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32、第 32 章
    昆仑看得出来, 凰鸟是真的觉得她傻。

    诚然, 本源力量是根本。

    可是她强大吗?

    她知道无论神形生灵还是其它生灵, 在弱者面对强者是,是畏惧的,是不敢挑衅的, 是不敢去自寻死路的。

    在她这里, 从仙庭到神界,再到神帝, 哪怕明知已经知道她就是昆仑神山,他们依然想要对付她。

    因为她傻,真的傻, 什么都不懂, 被卡在这里很多很多年, 也不知道外界是什么样, 卡在这里只能被动挨打。

    因为她傻,哪怕她身上有凰鸟和九尾所急需的和必须的, 她们都不屑于算计她,因为她与小狐狸间的那场渊源,九尾甚至在担心她被算计。

    她能感觉到她们对她的担忧, 以及对未来的担忧。

    关于神凰和狐神, 她在很久以前就听过她们的传说, 她们本该恣意纵横天地间,而不是被困一隅,什么都做不了。

    她带着她俩去了她的本源力量处。

    整座昆仑神山, 她庞大的本体都是依托本源力量而存在。山体就像她与大地间的关系,路过时,被她的本源力量吸拽住拖过来,卡得严严实实的,经过漫长的岁月,各种石头融成一体,形成山体,形成了昆仑神山。抛开这些她后来吸摄过来的东西,真正属于她的其实是山体最里面那一团她不知道该说是“气”还是“尘埃”状的东西。

    它们并不是像神形生灵的本源力量那样耀着璀璨的神华,而是如同一片沉寂虚空的黑暗中飘浮着像星河般星星点点的各色光芒。那些黑暗并非真的什么都没有,而是,那些力量是肉眼看不见的,光也无法照见的。

    她懂得很少,连她自己是诞生于混沌都是从别处生灵那听来的。

    她活得很久,但她的见识阅历还不如神界的一位神尊。她连对自己的认知都不全。

    她望向九尾和凰鸟,想从她们那里看出些什么。

    九尾变成一只拥有九条毛绒绒大尾巴,通体雪白无暇的狐狸,她的额间天眼开启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像干涸已久的河流在拼命地汲摄甘霖,那些发着各种光芒的“尘埃”和“气体”则飘聚向九尾的身躯,融进九尾的体内。它们每增加一些,九尾体内泛发的生机便蓬勃一些,涌动的力量感便更强一些,也使得愈发美丽。那是种力量与美貌相融合的充满暴发力量的美感,她仿佛看到九尾冲上天空恣情地展开身姿流露出无惧世间一切力量的强大模样。

    她向凰鸟望去,凰鸟则闭着眼,像婴儿般蜷成一团,随着本源力量源源不断地涌入到她的身上,她身上缭绕着熊熊神火似要把自己化成灰烬。神火中,凰鸟褪去了全身羽毛,化去了血肉骨胳,只留下一团拳头大点的本源力量。凰鸟的本源力量神光缭绕,像是由纯属的能够可见的光物质组成,它们紧紧地凝聚挤压在一起,那么小的一团却充满了极其强大的力量,是她所见过的所有神形生灵中都无法比拟的强大力量。

    随着凰鸟从她的本源力量中汲取力量,拳头大的光团也在逐渐变大。

    昆仑这时才发现,凰鸟身上所谓的神火其实是由它身上的光源凝汇成的。颜色不一的光源太多,各种颜色融合在一起,再加上每一颗微小的光源都似一个燃烧的火点,使得它们呈现出火焰般的形态。不仅形态像火焰,那温度也远胜于寻常火焰,连燃烧的星辰的温度都没有它高。

    昆仑看明白过后,将本源力量中的光点汇聚成团,果然,也形成了凰鸟那样的神火。

    凰鸟和九尾从本源力量,到形态,都有着差别。

    相对来说,九尾的力量更温合,充满了生灵感,凰鸟则更耀眼。她俩的气质差别,是从本源力量诞生之初便产生的。

    凰鸟是鸟的形态,那形态,其实也是由“火焰”织成的,又因它蜷缩成团,越靠内,光越亮,逐渐呈现白色,远远看起好似一颗缭绕着神火的蛋。

    昆仑想:莫非凰鸟涅槃化成蛋是误传?

    又过了一会儿,她忽然发现原本剧烈燃烧的“神火”忽然有内敛的趋势,而凰鸟的本体力量似也压缩到了极至形成一种类似于液体的流质感,泛着淡淡柔光的类似于膜状物在它的周围形成,它的外壳逐渐变得坚硬……

    昆仑看着凰鸟正朝着一颗蛋转变,满脸愕然,心想:“还真的会变成蛋?”

