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39、第 39 章
    昆仑原本打算补归元鼎, 但鼎碎得太厉害, 无法再修补, 她只好添了些材料重新铸鼎。

    她的炼器术有了非常大的提升,如今即使是炼鼎,比起当初炼花盆也要容易许多。

    据说顶级神宝非常难铸, 且作为神器, 似乎不弄个内蕴小世界都不好意思拿出来。

    昆仑有搬家的打算,决定把鼎也像花盆那样弄个能装一片混沌元气的小世界。

    她炼花盆是用的混沌元土, 归元鼎的材料是来自外界一位已逝的远古大神的神体,非常难炼。

    昆仑不着急,慢慢地一点一滴地把它炼化, 之后才重新塑型成鼎。

    鼎铸成后, 昆仑把种有神母的小世界装进了鼎里, 同时将自己的本源力量融进鼎里, 与鼎融为一体。这样即使鼎丢失,相隔万万里, 她都能在心念意动间就把它召回来,操控起来也是随心所欲。

    一口鼎炼成,昆仑大受鼓舞, 又开始炼制第二口。

    归元鼎的材料全用在铸造第一口鼎上, 她炼制第二口鼎只能从自己本体内的混沌元气中取。第二口鼎炼成后, 她把那团混沌元气连同里面的那些树和植物都挪到鼎里的小世界中。

    第二口鼎炼成,且不比归元鼎差太多,昆仑忽然冒出个想法:她可以自己造鼎把本体拉出去。神帝不傻, 之前那招明显不行,不会再用,她如果靠神界来打她凑齐东西,非常不切实际。

    求人不如求己。

    她有这么多的混沌元气,她自己就可以炼制很多的鼎。一口鼎承受不住她的重量,十几口鼎,应该够了的。她把本体里的十几个混沌小世界装进鼎里,鼎有足够的力量维持搬她本体的消耗。

    她想好就干,专心地埋头炼鼎。

    凰鸟炼好丹,见昆仑在炼鼎,没打扰她,继续忙她和九尾的事。

    她把给九尾他们炼制打仗所需的神宝,昆仑还在炼鼎。昆仑性子慢,做什么都慢吞吞的,练首曲子都能弹三千年不歇,炼鼎,用上三百万年她都不觉得意外。

    九尾回来,见昆仑在专心炼鼎,没去打扰,默默地坐在旁边陪了她一会儿,便拿着凰鸟给她的东西走了。

    昆仑一口气炼制了十六口鼎,终于把体内的混沌小世界全部打包进鼎里。

    她把这些鼎从本体中挪出来,院子里摆不下,只好挪到空中。

    凰鸟正在授道,忽然感觉到一股磅礴的气息喷涌而出。那气息慑人,威压四方,强大到仿佛连苍穹都能碾碎。一口缭绕着混沌元气的鼎浮立于小院上空,它似浮于昆仑神山之中,又似飘于虚空之内,仿佛随时能够破开虚空,飞离而去。仅一眼她就能断定,这是自成乾坤的顶级神器,比起凤栖梧桐树也不会弱。

    此刻,它稳稳地立在那,纹丝不动。

    凰鸟刚想恭喜昆仑炼成鼎,就见到空口又出现一口鼎,紧跟着第三口,第四口,第五口,第六口……第十六口!

    小院子的上空,整齐地摆放着十六口鼎。十六口鼎一定排开,相当的壮观。

    除第一口鼎明显地更为强大外,其余的鼎全都是一模一样,同样的款式,同样的颜色,同样的气息,如果非要挑出点哪里不同,大概上面的纹路略微有点偏差。

    凰鸟没想到昆仑居然炼了这么多鼎!

    天子定鼎天下,都只铸了九口鼎,昆仑竟然一口气炼了十六口。

    凰鸟感到困惑:这是拿来练手?

    昆仑把鼎搬出来后,发现一个问题,这些鼎都长得差不多,不好认。她稍作思量,又在鼎上刻字做标记。

    鼎里的小世界里有神树的,排在前面。母神树树龄最久,小世界最大的,排在第一位,她在鼎的四面写下一个“一”字,依次类推,从一排到十六,给鼎做上了标记。

    凰鸟默然无语地看着昆仑,无法理解昆仑的思路。不过她一口气炼出十六个内蕴小世界的鼎,也是够厉害的!她问昆仑:“你炼这么多鼎做什么?”

    昆仑说:“搬家。这些都是我打包的小世界。”她解释道:“鼎比较适用,不仅可以用来打包小世界,还可以用来搬动我的本体。”

    凰鸟的视线在昆仑身上来回打量,最后唯有沉默。

    她把十六口鼎分散在自己的本体周围,操控鼎的力量如归元鼎之前那样去拉自己的本体。

    凰鸟见到昆仑绷紧脸,满脸严肃地操控着鼎,意图把自己的本体拉出来,她忍了又忍,仍是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后,笑得肩膀直颤。

    这十六口鼎,气息与昆仑的本源气息相连。

    于是,昆仑此刻干的事,就特别像一个人扒在坑里,然后,自己用力地抱着自己,意图把自己从坑里拉出去。

    傻山精这智商,让凰鸟都无语了。

    昆仑试了半天,气馁地发现,无论她使多大的力气都使不上劲。她见凰鸟笑得非常过分,明显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便问:“你知道为什么拉不出来吗?”

