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28、第 28 章
    昆仑没明白凰鸟的意思, 只看了眼凰鸟, 便继续挥动着手里的剑削树枝。

    凰鸟从树上跃下, 来到昆仑的身边,告诉她:“你这把剑除了结实,没有任何用处, 剑的本身是斩不断树枝的, 你砍树枝用的是你的神力,没剑, 你照样可以砍,还更方便。”

    “神力?”昆仑随即醒悟,说:“你是指本体力量吧?”

    说到本体, 凰鸟幽然的目光把昆仑从头看到脚, 又再从脚看到头, 问:“本体?本体力量?”她总觉得昆仑在自我认识是还有问题。她指指昆仑这人形模样, 问:“你这是?”

    昆仑说:“这是我的身外化身。”

    凰鸟:“……”她愣了下,问:“神族炼出来的那玩意儿?”

    昆仑点头, 说:“嗯,我从昆仑老祖那偷学来的。”

    凰鸟:“……”她指指昆仑,想了想, 理了理思路, 问:“那你的本体意识这会儿还在本体里?”

    昆仑说:“没有。我的本体意识就在这, 不然怎么可能和你说话。”

    凰鸟又竖起两根手指,问:“那你的本体意识可以一分为二?或更多?”

    昆仑说:“不能啊。”

    凰鸟深深地看了眼昆仑,叹了句:“佩服。”

    昆仑点头, 说:“是很不容易,失败了很多次,几千年前才造出这身外化身。”

    凰鸟见昆仑还当真,不由得无语。她又问:“你这……身外化身,能离开昆仑神山吗?”

    昆仑说:“离开不了。”

    凰鸟转身跃到旁边的神树树枝上坐下,也招呼昆仑坐下,说:“和我详细说说你这……身外化身,是怎么弄出来的。”

    昆仑见凰鸟的神情严肃,不似开玩笑或好奇,放下剑,坐到凰鸟的身边,从自己被大地卡住动弹不得开始,一直说到怎么炼制出身外化身。

    凰鸟听得嘴角直抽搐,一直忍到昆仑说完,才忍无可忍地连叹三句:“佩服,佩服,佩服!”她对昆仑说:“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位摔在地上不知道爬起来的远古大神,也是唯一一位练出第二真身的远古大神。”

    “来,我们先来说说你为什么会被大地拖住,最终一头扎落在大地上的事。”

    “首先,大地它极有可能没有意识,但它并不是死的,它本体在运转,体内也有很多很多处在超级活跃状态的物质,形成非常强大的吸引力,将所有路过的飘浮的东西都吸过来。这和你用本体捕获飘浮物是一样的道理。”

    昆仑点头,说:“这个我知道。”

    凰鸟轻叹口气,说:“它没有意识,因此不会刻意地针对你这一个,你不需要与整个大地相抗衡,只需要动用一丝丝本体力量,把这些引力隔绝在外,或者说动用一丁点你小世界中的混沌元气托起你的本体往相反的方向飞就可以了。你只需要让你的飞行速度超过引力造成的跌落速度,你就飞走了。”

    她无语地看着昆仑:“你就傻傻地抱着头一头撞下来,然后卡在地缝里一动也不动?这大地的裂缝是你撞出来的吧?”

    昆仑不确定,说:“大概……不是……吧?”

    凰鸟回以一声“呵呵”,问:“你的本地与大地之间有没有虚空裂缝?”

    昆仑轻轻点了点头。

    凰鸟淡淡地瞥了眼昆仑,说:“大地是一个整体,它是不会出现虚空裂缝的。神界从这里飞升上去,他们不以大地为祖庭,而是以你昆仑神山为祖庭,说明……这片大地形成的年代远比你晚,且只有极少甚至没有出自天地初开时混沌时期时的那些特有物质……”她说到这,想起与神界和昆仑之前干的那些事,愤然说道:如果你不是真的傻,我真想弄死你。”

    昆仑有些莫名地看着凰鸟。

    凰鸟轻哧一声,懒得搭理这只傻山精,指使她继续干活,让昆仑别再用剑,用本体力量削树枝。

    昆仑莫名其妙地看了眼忽然发起脾气的凰鸟,继续埋头削树枝。

    凰鸟坐在神木树干上,看着昆仑忙忙碌碌的身影,无力地叹了口气。她喊了声:“傻山精。”

    昆仑头都没抬一下。喊她山精,她认,喊她傻山精是什么意思?

