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15、第 15 章
    狐帝化成人形,飘然落在昆仑的面前,伏地叩首行了一个大礼:“多谢昆仑女神。”

    昆仑赶紧抬手把她扶起来,说:“客气了。邻里间相互帮忙是应该的。”

    小狐狸激动地蹦进狐帝的怀里,脆生生地叫着:“娘亲,娘亲,娘亲……”对于自己的娘亲修炼成神,还开启了虚空神眼,激动坏了。

    昆仑见到小狐狸激动的模样,便觉得救下狐帝果然是对的,也替她们母女开心。她心情好,脸上也不由得露出笑容。

    狐帝揽着自家女儿,对昆仑充满感激。如果没有昆仑女神,她开不了虚空神眼,也渡不过神劫。万般感激,只能铭刻在心头。她抬起头望向昆仑,只见那容颜如画,带着柔和的笑意,眉眼和眼神都透出极至的温柔。强大到举手投足便能令一方天地改头换面,可威临天下令当世最强大的力量昆仑仙庭俯首膜拜不敢有丝毫造次,却温和得让人感觉不到丝毫来自于强者的压力,那盈盈一笑的模样,还真有几分邻家小姑娘的纯真赤诚感。对着她,心境都变得平和,背负的那些担子都似乎没那么重了。

    这样的昆仑女神,让她觉得若是将她牵扯进仙妖两族的争斗中,对她是一种亵渎。

    狐帝朝昆仑盈盈一拜,说道:“不打扰您炼制神宝,我和小九先告辞了。”

    昆仑回道:“慢走。”

    狐帝刚要抬腿的步子不由得顿了下,饶是她和昆仑女神当了千年邻居,仍没习惯这么随和接地气的邻里关系。她忽然想起一事,取出玉简,烙刻下一卷曲谱,双手呈给昆仑,说:“这是神凰筝的一曲筝谱,名为《神凰引》。”

    她解释道:“这曲谱是召唤神凰的神谱,种下凤栖梧桐神树,以神凰筝弹响《神凰引》,方能引来神凰。神凰和狐神一样,早已陨落。狐神陨落后,它的精血神魄诞生出天狐帝族。神凰陨落后,诞生出了凤凰帝族。传闻,狐神的神魂隐藏在天狐帝族的血脉中,待血脉觉醒,便会重生归来。神凰,于凤凰帝族,亦是如此。”

    昆仑点头,记下了。

    狐帝看了眼昆仑,又解释了句:“这《神凰引》的曲谱一直传承于我们天狐帝族的传承记忆中,修为如果不到神境,无法开启关于《神凰引》的传承记忆。我想,这也是先祖对后辈的一种保护。”怀至宝,而没有相应的保护能力,是会遭来横祸的。没有《神凰引》,神凰筝便没有丝毫用处。这也是她敢把神凰筝和凤栖梧桐神树种子交给九尾的原因。传给九尾,不至于遗失在外,九尾是她们天狐帝族最有机会成神的,给她,她将来或许能够用得上。在九尾有实力动用前,即使仙庭的神尊抓到她夺得神凰筝,也不能拿它做什么,并且,在天狐帝族的成神拥有虚空神眼后,用虚空神眼洞破虚空,再吟唱《神凰引》或者是跳天狐帝族的祈天舞,便能召回神凰筝。

    如今既然把神凰筝送给了昆仑,且昆仑对她们天狐帝族有大恩,她毫无保留地把关于神凰筝的秘密悉数告诉了昆仑。

    昆仑道谢,记下。

    她忽然觉得自己有好多事情要做,待炼制好花种盆下凤栖梧桐神树后,要练字,要学弹筝,还要盖一座像狐帝住处那样漂亮的小院子。

    不过,慢慢来,她不着急。

    昆仑的耐性好,不慌不忙地继续锤炼花盆。

    狐帝如今已成神,她肩挑妖族重担,自然不能像昆仑那样避世隐居。她把孩子留下,将东明王召回来照看小狐狸。

    东明王不是出自天狐帝族,是由普通妖狐修炼成仙。它能够修炼成妖仙,又再被封王,天资和能力都极为不俗,这也是狐帝之前遭遇不测时能托孤于他的原因。事实证明,他和左护法都没有辜负狐帝的信任。

    狐帝对他们,心存感念。

    能与昆仑女神当邻居,这是天大的机缘和福泽,她自然愿意提携东明王。况且,昆仑与东明王也熟悉,调东明王回来照顾小狐狸总比调其它昆仑不熟悉的狐族过来强,再就是东明王的身份地位在这里,多少能管束小狐狸一二。再就是,东明王之前得到先天元石晶,已经突破金仙修为,修为到了大罗金仙境。大罗金仙境修至大圆满,便为帝境,又称半神,再往前一步就是神境,若能渡过神劫,就是成为真正的神。

    从大罗金仙境到帝境,虽然艰难,但如果有天纵之姿,或者是有神的血脉传承,也不是不可能。妖族地处贫瘠之地,在惨败前都有不下十位帝境强者,天狐帝族在三万年前的那场大败前,就有三位。但从帝境到神境,相差一个天堑洪沟,非努力非天赋可以改变的。没有足够的先天元气晶,没有对法则力量的足够领悟,没有足够强大的承受神雷的神宝,是不可能修炼成神的。

    昆仑炼制神宝,有许多先天元气溢散出来,她有心照拂他们这些邻居,并没有把这些力量封在山巅,而是控制在隔绝外界的大屏障内,让他们也能沾点光。

    千年时光,这里已经不再是之前那般灵气稀薄的贫瘠之地,空气中飘散着极其浓郁的仙灵之气,其间更是夹杂有许多先天元气。原本光秃秃的山头因这些天地灵气而有了积雪,一些仙灵之气浓郁的地方甚至孕育出了仙宝奇珍。这样的地方堪比世间一等一的修行胜地,东明王在这里修炼,狐族也许有可能会再出一位神。即使希望非常渺茫,那也是有希望。

