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直播大战僵尸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生儿生女都一样
    张伟刚到这里,就已经开始直播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就在刚才,他把遮挡在妇女前面的马赛克去掉了。听到这里,他就问那妇女:“大姐啊,这边这个池塘里,是不是洒过农药什么的,是不是死过很多不干净的东西?”

    那妇女皱着眉头说:

    “有的,不是农药,前年下大雨,排水堵塞,淹死过很多小猪,就丢池塘里了。”

    “原来是这样……”罗元浩反而松了口气。“马三爷,牛二叔,麻烦你们俩去买两个酒坛子来,老酒坛那种。没有的话,小号的米缸、水缸也行。年份越久越好,要扎实耐用的。”

    马三爷和牛二叔点头就走,开着电动三轮车,呼啸而去。

    让两位老人买这个,估计难度不高。让罗元浩他们去,都不知道上那儿买?毕竟这年头酒缸属于淘汰物品,可不好弄。

    “还有。”那妇女似记起了什么,又说道,“池塘里面还死过好几个小孩……”

    “什么!!”罗元浩顿时毛骨悚然,“不应该啊,大将军令会有反应才对啊?”

    张伟连忙问:“怎么死的,知道么?”

    妇女结巴着说:“呃呃,我也不大清楚的。好几年了嘛。”

    罗元浩就问:“是淹死的,还是死了以后丢下去的?”

    妇女说:“我也不晓得。哦,想起来了,是老贾告诉我的,我去问一下。”说着,她急匆匆就跑向了街道的尽头,转个弯,人不见了。

    过了一会儿,她又带了个妇女回来:“老贾,你说嘛,你说嘛。”

    那被叫做老贾的妇女后知后觉,好似刚刚醒悟过来一样:“哦,你们说那几个淹死的小孩啊?我补通话讲的不好啦,不要紧啊?”

    “对,怎么回事?你给说说。”罗元浩问。

    老贾点点头,她开始说了,话语带着浓浓的当地乡音:“那个事体说来就长咧。”他一边说,一边搓了搓手,一副天气实在太冷的样子。

    “我也是听到的呐,承包鱼塘的云来钟啦,他喜欢儿子啦,女儿生粗来啦,就抛到鱼塘里淹死的啦。那过时候,还八能生二胎啦!”

    “我去……”张伟冷不丁听到这个答案,顿时觉得这个冬天特别冷!

    罗元浩也是不由得呼吸一紧,他看向张伟:“这年头还有这样的思想吗?”

    张伟咽了口唾沫:“有一点的啦。有些老人思想观念比较陈腐,还有些人也的确比较喜欢儿子。根深蒂固的东西,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的。我大伯就是一个啦。”

    此时,直播间里面顿时沸腾了:“哈哈哈,我家春哥做广告,生儿生女都一样,哈哈哈……”

    “信春哥得永生。”

    “最近这句话不怎么流行了诶。”

    “也蛮搞笑啦。”

    “我怎么感觉好恐怖,感觉家里的空调暖气都没法焐热我的心?”

    “我草,难怪闹鬼,可特喵的不要害死无辜的人啊?”

    “什么恐怖,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就是啊,这些小孩的鬼魂也太不懂事了,你害无辜的人干啥,要害,害自己爹妈去。”

    “咒死这抛弃小孩的父母。”

    “画个圈圈诅咒他。”

    “那不是抛弃,那是谋杀。婴儿生出来是活的,那就是生命。你没听见老贾说的吗,是抛到鱼塘里淹死哇!”

    “我也是醉了,说小孩子不懂事,他们本来就不懂事好不好?”

    “小孩子?还有人纠结这个?那是鬼吧?”

    “他吗的,这也忒狠了,这都下得去手?”

    “也没人阻止他们这么做的么?世态炎凉啊”

    “人心不古。”

    “放屁,古代人就是男尊女卑,你们男人都不得好死。”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现在的中国女人,地位不要太高噢!全世界,哪个国家的女人地位有中国女性高啦?都是当成姑奶奶供着!男人动不动跪搓衣板!”

    “把女儿淹死在鱼塘里,让女儿活生生被小鱼小虾,慢慢吃掉?这爹妈得多狠的心啊?”

    “尸骨难安,愿小宝宝一路走好。”

    “那位跪搓衣板的老兄,你真相了……”

    “照我说,要是这户人家劝他们不要杀死女儿,说不定老公和公公都不用死的。”

    “扯淡了吧?人人自扫门前雪,搁你,你也不会插半句话。”

    张伟带上了头盔,天色已经迅速黑下来了,这个时候,需要灯光来照明,才能看见了。

    牛田村有一点非常离奇,罗元浩他们进来的时候,是看到过不少狗的,但是他们一直到了这么久,都没有听到任何狗叫声,这未免有些让人遐想。

    即便有外人路过,这些狗基本都是不叫的。

    张伟以为是鬼吓的,要么这边还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但罗元浩说不是,这些狗不叫的原因,只是畏惧而已。他们肯定是看得到这边的,可是没办法告诉人们这里的具体情况。

    罗元浩又开启了第一人称视角,头盔上的手机开始拍摄。

    于是,张伟走在了前面,他举着大将军令,那不够自信的走路姿势,让直播间的观众忍俊不禁。

    罗元浩依旧拿出了斧头,另外一只手却握紧了贴符加长臂,草前方的枯草丛里面拨弄。意在打草惊蛇。

    然而,罗元浩有心尽早结束,偏偏什么东西都看不到。现场只剩下风声,和身后跟过来的那两个妇女也嘀嘀咕咕。

    罗元浩无奈,只好和张伟一起换上了雨靴,然后迈入水塘。他们只敢在浅滩走,稍微陷入厉害些的地方,全部放弃。

    在水塘边缘趟了六七分钟,什么情况都没发现。

    张伟忽然突发奇想:“唉,唉,师公,你说,我能不能捉两只甲鱼回家,给我大伯补补身体?”

    张伟刚说完,就有些后悔了,他深怕罗元浩责怪自己直播不尽心。

    罗元浩听了这话,刚升起一丝怒意,却陡然灵光一闪,面色缓和下来:“好!我们把所有的甲鱼都抓掉,那家人不是抓甲鱼才死人么?我们也抓,看看有什么妖魔鬼怪要来害我!”

    张伟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想法有多么危险,立刻苦笑道:“嘿,嘿嘿,师公,您抓,您抓,我就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