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22、第 22 章
    凰鸟没时间和这只傻山精多做解释, 语带急切地说道:“现在没时间和你细说, 你能不能先让山神不要拍死这只狐狸?”

    昆仑点头, 说:“可以啊。”她说完,把所有有可能被雷劫波及到的生灵都保护起来。不过,这次的雷劫和以往的都不一样, 甚至引动了她本体的力量, 使得山上刮起了山风,似乎, 小狐狸引动了某种力量,要至她于死地。

    凰鸟见昆仑答应,暗松口气, 结果这山精答应了, 还站在原地没动, 催促道:“你赶紧去呀。”

    昆仑问:“去哪?”

    凰鸟气得身上的火冒起三丈高, 她用力地握住手,暗叫:“忍住, 现在不能挠她。”她说道:“去找山神。”

    昆仑无语地看了眼凰鸟,说:“我的本体就是昆仑神山,你说的昆仑神山诞生的灵智意识, 应该是指的我。”

    凰鸟把昆仑从头看到脚, 又从脚看到头, 一脸“你逗我玩呢”的表情。

    她把这山精从头看到脚,都没看出她是山神。她一眼就能看出这只山精是有天劫劈进混沌元气中孕育出的生机成长起来的。这只山精在这座山里孕育出生,与这片山脉有着天然的融洽和联系。这样的生灵算是大山孕育出来的, 即使山神不将其视为子孙后代,也会多少有着天然的好感,会给予一些庇护和厚待。

    这只山精是这座巨大的山脉的山神?逗她玩呢!她虽然没见到山神的显化,但从大山中渗透出来的那股天地威势以及护卫住这片山脉栖息生灵的柔和气息就能断定,这一位极有可能是天地诞生之初便存在的并且还没陨落的远古大神!

    远古大神长成这般呆蠢的山精样?

    劈开她的脑袋,把里面的脑花脑髓掏出来,再把里面全部填成豆腐渣,她都不会相信。

    此刻,天地间的雷劫已经形成,毁天灭地的气息笼罩在上空,紧紧地锁定了那还在往着云海奔云的九尾狐。

    那是雷劫力量的汇聚之地,是雷劫力量的起源地,也是最强的力量之所在。

    昆仑被小狐狸莽撞的举动吓得心脏都似漏了几拍,赶紧传声大喊:“小狐狸,回来。”

    凰鸟听到昆仑焦急的呼喊声,心念微动,顿时一醒。九尾狐闭关的地方距此极近,山精手里还有神凰筝,她俩的交情只怕很可能非同一般。不用她相求,这只山精也会帮九尾狐。

    她当即说道:“别喊了,这是灭神劫。她唯一的生机就是冲入雷云海中,把这片雷云海挠个稀巴碎,把它打碎。否则,雷云之海会源源不断地抽聚天地力量形成雷劫,直到把它劈到尸骨无存魂飞魄散才会罢休。”

    昆仑扭头诧异地看着凰鸟,问:“为什么?”

    凰鸟深深地看了眼面前的这只傻山精,纵使情况紧急,也只得解释道:“神形生灵称之为天道平衡。实际上就是当某些存在过于强大,它的力量会引起天地间其它生灵和万事万物的感应,这种强大会让它们产生危机感,出于本能,会形成一股抗拒力量。”

    “这就像凡人在悬崖边,会下意识地抓紧攀附物,又如同弱小者突然见到强大者出现,会本能地产生防备以免受到伤害。无论是开智的生灵,还是没有开智的生灵,本身对于危险都会有着本能的防备力量。积少成多,聚沙成塔,这些力量凝聚起来,就会形成一股难以抵挡的力量。”

    “所谓的天地意志,便是世间诸多生灵在无意识中,所产生的一种自我保护,以及抵御危险的意识,天雷则是它们这种自我保护意识之下所形成的反击手段。当这危险感越强烈,它们产生的反抗力量就越大,这也就是往往越强大的存在,引来的天劫威力就越大一样。”

    昆仑听到凰鸟说到最后,语速已经没有那么急切,但却流露出些许悲凉。

    凰鸟解释了遍,又说:“强者能带来毁灭,同样,也能给予保护。就如这片山脉的山神会给予栖息这片山脉的生灵予以庇护是同样的道理。”

    “天地万物,感知到危险,会想要抹除掉这危险,但同样,也希望这位强者能给予庇护,所以,也会留下一线希望。这便是渡劫者,有成功的,有失败的根源所在。”

    “寄希望于渡过雷劫的希望极为渺茫,甚至不可能。”

    凰鸟的话语顿了下,又说:“当自身强大到能够凌驾一切之上时,能把天劫都撕碎,谁都无法杀死它,那么,自然,就能活。”

    “胜者生,败者亡。仅此而已。”

