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天界帝国志 > 560,孙悟空的软弱
    水伯并没有直奔金兜山,而是来到黄河上空,将那个盂儿望黄河舀了半盂,端到面前,也不过半盂水而已,但是孙悟空此前见识过观音菩萨的净瓶,所以知道此盂也定不能小觑。两人来到金兜山,先见了托塔天王、哪吒太子、雷公、火德星君等人,略微寒暄之后,孙悟空说道:“不必细讲了,且教水伯跟我去。待我叫开他的门,不要等他出来,就将水往门里一倒,那怪物一窝子可都淹死了,我就去捞师父的尸首,再救活不迟。”

    哪吒太子说道:“大圣,还有你的两个师弟呢。”

    孙悟空其实早就想到这一关节了,便说道:“八戒乃是天蓬元帅下凡尘,沙僧乃是流沙河的水妖,这点水不怕什么。”

    哪吒心中还有疑问,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就这么一犹豫,孙悟空和黄河水伯已经奔向山门了,他猛然想到了,天蓬元帅和卷帘大将既然被妖怪生擒,那么一定是绑住了手脚,在这种情况下,水性再怎么好,也是必死无疑啊!

    来到山门前,孙悟空高叫道:“妖怪开门!”

    把门的小妖,听得是孙大圣的声音,急又去报道:“孙悟空又来了!”

    青牛精趾高气扬地,带上金刚镯,绰枪就走,响一声,开了门,刚要掰扯几句,却兜头一股冷水浇来!青牛精见状,急忙丢了长枪,稳稳地站在门口,取出金刚镯,晃了一晃,变作一个巨轮,挡在了山门口。

    之间,黄河水伯的盂儿里骨都都地往外冒着水,孙悟空急纵筋斗,与水伯跳在高峰,托塔天王也都同众人驾云停在高峰之前观看,之间波涛泛涨,着实狂澜,只听得潺潺声振谷,又见那滔滔势漫天。不消片刻功夫,整座金兜山都被洪水淹没了,一座座高峰仿佛变作了一座座岛屿。但是,那金刚镯挡住了山门,洞府里却是滴水未进。

    孙悟空心慌道:“不好啊!水漫四野,淹了民田,未曾灌在他的洞里,赶紧把水收了吧。”

    黄河水伯却说道:“小神只会放水,却不会收水。”

    孙悟空惊愕道:“什么?”

    黄河水伯依然是轻描淡写地说道:“常言道泼水难收嘛!”

    孙悟空说道:“那……那怎么办?却,往东,往东,让水往东流,那边是通天河。”

    黄河水伯无奈地说道:“小神无法控制水流方向。”

    孙悟空怒了,说道:“那你还当什么水神?”

    黄河水伯也不生气,说道:“孙大圣息怒,小神试试。”说着,他操纵着水盂,那满山的洪水便在他手中泛起波涛来。

    孙悟空不住地叫道:“往东,往东,往东……”

    只见黄河水伯手猛地一抖,然后便听到轰的一声响,仿佛水坝决堤一般,半黄河的水倾泻而出,却不是往东,而是往南去了。

    黄河水伯一副累得筋疲力尽的样子,说道:“孙大圣,我已经尽力了。”

    孙悟空无奈地说道:“没事,没事,但愿南边没有人烟才好!”突然又跳了起来,叫道:“老人家!”然后纵身跳到空中,往南奔去,但见洪水如一条饥饿狂暴的巨龙,挟着雷霆万钧之势汩汩滔滔摧枯拉朽奔腾向前,放眼望前,只是一片汪洋,哪还有什么人烟?

    孙悟空跌坐在地,满眼含泪,只是说着:“老人家,老人家。”

    哪吒太子问道:“大圣,何事悲伤?”

    孙悟空说道:“此山向南不远有一处山庄,我去化缘化了一碗米饭。”

    哪吒太子心中一沉,宽慰道:“唉,世事无常,万般皆,大圣宽怀。”

    正难过着,那边厢又传来喧闹的声音,原来洪水退去之后,青牛精也便收了金刚镯,大开山门,让小妖们在门前吆吆喝喝尽情戏耍,一个个伸拳撸袖,弄棒拈枪。孙悟空本就心中焦躁,此时更是忍不住心中怒发,双手抡拳,闯到山门前,喝道:“哪里走?看打!”

    几个小妖丢了枪棒,跑进洞里,战兢兢地报道:“大王,孙悟空打来了!”

    青牛精挺起长枪,迎出门前,呵呵笑道:“孙悟空,你怎么又来了?你几番敌不过我,纵然水火也不能近,你怎么又来送命?“

    孙悟空恶狠狠地说道:”你这儿子说反了,不是我送命,是你送命!走过来,吃老外公一拳!”

    青牛精笑道:“你这猴儿真是难缠。我使枪,你却使拳。瞅瞅你那个筋骷子拳头,也就有个核桃大小吧?也敢跟我打架!罢!罢!罢!我且把枪放下,与你走一路拳看看!”

    孙悟空笑道:“说得是!来,走上来!”

