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山精 > 3、第 3 章
    厚厚的雷云层遮蔽了阳光,密集的闪电把周围的几座山头都变成了雷场。这里的植物非常稀少,只在山缝深处生长着少量的雷系植物,还有些虫形的小动物藏在山石之下,遇到别的动物路过,便会钻出来释放雷电攻击。她渡劫前还看到不少神形生灵在山腰和山下寻找雷元石,这会儿都不见了,她估计可能是他们离开了。

    她出了雷云山便到了神形生灵的地界。

    她飞到空中,举目远眺,找了一处神形生灵最多的聚集地飞过去。

    在快到神形生灵聚集地的时候,神形生灵逐渐多了起来,他们有些脚下踩着各式各样的飞行器具,有些是御风而行,还有些是乘坐飞禽走兽,或者是乘坐由飞禽走兽拉载的建筑物。

    这片聚集地被一座巨大的由仙灵之气汇聚成的罩子笼罩着。仙灵之气组成复杂的图案,图案中还有许许多多由雷元石铸成的剑。这些剑非常有规律地在光罩中盘旋,像在巡视领地。这种罩子被称作防御法阵。

    法御法阵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留有一个出入口,那里还用从她的本体深处开采的一种纯白无暇非常坚固的石头造成的城门。他们称这石头为昆仑白玉,最喜欢拿它来造房子。

    她跟着要进城的神形生灵飞落在城门口。城门口有好几个门洞,每个门洞前都有神形生灵进出,也有神形生灵在进行盘查,防止外敌入侵。

    她感觉到有许许多多的神形生灵朝她看来,似有着好奇。

    她把自己从头看到脚,再和周围的神形生灵作对比,从神形相貌都没看出异常。她体内流转的是先天元气,和他们的五行灵力有不同,但她有把先天元气全部收敛在体内,她想以他们目前的实力,应该是看不出来的。

    她不知道他们好奇什么,索性不予理睬,径直去排队进城。

    她没有进出城的通行牌,不能直接进城。

    城门口有一间重兵把守,还有一位体内拥有仙灵之气的神形生灵坐镇的屋子,没有通行牌的人要在那里接受盘查登记,通过的给通行牌,之后才可以进城。

    接受盘查时要被一面名为“照妖镜”的镜子照一下。这镜子没什么奇特的,只是破除幻化,使那些化形成神形模样的妖灵鬼怪现出原形。

    她进入屋子后,刚要往照妖镜下站,坐在屏风后面打坐的那位拥有仙灵之气的神形生灵突然开口:“且慢!”,他说话时,还睁开眼朝她看来,显然是要叫她。

    她收回步子,不解地看向他:为什么不让她照?她说:“我需要一面通行牌进城。”她说完,便见他来到跟前,告诉她:“请将手里的雷元神石收起来。”

    收起来?怎么收?她不知道怎么收,索性直接问:“请问,这个要怎么收起来?”她说完,便见四周的神形生灵都看着她。

    那名神形生灵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翻手取出一个画满奇怪符号的玉盒递给她,说:“请先暂时放在这里。”

    她依言照办,将雷元石放在盒子里,走在照妖镜下方,便感觉照妖镜传来一股吸力似要抽取她体内的先天元气。她正要阻止,便听到那神形生灵说:“前辈,您若遮掩身上的气息,请恕在下不能放您进城。”

    她略有些迟疑,说:“您这面照妖镜……是以仙灵之气炼制的吧?”

    那名神形生灵微微颔首,说:“此乃仙宝,任何妖魔鬼怪皆会被它照出原形。”他又补充道:“此仙宝与护城法阵相连接,若有妖魔鬼怪作乱,它会直接引来法阵力量,将其击杀在此处。”

    她听他说得慎重,显然这面照妖镜非常贵重。她问:“我能不能不照,直接进城?”

    那名神形生灵的面色一沉,道:“当然不行。”

    她见他身上的仙灵之气外放,似乎很是生气的模样。她迟疑地说道:“如果我把照妖镜照坏了,不会要我赔吧?我没钱,赔不起。”

    那名神形生灵面色不变,说:“放心,照坏了算我的,不要你赔。”他说完,视线淡淡地扫过她身上的衣服和旁边的盒子里摆放的雷元神石。

    她只好让照妖镜吸走一缕先天元气,同时有点担心,怕它的仙灵之气与先天元气起冲突,损坏镜子。

    然而,镜子只在表面浮现起一圈水纹状的波纹,便又什么反应都没有了。

    那丝波纹浮现时,她感觉到波纹的后面似乎有一个漆黑的空间把她的那缕先天元气吸收了。

    神形生灵见状,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将她迎到屏风后,把装有雷元神石的玉盒搁在她的面前,问:“不知尊驾怎么称呼?从哪里来?到雷城来有什么事?”

