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不吃亏最新章节手打全文字TXT-嘉平关纪事-女生小说-大文学(无错小说)
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嘉平关纪事 > 243 不吃亏
    “反正,无论怎么样,咱们都是不吃亏的,是不是?”影十三端着茶杯,狠狠的灌了一大口,“也不知道辽金这两家到底是个什么奇妙的缘分,光一家乱还不解气,两家还要凑热闹似的一起乱。”

    “虽然都是乱,但辽金的情况是截然不同的。金若不经历战火,是没有办法重生的,而辽……远远到不了这个地步。”沈茶靠在沈昊林的肩头,轻轻叹了口气,“无论是耶律家,还是萧家,亦或者耶律岚、耶律尔图,他们无论怎么乱,都会遵循一个原则。”

    “什么原则?”影十三好奇的问道。

    “争位归争位,绝不可能兵刃相向,绝不可对彼此动武,给虎视眈眈的敌人可乘之机。”沈昊林解释道,他接过影十三递过来的毯子,盖在沈茶的身上,“这就是不可逾越的底线,当然,像耶律尔图、耶律岚这样寻求外人的帮助,还是可以允许的。”

    “老大……”影十三打了个哈欠,一脸茫然的看着沈茶,“这一次,小珉是不是……”

    “不,小珉是我们安在那里最牢固的钉子,无论发生什么,他都是第一要保护的对象。暴露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暴露他,何况,我们还有更好用的人选呢!”

    “老大的意思是他们?”影十三打了个激灵,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你……”

    “我怎么了?”沈茶一挑眉,“把他们留着,自然是有留着他们的用意,否则,他们早就见不到清晨的太阳了。”她看看不停揉眼睛、不停打哈欠的影十三,轻笑了一下,“怎么困成这个样子?今天晚上也不是你值夜,怎么不去睡觉?”

    “还说呢!”影十三抱着靠垫,把脑袋放在靠垫上,没精打采的说道,“还不是因为那个白大统领,也不知道这位大爷的精神怎么那么的好,赶了这么多天的路,居然一点都不累,看完了夜训,又来看我们的晚课,还跟我们聊呀聊的,一直到一更天才被侯爷给拖走。”

    “既然他这么有兴趣,那咱们也别拂了人家的兴致,兄长,不如这样吧,让侯爷好好招待一下,让他真真正正的领略一下咱们边军的风采。”沈茶在沈昊林的肩膀上蹭了一下,“他不是一直都有一个边关梦吗?这一次就让他圆梦好了。”

    “好!”沈昊林点点头,“你开心就好。”

    “还有!”沈茶看向正一脸嫌弃的瞅着自己的影十三,“你那个是什么表情?是不是皮子太紧了,想让我给你松快松快?”她翻了个白眼,又继续说道,“既然辽国暂时没有公布小辽王死讯的想法,那么,我们就当作不知道这件事情。十三,你回去跟知道这个消息的兄弟们说,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许再提起这件事情,直到辽国发丧的那一点。”

    “是,老大!”影十三噌的一下站起来,很认真的说道。

    “记住,这是命令,如若有人违抗,军法处置!”

    “知道了!”影十三点点头,看看沈昊林,又看看沈茶,“国公爷、老大,要是没什么事……”

    “先等一下。”沈茶坐直了身子,示意影十三磨墨,“此事事关重大,瞒着谁,也不能瞒着陛下。”

    “你这是……要送密信入京?”看到沈茶点头,沈昊林又继续说道,“这样也好,顺便把耶律南的请求也写进去。不管怎么说,我们提前和陛下打过招呼,得到他的允许,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是奉旨行事。京中那帮子碎嘴的闲人,就算再找我们的麻烦,也是无从下手。”

    “兄长跟我想到一起去了,为了堵住他们的嘴,我们也是费尽心思了。真希望哪天他们犯了错,被发配到边关来,他们就知道我们为他们在京中所谓的畅所欲言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沈茶一边说,一边快速的把信写完,将信纸装进信封,用蜡封封住之后递到了影十三的面前,“不得惊动任何人,传完我和国公爷的命令之后,即刻启程入京,不得耽搁!”

