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11、第 11 章
    狐帝仔仔细细地把炼制储物法器和空间法器的方法告诉昆仑。

    想要炼制储物法器或空间法器,得学炼器术。想学好炼器术,就要上手多炼制器具,从失败中学习成功的经验,而这些,就必须要有各种炼器材料做支撑。

    狐帝可以把自己的炼器术教给昆仑,她的储物神宝全在被擒时让昆仑仙庭人收走了,无法提供炼器材料供昆仑修行。她的储物神宝中收集来的许多功法典藉也都没有了,包括祖上传下来的一些神宝和神级典藉。她的储物神宝中有炼制储物神宝的典藉,但因为修行境界不够,无法领悟。

    她知道以昆仑的能力,仙庭的人对她完全不具备威胁,当即与昆仑商议:“如果昆仑能够帮她去仙庭把抢走的东西要回来,她愿意将里面的功法复制一份,借给昆仑修习。”

    昆仑知道狐帝打的是想让她去帮忙要回东西的主意,这事情又会介入到他们的纷纠中去。可,东西是狐帝的,昆仑仙庭的人抢了狐帝的东西,抢别人的东西,她去帮忙要回来不为过吧?

    她正在犹豫,隐约有丝异样感,似乎有谁在议论她。

    山精对大山会有敬畏之心,不时会膜拜祈祷,请求山神给予它们庇护。它们会膜拜她,但不会议论她。神形生灵自认是这座昆仑神山的主宰,除了给她起名外,也很少议论她。

    这么些年,她被议论的次数屈指可数。次数最多的那次就属卖雷元神石的时候,再就是偶尔有些窃窃窃私语传来,在讨论她的来历,然而,此刻传来的议论声中却隐隐带着丝恶意和杀气。

    她借助本体的力量去查探,见是昆仑仙庭的六位神尊正聚在一起讨论她。

    其中一位神尊又提出怀疑:“如果她并不是身外化身,而是真身呢?”

    混元帝尊说:“正好铲除。”

    一位非常苍老的神尊说道:“能在昆仑神山修炼成神而不被我们察觉,是不可能的。我仍是倾向于她是神界大神分出一道外身化身来此相助天狐帝族。”

    “天狐帝族是狐神后裔,其先祖为狐神身死散归天地的精血魂魄所凝化而生。它们为狐神留于世间的身外化身所传承下来的血脉。”

    “据闻远古大神不死不灭,即使散于天地,仍会在机缘到来时以转世之生重新凝聚神魂归来。能让那化名昆仑的女子来此,相必,狐帝和她的孩子中,必有一位狐神的转世。”

    苍老的神尊稍微停顿了下,又继续说:“本尊曾于千余年前与飞升真神界的先祖取得联系,凤凰帝族已有神凰回归迹象,天狐帝族……很是难说。”

    混元帝尊说:“无论狐帝与其幼崽是否为狐帝转世,都当趁机连根铲除,绝不能让它们有任何死灰复燃的机会。那名叫昆仑的女子,无论是否来自真神界,以她的实力,足以助天狐帝族撼动如今的局势扭转局面。数十万年争斗,不能在现在功亏一篑。”

    这话得到其他几位神尊的附和,他们纷纷点头。

    龙渊神尊说:“只是她的实力过于古怪。我与混元帝尊曾与她交手,此女似乎能身融天地,借山川大地的力量。”他若有所思地说:“她曾自称自己是山精,观其神通手段,当为地灵得道。”

    混元帝尊点头,说:“如果她不是真神界的大神以身外化身下来,便是昆仑神山的某座山峰出了山神。从其渡劫之地,以及我以混元帝鼎炼化雷元山的情况来看,她当出自雷元山无疑。它如果是在雷元山修炼得道,雷元山终年雷劫不断,她经历雷劫打熬,其实力远超同类存在,亦是正常。”

    龙渊神尊说:“如果是山神,气机与山川大地相连,她轻易就能借助山脉地势遁走,要除她很是不易。如果是别的山,将她得道的山脉结阵封印即可,可雷元山有雷云之海,内蕴无穷雷力,却是难以封印。”

    混元帝尊说:“妖帝与天狐帝族有故,天牢中还羁押有诸多妖界重要大妖,不若以此为饵,诱她出来,以神宝将她与山川大地隔绝,再行封印。”

    一名神情阴沉的神尊说:“斩杀呢?”

