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直播大战僵尸 > 第一百四十三章 B超
    张伟叹气道:“嗨~,他先和我打招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然后问起了那三个小辈上哪儿去了,话语中十分关心他们的样子。他居然不知道他那三个小辈已经全军覆没了。”

    “这么夸张?他们自己人关系也不怎么样么?”

    张伟摇摇头:“估计是不怎么样。后来他旁敲侧击,问我那三个小家伙是不是悄悄拿了了什么跑路了,我这下就知道有什么不对劲了。比撒谎,老子怕过谁?我们两个骗来骗去,总算让我得出一点消息来。”

    “什么消息?”罗元浩十分好奇。

    “我们去过的大型墓葬,就是你说的那个皇帝挂掉以后,所有被杀害的道士!”

    “南宋的时候,迁都临安府,就是杭州,当时的政权,把大量道士骗走。打个比方,就骗他们在天目山开道统,实际上就近埋在天目山,也是有可能的。”

    “我草,古代人好大的阴谋,我等屁民的智商怎么够用?”罗元浩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有不少破绽。

    比如为什么棺材里面的僵尸,通过服饰来判断,可不只是宋朝;比如为什么会有棺材?难道这些道士都是傻瓜么?给自己做棺材?

    要知道以今天自己的能耐来看,以魔都少年展现出来的能力来看,那时候的道士,甭管他正派的邪教的,怕是真的会有些呼风唤雨的能耐。三个五个,官兵当然能干掉,但道士数量如此庞大,等同于发动一场战役!

    然后道士当中肯定有了背叛者,利用了僵尸,坑害了自己人!至于棺材,大概是背叛者过意不去吧?

    虽然看上去破绽重重,但张伟猜测的大体方向,应当是没错的!

    两个人渐渐接近事实的真相,不由得后脊梁发寒。

    至于徐老怪,这人虽然没有大智慧,但绝对算得上老谋深算,竟然能够找到这个大型墓葬。他的终极目标,就是宋朝帝王的死人金矿路观图。可惜了,里面全是他们口中所说的大粽子,连小粽子都没有,就凭他的能耐,想要找到藏宝图,简直是天方夜谭。

    可是女僵尸三人组的墓穴,是明朝的,那三个青年盗墓贼,怎么就毁掉了红衣女僵尸的棺椁呢?难道所谓的藏宝图,有可能在那里面?这其中的隐情,就不是罗元浩他们能够猜测明白的了。

    两个人面色沉重,都陷入了皱眉深思的过程当中。

    “不好了,好像生不出来!”张美丽的一句呼喊,顿时打乱了两人的思绪。

    罗元浩的脸色顿时就变了,立刻跟着面色同样不好看的张伟走进去,边走边问:“怎么回事?”

    “可能是小狗太大,生不出来!”张美丽焦急地说。

    “啊?动物不是应该更加顽强么?”罗元浩可是经常看动物世界的,非洲的食草动物生出来,几分钟就奔跑如飞,彪悍的小崽子,已经能和野狗干架了!

    可是,当罗元浩立刻低头去看,只见狗妈妈的屁股上,已经钻出了一条小狗的吻部,其余部位却出不来。

    此时,狗妈妈的身躯已经在颤抖了,还发出轻轻的呜咽声,似乎压抑着痛苦。它看到罗元浩他们进来,露出了哀婉的神情,看得人心都碎了!

    “我草,这么大,不会肚子里只有一只吧?”罗元浩也懵逼了。他看了看门外一脸好奇的小狗们,还在打闹叫唤,就说,“把不想干的,全部清出去。”

    张美丽十分配合地清场,然后她自己也走了出去,顺便把门带上。

    罗元浩看着张伟,刚要说话,反而被张伟抢了先机:“我也要出去?凭啥?”

    “唉,算了,你和我都不是接生婆,半斤八两。你姐姐怕这个,只好我自己上了。”罗元浩说着,极缓慢,极轻柔地按住狗妈妈,然后轻轻地抚摸了一阵,安抚住。

    接着,他聚起体内的炁,将这股炁以极缓慢的速度,慢慢送入狗妈妈的体内。

    这股炁在进入母狗的体内之后,还是像往常一样,并没有被母狗吸纳,而是逐渐分裂,在向着母狗的腹部消散而去。

    只是和之前不同的是,以前一分为三,现在却是一分为二!

    他顿时皱起了眉头,回头对张伟说:“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有三个小宝宝。现在不知怎么了,我只能感受到两个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这种鉴别方法是错误的,可是现在……”

    “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你确定你猜测肚子里面有三个小宝宝是正确的,难道你比b超还厉害?以前三个,现在两个?”

    “你这么况,就看它能不能安全生下来。”说着,他已经伸出手,用三分手劲推拿、挤压母狗腹部,从它的胸腔,缓缓挤推向屁股。

    张伟看得一愣,小声问:“诶?你专业的呀?”

    罗元浩笑了:“我看过一个生马的视屏。大概是这么搞的。咱们的狗狗生过很多胎了,不应该生不出来,估计真是小狗太大了,产道不堪重负。”

    随着罗元浩缓缓增加挤压的力量,小狗真的被挤出来一点。

    张伟见状,立刻笑嘻嘻地掏出手机来拍摄,他要见证狗狗生宝宝的时刻。拍着拍着,他脸色就不太对了。

    罗元浩的脸上,也有了肉痛的神情,因为狗妈妈的产道口已经破裂流血了!罗元浩对着母狗用呢喃一般的声音说道:“放心,放心,别怕,别怕……”

    母狗原本痛得惊坐起来,在安抚下,又勉为其难地躺倒。

    “流血量有点大。”张伟凑近了罗元浩说。

    “要不,我们找兽医,剖腹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