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阵修士 > 第九百五十六章 竹芷兰
    李适不准备靠青莲医院赚钱,医院本身每年赚取的钱粮,够维持医院运转也就够了。

    毕竟这个青莲医院是整个青莲医疗修士的孵化器,每年能够稳定培养出医疗修士就行!

    当然,虽然李适非常渴望能够培养出大量医疗修士,但是青莲这几年重在对内政治,也不追求超越什么,所以每一名医疗修士的培养依旧有着相对较为严格的考核标准。

    首先每个青莲医院的名额都是有限的,每个青莲医院一年拥有三个推荐名额。

    但是考核的过程却也相当的复杂,首先只有青莲登记的医疗修士拥有推荐名额,并且要推荐人以身作保进行推荐,如果将来医疗修士出了什么问题,需要对医疗修士进行追责的。

    推荐后,回春营根据收到信息,会进行为期两年的民间风评考核。

    推荐人允许被告知自己已经被推荐,但从推荐开始到名额通过期间都属于暗考时期,就算是个人渣至少要保证这两年时间的风评要过得去,然后才会被授予第二步的考核资格。

    第二则是通过了第一步考核的医疗修士每年会集中起来进行职业技术的考核,择优录取,末尾十名禁考五年,末尾五十名禁考三年,超过三十岁不允许再考!

    换句话来说,如果想要成为医疗修士,李适不求你的医德有多高,但至少你身为医疗修士期间的风评绝对要过得去,唯有在这基础上,再进行择优录取。

    而被录取后,或加入到回春营,或下放到青莲医院做一个院长。

    总之,现在的青莲缺少得是医疗修士,只要有医疗修士,那就有适合他们的岗位。

    只不过,眼前这个青莲医院的主治医师实在是太出名了,仅仅一年时间,从无到有,名动一方,甚至还有很多其他县城的凡人赶来这边排号,为得便是让眼前这位医疗修士治疗。

    因为这一位医疗修士是人间罕见的筑基期修士。

    随着仙凡一体的不断推进,凡人们对修真者们也不再是冠以神仙,多少明白了自己的孩子若有机缘,也能够成为修士,而千万不能小看了为了孩子们努力的凡人,他们会竭心尽力的去搜索有关修真界的认识,自然而然会对修真界有个非常基础的认识。

    而基本上筑基期的修士就是凡人们所能够接触到的最高级的修真修士,至于对于金丹期与金丹期以上的修真者们,凡人们几乎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所以,在知道这里有名筑基期的修士坐诊的时候,自然很多凡人们慕名而来!

    “下一位!”悦耳的女声清晰传到人群中,期盼已久的中年男子不由面色一喜,紧握着自己的号码牌向仙师方向走去,但才走一步,中年男子便被一只手拦了下来,是李适的手!

    中年男子正惊愕的看着李适,李适全然无视的拿出一枚玉佩交给一边维护秩序的人,身上气势自然而然的流露,道,“今天主治医生的坐诊时间结束,我有事找你们的主治医师!”

    “遵命上使!”这维护秩序的人只是凡人,他看不懂李适的这枚写着青莲两字的玉佩所代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但他看着这玉佩上神光流彩,灵气充沛,显然不是凡品,再加上李适自身不怒自威的气魄,几乎只对视一眼,便被李适的意志所压,连忙低下头类,开口答应。

    人不与仙斗,这原本准备发怒的中年男子,见到这一幕,顿时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李适见到这一幕也没有理会,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虽说李适拉近了仙凡之间的关系,但李适并没有改变两者之间的地位,也没有出台什么法律说人仙平等。

    因为李适自身就认为凡人与修真者是不平等的,强行拉平等没有什么意义!

    正因为仙人有能力,有特权,这才会引得凡人去追求,也会引得凡人更有上进心。

    李适要得仅是人人都能够拥有成为修真者的渠道,而不是要把修真者打落凡尘,甚至连凡人都能够指着鼻子骂却不能动手的受气包,那样的世界,绝对会出大乱子的!

    而解决了这个问题,李适来到医疗修士的坐诊房间之内,只见到这个坐诊的医疗修士抬头,道,“你有什么……李适师兄!”然后慢慢的低下头来,连最后四个字的声音都轻了很多。

    “学会离家出走了!学会不告而别了!长本事了啊!”李适看着眼前下巴靠在桌子上,气鼓鼓的脸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画圈圈的竹芷兰,道,“不就是不让你加入回春营吗,竟然跟我玩离家出走!而且一走就是走了快一年了,你知不知道师母到底有多么担心你!”

    “师兄……”竹芷兰嘀咕着嘟嘟手,道,“你让我加入回春营我就回去!否则我母亲七十大寿问起我为什么没有回去,我就说,你把我从回春营里面踢出去了,我在闭门思过!”

    “……你学会威胁了是吧,你学会威胁了是吧!”李适深吸了一口气,却是握紧了拳头,说道,“不就是回春营吗,我回去就跟瑛红说一声,我让你回去还不行吗!”

    “是回春营的医疗修士,可不是回春营的阵法师,你可是骗我我一回了,不能再骗我第二回了!”竹芷兰伸出青葱小指,指着李适的鼻子,差点就喊大骗子了!

    “上次是你没说清楚,成为回春营的阵法师,难道不是进入回春营吗?!而且回春营也的确缺少阵法师啊!”李适心虚的狡辩了几句,突然回过神来,自己心虚个屁啊,是这个家伙留书出走,害得自己可是发动青莲的势力找了好一段日子,尤其还不能让师母知道。

    “总之,师兄这一次你可不能够骗我,不然我就去告诉母亲去!”竹芷兰气鼓鼓的说道。

    “好了,好了!”李适摇摇头,略带着几分宠溺的说道,“师兄怎么会骗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