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傲娇学霸,温柔点 > 第八百七十六章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安然这才松了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她拉了拉一旁的王兰:“她回来了,你可以不要生气了吧?”

    “懒得理你……”王兰冲她翻了个白眼。

    吃过晚饭,一行人再次回到体育馆,舞台已经搭好,正在调试音箱设备。

    “安然,王兰!”张娜娜挨着两人坐下,“谢谢你们!让你们担惊受怕了吧?”

    “算了。既然你已经平安回来了,再扯别的岂不是显得我很小气?”王兰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下次不要这样做了,很危险的!”

    “嗯……”张娜娜红了红脸,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她是担心你才这么说。”见气氛有些尴尬,安然赶忙开口打了个圆场。

    “我是担心我自己好吧……”王兰小声地嘟囔着。

    “嗯?什么?”张娜娜随即扭头看她。

    “没什么。”王兰只好摆摆手,“我是说——节目怎么还不开始!”

    “应该快了。”安然从座位底下伸出手去,握了握王兰的手,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我知道你很生气。对不起嘛,是我考虑不周……在她面前还是少说两句吧,被她听到了不太好。”

    “哦!”王兰撇撇嘴,没再说话。

    恰好在这时,主持人上场了,文艺汇演正式开始。

    安然环顾一周,其他的六所学校大多来了百十人,只有自己所在的学校,只来了四十多人,看着四周空空的位置,不免显得格外冷清。

    与此相对应的——一中作为东道主,占据了体育馆的大半空间。

    “你看吧,我知道为什么下午的辩论赛我们会输了。”王兰碰了碰安然的胳膊,“气势上就输了大半啦!”

    “其他两组的辩论,谁赢了?”安然看着她问。

    王兰摇摇头:“不知道啊!我们比赛完就回宾馆了,没在意。怎么了?”

    “我在想,若是换一组对手,我们会不会占优势。”

    “难说。”王兰应着,“听说其他的几所学校都很有实力。我看啊!我们能赢下的,大抵只有职高了吧。可惜啊~他们是唯一一所没有参加辩论赛的学校。”

    “我们有你说得那么不堪嘛……”安然用力握了握王兰的手,“没那么差啦!至少,顾铖拿了最佳辩手不是吗?”

    “啊~我倒忘了这茬。”王兰一拍脑门,“这样看来,我们输得也就没那么难看了。”

    “其实吧,我觉得这个最佳辩手应该给你才是。”安然笑着对王兰说,“你今天表现得很好。”

    “至少比我好。”她又补充了一句。

    “你少来~”王兰哆嗦一下,“别给我戴高帽子了。”

    两人你来我往聊得正欢,却没注意到,坐在一旁的张娜娜低垂着脑袋,脸色愈发难看。

    “我们下午也是有机会赢的吧。其实……”

    “好了!”安然的话还没说完,张娜娜猛然站起身,大吼到,“你们说够了没有?!”

    她的这声嘶吼,顿时吸引了体育馆里所有人的视线,纷纷露出厌恶的表情。一旁的安然和王兰,更是有些不知所措,一脸的慌乱。

    安然先反应过来,伸手拉了拉张娜娜,想要拉她坐下。不料,她却甩开安然的手,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张娜娜……”安然对着她的背影小声唤了一声,手僵在空中。

    “她怎么了?”王兰感到有些生气又有些莫名其妙,“我们说错什么了吗?”

    安然摇摇头,也是一头雾水。

    说时迟,那时快,不等安然和王兰有再多的犹豫,坐在两人身后的顾铖,拉上她们的胳膊,便追了出去,经过班主任身边时,不忘小声地招呼了一句:“宋老师,我们去把她找回来,您不要担心!”

    “好。你们小心点!”

    三人猫着腰走下看台,朝着体育馆的门口追了出去。

    “她怎么了?”顾铖一边走着,一边转头问安然。

    “我也不知道……”安然皱了皱眉,“我和王兰聊着聊着,她就突然大喊一声跑出去了。”

    “你们是不是说了什么惹她生气的话?”顾铖又问。

    “没有啊……我们什么都没说。”安然颇有些委屈。

    “是啊!我们只是在讨论下午比赛的事,其他的什么也没说啊!”

    跑出体育馆,路灯已经亮起,气温骤降。三人着急忙慌的走出来,一时间忘了拿上外套,不由得哆嗦了一阵。

    “要不要回去给你们拿外套?”顾铖担忧地看着两人。

    “不用了!赶紧去找她吧。”安然摇摇头,“这么晚,她一个女孩子到处乱跑,实在太不安全了。”

    “嗯。”顾铖点点头,“那我们分头去找!安然,你跟王兰去前头那边找找,我去后面的小树林找找看!”

    “好!”安然点头应下,拉着王兰的手往桥头跑过去。

    两人追过去了百余米,就见着张娜娜抱着胳膊坐在桥头的台阶上,冻得直发抖。

    “张娜娜!你……”王兰着急奔过去,却被安然拉住了。

    安然对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

    “真是的!”王兰只好咬紧牙,跟在安然身后不再吱声。

    “张娜娜,你怎么了?”安然轻手轻脚走过去,生怕激怒了她,“是不是我们说错什么话,惹你生气了?”

    “你们怎么会有错!”张娜娜抱着胳膊,没有抬眼看她们,“要错也是我的错啊!不是吗?”

    “喂!”王兰实在忍不住了,推开安然,站到张娜娜跟前,“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有话就直说,不要阴阳怪气的指桑骂槐!我们哪里对不住你了?下午你偷偷溜出去,还不是我们替你瞒着老师的?你……”

    “好了!王兰,你少说两句。”安然皱着眉,将王兰拉到一旁,“让我去问问她。你在这等我把!”

    “可是她……算了算了!我不管了,你赶紧劝她回去吧,我快被冻死了。”

    安然轻轻握了握王兰的手算是安慰,随即走到张娜娜跟前蹲下。

    “你慢慢说,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令你这么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