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24、第 24 章
    昆仑微怔, 刚想说:“哭不出来”, 便见到九尾狐眼中的促狭, 顿时更加哭不出了。她淡淡地回了句:“不用。”转身回屋,连神凰筝都忘了再问凰鸟讨要。

    同样失落难受的还有狐帝。

    作为狐帝,她不仅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她的肩上还挑着天狐帝族的希望和未来, 对于天狐帝族的未来, 狐神归来远比自己的孩子和自己重要得多。她压下心头的万般苦涩,上前对着九尾狐行大礼:“拜见……”话到一半, 就被九尾狐托住了。

    九尾狐的脸上露出她家小崽子犯错时的心虚笑容,嘴里连声称:“受不起,受不起。”

    狐帝一阵恍惚, 忽然分不清面前的是她家的小崽子还是狐神, 眼眶却有些湿润, 鼻头阵阵酸楚, 怔然地喊了声:“小九?”

    九尾狐敛去全身气势,她仍是二十岁出头风华正茂的模样, 一身的修为气息也止步于刚晋阶成神的境界。她笑呵呵地看着狐帝,喊了声:“娘亲。”

    狐帝哽咽了下,说:“狐神不必如此, 我……”话到嘴边, 却再难出口。她一窝生了四个孩子, 三个孩子死于仙庭攻进天狐帝宫的那一役,与天狐帝宫一起葬身涂海,唯有小九被左护法和东明王带着逃出来。小九, 是她唯一仅存的孩子。如果是要以失去孩子为代价,她宁肯孩子不成神,就无忧无虑地生活在昆仑女神的庇护下,当一只快快乐乐的小狐狸。

    九尾狐感受到狐帝的伤悲,也收去了笑意。她扶着狐帝在昆仑常年弹筝的位置上坐下,蹲在狐帝身旁,说:“娘亲,我也不知道我是狐神还是涂海九尾,可我不想当狐神,就算狐帝在我身上复生,我也不会再是以前的狐神。”

    “狐神已经死了,她的神魂散在天地,许多魂魄碎片经历投胎轮回,那是一个个一只只全新的生命,是拥有自我意识的独立生命,对我来说,是一世又一世转世投胎的经历,是一段段属于别人的经历和记忆,也是我闭关修行时的红尘炼心经历。”

    她顿了下,继续说:“在我突破前,我遇到了一个生死劫,那时候我受到许许多多纷乱的记忆和不属于自己的情感干扰,我分不清自己是谁。那么多世轮回,来自于那么多不属于我涂海九尾的情感,我不知道我该成为谁,我不知道我该变成谁。我是做狐神,还是做天狐帝族的浔渊大帝,还是做惊才绝艳的微生孤鸿,还是做称雄一方的仙帝乙昌,还是做一代巨妖琴笙,可最终我想明白了,无论是狐神,浔渊大帝,微生孤鸿、乙昌、琴笙还是其他人,他们都死了,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

    九尾狐指指自己的额头,说:“我的识海中吸收的只是她们的记忆情感,是一本同源的神魂碎片,真正属于我的是这一世,是现在。他们都死了,唯有涂海九尾活着,活着的是涂海九尾。”

    狐帝的手指抚过九尾的眉,长开的五官仍能看出小九的模样,只是这双眼睛浸染了太多的风霜。她家的小九还这样小,却在突然间长成了这般模样。九尾嘴里念出的每一个名字,在属于他们的时代,都是位立绝巅的强者,小九,却要和他们争夺主导意识。无论是浔渊大帝,微生孤鸿、乙昌、琴笙还是其他人,他们都败了,胜出的是小九和狐神,同样,她俩也败了。小九和狐神,合二为一。

    她感受得到九尾对自己的情感,母女间的天然联系和情感是骗不了人的,也正是因样,即使狐神告诉她,她就是涂海九尾,她也不信。可她的孩子还蹲在她的面前,还眼巴巴地看着她,还带着点委屈,还怕她认为她是狐神就不要她。

    狐帝揽住九尾,紧紧地抱住,泪水,无声地从脸颊滑落。

    昆仑站在窗前,看着院子里的一幕,忽然觉得世上的事明明看起来很简单,但又很复杂,就如同此刻,她分不清狐帝搂住的是狐神还是小狐狸。大概,都有。

    她朝坐在凤栖梧桐神树上的凰鸟望去,却见凰鸟正失神地看着她俩,神情是罕见的沉默——虽然凰鸟才刚醒不久,但从她看到的凰鸟的性情来看,凰鸟那暴烈的性子,与此刻的沉默,很不相符。似乎,有点伤感。

    凰鸟感觉到昆仑的视线,扭头朝昆仑看去,见她正在窥视自己,似想猜读自己的情绪,顿时有点恼羞成怒,正要出声开骂,忽然想起她是昆仑神,而自己和九尾还得受她庇护,张了张嘴,咽回去,不过仍是不甘心地用眼神瞪了眼昆仑,说:“没谁教过你这么盯着人看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昆仑老实回答:“没有,我从来没有和人族接触过,也没有盯着人看。”

    凰鸟被噎了下,心说:“我怎么就忘了她是一只没见过世面的山精呢。”就算是远古大神,没见过世面就是没见过世面。她起身,正想回去休息,才惊觉自己没处住。

    梧桐神界没崩塌以前,她是住在凤栖梧桐最顶上的梧桐神宫里的,凤凰帝族的臣民们则一层层地分散居住在凤栖梧桐神树伸展开的树枝上,树根延伸出去形成的大地居住着其他种族的生灵。