    凰鸟说:“我给你说些典故吧,当作付你的酬劳。”

    昆仑莫名其妙:“你付我酬劳做什么?”

    凰鸟挑眉,问:“莫非你在愧疚?”

    昆仑更加不解:“愧疚什么?”

    凰鸟:“……”她说了句:“算了。”回到凤栖梧桐神树上窝着。树太小,躺都躺不下,她坐了一会儿,更没办法修练,只好蹦到神树上躺着。神树够大,怎么躺都行。

    她躺在神树上,望着头顶的苍穹。神树溢散出来的神力虽然被昆仑封锁住,但在昆仑封锁的结界下流转着璀璨的神华,只要不是瞎的,都知道这里有惊世神宝出世。

    凰鸟很好奇会不会有神界的人下来。

    神界的栖息地只是一块大的飘在虚空中的巨石,靠着聚灵阵去吸收飘荡在天地间的稀薄的先天元气。他们用尽一切手段去掠夺发现的神宝资源,为此屠杀了许多古族,甚至有很多古族被灭族。每一个古族都是神体,每一个神体死亡时都会有大量的天地元气散归天地,能够滋养一方水土,这是出生时从天地获得力量,死亡时回馈给天地。神界屠杀古族之后,便把古族滋养过的大地掘到神界,用古族的鲜血浇灌他们的土壤改变他们栖息的那方小天地。

    这些古族都是远古大神死后,他们的精血魂魄孕育出来的生命。这些生命的体内流淌有远古大神的血液,魂魄中有着远古大神的魂魄碎片,一旦被灭族,远古大神的精魄血魂都将重新化成碎片飘散在虚空中,而灭族之地往往是血脉汇聚之地,也就是远古大神重生归来之地。

    神界所进行的疯狂掠夺行为,即将掀开一场盛世,一场远古大神回归的盛世。

    昆仑,极有可能成为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神界会想要掠夺她所拥有的资源,她给予昆仑仙庭的庇护,会让许多古族以及浴血重生回来的远古大神视她为仇敌。

    如果没有昆仑给予昆仑仙庭庇护,神界不会有源源不断的神飞升,不会有如今的繁荣昌盛。

    如果没有昆仑的庇护,昆仑神山现在已成废墟,昆仑仙庭已然覆灭,神界再无后续力量。她以毁掉凤栖梧桐神树为代价发起的毁灭一击,以梧桐神界灭世为代价向神界发起的绝地反击,被昆仑拦下了。

    昆仑把树枝削断后,又开始刨树皮。她动用本体力量,轻轻松松地就把树皮扒了下来,然后开始切割成板材。

    凰鸟发现昆仑可真是傻到一根筋,要造房子就一直造房子,从年头干到年尾都不带休息下或喘口气的,只知道照着她给的图纸埋头干活,连自己都快被神界来的人包圆了都不抬一下头。

    神界来人了,狐帝和妖帝也来了,几乎这一界的巅峰战力都出动了,分布在山巅的两侧呈对恃状态。

    这一位还在埋头造房子。

    凰鸟忍无可忍地出声提醒:“哎,傻山精,你是不是该抬起头看看天?”

    昆仑莫名地问:“怎么了?”

