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25、第 25 章
    昆仑不动如山。

    凰鸟靠在窗口上, 就事论事的模样, 问:“山……昆仑, 我以前没有得罪过你吧?”

    昆仑不明白凰鸟为什么会这么问,眼带困惑地看向凰鸟。

    九尾对眼前即将发生的一幕简直有点不忍直视。她“咳”了声,提醒凰鸟悠着点, 别太过分。

    凰鸟皮笑肉不笑地对着九尾轻哼一声, 眼中意味不言而喻:凤栖梧桐神树种子和神凰筝是怎么落到昆仑这的?有没有哪只狐狸能来给她解释解释?

    九狐深知凰鸟撞在花盆上跌了多大的跟斗,心虚地移开眼。

    凰鸟重重地哼了声, 又看向昆仑,说:“我们继续聊聊种得梧桐树弹响神凰筝引得凤凰来的事。”

    昆仑继续低头看书。她稍作沉吟,对凰鸟坦白承认:“我后悔了。”后悔好奇, 引来了这么一只凰鸟。

    凰鸟冷笑:“我想这世上大概是没有后悔药卖。”她指控道:“你用花盆种小树苗引我下来, 差点害得我魂飞魄散, 你可知道, 我是凤凰帝族最后一只凤凰!”

    昆仑惊愕地看着凰鸟,说:“不知道。”

    九尾也愣住:凤凰帝族被灭族了?

    凰鸟继续冷笑着说:“你大概也不知道这样的小树苗是养不活凤凰的吧。”

    昆仑还真不知道。她向九尾确认:“养不活?”

    九尾“呃”了声, 在凰鸟充满威胁的眼神下,实在不好昧良心,只得说:“正常情况下来说, 种成凤栖梧桐神树至少需要百八十万年。”她又朝凰鸟挑挑眉, 说:“谁知道某只会迫不及待地跳下来。”

    凰鸟差点呕出一口老血。她愤然地转身扑向九尾, 纤细的手掌变成锋利的绕缭着神火的凤凰爪子直接挠向九尾的脸。

    九尾刚觉醒,修行境界还在刚成神的阶段,实力远远不如在神界和梧桐神界纵横多年的凰鸟, 但是凰鸟如今成了落毛凤凰,只剩下点本命精血裹着半残的元神。九尾要是怵她,她就不叫九尾,叫断尾。九尾变回原形,缩小成和凰鸟差不多大小,向着凰鸟扑过去,嘴里还叫着:“变小点和你打,别说我欺负你。”

    凰鸟变回凤凰神态,带着满身神火杀气腾腾地扑向九尾,毫不示弱地回道:“你倒是来欺我看看!要点脸吗?明明是体型痴肥怕行动不便吃亏,还敢说是让我!”

    九尾听到痴肥,顿时像被踩到尾巴,毫不客气地挥起爪子扑向凰鸟。

    昆仑先是愣了下,随意赶紧动用本体力量把自己的院子、摆饰和花花草草全部护住。

    她满脸莫名地看着它俩:怎么就打起来了?

    而且,这两个打架完全没有神族打架的风范。

    神族打架,要么是远远操控法器,要么是拿着刀枪剑戟近身搏斗,几乎不到生死关头都要保持风度。

    她俩打架,昆仑突然很有一种院子里养的鸡和狗打成一团的错觉。

    鸡飞狗跳,大概就是形容她俩现在的样子。

    这两只打出院子,扑挠腾抓,手段齐出,打得眼花绕乱,战成一团。

    忽然,它俩停了下来。

    凰鸟的爪子挠在狐狸的脸上,一只脚踩着狐狸的脸,一只脚抓住狐狸的脖子。狐狸的爪子按在凰鸟的身上,嘴巴咬在脖子上。它俩紧紧地咬住对方,任由不甘休,继续翻滚,意图用身体重量碾压对方,最后滚到山巅边缘,团成团地滚下山……

    好在雪沾在它俩的身上融化了,不至于滚成雪球,不然昆仑还要担心会不会滚出个大雪球再引发雪崩。

    昆仑出了院子,站在院门口,看到一直滚到半山腰上才停下来的一鸟一狐,发现这两只虽然抓咬住对方不松口,但并没有什么敌意,也没有杀气,更像是打闹。

    它俩僵持了一会儿,忽然又分开了,齐齐摊开身子睡在雪地上,仰头看着白茫茫的飘雪天空。

    昆仑觉得她俩这样子,特别像久别重逢的好友。

    这想法,随着九尾说话,瞬间消散:“如果不是见你只剩下点残破元神不好欺负你,不把你挠成手撕鸡是我输!”

    凰鸟毫不示弱:“说得我就愿意欺负小婴儿似的。”

    ……

    昆仑心想:“大概她俩都忘了骂人不揭短,吵架不揭老底。”她看明白了,这两只现在都凄惨的。她又朝院子里的凤栖梧桐神树望去,在想凰鸟说的这么小的小树苗养不活凤凰的话。这么小的小树苗,养现在的小凰鸟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想要养活或养大一只重伤的凰鸟,似乎真的不够。

    她站在院门口,等这两只吵完架。

    她俩躺了一会儿,齐齐从地上起身,又化成人形,各自理理自己华美的衣裳,一派踏青出游归来的悠然派头,飘然落回山顶上。

    凰鸟很随意地说了句:“很久没动手了,舒展下筋骨。”

