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源起末日 > 第一百五十章 冲刺吧,冰火尖峰营
    “那个叫常兴的觉醒者现在怎么样了?”

    在说到冰火逆风暴的时候,齐白君忽然想起个人来,开口问道。

    “得亏你还记得有这么个人”杜礼杰苦笑着摇了摇头,一脸疑惑的说道:“我就搞不明白,好端端的你把一个精神系的觉醒者硬塞到冰火尖峰营来干什么,你是不知道,这些天,那叫常兴的家伙天天跑来跟我打听你的去向,我估摸着他自己也待不下去了。”

    “那你不告诉我?”齐白君狠瞪他一眼。

    杜礼杰讪讪一笑,“你不是忙嘛”

    “你觉得我会把一个毫无用处的人带进冰火尖峰营吗?”齐白君狠狠怼了他一句,没好气的说道:“还好你没把他赶走,否则你就等着后悔莫及吧。”

    “这么严重?”杜礼杰眉眼一挑,诧异道:“难道他也跟奕佰一样,是某方面的专业人才?”

    齐白君轻笑一声,“是不是人才我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告诉你,有他在,冰火尖峰营的杀手锏将不再局限于冰火逆风暴这一个合攻技能。”

    “就他?”杜礼杰皱眉,不置可否的说道:“他能创造出其它合攻技能?”

    齐白君点头,“你别忘了他觉醒的是什么能力,推演模拟看似毫无用处,但如果运用得当,将会是最恐怖的能力之一,你只要给他一个点,他就能利用这个点辐射成一个面,意思就是说,他可以对冰火逆风暴进行反向推演模拟,从中找到冰能和火能的逆向触发点,再利用逆向触发点推演模拟出更多的合攻技能。”

    “这......”杜礼杰一愣之下,痴痴的说道:“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不行,我得让人把这家伙给看牢了,万一被异能营给挖了过去,那损失可就大了。”

    “现在知道急了?”齐白君捉狭一笑,摇头道:“这你不用担心,以常兴的脾性,即便要走也会事先跟我打招呼的,毕竟当初是我介绍他加入的冰火尖峰营,再说他的意志力可不是你想象中那么脆弱的,绝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他之所以急着找我,估计是因为你们一直没有给他安排任务,又没办法跟冰火两系的觉醒者一起集训,所以才会有些着急。”

    “这倒是”杜礼杰尴尬的点了点头,紧跟着发愁道:“齐陌,依我看,你还是亲自跟他见一面吧,毕竟他要怎么训练,这些我也不懂,再就是那什么逆向触发点,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我自己都弄不明白,由你来解释安排,比较妥当。”

    齐白君莞尔一笑,无奈摇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说杜礼杰,杜大营长,还请你和乔冰在我给常兴分配任务的时候也到场,有些知识也是应该了解一些的。”

    “随着能力等级的提升,你们也会拥有一定的计算能力,虽然没有精神系觉醒者那么强大,但是,一旦你们能够掌握,在对战过程中,就可以通过计算来预判敌人的下一步行动,攻守之间自然的就能做到从容不迫。”

    “真的?”杜礼杰脸色一喜,兴奋道:“这不就相当于可以预知未来了?”

    “没这么夸张”齐白君摇头,解释道:“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预知的,因为这其中涉及到太多的变量,一个细微的改变,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就好比蝴蝶效应一般,所以,计算得到的结果,也仅仅只能作为一个参考,让你们有更多的选择机会罢了。”

    杜礼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在申城的暗潮涌动中时间来到了2037年3月14日。

    在齐白君的记忆中,3月17日就是申城沦陷的日子,只是此刻依然看不到任何沦陷的迹象,异能营在克扣了冰火尖峰营的能力药剂后,成员的能力等级都在飞速提升,两千多成员中再找不到一个能力等级低于三级的觉醒者,这种提升速度,直教人咋舌。

    相比于异能营,冰火尖峰营则要隐蔽的多,一号首长交给研究院的那批兽晶,已经被齐白君全部带出,虽然冰火尖峰营只有一百多号人,但这批兽晶的数量也着实不多,早就已经消耗一空,现在所使用的能力药剂,全部来自于蓝山湖下面的那个源晶矿,在二号首长和三号首长的全力掩护下,倒是没有引起一号首长的注意,开采的进程虽说不上顺利,但至少已经可以勉强供应冰火尖峰营的需求。

    奕佰设想的能够快速恢复体能的新型食物早在三天前就已经投入使用,当然基因稳定剂也被他悄然加入到了食物中,不知不觉的正在从质上改变着冰火尖峰营每一个成员的觉醒体质。

    要说这所有人里最兴奋的,就数常兴了,在齐白君和他的一番沟通后,这家伙就跟吃了兴奋剂一样,没日没夜的开始推演模拟冰火逆风暴,在能力药剂的作用下,他自己的觉醒能力等级已经从一级飞跃到了三级,也是因此才勉强可以推演冰火逆风暴。

    别说还真让他推演出了两种极为巧妙的合攻技能,虽然产生的效果远差于冰火逆风暴和聚合效应,却胜在简单易学,释放速度快,成功率高,而且这两种合攻技能有别于冰火逆风暴的范围攻击,可以有效的对单体发起攻击,填补了冰火尖峰营在这上面的空缺。

    这些天齐白君没有再往研究院跑,连冰火尖峰营都很少去,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住处,他需要思考的问题着实有些多,而且没有人可以帮到他。

    对他来说,不管这片世界有多么真实,但毕竟只是幻境,之前所做的这一切,也仅仅是为了创造出更多的偏差,让幻境和真实历史进程之间的冲突变得更明显,以此来导致幻境崩塌,从中找到幻境源点,离开这片幻想之地。

    然而,在不断的思考中,齐白君忽然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刘阿姨不认识自己,安全屋里没有他之前的那些布置,奕佰也从未见过他,这三个偏差似乎都在指向一个令人思之发寒的关键,那就是所有这些偏差都集中在了他一个人身上,仿佛仅仅只是将他从这片世界抹除,除此以外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只可惜无论齐白君怎么琢磨,始终猜不透这幻境的用意,为什么偏偏要将他从这片空间抹杀,按说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毕竟这片幻境是根据他的记忆来营造的,如果连他都不存在,那这片空间又是如何营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