    “是!”影十三将信收入怀中,向沈昊林和沈茶行了礼,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此时,天色未明,嘉平关城的众人尚在睡梦之中,此时此刻的他们,完全不知道,一件改变夏、辽、金三国命运的大事已悄悄来临。

    “天儿还没亮呢,咱们回去睡个回笼觉。”

    “好!”

    帮着沈茶把桌上的东西都收拾好,沈昊林拉着沈茶重新回到里间,虽然说是睡个回笼觉,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两个人没有一丝丝的睡意。

    “你刚才跟十三说的那话,是胡说八道的吧?”沈昊林亲亲沈茶的额头,“你心里一定认为,现在辽王宫里面,指不定打成这么样子了。不说别的,就说耶律尔图,是绝对不会放弃这个铲除异己的大好机会的。”

    “难道不是吗?从小辽王病重,各大家族有头有脸的人物进宫的那天开始,他们的命就不是自己能说了算的。”沈茶叹了口气,“大概他们这些人在进王宫之前,应该就已经想到这一点了。”

    “按照辽人的规矩,进入王宫是可以携带兵器的,但……也没有什么用,王宫的守卫一直都被耶律尔图牢牢的握在手里,就算他自己不带一兵一卒,他也有的是办法收拾那些心头大患,对吧?”

    “而他第一要收拾的,恐怕就是萧家了。小辽王活着,他们还要做点表面文章,假装一团和气,小辽王死了,他们就会彻底翻脸,毕竟,王位只有一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的萧家,怕是凶多吉少了,等到萧凤歧回到临潢府的时候,恐怕整个萧家就剩下他一个成年男子了。”

    “你呀,光知道耶律尔图对萧家的芥蒂很深,却忘了在这样重要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他,他是一点动作都不能有呀!耶律尔图虽然想要对萧家斩草除根,但也是要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罪名的,这个时候除掉萧家,只会授人以柄。耶律尔图是个聪明的人,断不会这么做的。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反而是好好的照顾这些人,安安全全的把人送出王宫。至于他们出了王宫之后,会遇到什么意外……”沈昊林一摊手,“那就跟摄政王无关了,是不是?”

    “兄长说的有道理,是我想得太激进了。”沈茶点点头,“难不成真的是要等耶律南他们回去见最后一面?”她撇撇嘴,“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耶律尔图绝对会做点手脚的。算了,不管他做了什么,对我们来说,我们一点都不吃亏。萧家的猛将可不少,少一个是一个,以后在战场上,我们还能轻松点呢!”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沈昊林轻笑了一声,“一旦举行葬礼,我们也要派人过去参加的。”

    “肯定的,这是最基本的礼仪。”沈茶叹了口气,“葬礼过后,就是新王即位,毕竟,国不可一日无君,而耶律岚称王,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恐怕没有人会反对的。就算是萧家,也不会说不的。”

    “萧家是宁可耶律岚称王,也不愿意看到耶律尔图作威作福。”

    “可不是嘛,不过新王即位,便是真正的一朝天子一朝臣了,或许开始的两三年,耶律岚还会表面上对耶律尔图言听计从,做个孝顺的孩子。可一旦他们共同的敌人都没有了,他们将会成为彼此的敌对方。那个时候,王者之争才会真正的开始。”

    “或许才此之前,他们还要分出一些精力去关照一下金国。这爷俩虽然窝里斗,但该占的便宜是半分都不会落下的,他们可不是那种吃亏的主。看着吧,说不准他们还要从我们这儿占点便宜呢!”

    “呵!”沈茶闭上眼睛,冷笑了一下,“那就放马过来吧,想要占便宜,也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