    狐帝把东明王召回来后,带着东明王去向昆仑辞行,告诉她将由东明王照看小狐狸。她让东明王来蹭先天元气的事没瞒着昆仑。

    昆仑对此并不在意,她炼制神宝难免会露出去一丝半点。如果东明王真能成神,天上又会降下神雷劫,她还能再吸收点神雷力量,互惠互利的事。

    狐帝不好意思一直占昆仑的便宜,她知道昆仑对人情世故和常识都有许多不懂的地方,让东明王多照应着些,也告诉昆仑,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尽管吩咐东明王去办。例如购买炼器材料,买琴谱和日常用品等都是可以的,如果有兴趣去仙庭的城池逛,还可以让东明王鞍前马后地打点,以免她两眼抓瞎。她还打趣了句:“再不济,不会拿着神宝去大街上摆地摊。”

    昆仑被狐帝打趣得有点不好意思,接受了狐帝的好意。她又在心里默默地记下,等炼好花盆后,要练字,要学弹筝,要盖院子,还要学会买卖东西与外界相处。

    小狐狸原本想着娘亲走了,自己终于可以满山遍野地跑了,可以去拣昆仑姐姐炼制神宝的边角残料收集起来拿去卖钱。炼制神宝的材料,即使是边角余料,那也是神级材料,相当值钱的。

    然而,她娘亲走之前,布下一道禁制把她圈在了小院子里,给她布置了一堆功课。功课没完成,想出院子,呵呵,没门!

    小狐狸盯着山巅下那一圈神级材料眼睛都绿了,也只能乖乖地先做功课。她自我安慰:“不着急,反正没别人来,这里的迟早都是我的。”她看着自己要做的功课,又再看到山上散的神级材料,她不想当天狐帝族的小殿下,她想当昆仑姐姐家的孩子。

    小狐狸暗自下决心:她要一直和昆仑姐姐当邻居!

    狐帝走后的第一百个年头,昆仑炼制花盆结束。

    她练出身外化身的时候,天降神雷,降下一千多道神雷劈在她的身外化身上。

    狐帝修炼成神,挨了九九八十一道神雷。

    她以为自己炼制这么一个花盆,至少也要挨上百八十道神雷。

    她捧着花盆,等了三天,天上依然是万里晴空,别说雷,乌云都没有一朵。

    昆仑很是怀疑地打量花盆,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炼制了个假神宝,不然怎么没神雷呢?

    她挥着拳头,用力地敲敲花盆,敲得花盆砰砰响,它也没裂没坏。她又用本体运了大量混沌元气过来装进花盆里,花盆也没让混沌元气撑坏,内蕴的小世界虽然小了点,但里面充斥满混沌元气,乍然看起来特别像它本体中蕴含混沌元气的地方。她再打量这花盆,因为是用混沌元土炼成的,那颜色偏土黄,乍然看起来像凡间用的陶器,好在表面上有一层琉璃般的光泽,使得它不像几个铜板一个的粗陶,至少也是十个铜板一件的细陶。

    昆仑不可思议地猜测:难道是嫌它丑神雷都不来?

    狐帝不在,她只好去找东明王,请东明王帮她看看这花盆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没神雷劫呢。

    东明王接过花盆,那重量让他一个没托住,直接地下掉。他堂堂大罗金仙境的强者,一方王者,连个花盆都抱不住,吃奶的劲使出来都没能捞住。

    好在昆仑反应及时,在花盆砸地上的瞬间捞住了它。

    东明王看着昆仑拿着那花盆轻松得还能随意地抛两下,在心里默默的自我安慰:“那是昆仑女神!她手里拿的是以天地初开的混沌元气为材铸成的神宝。我拿不动是正常。”他虽然拿不动这神宝花盆,但能猜到为什么没神雷降下,它说道:“您以神雷铸炼,它又能成器形,这便已经过了雷劫关。不然的话,您将神雷铸进去,它就该炸裂损毁了。”

    小狐狸见到昆仑抱着一个土里土气的花盆过来,对于神宝长成这样简直惊呆了。她觉得哪天昆仑姐姐不小心把神宝掉到繁华的大街上都不会有人拣。冲它这外形,都没有谁好意思在众目睽睽下弯那个腰。

    然而,当她见到东明王居然扛不住神宝,还差点被砸脚背,再听到他的话,顿时激动了,跑出来,说:“昆仑姐姐,我们赶紧种树吧。”

    昆仑取出凤栖梧桐神树种子就要往里扔。

    小狐狸忙不迭地叫道:“等等等。”她仰起小脸格外严肃地看着昆仑,说:“万一种子发芽的力量比较大,把我家的房子弄坏了怎么办?”

    昆仑一想,觉得好有道理,她说:“我回山巅上去种,那里不怕坏。”

    小狐狸用力地点头,说:“我俩一起种,我也想亲眼见证种下我们天狐帝族至宝的重要时刻。”

    昆仑自然应允,说:“那一起。”

    小狐狸欢呼一声:“昆仑姐姐太好了。”跳起来就蹦到昆仑的背上,喊:“昆仑姐姐你背我去。”小脸亲昵地在昆仑的脸上蹭了蹭。

    昆仑轻笑着应了声:“好。”带着小狐狸转瞬间就到了山头上。

    东明王:“……”他们的小殿下就这么明目张胆地逃课了。堂堂昆仑女神,就这么被小殿下给忽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