    凰鸟说:“你用自己的双手抱着自己,不准用跳的,不准动用本体力量,就靠双手抱的力量把自己抱起来。如果你能办到,你这鼎就能把你拉出来。”她说完,憋不住,然后继续笑。

    昆仑:“……”所以她自己没法把自己拉出去,还得找人去外面拉?至少,她还得借助外力。要找来能拉动她本体的外力,很不容易,至少凰鸟和九尾都办不到。

    昆仑默默地收回自己的鼎挪回本体中。

    凰鸟见到昆仑情绪低落,没敢再笑话她,不过脸的上笑容仍是不断,她乐呵呵地说:“恭喜啊,炼器术大成。”

    昆仑轻叹口气,有点失望,但没有太失望。她被困这么多年,不用急于一时。炼成鼎,即使挪不动自己,还可以有别的用途。

    凰鸟见昆仑蔫哒哒的样子,也不再授道,直接让那些鸟都散了,然后对昆仑说:“我带你去人族的地盘上玩。”

    昆仑下意识地想到凰鸟是想去惹事。她这么想,也这么问。

    凰鸟说:“哪能啊,我堂堂神凰,还丢不起那人。即使要战,那也得是神王级别以上的才够资格让我出手。”她说道:“就是带你去散散心,见见人生百态。你避世隐居,不与外界接触,即使寿命再长,哪怕再活几十亿年,仍然懵懂。人族修行,有一种修行方式叫做红尘炼心。”

    “隐藏身份实力修为,伪装成弱小的人族,去找个修仙的宗门拜师学艺。”

    昆仑脑子里首先冒出的想法是凰鸟真无聊,紧跟着眼睛一亮,点头,说:“好。”

    凰鸟拉着昆仑在院子里坐下,仔仔细细地告诉昆仑要怎么隐藏实力身份。

    她告诉昆仑,昆仑的人形模样是二十岁左右。如果想变成几岁的小孩子拜师,需要资质好才能拜师,拜师后因为年龄小会受到师长的爱护和关注,行事不方便,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得装小孩子,扮嫩。

    昆仑说:“我现在这样就好。”她也装不了嫩,扮不了孩子。

    凰鸟说:“以你现在的外形年龄,在人族中还没拜入宗门的,就只能是凡人和散修。通常散修的资质都不好,属于宗门不愿收的那类,自力更生。一些通过努力弥补先天不足的散修,当修行境界当一定程度时,宗门愿意收为外门弟子,教他们些基础功法,让他们去打理些杂务,例如出去做生意为宗门赚灵石之类的活。”

    “我俩可以伪装成略有点资质的散修,以外门弟子的身份进入宗门。”

    “二十岁的年龄,筑基初期。”她说完,将自己的气息压制住,显露出筑基初期的修为,又引来天地间的火灵气聚在身上,使得自己像一个火属性的修炼者。

    她又教昆仑怎么把实力收敛到筑基初期的水木土三属性的修炼者。昆仑的性子温吞,火属性暴烈,金性属刚烈,两者都不适合她。

    等昆仑把身上的气息收敛好,装得和筑基初期的修炼者一样后,凰鸟又去弄了两件非常低端的只有最基础的遮挡别人灵识探查防走光的法衣给她俩穿上,再给了把在山林子里拣到的中品法剑给昆仑,便带着昆仑溜溜哒哒地下了昆仑山巅。

    昆仑长这么大,除了和小狐狸逛街外,都是靠本体力量瞬间来去,这还是第一次步行跋涉。

    她跟在凰鸟身边,想到即将混迹在人群里,便隐约有些期待。这次她和凰鸟进城,和以往进城都不一样,这次是经过了伪装的,能够像芸芸众生中的一员那样融入进去。

    凰鸟领着昆仑在山林间悠然前行,不时拿眼角余光扫向昆仑。

    她特意给昆仑挑的一件灰朴朴的长袍,昆仑身上除了把剑,再没别的东西。她连昆仑头上的束发的发带都隐藏了起来,只随意找了根木簪子给昆仑,让她挽了个发髻,把头发简单地束了束,昆仑的穿着可谓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可无论是掩盖了气息,换了粗陋的着装,昆仑的那份气质和容貌仍让她显得格外出众。首先是那份气定神闲的气度就不是寻常散修能有的,再看那模样,明眉皓齿眼神清透,像是集天地灵气而生。以人族常说的面相来看,那也是贵不可言的好相貌。她想了想,又给昆仑弄了点刘海,把那光洁的额头遮了遮,脸颊旁也垂了点头发,遮了遮脸,觉得再不够,又弄了块同样灰朴朴的面巾蒙在昆仑脸上,说:“这样行了。”她拍拍手,说:“有我一个漂亮就行了,你就不要出来和我抢风头了。”

    她又说:“记得啊,我俩都是孤儿,有点机缘,闯进已逝的高阶修炼者的洞府得了几本功法和一点修炼物资,修行到现在的境界。我的名字……小凰也行,以后让她们叫我凤凰仙子。至于你嘛,昆仑这名字可是不能用,山精嘛,也不行,容易漏馅,叫……叫昆小山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