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源起末日 > 第六十五章 原罪之地(1)
    “城主,问天还是没有消息”

    龙崖基地议事大厅内,方龙急得团团转,坐在上首的尤寒双目紧闭,脸上无悲无喜,看不出他的想法,而紧挨着他的任香蓉则一脸怒容,手里那折叠在一起的长鞭被她捏的咯吱咯吱直响。

    大厅内一片死寂,在座的十几位基地高层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正襟危坐,连呼吸声都竭力控制到最小,唯恐惹恼了这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像这样的会议一个星期内已经开了五次,这是第六次,上一次就有个不开眼的家伙说错话,被她一鞭子直接抽死,城主连屁都没放一个,就这么白死了。

    尤寒缓缓睁开眼睛手指轻敲椅背,没有去触碰任香蓉那吃人的眼神,看向方龙语气平淡的问道:“逃回来的那两个队员还没醒?”

    “没有”

    方龙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心里不禁腹诽,这不是废话吗,一个小时前刚跟你汇报过。

    “你想怎么处理?”

    尤寒轻叹一声,怡然不惧的看着任香蓉,第一次向她开口询问意见。

    “你说呢?”

    任香蓉气场一收,暴虐之息尽数消散,议事大厅内顿时传来一阵阵粗重的喘息声。

    尤寒微蹙起眉头,沉声道:“顷整个基地的力量就为了寻找他一个孩子,对不起,我办不到。”

    “真的不行?”

    任香蓉一脸平静,作为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方龙却再清楚不过,这就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那一霎那的宁静,眼看下一秒就要电闪雷鸣,不得不站出来缓和气氛。

    “城主......”

    没等他把话说完,尤寒双目如电狠狠瞪了过去,话到嘴边只能硬生生咽下。

    看到他兀自摇头,任香蓉蹭一声站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对面那位自始至终低头保持沉默的知己好友,黯然一叹转身离开了议事大厅。

    “城主”

    方龙再也坐不住了,焦急之色溢于言表。

    “让她走吧”

    尤寒冷漠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艰难的挣扎,握住椅背的手指显出一丝苍白。

    方龙颓然而立,任香蓉走了,坚守着那份对齐白君的承诺离开了龙崖基地,独自一人踏上了寻找小扎子的荆棘之路。

    ......

    太阳城内城,这座现在已经成为兽王寝宫的宫殿内,齐白君与对面而坐,一壶酒两方尊,把酒言欢,兑现了炼魂之前的承诺。

    “神之子的触手早就已经渗透进了各大觉醒者基地和势力,原先这座太阳城的城主兰尼基恩就是其一,别看你们人类此刻稳稳的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却并非铁板一块,说灭也就灭了。”

    “没这么夸张吧?”

    齐白君嘴里含着的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

    面对他的质疑,一脸深沉的说,“你们人类不是有一句话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吗?正所谓大难临头各自飞,在如今这种局势下,还能指望谁来拯救,神之子给他们烙了一张大饼,你说是接还是不接?”

    “话是没错,可现如今人类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难道还不能团结一致,共同对抗外敌?”

    齐白君似乎依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毫无底气的争辩了一句。

    摇头一叹,“有些事情并不是想做就一定能做到的,如果灭亡是必然的结局,那团结又有什么意义,螳臂当车不自量力罢了。”

    话音落下,二人一时无言,各自猛灌一杯,只希望能借着酒劲忘却这一时的烦恼。

    “那原罪之子又是怎么回事?”

    片刻之后齐白君再次发问,他一直不明白这原罪之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为什么所有遗迹都只认可原罪之子,也只有原罪之子才能动用遗迹内的资源。

    “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

    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道:“其实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会把寒武心法和无妄剑法传授给你,偏偏你又不是原罪之子。”

    “我怎么知道,说不定是看我顺眼,就教了呗。”

    齐白君很是光棍的耸了耸肩。

    摇头莞尔一笑,“不管怎么说,你也算是的亲传之人,有些事情说给你听,也不算逾越。”

    “如果说神之子是众神的代言人,那么同样的原罪之子就是原罪之地的代言人,算上这一次,众神对原罪之地前前后后一共发动了五次清洗,每一次原罪之地都会将当时的巅峰力量作为遗迹保存下来,为的就是壮大原罪之子的实力。”

    “每一次灾难都会有原罪之子出现?”

    “不?”

    摇头,“原罪之子只有一个,是第五次,也就是这一次清洗才会出现。”

    “为什么?”

    齐白君隐隐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的神色愈发凝重,抬起酒杯一口见底,沉重的说道:“因为这将是最后一次清洗。”

    “为什么?”

    不祥的感觉越来越浓,齐白君本能的重复问了一句。

    先把二人酒杯添满,放下酒壶摇头道:“我所知道的都只是一些猜测,具体原因应该只有原罪之子才知道。”

    “这么说是真的?”

    “应该不会错”

    皱眉点头。

    齐白君愣在当场,就连杯中酒撒出来都未察觉,直过去了半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急促的问道:“既然这已经是最后一次清洗,那原罪之子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摇头,“原罪之子是应运而生,就是来抵抗这最后一次清洗的。”

    “就凭他一个人?”

    齐白君皱眉。

    “集合了五个文明的力量,或许,这就是他的资本吧。”

    说完轻叹一声。

    齐白君略感诧异的看了过去,疑惑道:“你似乎也并不看好他。”

    “确实”

    点头,“原罪之子虽然手握五个文明的力量,可神之子也并非易于之辈,而且其背后还有神降,你已经见过那些人的手段,那种力量,人力根本无法与其对抗。”

    “那怎么办?反抗是死,不反抗也是死,难道学兰尼基恩,也去投靠神之子?”

    一时间,齐白君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话里话外充满了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