    她现在栖身的小树苗连搭座稍大点的树屋都不够,又不可能天天在树上打坐修炼。

    凰鸟不得不正视自己眼下的无处居住的尴尬处境。

    她在这个地方想给自己建屋子,还得找昆仑,不然她连搭房子的材料都找不到一根。她从刚才昆仑收手从天上跌落的混沌元土和溢散在空中的天地灵气就能看出,这位昆仑女神相当抠门和会攒家当,真正的好东西全搬在自己的小私库里,一缕天地灵气都不外送。

    她站在树上,俯视着屋子里站在窗前的昆仑,喊:“山精,昆仑,昆仑女神。”有求于人,客气点。凰鸟还特意摆出个笑脸。堂堂凰帝,居然有拉下脸面笑面求人的一天,简直——

    不过,求人这事,也是一回二,二回熟。

    昆仑见到凰鸟那笑脸,忽然明白什么叫皮笑肉不笑,笑还不如不笑。她老实说道:“凰鸟,你笑得可真丑。”

    凰鸟的笑容僵在脸上,紧跟着就从树上扑了下来。

    昆仑赶紧捂脸,胳膊上又被挠了几下,好在她有经验了,懂得保护自己,用本体力量把自己护住,没被挠疼。

    九尾觉察到动静,从狐帝怀里起身,满脸钦佩地看向昆仑。

    敢说凰鸟丑,佩服!

    狐帝原本还在伤心,结果旁边的两个打起来了,顿时闹得有点尴尬。

    她轻轻拍拍九尾,说:“刚成神,境界还需要巩固,外界的事情我们还能应付,你安心住在这里修炼,不用担心我们。”她看得出来,九尾虽然有了狐神的神力,但狐神确实已经死了,现在的狐神再无当年神威。九尾想成长为真正的狐神还有一条非常漫长的路要走,当今世上,除了昆仑,没有谁能护得了她。九尾一旦离开昆仑神山,必然遭到来自神界不惜任何代价的追杀。

    昆仑仙庭是神界的根基,只有昆仑仙庭源源不断的有神飞升神界,神界才能保持长久的昌盛不衰。神界如果向昆仑出手,一旦昆仑神山有失,最先遭到毁灭的必然是昆仑仙庭。只要九尾和凰鸟不在昆仑神山上向昆仑仙庭出手,神界是不会主动出击的。在昆仑神山的地界,没有谁能承受得起昆仑女神的怒火。

    狐帝想到这,忽然想到一个正在挠昆仑女神的脸的嚣张家伙,默默地把最后一句话咽了回去。

    九尾见到昆仑和凰鸟打起来了,赶紧悄悄对狐帝打手势:快走!

    她可知道以前的凰神是什么德性,如果被凰神知道是她娘亲让昆仑用花盆种凤栖梧桐神树,她娘亲会被凰鸟挠成渣渣。凰神虽然脾气不太好,但脑子绝对是好的,冲昆仑这什么都不懂的模样,也能猜到如果没有谁教她,肯定会直接在昆仑神山上直接种下凤栖梧桐神树。这会儿事情一桩接一桩,凰鸟还没想到那去而已。

    凰鸟和昆仑女神打起来了,狐帝觉得这种级别的战斗不是能她能干预的,见到九尾打手势,溜得毫不犹豫。

    在昆仑神山地界上,她是丝毫不担心昆仑会打输。

    昆仑见到凰鸟连挠几下没挠动她,还要扑上来,赶紧关窗,并且用本体力量把窗户封住。

    凰鸟活像扑腾的麻雀似的撞在窗户上,气得身上的火都烧了起来,怒叫道:“昆仑,你有本事一辈子缩在屋里别出来。”

    昆仑懒得搭理这脾气不好的凰鸟,去到她还没用过的书房,翻出她和小狐狸在仙庭帝城逛街时买的书,开始看书。

    九尾单手托着下巴,悠然地靠在昆仑的筝台上,对凰鸟说:“哎,我跟你说,昆仑那的书多到能建一座藏。让她在屋里待个一辈子是不可能,三五万年的,绝对没问题。”比耐性,她估计没谁比得过昆仑。

    凰鸟僵了下,她忽然想到昆仑被大地卡住后都能安然处之地趴在在这不再动弹,如今窝在书房里看书,简直……还有打发时间的消遣,可比以前干巴巴地趴着有趣多了!如果没有别的事,不要说三五万年,三五十万年都有可能。就算是把书看完了都没关系,再从头翻看就行了。瞧瞧昆仑三千年能一直弹一首曲子就知道了,她能把那些书反复地翻八万遍都不会腻。

    凰鸟瞬间败下阵来。昆仑说她丑,说她笑得丑,她认了,总好过像一只麻雀似的只能蹲在树上。

    她道歉:“抱歉,刚才一时冲动手快。请你移驾出来,我有事和你商量。”

    昆仑知道凰鸟翻脸比翻书还快,刚刚还想挠她,转眼又道歉,摆明没诚意,肯定是想骗她出去继续挠她。她才不出去找挠。她头都不抬,继续看书。

    九尾被凰鸟的没节操惊傻了眼。这是凤凰毛被烧没了,脸皮节操神格全都不要了?你好歹矜持一下呀。不过矜持这东西在臭美暴烈的凰鸟身上好像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