长得丑的,美人如云。然而,即使是美人,也能分出个三六九等来。

    面前这人不仅模样长得极好,她的眼神柔和明亮,即使对着比她高出好几个大境界的高阶修炼者仍是淡然自若的模样。她穿得极为粗陋灰朴朴的,可看着她的脸和眼睛,给人的感觉就是干净,比融化的雪水还要干净。

    那姿容出众的女人打量着面前这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子。这两人,一个明艳不可方物,笑意盈盈意隐含杀气,一看就是心眼极多不好招惹的人,另一个则是一片单纯无害的模样,她俩站在一起,很有种互补的和谐。这两人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极为出众,即使放在名门大派中,那也是拔尖的,却以散修的身份突然出现。

    她的心念意动,说:“你们随我来。”说着,朝着不远处的一艘悬停在空中的飞船飞去。

    那飞船同样有好几层,与其他仙门讲究繁锁精致不同,它的线条流畅,走的是极简精练的路线。

    凰鸟取出飞剑,带着昆仑跟着那女人上了飞船,进入船舱中。

    船舱里比外面看起来更大,进去后就是待客的大厅。

    大厅两侧立着衣着统一的神剑宗弟子。

    那女人坐在主位上,她挥手把厅里的神剑宗弟子遣退,直截了当地问:“你们二位,到底是什么人?”

    凰鸟把早准备好的说辞说了遍。

    那女人说:“这世间有些存在,有些人,天生不擅伪装,也不屑于伪装,更不会对其他人俯首,哪怕是假装也不会。你二位,皆属于此。”

    她顿了下,说:“画皮画虎难画骨,同样,你们隐藏得了修为气息,掩盖不了眼神气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