    在凰鸟变成蛋的时候,她感觉到了生命的气息,似有一个全新的生命正在孕育,而不像之前那样只是一团能量。

    世间万事万物,各有各的演化,各式各样的生命,自有各自的演化方式。

    昆仑不知道凰鸟和九尾需要多久时间,也不知道她的本源力量在供她们汲取过后,还能剩下多少。

    她觉得是值得的。

    至少,她见到了一种与自己一样诞生于混沌时期的远古大神的生命转变过程。她隐约感触到远古大神所谓的不死不灭来自于哪,他们的“死”与“生”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

    生命,不同的生命,各式各样的生命之间的不同与相同。

    力量有强大与弱小之分,生命却各有各的精彩。

    哪怕如毛虫,它都能结茧化蝶,长出色彩斑斓的翅膀,飞到空中翩然起舞。

    她忽然明白凰鸟为什么会觉得被大地卡住困在这里特别傻了,修炼出第二真身还能被困在这里特别的傻了。

    如她们所说,她已经有了第二真身,不再需要像凰鸟这样重新涅槃以孕育全新生命的方式再去“造”一个能够承载意识保护本源力量的全新躯壳,她已经有了。她只需要慢慢地把本源力量融入她的第二真身中,她就可以脱离束缚,离开这里。

    本源力量和意识才是根本,庞大的山体,对如今的她来说是束缚是拖累。

    昆仑回到山巅小院。

    小院里的凤栖梧桐神树又长高了些,院子种的仙植苗都已经成熟了,时间在悄无声息间又溜走一大段。

    山巅依然是终年积雪的模样,昆仑仙庭……

    昆仑愕然地看着昆仑仙庭方向,才发现原本浮在空中的城池变得破碎,建有城池的悬空岛被打碎飘在空中,一块块巨大的悬浮的岩石悬浮在空中,上面还残留有建筑物的痕迹,显得是那般的破败。

    原本繁华的城池大部分区域已经变成废墟,各式各样的飞行仙宝和神宝在空中传梭,天上地下到处都在打架。

    在昆仑仙庭上方的高空中,还停有大量的飞行仙宝和神宝,它们的造型奇特,各式各样长相奇特的精怪妖类进进出出。

    她看到已经晋阶成神的东明王手执一柄用神木炼制成的战戟正与一位神在高空中拼斗,狐帝正站在远处的一艘由神木枝铸成的座驾上面无表情地看着。

    战争,战火,昆仑仙庭与妖族之间的战争,从妖族疆域,从涂海转移到了昆仑神山上。

    这是他们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很多很多年的战争。

    昆仑把神木取出来,继续给凰鸟造千丈神殿。

    凰鸟汲取她的本源力量涅槃,神殿变得可有可无,她既然答应了要给凰鸟造神殿栖身,连木头都砍好了,总得言而有信。

    正打得不可开交的昆仑仙庭和妖族双方忽然发现昆仑女神居住的山头在沉寂万年过后,忽然又有了神华浮现。

    万年前,自狐帝在昆仑女神的庇护之下晋阶成神后,妖帝和狐帝忽然拿出大量的神级材料和先天元晶,妖帝、天狐帝族的东明王、左护法、右护法等纷纷晋阶神境,又造出大量神宝。

    这万年里,昆仑仙庭竟无一人成神。昆仑仙庭如同一座飘浮在昆仑神山上方的孤岛,天地灵气飘到昆仑仙庭时自动拐弯,就连天劫都不曾降落,仿佛被天道遗弃了般。

    他们才真正意识到昆仑女神所说的不再庇护他们,昆仑仙庭将不在昆仑神山的结界保护内意味着什么。

    他们被昆仑神山所摒弃,无法再从天地间获得力量。这种情况下,即使他们有来自神界力量的支援,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此消彼涨,昆仑仙庭迅速衰退,而妖族和天狐帝族的实力则突飞猛进,双方局势发生逆转,妖族和天狐帝族不仅夺回了被昆仑仙庭占据的涂海,如今更是打到了昆仑仙庭。

    昆仑仙庭无数次到昆仑山巅请求昆仑女神宽恕,然而,昆仑山巅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回应。

    如今昆仑仙庭生死存亡之即,覆灭在即,昆仑神山忽然耀出神华,这让拼死为战的昆仑仙庭又看到了希望。

    狐帝也不由得朝着昆仑神山望去,在猜测昆仑女神在此刻显现,是不是有什么用意。其实她是很想把昆仑仙庭这帮家伙打出昆仑神山,不仅仅是想让他们也尝尝丧家犬是什么滋味,更多的是想断掉他们东山再起的机会。昆仑仙庭如果舍弃那高高再上的已经被打废的仙宫宝阙,落到山上,以昆仑神山为依托,在山体上建筑宫阙城池,东山再起不过是时间问题。这一切只看昆仑女神是什么态度。

    在昆仑神山出现神华的第一时间,新任昆仑仙帝便已经火速赶往。

    狐帝也一拂衣袖,飘然飞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