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直播大战僵尸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神棍的自我修养
    医院的厕所,人很多。唐芳玲就算听见向东流和罗元浩在说什么,她也没敢进去。

    可是,她刚才可是先问向东流能不能弄条狗狗回家,向东流当面就否决了,这混蛋一回头竟然自己腆着脸去问人家买了,还要不要脸,要不要脸啊?

    唐芳玲是由于跟在罗元浩身边,亲眼看过两条狗狗是如何地聪明,通人性,而且听姐妹们说,她和小陈在“迷路”的时候,两条狗狗居然还把鬼都吃掉了。

    这个狗狗可不得了,趁着还无人察觉它的惊人价值,先便宜点买回家,就等着它增值好啦!她未必能继承家业,可这点商业头脑还是有的。

    她想了想,决定等两人解决生理危机,直接就把事情挑明了说。

    没过多久,两个人就勾肩搭背走出来了。唐芳玲一看,就知道事情不妙,急急忙忙冲上去就说:“罗元浩,那个,我有事情跟你说。”一边还瞪了一眼向东流。

    罗元浩哪知道他们的心思,就在不弄痛伤口的前提下,努力挤出笑容:“有什么,你就直接讲,反正都是自己人。”

    “嗯,我想……”唐芳玲刚一张口,就被向东流一巴掌捂住了嘴,还顺手推到了旁边去。

    “小孩子,大人话还没说完,乱插嘴。”向东流贱贱地笑着,搭着罗元浩的肩膀就往前走。

    “唉,你混蛋。”唐芳玲被气得不行,却突然又对前面说,“你不仁,不要怪我不义。”

    向东流疑惑道:“你有什么好不义的?”

    唐芳玲哼哼一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把咱们姐妹这么多人好吃好喝招待着,目的是什么,你要是这件事情不能顺我的意,哼哼,你的事情,我保证你办不成!”

    “你”向东流伸手指着唐芳玲,愤怒的眼神居然瞬间变得温柔,“你说了算,一切听姑奶奶吩咐。”

    “哼哼,这还差不多。”唐芳玲拉着罗元浩的衣角走到一边,“那个姓向的小子,是不是问你要狗狗啊?”

    “对呀。”罗元浩微微瞪大了眼睛,心说你咋知道的?

    “他呢,其实是在帮我问你。你说你能不能帮帮我,给我一条狗狗呗?”

    唐芳玲此刻的神情姿态,是软语温求,别提有多小女人了。罗元浩哪怕明知这丫头有点怪怪的,但也顶不住这个架势呀,立刻就招架不住了,他到处挠痒痒,也不知道到底哪里痒。

    “行不行嘛?”唐芳玲又摇了摇罗元浩的手臂,乞求的样子更加惹人怜惜。

    罗元浩终于知道什么叫浑身的骨头都酥了,什么叫轻飘飘腾云驾雾,他对这种感觉又是喜欢,又是畏惧,只得连忙摆摆手,让唐芳玲放开。可对方偏偏不肯,这让罗元浩只得立刻拿主意。

    “好吧,我答应你。”罗元浩回答道。“可是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还得有交易喽?咱们什么关系,还要有肮脏的金钱交易吗?”唐芳玲又摇了摇罗元浩的胳膊,心说老娘还治不了你?

    罗元浩大义凌然地说:“当然不涉及金钱。我的要求就是,狗狗你带回家,必须对它好,像照顾老人一样照顾它。”

    唐芳玲眨了眨眼:“没问题,我雇一个豢养师傅来就行啦。”

    罗元浩一听,傻了眼。为了养条狗,还专门雇人来养?这才想起来人家可是富贵小姐,这种事情根本不值一提。

    “也好。”罗元浩说,“只不过,现在待在车上的那两条是不行的。你别急,听我说完。那两条啊,我不知道你的好朋友们有没有跟你说过,它们非常凶残?”

    “啊……好像说过。”

    “对了,它们是野狼和藏狗的后代,没有驯化。我们是挂名在张伟他姐夫的犬种养殖场,所以才能养的。否则是要上交给政府部门的。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它们根本不受控制,它们的本性一暴露,我都不敢招惹它们。”

    唐芳玲顿时就嘟起了小嘴,微微蹙眉:“那你还答应我?”

    “我都说了听我说完嘛。是这样的,它们俩兄弟呢,还有一个妈妈,养在张伟他姐姐家里……”

    罗元浩话未说完,唐芳玲立刻就懂了:“好的好的,没有问题。”

    在几米开外,向东流它们一群人看着唐芳玲和罗元浩勾勾搭搭的,别提有多古怪了。尤其是李姿婕,她仿佛是在和空气说话:“死丫头什么时候勾搭上的?连我都不知道?”

    小袁阴阳怪气地说:“哎呀,我看着演得好假,唐芳玲这丫头不适合演艺圈。亏得她去学小提琴了。”

    “我看她演,我就想吐。可那家伙笑得脸都红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小陈说道。

    张伟忽然满脸沧桑地感慨一句:“唉,丝的心理,你们又怎么会懂呢?”

    一群人除了向东流,谁都不知道两人到底交谈了什么。向东流看他们狼狈为奸的样子,就知道自己是没戏了。

    几个人来的时候急急忙忙,回去的时候就有些悠闲了。也正是由于这份悠闲,所以青春靓丽的女孩子们,吸引了大量路人的眼光。

    其中小袁是以吸引路过男孩为傲的,顺便挑衅似地看着他们,拉了一大波仇恨。

    不过这些并不是最引人注目的,最吸引眼球的,还是那几辆豪车。

    罗元浩在豪车上体验了几分钟,就感觉和普通车辆也没啥区别,该震的路段,它照样震,该晕车的,你照样晕车。只不过,它的引擎噪音几乎听不见。

    这个时候,罗元浩就问起了一些问题:“向东流,这个宅子是不是请过风水大师?是不是已经来过不止一次了?”

    向东流说:“有,肯定有。我记得好像说起过。”

    罗元浩点点头:“肯定有个有手腕的,把这些鬼给镇住了,却没能消灭他们。嗯,这个就和大禹治水是一样的,前人是堵,大禹是疏,大禹就把水治好了。我也没有学会疏,我只会直接干掉他们。”

    “你这个疏,到底是指什么意思呢?”

    “呃……往生咒,这类送它们重入轮回的手段。”

    “你不会这个?”向东流的脸上显现出不可思议。按他的印象,这些不都是神棍的基础修养吗?

    罗元浩却自顾自说:“这个风水大师不见得能看得到脏东西,却能将它们镇住,可见是个有真功夫的!”

    “我去打听打听,回头介绍你们认识?”

    “能这样最好,我拜他为师,学一些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