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源起末日 > 第一百章 危在旦夕的申城
    “乔冰?”

    面对乔冰的质问,杜礼杰略显诧异的说道:“你不是在东面防线吗,怎么会在这?”

    “人尸全线压境西面防线,西面防线已经岌岌可危,三次催电,召集第三小队成员全部归位,火速赶往西面防线,你说我为什么在这。”

    乔冰语气冰冷,转而看了眼被围在中间的齐白君,皱眉寒声道:“一个逃兵,杀了就是,若是因此丢了西面防线,这责任你担还是我担?”

    卧槽,用得着这么狠吗?

    齐白君暗骂一句,紧接着更大的疑惑涌上心头,之前他判断自己有可能是穿越回到了末日降临之初,甚至想要去安全屋确认这种猜测,就在方才,在得知火王杜礼杰依旧生还的那一刻,更是笃定了这种想法,可乔冰一句话又再次令他蒙上了一层阴影。

    如果说真的回到了末日之初,那乔冰绝不可能不认识他,即便不想搭理,眼神却做不得假,就方才她看过来的那一眼,眼神中除了冷漠还是冷漠,与当初和小扎子在医院中见到另一个冰王时那种陌路人的感觉如出一辙,很显然,眼前这个乔冰和他似乎也同样未曾有过交集。

    想得越多,齐白君的思维也越混乱,脑海中关于乔冰的记忆已经出现了三个版本。

    版本一,末日之初,因为接受了白胡子老头的建议,利用基因稳定剂帮助乔冰成功觉醒了冰系远古基因;

    版本二,穿越之后,齐白君复制了乔冰的冰系远古基因将她从神之子鹰犬的追杀中救出;

    上面这两个版本中,齐白君都是在扮演着一个英雄救美的角色,即使被救的一方并没有以身相许的打算,却也多少埋下了一些恩情。然而眼前这个乔冰出现后做出的第一个决定,竟然就是要将他击杀,这无疑令他产生了一丝怨气。

    乔冰的出现让杜礼杰意识到了形势的严峻,皱眉间看向齐白君说道:“给你两个选择,一,以逃兵罪论处,就地斩杀;二,随我去前线,杀敌将功补过。”

    这一刻齐白君犹豫了,也很无奈,这两个选择他一个都不想选,他此刻最想做的就是赶紧离开,找到安全屋,确认眼前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然而他又很清楚,虽然眼前的冰王和火王尚未真正成长起来,却也已经拥有了六级觉醒能力,想要从这二人手中逃脱,除非他可以复制高等级的觉醒基因,只是随着空间令牌和空间戒指的消失,他手里已经没有能力胶囊可用使用,再说就算有能力胶囊,能不能复制成功还是个未知数,所以这条路算是彻底堵死了。

    过了一小会儿,见对方依旧沉默,杜礼杰暗叹一声,正准备动手,却见齐白君忽然抬头先是深深的看了乔冰一眼,紧接着说道:“我跟你走。”

    “这样再好不过”

    杜礼杰淡然一笑,转头看着那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黝青年,笑骂道:“还不起来,丢不丢人。”

    那叫池军的年轻人知道装不下去了,讪讪一笑,双手撑地一跃而起,三两步来到跟前,看向齐白君的眼神里依旧难掩怒火,不仅是他,其他小队成员同样如此,只是队长已经作出决定,他们也只能接受。

    就这样,被逼无奈之下,齐白君随着众人朝西面防线赶去,途中又碰到了好几拨小队成员赶来汇合,快接近西面防线时,这一队人已经增加到了二十六七个。

    这一路齐白君也没闲着,有一句没一句的套着话,虽然有用的信息不多,却也让他弄清楚了此刻所处的时间点,2034年2月29日,他清楚的记得,2034年3月17日就是申城沦陷的日子,算起来离着那一天还只有半个多月时间了。

    另外他还了解到,在病毒肆虐大规模出现人尸的那一刻,接管申城的军队似乎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及时的将申城的市民集中安置到了一起,尽量缩小了防御圈,甚至修建了一堵四五米高的围墙,也正是因为这些预防措施,申城才能一直坚持道现在。

    “快,快上弹药,前面顶不住了”

    “团长,二营的兄弟全死了,三营四营也快撑不住了,六营随时待命,让我们去吧。”

    “报告,前方传来消息,出现大量醒尸。”

    ......

    当齐白君来到西面防线总指挥部的时候,虽然也曾经历过数次大规模的人尸围战,却还是眼前这一幕给震撼到了,站在临时搭建起来的指挥塔上,氙气大灯的照射下,看着那远处如潮水般涌来的人尸,头皮一阵发麻。

    西面防线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状态,围墙外每间隔数百米距离设置一道防线,总共设置了五道防线,只是在人尸的疯狂冲击下,最外围的三道防线早就已经丢失,惟独留下了第一第二两道防线,如果连这两道防线也坚守不住,就只能依靠围墙,只是齐白君却很清楚,这压根儿就行不通,如果仅仅只是普通人尸,或许还能稍微阻挡一阵,可一旦有醒尸出现,就这种围墙的防御力,都不够人家一波攻击的。

    “杜礼杰你这混蛋,给老子过来”

    一声怒吼打断了齐白君的思绪,却见一位衣衫染血的中年军人一个箭步冲过来,猩红的眼睛,暴怒的神情,一言不合就要开打。

    “住手”

    端坐在指挥部上首的国字脸老者冷喝一声,阻止了这场没头没脑的械斗,转而看向杜礼杰,字正腔圆、威严十足的说道:“杜礼杰,半个小时前就已经通知你们觉醒者第三小队援防西面防线,你一拖再拖,延误战机,导致第三防线失守,数千将士浴血而亡,你可知罪?”

    “这......”

    杜礼杰一愣之下,皱眉点头,“礼杰知罪。”

    “好”

    国字脸威严一扫在场的所有人,眼神一凝,沉声道:“传我命令,杜礼杰率其所属觉醒者第三小队赶赴第一阵线,夺回第三防线,火箭营配合,这是死命令,夺不回第三防线,你们也不用回来了。”

    “杜礼杰领命”

    “首长”

    “军令已下,无需多言”

    令齐白君感到诧异的是,就在国字脸老者传达了军令,杜礼杰领命的那一刻,之前还气势汹汹的中年军人反倒一脸担忧的紧张起来,能看出来,他所担忧的正是杜礼杰的安危。

    “还不快去?”

    国字脸老者一声暴喝。

    杜礼杰抬头深深看了老者一眼,弯腰鞠躬,“礼杰去了”说完转身大踏步走出营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