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19、第 19 章
    小凰鸟的浑身抖得更加厉害,眼里的怒火似要喷出来。

    昆仑仔细回想了下,她确实没有得罪小凰鸟的地方,也不明白为什么小凰鸟会对她有这么大的怒火。难道是因为她的筝弹得太难听?她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抱歉啊,我才刚学弹筝,还弹不好。”

    小凰鸟眼里的怒火又盛了几分。

    昆仑大概明白她哪里不对了,她连声道歉:“抱歉抱歉,我应该拿普通仙宝筝弹的。”她拈起裙摆踩到花盆上,便往那没将近一小半树枝的凤栖梧桐神树上爬。她边爬边对小凰鸟解释:“住在树上有凤栖梧桐神树,利于你养伤,我的院子被你毁了,眼下也住不了人。回头我再和小狐狸出去买一座就好。”她说着,停顿下来,检查这株凤栖梧桐神树的伤势,发现只是伤到枝,并没有伤到树干和树枝,于是放下心来。

    感应到凤凰现世,匆匆赶来的六位神尊也同样放下心来,性格不太严肃的火曜神尊忍不住笑,他赶紧用手抵在唇边轻咳声:“咳,我们走吧。”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意外。

    其他几位神尊虽然没有笑出来,但昆仑女神有多不靠谱,也算是再次开了他们的眼见,所以,还是离远点好。

    种下棵刚发芽的小树苗,筝弦都还不会拨,就弹奏神凰筝引凤栖梧桐神树,然后还真有凤凰下界来了。

    正常来说,昆仑女神即使引来凤凰,那株小树苗很有可能被凤凰一脚踩没了。

    但是!这次,来了一只伤势极重正要涅重生的凤凰。凤凰涅,那是重新化成凤凰蛋再浴火而生,火为自身的神火,而要浴火而生,必须依靠凤栖梧桐树提供神力。

    他们看天空中的迹象就知道,神界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使得这只凤凰不必不逃遁,并且不得不冒险涅。如果这里是一株成年或者是半成年的树,而弹响神凰筝的那位又足够强大到能够替她抵御外敌,让它能够安心涅,那么,她有可能浴火重生成功,再次生成小凤凰重新归来的。

    然而,这一位下界来的时候,昆仑女神非但没帮上它,反而在它冲下来时拦了几道。它为了突破昆仑女神的防御力量,又耗费了大量神力,下坠速度更是加快了许多。估计等它突破昆仑的封锁发现那是一株连站脚都不够的小树苗时,已经来不及了,一头撞断十几根凤栖梧桐神树枝,又再一头撞在花盆上,把花盆都撞飞了一块。

    那可是昆仑女神引混沌元气炼制了千年,才炼成功的神宝。

    他们远远地观摩过昆仑女神铸炼的过程,看起来这件神宝到目前只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内蕴混沌元气小世界,第二个就是足够坚固。反正他们成神这么多年,再没见过比这花盆更加坚固和效果更加简单的神器了。他们以为昆仑女神炼制这么久的神宝,估计也就是种点混沌属性的花花草草,却没想到,竟然……想想都替凤凰疼。

    它的血肉之躯是没有了,就不知道涅时所凝炼的凤凰精血还剩下多少,如果一滴都没有,凤凰帝族就又要少一只凤凰了。涅是凤凰帝族最虚弱的时候,又再遭到这样的重创,连元神都受损,瞧这只凤凰的元神只剩下巴掌大,相对于强大的凤凰帝族来说,用奄奄一息来形容她都是客气的,离烟消云散就差还剩下一口气。

    如果凤凰不是在昆仑女神那,他们真不介意补上两招。

    如今却是不能。

    昆仑女神是昆仑神山正神,昆仑神山上的所有生灵都算得上是她的子民。昆仑神山是人族修士的祖庭,人族是从这里崛起的,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根本立足之地,方才在与其它各族中取胜。他们从刚才的情况就能看出,昆仑女神在庇护这些栖息在昆仑神山上的生灵,不然,仅刚才凤凰冲下来时带来的混沌元气暴动就能让昆仑仙庭的基业毁于一旦,整座昆仑神山的生灵都遭重创。虽说带来的这些混沌元气能让昆仑神山活下来的生灵在将来更加强大,但,不知道会有多少生灵是被灭族,也不知道昆仑神山上的生灵要经过多少年才能恢复。

    他们的繁盛依靠的是昆仑神山的庇护,所以,昆仑女神想要回护谁,他们也不敢有意见。

    狐帝劫天牢,若非他们不敢下杀手取狐帝性命,她也劫不走妖帝。

    狐帝的幼崽一直养在昆仑女神身边,她俩还一起出现在帝城,这让觉察到昆仑出现的几位帝尊如何不惊,再加上天显异象,凤凰现世,他们只能放任狐帝逃离。

    在昆仑神山,惹谁都不能惹昆仑女神,她若怒,那将是毁灭的灾难。

    昆仑对仙庭几尊神尊来了又走的事并不介意,她都已经习惯他们每次过来晃一眼就走。她和他们一直相安无事,她都去仙庭的城池闲逛凑热闹,也很理解他们的看热闹心理。

    昆仑小心翼翼地把小凰鸟放在树上,还像安抚小狐狸那样摸摸它的头,轻声哄道:“别怕,我替你看看伤势。”

    凰鸟依然愤怒地瞪着昆仑,如果不是伤势太重,如果不是面前这女人身上的气息非常平和对她没恶意,她非得扑上去挠她个稀巴烂再一把火给她烧成灰。

    摸她头!