    苍老的神尊摆手,说:“如果她是不死不灭身呢?斩杀她,反倒是让她脱离身体的束缚回归天地,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又会依附在别的生灵身上转世重修卷土重来。封印稳妥。”

    昆仑听了一会儿。他们决定封印她,之后便是挑选封印她的神宝,和用什么方式诱她去什么地方进行封印。那一环扣一环的设计,诸般配合,把什么都算计到位,直叫她叹为观止。这些神形生灵可真会琢磨事。甚至算到她是山精得道,想把她的意识和本体剥离开,将她的意识封印在神宝中,让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昆仑突然很羡慕那些不死不灭的远古大神。如果她也是远古大神不死不灭,她的本体崩碎,她就可以脱身了。她又想到生存在本体上的这些生灵,如果她的本体崩碎,这些生灵会失去依附,许多无法离开的生灵会因此而亡。她想到会有那么多的生灵会死去,心里很是不忍,觉得还是像现在这样就挺好了。

    她收回探查,又将注意力挪到种凤栖梧桐神树上,然后依然面临一个问题——没有炼器功法。

    她稍作思量,决定去找他们要回狐帝的东西。

    正好昆仑仙庭那地位最高的六位神正在那讨论她,她不用挨个去问是谁拿了,能省不少事。

    昆仑对狐帝说了句:“我去去就回。”

    狐帝见昆仑失神发呆,没打扰。过了好一会儿,没头没脑地来回“我去去就回”便凭空消息了。她对于昆仑女神做事雷厉风行早有见识,如今已是见惯不怪。她端起茶刚送到嘴边,忽然觉得身边少了什么,再定睛一看,昆仑女神走了,她家的小崽子也没在身边。

    狐帝惊得蹭地一下子站起来!

    昆仑女神走得急,估计是忘了怀里还有只小狐狸,把她家的小崽子一起带走了。

    小狐狸蜷得正舒服,忽然感觉到周围有异,然后吓得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因过于惊吓,还发出声狐狸幼崽的叫声,四只粉嫩的小爪子紧紧地扒住昆仑的衣服。

    昆仑觉察到怀里的动静,赶紧摸摸它的头,温声哄道:“别怕。”

    六位神尊齐齐扭头瞪大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神殿内的昆仑。

    这可是九霄之上仙宫神殿,禁制重重,便是他们都难以冲破,这位怎么进来的?还带着只狐狸幼崽进来?

    他们想到她无声无息地出现,也不知道暗中窥视了他们多久,甚至就从这身潜行的本事,想暗算他们,怕是易如反常,一个个后怕不已,然后纷纷起身,把昆仑围在了中间。

    苍老的神尊问昆仑:“阁下有何见教?”

    昆仑说:“我来取狐帝的东西。”

    苍老的神尊说:“阁下虽实力不俗,但我仙庭重地,也非阁下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他抬眼望向昆仑,苍老的容颜下却有一个精光湛湛的眼睛,透出威胁的意味。

    昆仑点头,说:“我知道,你们是想把我的意识剥离出去用神宝装起来。”

    除了苍老的神尊以外,其他几位神尊都已经取出了神宝,准备将她留在这里。既然让她撞破,那可真就是择日不除撞日了。

    六位神尊同时带来的强大威胁让,昆仑没有感觉,但她怀里的小狐狸却被吓得牙齿都在打颤。不是它的胆子小,而是实力差距和等级差距相差太大,即使有昆仑护住她不受对方释放威压伤害,但那种力量压制使得它本能地感觉到恐惧。

    昆仑见怀里的小狐狸吓得牙齿都打起颤,摸摸它的头,说:“回去找你娘亲玩,我待会儿回。”便把她送回到狐帝身边。

    几位神尊见到小狐狸悄无声息地忽然消失,他们连丝毫波动都没觉察到,面上不动声色,暗中惊心不已。相距极近,无论昆仑是把小狐狸送进内蕴小世界的储物仙宝还是通过传送手段送走,他们都能觉察到,但事实上却是悄无声息,就像昆仑怀里的小狐狸只不过是她演化的幻象。

    他们虽然站在原地,但已经把身上的威压释放出去。这是将收敛在体内的能量外放,道行不够深实力不够强的人会因承受不住这样强大的能量而受伤或死亡,屋里摆放的器具和仙宝也会因受不了他们外放的能量而损毁。

    可此刻,他们释放的威压就像不存在一般,就仿佛他们从来没有做过什么。昆仑依然是气定神闲的模样,屋里的器具依然完好无损,就连桌子上茶杯里的茶水未起丝毫波澜。

    她能够在六位神尊的联手压制之下化攻击于无形,这是何等骇人的实力。

    六位神尊的内心掀起惊滔骇浪,各有思量,昆仑却是压根儿没注意到他们的异常。

    她想着他们让那些抢走狐帝东西的仙把东西送过来还需要一些时间,她应该要等一会儿,于是,挪步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