    凰鸟:“……”她好想敲开昆仑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豆腐渣。她说道:“抢神木的来了。”

    昆仑看看头上围观她造神殿的那些人,淡定地说道:“狐帝不会抢我的东西,妖帝和狐帝是好友,也不会抢。”

    凰鸟心说:“废话。”那些是来帮忙的。她说:“还有一波。”

    昆仑头也不抬地说:“小狐狸早教过我要防止被抢,所以我的东西都是和本体连在一起的。”她见凰鸟似乎不信,说:“不信你去山顶上搬我的花盆就知道了。”

    凰鸟没好气地睨了眼昆仑,对她那破花盆充满了怨念。她抬掌覆盖在所坐在神木上,意图把神木搬进自己的小世界中,结果一股如同山岳般的力量突然从神木中砸过来,又或者说是把自己吸过去,总之,就是自己明明坐在神木上的,却被神木当头狠狠砸了一棒似的当场趴神木上,浑身的骨头都似要被碾碎了,元神都差点散开。

    昆仑赶紧赶到这只脾气不好的傻凰鸟身边,问:“你没事吧?”她说道:“我让你去搬花盆试,没让你搬神木。”

    凰鸟半句话都不想说,只想招呼头顶上的神界那帮家伙赶紧下来搬神木。

    昆仑见凰鸟的元神都不稳了,问:“你要不要变回原形?”

    当着神界那帮灭族死敌的面变回原形让他们看笑话?凰鸟皮笑肉不笑地对昆仑说了句:“我谢谢你。”她对昆仑说道:“抱我回去。”

    昆仑看凰鸟的体型和她差不多大,不能像变成鸟形那样抱回来,灵机一动,用本体力量汇聚成一双巨手,像之前捧鸟崽模样那般小心翼翼地把凰鸟捧起来送回到凤栖梧桐神树上。

    凰鸟:“……”她还不如变回原形自己飞回去!

    昆仑引本源力量帮凰鸟稳固元神,然后继续切割木板去了。

    九尾悠然地坐在凤栖梧桐神树下的小圆桌旁喝茶。她看上面对恃半天了也没谁先动,冲昆仑喊:“昆仑,能让我娘亲和妖帝下来吗?”她的话音刚落下,妖帝和狐帝同时出现在她的面前。

    妖帝和狐帝正在说话,忽然感觉到周围的气息陡然转变,巨大的压迫袭来差点没把她俩碾碎,好在有一股柔和的力量护住了她们,将压力隔绝在外,然后,她俩就被耀眼的神华差点晃瞎眼。

    她们在外面只看到半座山都笼罩在了淡淡的神光中,隐约觉察到来自远古时代的气息,猜测应该是有某种诞生于混沌中的神宝现世。大家都在猜测昆仑是不是要送什么神宝给九尾或者是凰鸟。神界有大神推衍天机,已经算出狐神重生在九尾身上,神凰出现的位置正好是在昆仑神山。整座昆仑神山,只有一只,且是仅剩的一只拥有神凰血脉的凰鸟。

    她们不知道神界有什么意图和打算,但不得不防。

    然而,她们没想到,昆仑山巅的结界内竟是……堆满了神木!

    穷极她俩的想象,也无法想象出这里居然有这么多的神木!从山腰一直堆到山顶,把山都铺平了,还有很多堆不下的树枝直接推到了空中,像扔垃圾似的一团团地扔在那。

    妖帝直接看傻了眼。

    狐帝则打个激灵,瞪向了自家不靠谱的小狐狸:“你干的?”昆仑那老实孩子,如果没有小狐狸唆使,能干出这事?

    九尾抬指,悠悠地指了下树上的那位,“给她盖房子呢。”

    妖帝:“……”

    狐帝:“……”

    妖帝问狐帝:“凤凰帝族向来这么……奢豪吗?”

    狐帝“呃”了声,说:“据我所知,凤凰帝族的历代帝王居住的就是神木殿,高三十三丈三,宽百丈,全部由神木造成。”

    妖帝噎了一下,说:“同样是帝族,你家怎么就这么寒酸?”

    九尾握爪,差点想伸爪子挠到妖帝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