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联合舰队 > 790 停下!他们是。。。
    而雷德帕斯的办法很简单,就是把这些舰娘全都关进漆黑的禁闭室,接着安排人时不时的在四周来回走动。因为卡尔曾经当着这些舰娘们的面说过,在他回来之前要看到结果。所以时不时安排人走动一下,有助于刺激那些舰娘们早已紧绷脆弱的神经。

    在他刚刚将这些舰娘全都安排好,正准备回去喝喝茶休息一会儿的时候,他腰间的通讯器震动了起来。

    “我是雷德帕斯,发生什么事了?”他拿起通讯器问道。

    “大队长大人,刚才通讯组接到家主大人的消息,要求我们派一队士兵去支援。但家主大人却并没有说遇没遇到危险,只是用很平常的语气让我们派一队人过去。所以现在大队的参谋部拿不定主意,因此特意向您汇报。”通讯器的那头,大队的参谋长对他汇报道。

    “这样啊。。。”雷德帕斯皱了皱眉。

    这事儿其实并不难办,参谋部来找雷德帕斯的原因也就是要讨论下该派出多少人手,携带什么程度的武器装备。

    埃落迪愣了一下。

    “你是在警告我么,摩恩。”

    “呵呵,也许……不算吧。”摩恩.莱戴干涩地笑着,可他的声音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

    埃落迪.苏沉默地看了他好一阵子,她似乎是想从他的表情中得到些什么,可是那个苍老的上将却异常的平静,一如当年。记忆的洪水骤然间从那灵魂的余烬中泛起,裹挟着那些隆隆逝去的时光将她彻底淹没。

    那一年,盖伦特联邦的权威似乎不可动摇,加达里民族主义思潮的涌动也成了一股冰冷的暗流。十七岁的美琳塔.苏站在加达里首星北半球的晨雾里,站在这两个她当时也许根本无法理解的事物之间。几名西顿工业的警卫包围着她,如同一群野兽在环伺着无助的猎物。

    他们是夜间执勤的士兵,刚刚从勤务中脱身,在一家酒馆里用劣酒将自己灌得烂醉之后出来找乐子。而她却只是一个起得有些太早的女孩子,不想惹麻烦,只是因为早已经忘却的原因,在那个清晨行走在那样浓重的雾气里……

    “抱歉,小姐。”一个大个子的警卫抓住她,放肆地笑着。他的嘴里满嘴的酒气,让她觉得恶心。“请问这里是哪?”

    “阿尔萨斯……”美琳塔清晰地说出了那个名字,用的是盖伦特语。当时街上的行人还很少,而她只是一个无助的女孩子。

    “哦,阿尔萨斯……呃,真是一个动听的名字。可是一个你们的小镇为何会有一个盖伦特式的名字?是不是我的耳朵坏掉了?这座城市它应该叫做什么?”警卫们交换着嘲弄的眼神,放声大笑。他们清楚地知道这座城市曾经叫做加达里安,加达里人的意思。那名字代表着他们的土地、他们的骄傲、还有他们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荣耀。然而盖伦特人来了,他们用不流血的方式令加达里人的帝国臣服,一名刻薄的总督的一道手令便抹去了这座城市原本的名字。

    女孩感到了屈辱还有愤怒,可是她依然强忍下怒气这不过是那群喝醉了的变态的游戏,他们用这样的手段来证明自己在加达里首星上的威权也许还有无力。

    “阿尔萨斯。”她淡淡地重复着,可是她的全身都在发抖。

    警卫们轻易地看到了她的愤怒,他们疯狂地、病态地、畸形地笑着,要求她再重复一遍那个名字。他们说她的祖国、她的民族同她这个小妞一样在他们这些盖伦特的男人面前只有愤怒和忍受的权力。

    “加达里安……”她突然间抬起了头,冷漠地看着那些带枪的男人们。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她听到自己呢喃地说着。那个名字在她的头脑中轰鸣着乱闯,让她忍不住要把她说出来。“加达里安……”她重复道,声音更大了一些。

    “抱歉……我没有听清。”男人们不再笑了,他们的脸色变得阴沉,有些人甚至已经解开了步枪的保险。雾气中已经出现了熙熙攘攘的人影,他们从浓雾中走出来,模糊不定,又仿佛无穷无尽。领头的那个大个子士兵拿枪指着她声音已经变得狰狞,他们在加达里首星上受到了这个女孩**裸的挑衅,现在他们要维护联邦的权威:“那个名字说!”

    美琳塔再没有犹豫,她已经听到了自己灵魂深处中成千上万先祖的咆哮,他们令她骄傲地站在这片古拉塔帝国的土地上,任那个名字从记忆中奔涌而出。

    “加达里。”她陡然间高喊了出来,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叫着重复了那个名字。

    那个名字,加达里。

    那一刻,沉睡的小镇仿佛被惊醒,连同深埋在每一个加达里人灵魂深处的那份民族自尊一起。声音在寂静的雾气里回荡,如同一颗扔进池塘中的石子,泛起了无尽的涟漪散播出去。街道上的人影、窗后的同胞在那个瞬间仿佛都石化了一样。那个名字唤醒了他们心底埋藏最深的痛苦

    加达里……盖伦特联邦铁腕统治下的故国,他们的锥心之痛。

    那些男人,他们一时间停下了动作,彼此交换着目光,犹豫着究竟该怎么收场。大个子警卫举起了枪,可是却没有扣下扳机。美琳塔.苏,那名十七岁的小女孩的目光如同一道冰冷的锋刃,令他感到了恐惧。

    再然后,穿着一袭黑色军衣的摩恩.莱戴出现了,他沉默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突然间扬起手中的枪,冷静而冷酷地扣动了扳机。

    加达里安的美琳塔.苏死了……埃落迪.苏成为了军情局中的游魂。

    “摩恩……现在的你究竟是独立战争之初那个胸中燃烧着火焰的军人,还是莱戴集团的代言人。”她背过身去,仰天望着漫天沉沉的黑云柔声问道。而她的背后,那个将军却只是以冰冷的沉默回答着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