    九尾淡淡地扫了眼凰鸟,刚打完架,不打算再打,懒得拆穿。她又悠悠然地坐到了梧桐树下,身上穿着的雪白的狐裘与门外的天地相融成一色。

    凰鸟进入院子,发现自己竟然没地方蹲,心头便是一阵烦躁,眉头不由得锁了起来。

    昆仑对凰鸟做了个请的手势,引凰鸟到院子里喝茶的小圆桌前,请凰鸟入座,取出茶,准备沏茶待客。

    她取出的茶和糕点都是她和小狐狸一起去仙庭帝城逛街买的,这些糕点还都是小狐狸爱吃的。她想到小狐狸,心头有点难受。

    原本靠在她筝台上的坐着的九尾起身,几步来到圆桌旁坐下,毫不客气的拈起糕点送进嘴里咬下一角,待咽下去后,便对昆仑说她那里还有哪几种糕点好吃。

    九尾对昆仑收藏如数家珍的模样,让昆仑有种小狐狸坐在她面前的错觉,略微不同的是,九尾不再脆生生地喊她昆仑姐姐,似乎多了几分没脸没皮的模样,但不让她反感。

    昆仑把糕点取出来,九尾又让她换茶,然后指名要哪套茶具,又开始沏茶,对昆仑说:“以前我小,不好意思伤你自尊。老实说啊,你那弹筝的本事,得多练练。”

    凰鸟正拿着块糕点,闻言手一抖,把糕点捏碎了。她拿眼看向九尾:你还嫌我遭的罪不够?她愤然问道:“什么仇什么怨?”

    提到这事,昆仑忽然想起神凰筝,对凰鸟说:“我的神凰筝还在你那。”

    凰鸟的双手用力地按在桌子上,忍住想挠人脸的冲动,“不还”两个人在嘴边转了好几下,又咽了回去,但毫不示弱地瞪着昆仑,无声抗议。她把神凰筝给昆仑,她就是山鸡!

    昆仑想起凰鸟弹奏的曲子特别好听,说:“你教我弹筝,我给你造房子。你想要什么样的房子我都给你造。”

    凰鸟的心头微动,问:“真的?”

    昆仑“嗯”了声,说:“我不说大话。”

    凰鸟冷笑:“神凰宫,你造得起?”

    九尾瞪大眼睛看向凰鸟:你好意思!

    昆仑见到九尾的模样,再听到这名字,就知道极有可能是神凰以前住过的宫殿,她问凰鸟:“神凰宫是什么样的?”

    凰鸟告诉昆仑:“神凰宫是以神木为依托,如果没有凤栖梧桐神木,可以用其它的生长在混沌中的神树代替。神树木要气息与混沌元气相融,能够吸收和转化混沌元气,有助于凤凰帝族吸收和修炼。”

    “凤凰帝族虽是起源于混沌,但我……凰神是与凤栖梧桐神树伴生而出,需要通过凤栖梧桐神树汲取混沌元气中的一些力量生存,在实力强大到一定境界前,无法直接从混沌元气中摄取生存所需。”

    凰鸟曾进入昆仑神山的识海,虽然当时忙着救九尾,对昆仑神山的情况只是惊鸿一瞥,但也有了个大概了解。这位年轻的远古大体体内至少蕴藏有十几座混沌小世界,每座混沌小世界都自成一界,其间有着很多古老久远的未开智生命。

    凤栖梧桐神树小树苗养不活她,但昆仑可以。不过,造神凰宫,那就未必造得起了。

    昆仑犹犹豫豫地问:“造小一点的行不行?”

    凰鸟问:“多小的?”

    昆仑很是心虚地看着凰鸟,问:“你是不是只有变回本体才能修炼?”

    凰鸟顿时明白过来,这是嫌她本体大,占的屋子大,要让她变成人形挤在小屋子里修炼。她冷笑一声,冷眼睨着昆仑。

    昆仑更加心虚,继续挣扎:“那只比本体大一点点的房子,挤挤没关系吧?”

    “够住……够住就……就行了吧?”

    “我知道你……不太喜欢鸟窝,我们可以搭……搭成宫殿形的……”

    凰鸟继续冷笑:“宫殿型的鸟窝?”

    昆仑看见凰鸟的爪子尖都开始冒火了,赶紧否认:“宫殿,宫殿。”她浑身绷紧,毫不犹豫大义凛然地说:“千丈宫殿!大屋子!”

    九尾目瞠口呆地看着昆仑:千丈宫殿?神木盖的?她没听错?

    凰鸟二话不说,麻利地取出神凰筝搁在昆仑的面前,一巴掌拍在神凰筝上:“成交!神凰筝归你了,我教你弹筝!”

    昆仑见到凰鸟这么痛快,忽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做了亏本买卖?

    九尾“嗷”地一声惨叫:“你居然有盖千丈宫殿的神木,你有那么多神木,你想要什么样的筝造不出来啊!”

    凰鸟目光咄咄地盯着昆仑:“言出无悔。你害我撞在花盆上,赔我一座神凰宫,不亏你。”爪子伸出来,按在神凰筝的筝弦上,筝弦发出“铮”地一声响。

    昆仑想起凰鸟扑到九尾身上又抓又挠的模样,没很勇气像九尾那样不顾脸面地和凰鸟扭打成一团,又不能把重伤的小凰鸟扔出去不管,于是轻轻地点头:“言出无悔。”

    凰鸟摸摸昆仑的头,柔声说:“乖,以后跟我混。”肥水嘛,不流外人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