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神级抠抠 > 第一百零七章 哪来的?
    “你真的打算把它们给卖掉吗?这么可爱的小元宝,要不,卖给我吧?”小美建议道。

    张师傅回头看了她一眼,她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小文想了想,答道:“只要价格合适就卖。”

    “给我看看。”凌志远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伸了过来。

    小文把那两个元宝放在他手上,他观察得很认真,最后还握了握,还闭上双眼,小文猜想,他应该在凝神思考。

    很快,他睁开双眼,看向那两个元宝的目光变得和之前有些不一样。

    那目光似乎有点……含情脉脉!

    晕死,怎么会这样?小文连忙把脑海里这个想法给赶跑。

    她对周围人的举动了解得不多,产生这样的错觉也不足为奇。好在她刚才只是在心里想想,那是说出来,估计会让周围人笑掉大牙,堂堂珠宝店太子爷会对她这小小的元宝流口水?

    再一看向凌志远,他的表情和刚才的不一样了,沉静如水。

    另一边,张师傅根据最高价单价,把这两个元宝价格算了出来。

    他给出的价格比别的金铺报的最高单价还要高一些,小文对这个还是挺满意的。

    只是,现在的银价太低,根据重量算价格,那价格却很低。

    小文觉得,还不如留着它,以后做成什么用具。

    银是有杀菌作用的,比如用银制杯子装牛奶,能保持很长时间不变质。

    所以,现在它的价格虽然低了,不太保值,但是它却很实用。

    再不济可以做成簪子,用来插在食物中试毒,虽然它只是遇到部分毒才会变黑,但也聊胜于无。

    对着张师傅和小美询问的目光,小文看了看那纸上的价格,答道:“这银元宝不值钱,我还是不卖了,留着自己玩,或者以后打银耳钩用。”

    因为银有杀菌作用,纯银耳环戴上会舒适一些。

    至于金元宝……

    “要不你先考虑一下再做决定?”凌志远说道,“如果是古董的话,那就不是这个价,可惜它们并不是,只能根据重量来交易。这金元宝也只是卖一万多,没必要卖掉。”

    小文在这时,心中已经有点不舍。她在知道价格之后,反而不急着卖了,便点点头,就坡下驴,说:“好!”

    “不好意思,打搅张师傅和小美了!”离别时,小文笑着和他们道别。

    “不打搅!”张师傅笑得很慈祥,“我们店不但回收金银珠宝,也有很多新款金银珠宝出售,你可以多看看!”

    “好的,有时间我一定看!”小文笑着回应。

    身后的凌志远看了张师傅一眼,张师傅会意,便说:“你们先忙,我还有工作要做,就不陪你们了。”

    走出珠宝店门口,小文之前的顾虑已经没有了,手中元宝也知道了价格,便觉得完成了一个大任务,脚步也更轻快了。

    她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完成一个小任务,买了一支喜欢的铅笔,又或者厂里发了工资,都能成为快乐的理由。

    凌志远开着车过来,示意她上车,“上车吧,接下来你有节目吗?”

    小文如今心情正好,上了车之后,便微笑着答道:“今天我没有翻译任务。”

    “你饿了吗?我们去吃饭吧。”凌志远开始启动车子。

    “我回家后自己做点吃的就可以了。”小文说道。

    “我请客吧,因为我有一件事要请你帮忙。”凌志远说道。

    “什么事?”小文想不出他有什么是要她帮忙的。

    “我爷爷很喜欢收集和研究金银元宝的形状,你的那对金银元宝有点特别,我拿去想给他看看。当然,你也一起去。”他补充的这一句,让小文提上去的心又放了下来。

    “可以拍照,或者拍视频吧。”小文建议道。

    “我爷爷年纪大了,还是把实物拿到他面前,才能观察得更加清楚。”凌志远微微笑着,想起他爷爷,有着孺慕之情。

    这一定是个孝顺长辈的孩子!小文这样想着,答道:“那好吧。”

    “你喜欢吃什么?中餐?西餐?”凌志远问道。

    “都可以,反正就是填饱肚子的。不过我没去过西餐厅,不知道点什么才合适。”小文想了想,答道。

    “那就去西餐厅吧,我知道哪些菜口味比较好。”凌志远果断地下了决定。

    十分钟后,小文和凌志远坐在一家档次很高的西餐厅二楼的某个隔间内。

    看菜单,再问一问,基本上也知道是什么食物。小文除了不吃生肉,其余都不挑,再加上凌志远在一旁推荐,很快就点好了。

    都说西餐礼仪比较难搞,一不小心就会闹出笑话,她倒不觉得这是问题。早说礼仪,中餐的也不简单,只是没必要拿各种条条框框来束缚罢了。

    午饭吃得很顺利,气氛也很好,小文有什么不清楚的,就直接问凌志远,他也很耐心告知。

    吃完了之后,两人还坐在餐厅里,小文端起柠檬水喝了一口,就听到凌志远问她:“你的那对金银元宝,是怎么得来的?能告诉我吗?”

    小文抬起头,看见他一边翻着他的备忘录,看起来这句问话是很不经意的。

    她放下杯子,答道:“你知道的,我老家在山里。家里的灶是烧柴的,经常需要去山里砍柴。砍柴的时候,我会顺便挖野山药或者是野葛根。这对元宝,就是某次挖野葛根不小心挖出来的。”

    凌志远继续神情专注地看着他的备忘录,一边用笔写着什么,问道:“挖出来的!你没怀疑过有可能是古董吗?”

    小文愣了一下,没有谁比她更知道这些元宝的来历,可是她却只能装作被蒙在鼓里。

    “古董?真会是古董吗?”小文样子有点激动,不过很快就蔫下来,“好吧,我忘了,之前已经得出过结论,不是古董。”

    张师傅在鉴定元宝成色品质的时候已经这么说过。

    就算是在地府里,它们也是新货,刚从血海开采出来的,和古董沾不上边。

    “是新的,不是古董,就是形状有点特别,和其他几种元宝不太一样。”凌志远说:“我们现在出发,去我爷爷那里吧。”

    小文嗯了一声。

    “我爷爷人很好的,你不用紧张。”凌志远微笑着鼓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