    青牛精撩衣进步,丢了个架子,举起两个拳来,真似打油的铁锤模样。孙悟空则是展足挪身,摆开解数,在那山门前,与青牛精打将起来。一个韬胁劈胸,一个剜心摘胆。青牛精使出一招仙人指路,孙悟空以一招老子骑鹤化解。青牛精饿虎扑食,孙悟空蛟龙戏水。两人相持数十回合,竟是不分胜负。

    高峰之上,托塔天王厉声喝采,叫道:“一起上前,助孙大圣擒获妖魔。”

    哪吒太子和邓化、张蕃两位雷公便帅众神杀到跟前,要来相助,乌延乌伦自是不甘示弱,立即摆开阵势迎敌,摇旗擂鼓,舞剑轮刀。双方数千兵马杀到一起,整个山谷间激荡着兵刃相交的声音!

    天庭一方,虽说出动的都是天兵天将,但是哪吒与邓化、张蕃并没有协同作战的经验,此番出兵,只是临时拼凑了一支看上去很壮观的武装力量。这样一支队伍,对付普通的妖兵绰绰有余,但是对于金兜山的妖魔,却显得力不从心了。因为乌延乌伦天天都在练兵,协同作战能力超强。双方刚一交手,天兵天将还很神勇,可是缠斗了一会儿之后,就明显开始落下风了,乌延乌伦指挥牛精们一会儿集中力量打击一人,一会儿分散兵力各个击破。战阵中明明出现了重大破绽,哪吒刚要趁虚而入,便立即有人补位。加上哪吒兵器已丢,此刻只能是赤手空拳,所以不消片刻便已经露出败相。

    孙悟空见状,知道不好,一掌横劈,借青牛精躲闪之机。他伸手从脑后揪出一把毫毛来,望空撒起,叫声:“变!”顿时变作三五十个小猴,一拥上前,把青牛精缠住。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只要制住这个大魔头,其它牛精都不在话下。只见,小猴子门抱腿的抱腿,扯腰的扯腰,抓眼的抓眼,毛的毛,青牛精急得团团转,却甩不掉满身的猴子。他急了,取出了金刚镯。

    孙悟空与托塔天王等人见他拿出圈子来,赶紧拨转云头,走上高峰逃阵,托塔天王把手中的宝塔护得紧紧的。只见,青牛精把金刚镯往上抛起,唿喇的一声,只见那三五十个小猴刹那间又变成了毫毛,被套在了金刚镯里。

    孙悟空叫道:“喂,你套我毛干什么呀?”

    青牛精说道:“败军之将,就不要聒噪了。”

    孙悟空问道:“你为什么喜欢我的毛啊?你自己没有吗?”

    青牛精不再理他,揣着三五十根猴毛,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山门,然后把山门紧紧地关上,青牛精从门缝里吆喝道:“你们回吧,我要吃唐僧肉了,我怕你们闻到肉味嘴馋。”

    孙悟空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最懊恼的是,如果此前金箍棒被他逃走了,可以说是他的法器好,而这一番与他拳斗,双方都没有使用法器,可也不过打个平手!孙悟空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本领其实很低微,只怕后世会有人给自己取外号“孙平平”。

    哪吒三太子是个可伶可俐的人,看到孙悟空如此懊丧,便隐隐猜到了他的心结,于是上前说道:“孙大圣还是个好汉!这一路拳,走得似锦上添花。使分身法,正是人前显贵。”

    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孙悟空听了这么**裸的吹捧,心中很是受用,便笑道:“列位在此远观,那怪的本事,比老孙如何?”

    托塔天王说道:“他拳松脚慢,不如大圣紧疾,他见我们去时,也就着忙;又见你使出分身法来,他就急了,便丢出了他的宝贝儿。”

    孙悟空最喜欢听这种话了,千错万错,都是法器不如人,而不是自己不如人,他也跟着说道:“魔王好治,只是套子难降。”

    火德星君说道:“若要取胜,除非得了他那宝贝,然后就可以擒住他了。”

    孙悟空沉吟道:“他那宝贝如何可得?只能是偷啦!”

    邓化、张蕃二位雷公笑道:“若要行偷礼,除了大圣再无能者,想当年大闹天宫时,偷御酒,偷蟠桃,偷龙肝凤髓及老君之丹,那是何等手段?今日正该拿此处用也。”

    孙悟空心中哀叹:“我怎么请了这么两个专门喜欢揭人短的货色?”他也不吱声,权当没听见,跳下峰头,来到山门前,摇身一变,变做个苍蝇,翎翅薄如竹膜,身躯小似花心,轻轻地飞在门上,爬到门缝边,钻了进去,只见那大小群妖,舞的舞,唱的唱,排列两旁,老魔王高坐台上,面前摆着些蛇肉、鹿脯、熊掌、驼峰、山蔬果品,有一把青磁酒壶,妖怪们正大碗喝酒。

    孙悟空落到小妖丛里,又变作一个獾头精,慢慢地靠近了台边,找了半天,也没看到宝贝放在哪里。他又转到后面,只见后厅上高吊着火龙吟啸,火马号嘶,全都是火德星君的火器。再一抬头,只见金箍棒靠在东壁,喜得他心痒难熬,竟然忘记了更容变象,走上前拿了铁棒。

    一个小妖说道:“你……你竟然拿得动?”

    孙悟空笑道:“拿得动,拿得动。”说罢,便舞了起来。

    小妖说道:“厉害,厉害。”

    孙悟空拿着金箍棒往开走,小妖拦住了,说道:“住手,你要拿到哪里去?”

    孙悟空懒得与他聒噪,变作本相,呵斥道:“我是你孙外公。”

    小妖叫道:“孙悟空来啦!”

    孙悟空一见暴露了,立即挥舞着金箍棒,丢开解数,一路棒打出去,身后留下了一地的尸体和斑斑血迹。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