    不知道凰鸟的脑袋摸不得吗?

    摸,爱摸你摸,烧烂了手是自找的!

    然而,摸她头的那只手没事!

    凰鸟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神火都灭了。

    当它体内所有的神火尽灭的时候,她也就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除非她是传说中的神凰转世,否则,元神俱灭,从此世间再无她。可这么些年,大家都只传言,只说她最有可能是神凰转世,是或不是,从她沦落的处境来看,她想一切应该有了定论。退一万步讲,即使它是不死不灭的神凰转世,估计也只能等下一个轮回,不知道是多少万年后的事了。

    即使是不死不灭的神,要将散归在天地间的元神魂重新聚拢,所新修炼出血肉之躯,那也是困难重重。

    有希望,却又等于没希望,转世重生归来的条件太苛刻。

    凰鸟想着这些,意识开始涣散,她想,她正在飞灰烟灭吧。

    那只摸过她头的手,轻轻地抚着她,一团柔和的气息包裹着她,依然是温言细语的声音:“别怕,虽然伤得很重,但是会好起来的。”

    声音很轻,但带来莫名的安心,似乎并不是安慰,而是说的事实。

    凰鸟想,大概是因为她的声音太过温柔好听,又或许是因为她在这女人身上感觉到了一种非常熟悉的气息。她从未见过这女子,不明白这熟悉的气息源自哪。

    大概是死前的幻觉吧。

    她活不成了。涅失败,一身精血尽丧,就连元神都受重伤,以后想当只没有实体的仙灵都当不成了。

    不过相比起当只仙灵,其实,死了也好。

    凰帝,堂堂凰帝,沦落成下界的仙灵,这比人间帝王死后变成孤魂野鬼还要凄凉,倒不如死了干净,至少还能留点尊严。虽然,她的尊严已经在刚才一头撞在种小树苗的花盆上已经荡然无存了。

    她应该是历代凰帝中,甚至是历代凤凰中,唯一一只撞死在花盆上的。

    这脸丢得不是一般的大。

    预想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或许已经到来。

    她的意识被拉入那股柔和的气息中,又或许是正在消散。

    她似陷入了黑暗,那里一片混沌,一片漆黑。

    但随即,她看到有一缕神华穿破了黑暗。那缕神华像是劈开了夜空的雷霆霹雳,又似雷云中耀出来的闪电光芒,它划破了混沌,又或者可以说是引爆了混沌。

    发生爆炸的混沌有着斑斓的色彩,宛若璀璨的星云。

    她看到无数的魂魄碎片和意识碎片穿过虚空涌了过来。

    她看到许多凤凰的陨落。有她从未见过也不认识的凤凰,她看到了他们的生平,那是凤凰帝族昔年陨落的先祖,最终,它们灰飞烟灭,意识化作微尘飘散在宇宙虚空中。她看到她刚刚经历的战场,凤凰帝族正在遭遇一场空前的浩劫,世代栖息的凤栖梧桐神树毁了!凤栖梧桐神树撑起的那片世界坍塌覆灭了,只有她耗尽一切力量从那场毁灭中冲出……

    亡了!覆灭了!

    整个凤凰帝族与凤栖梧桐神树一起,始于混沌又归于混沌,却终究是,灭了。

    昆仑一只手托着小凰鸟,另一只手源源不断地把自己的本源力量灌输给她。

    这只凰鸟的伤势比她预估中还要重。

    她在给凰鸟检查伤势时,觉察到了它体内蛰伏的一团气……

    她不知道怎么形容那团……她只能称之为气,像气团一样的东西。她试着注入一缕先天元气进去,引起的微弱反应让她感知到了一股极其熟悉的气息。

    这气息极其久远,远到像是出自宇宙诞生之初,熟悉到就像是与她同本同源。

    她试着注入丝自己的本源力量进入那团熟悉的气团,原本奄奄一息的凰鸟忽然爆发出旺盛的生机。那蓬勃的生命力量,让她瞬间想到了凤凰涅,但似乎不仅仅是涅。

    没多久,小凰鸟蜷缩成一团,有泪自它的眼眶里溢出,似是非常悲伤。

    泪水凝成泪珠,滚落在她的掌心里。

    它呈滴落的水滴状。两滴泪,带着令她心悸的混沌气息,偏又干净剔透得没有丝毫杂色,其间蕴藏着极大的能量。她去感知它的力量,只感受到了毁灭和哀泣。

    昆仑不知道这只小凰鸟经历了什么。

    她想起小狐狸,想起狐族的战争,想起那些陨于战火的生灵,她想,除却天灾,大概就是战争了吧。

    她做不了别的,唯有尽最大可能让凰鸟活下来。她将自己的本源力量源源不断地输送给凰鸟,直到凰鸟的生命气息归于稳定沉沉睡去,直到它的身上又有了漂亮的神华,不再是一只光秃秃的没毛凤凰。

    她听说,凤凰是种爱美的生灵,无论是雄凤还是雌凰,都特别爱美。

    小凰鸟如果醒过来,发现自己又变漂亮,应该会稍微开心点吧。

    它确实很漂亮。

    昆仑神山有无数的鸟禽,她见过的所有鸟类,与它比,大概就是凤凰和鸡的差别。

    昆仑又在想,都说落毛凤凰不如鸡,其实没道理,因为即使落了毛,从形体上来说,凰鸟的身材也比山鸡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