    说话间,九尾狐已经冲出了雷云之海中。

    一声凄厉的惨啸自雷云之海中发出,有雨自云海中洒落。

    那雨呈血红色,泛着金色光芒,还有先天元气自其中溢出。

    那是血雨,九尾狐身上的血。

    昆仑的心头一紧。

    凰鸟拧紧眉头盯着天空飘下的血雨,低喃道:“这具身体太弱了,很难熬得过。”

    昆仑见凰鸟似乎见多识广,又想起她之前帮狐帝渡劫的情形,问:“我们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她吗?我曾经帮过狐帝渡神劫。她成功晋阶成神了。”

    凰鸟瞥一眼昆仑,没好意思告诉这只蠢山精普通天狐和面前这只九尾狐渡的劫不一样的。她的心头微动,问昆仑:“你能不能借用脚下这座山脉的力量?”她虽然不相面前这只山精是这座大山的意识所显化,但从这只山精身上的气息来看,她应该是能够动用这座山脉的一些力量的。

    昆仑点头,“能。”

    凰鸟问:“多少?”

    昆仑刚想说:“全部”,又想不行,她还得用大部分力量保护栖息在昆仑神山上的生灵,说:“一些吧。”

    废话!说了等于没说。凰鸟换个问法:“你能不能借用这座山脉最……”她说到“最本源”时,顿了下,觉得即使是在这座山上孕育的生灵,也未必能找山神借助本源力量,但她忽然想到自己临死时,感觉到有外界渡来的力量,也正是那些股力量救了她一命。这座山的山神不可能来救她,极有可能是这只山精想办法弄来的。也许成能呢?死马当作活马医,问问也不费力气。

    昆仑不解地问:“最什么?”

    凰鸟说:“最本源的力量,自天地初开时从混沌中带来的力量。”

    昆仑警惕地看着凰鸟。

    凰鸟看见昆仑的戒备,顿时明白,她能动用。

    天不绝她们!她灿然一笑,说道:“能动用就行。”

    昆仑看着那骤然绽放的笑容,没想到凰鸟不生气的时候,笑起来会这么好看。她略微失神,随即又说:“本源力量不外借。”她赶紧转移话题,问:“你有法办救小狐狸吗?”说话间,又有血雨洒落,浇得山头都红了。

    凄厉的狐啸声自雷云之海中传出。

    九尾狐正和雷云之海中的雷霆力量搏命。

    然而,她太弱了!浑身的皮毛都烧没了,皮全被烧没了,露出被烧得焦黑的皮骨,千疮百孔,鲜血自伤口处汩汩往外渗去,惨不忍睹。

    昆仑见到小狐狸遭遇到的,心头难受至极。她再次问凰鸟:“你有没有办法?”

    凰鸟说:“她太弱了,应付不了灭神劫,除非能够借助外界力量助她。”她的神情变得格外严肃,看着昆仑说:“如果你能借助这座大山的本源力量,让我布下九龙阵,我能助她渡过这一劫。如果不能,她将再次散归天地,不知道又要等多少亿年才能再有这机会。”

    昆仑心疼小狐狸,也没注意到凰鸟的后半段话,她一咬牙,说:“借给你!只要你不损及山上的生灵。”

    凰鸟没好气地扔给昆仑一记白眼,说:“你想哪去了?我没事跟这些小生命过不去做什么?”她的话音一转,问:“你真能借到……”她的话音未落,忽然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气息涌了过来,这气息让她瞬间恍惚,紧跟着她便感觉到自己的视线和身体的感知都变了。仿佛在突然之间,她化成了一座绵延数十万里的巍峨山脉,亘古永恒地矗立在此处。

    一股跨过无尽岁月的厚沉感扑面袭来,似见证了这世上的一切变迁。从无到有,从一片死寂到郁郁葱葱生机勃勃。她的眼前有无数的云雾飘过,它们不断变化,山体外貌不断被改变。她看见山上各种各样的生灵出现又再消失……

    仅短暂的瞬间,凰鸟便醒悟过来。

    她的意识被这座称为昆仑祖山的山神拉进了她的本体中,甚至极有可能她的意识与昆仑神山的意识融在一起,否则,她看不到昆仑神山的记忆。她下意识去找那只小山精,赫然发现她不见了。搜遍整座昆仑神山都见不到她,但她能清楚地感觉到那只山精的存在,与这座山的气息相连。

    她知道那只小山精不会有事,当即将注意力落到正从云海中跌落的九尾狐身上。

    九尾狐浑身伤痕累累,额间的竖眼淌出了血,浑身上下伤痕累累,活像被谁削肉拆骨了般,极其凄惨。

    陨落之后,想要重生回归,太难了,也太惨了。

    凰鸟的心中涌动一股莫名的悲恸,不只为九尾狐,更为了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先放两章上来,下一章大概还有一两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