    她说道:“我叫昆仑,以前是只山精,今天刚修炼成女神,这是第一次来你们神形生灵的聚集地。我在山上拣了两颗雷元石,想卖成钱。”

    神形生灵默默无语地看着她。

    她从他的表情看出,他对她说话似不信。不过,她照实说,信不信是他的事。

    神形生灵沉默片刻,说道:“上仙说笑了。”起身去取出块玉牌,在上面打下印记递给她,说:“这是通行牌,请收好。”

    她道了声谢,接过通行牌,便要去拿自己的雷元石。

    她只有两只手,两颗雷元石刚好一只手一颗,如今手上再拿通行牌便不够了。她稍作思量,一眼瞥见神形生灵的腰上挂着枚腰牌,灵机一动,她拔下根头发从通行牌上穿过去,将它挂在腰上。她这才拿起两颗雷元石,起身,把玉盒还给他,说:“多谢,告辞。”

    她出了屋子,有了通行牌,顺利进城。

    她穿过城门口,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正前方宽阔的大道,大道的尽头是高高的城楼和宫阙。

    靠近城墙的地方,有很大一片没有盖屋宇宅院的空地,这里聚集了许多买卖东西的神形生灵。他们卖什么的都有,有卖物品的,还有把神形生灵和飞禽走兽关在笼子里或者是用锁起来出售。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很是热闹。

    她发现他们似乎喜欢扎堆卖东西,卖植物的聚成一排,卖动物的聚成一排,卖神形生灵的聚成一排,还有卖各式各样石头的也聚成排。

    他们席地而坐,把要卖的东西摆在面前,有些神形生灵闭着眼打坐不说话,有些神形生灵则扯开嗓子大声喊着要售卖的物品招揽买家。

    她观察这些人卖东西,不少神形生灵也在打量她,不时看向她手里的雷元石。她注意到这里也有卖雷元石的,且他们卖的雷元石中的雷力很少,杂质很多,是从山脚下捡到的。这种石头多是半山腰的石头被雷劈碎后,滚落到山脚下的,属于被雷劈碎的残渣碎石。

    雷劈不坏的雷元石,才叫雷元石。

    她的这两块雷元石,比起他们所有人的雷元石都好,应该不愁卖不出去。

    这里卖东西的人很多,她等了好一会儿,才见到有人收摊走人,有空位。

    她过去,学着旁边那打坐的神形生灵,盘腿坐下,再把要卖的东西放在面前的地上。

    雷元石接触到地砖,它所蕴含的雷力顺着地砖就朝四面八方扩散开去,两块雷元石压着的两块地砖连同它下面的岩石瞬间融化,且迅速朝着周围蔓延。

    她赶紧把雷元石拿起来,左手捧着雷元石,右手把刚融化成液状的砖石抹平,并且迅速冷却炼制回原样。她假装没注意到周围朝她看来的诧异目光,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继续盘腿坐在那,两只手各托一颗雷元石,轻轻地喊了句:“卖雷元石。”

    第一次卖东西,感觉有点怪,还有点不好意思。

    奇怪的是,看着她和雷元石的神形生灵很多,但是,没有买家过来问价。

    不过,没人问价的也不止她一家,很多人都是等很久才遇到买主。大概这就是旁边那两位砍价时所说的那样,买卖东西也是要讲究缘分的。

    她学着身旁那个卖石头的人的样子,闭着眼睛,盘腿打坐,在等待买家的同时,去看周围的人是怎么买卖东西的。

    他们买卖东西的花样特别多,明明谈价的时候,说是品质好的东西,但卖出去的时候,卖家把东西悄悄换成了品质差的东西,还有买家付钱的时候,有故意少付的。他们把钱装在不足她巴掌大的储物袋里,她看不清他们付的是什么钱,但他们打起来了,后来引来了城里的守卫,被一起带走了。还有帮着别人买卖东西,两头欺骗赚取好处的,之后,抛着装有钱的储物袋背地里骂买卖双方傻子。还有些神形生灵不买东西,却往热闹的地方挤,趁机偷取别人东西的。

    有很多神形生灵都在暗中观察她,并且暗中议论纷纷,在猜测她的实力和来历,还猜测她坐在这的目的是不是有什么机缘?

    他们猜测她想收徒,有猜测她的衣服是神宝的,有猜测她的道行的。他们猜她的实力在大罗金仙境以上,依据是她能够徒手抓住雷元神石。

    雷元石和雷元神石难道不是同一种东西?这些都是出自雷云山,难道是像先天元气和仙灵之气那样,虽然都是出自混沌元气,但本质上还是有区别的?

    她以前远远地看着这些神形生灵,就觉得他们特别能建造东西,打败了周围所有的生灵,几乎真的成为了昆仑神山的主宰。如今她与神形生灵近距离接触,才发现,他们比她想象中要复杂得多,他们想得也很复杂。

    他们想那么多,她只是想卖掉雷元石换成钱去购买发出好听声音的乐器。

    她周围摆摊的神形生灵都买卖完东西换了很多茬了,她仍旧没有卖出去。那些在四周观察他的神形生灵们既不来买雷元石,也不离开。她明明听到有神形生灵说需要冲击大罗金仙境,要为渡劫做准备,需要雷元神石,但他一直坐在市集旁边的茶楼上看着,不来买。

    她看有些卖家会主动询问对方买不买,招揽买家。她想,大概是因为她没招揽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