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源起末日 > 第五十五章 鸠占鹊巢
    太阳城覆灭已经过去三个多月,消息早已经传遍大江南北,意外的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人类觉醒者那边居然没有一点风吹草动的迹象,仿佛是另一场风暴前的宁静,气氛显得有些压抑,压抑的令人喘不过气。

    龙崖基地在太阳城一役的一个月后悄然崛起,因为紧邻着太阳城,那些原本依附于太阳城侥幸逃过一劫的小营地纷纷投奔,从战场内逃出来的幸存者也慕名而来,一时间声名鹊起与另外两个实力相当的觉醒者基地明争暗斗的同时又结成了攻守同盟,一来防止人尸和变异兽的反扑,二来也避免有心人再另起炉灶威胁到当前的微妙平衡。

    “队长,你说变异兽好端端的占着太阳城不走,到底有什么目的?”

    尤寒被赶鸭子上架当上了龙崖基地的城主,不过在面对任香蓉的时候依旧恭敬有加,连称呼都没有改变。

    任香蓉的目光从小扎子身上收回,长鞭一甩扫飞一片坚冰,破口处如刀切般整齐划一,吐出一口浊气,摇头道:“太阳城有秘密,至于这秘密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怕是连穆兰都不知道,不过有一点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一次人尸和变异兽联合一起攻城为的就是这个秘密。”

    “连你们城主护卫队都不知道?”

    尤寒微感诧异,倒不是怀疑她,却是对那秘密来了兴趣,看了眼不远处正在腾挪闪现苦练身法的小扎子,轻声道:“队长,白君那边还是没有消息。”

    听到这个名字,任香蓉握鞭的手紧了紧,蹙起眉头,“继续打探吧,有些事情强求不得。”

    说完话音一转,接着问道:“兰尼基恩的去向确定了吗?”

    尤寒点头,“情报无误,确实是往那地方去的。”

    “希望白君不要和他碰上。”

    任香蓉神色凝重,喃喃自语。

    ......

    太阳城的战事结束后人尸散了,变异兽却没走,占据了太阳城原址,四面八方还有大量变异兽涌来,俨然有种重建太阳城的感觉,变异兽的太阳城。

    “那个人类还没醒?”

    太阳城,内城里那座原本属于兰尼基恩的精致宫殿中,俊俏的蓝发青年斜靠在躺椅上慵懒的看着殿下已经幻化变小的大蛇。

    “王,那个人类的情况有些复杂,就算醒过来也是个神志不清的废人。”

    大蛇小心翼翼的回答着,连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你在害怕什么?”

    蓝发青年若有所指,冷哼一声,大蛇身形一顿倒飞数十米,散乱的蛇鳞下隐现血迹,再飞回原处,惊恐道:“王,知错。”

    蓝发青年轻抚手指上一枚古朴的戒指,摇头一叹,“这一睡沧海变迁物是人非,既然她还活着总是要见一面的,至于你担心的那些事情,原罪之地能不能逃过神罚也未可知,担心又有何用。”

    大蛇蛇信死死的含在嘴里,大气不敢喘一下,却又将齐白君给恨上了,早知如此,在与他对上之时就应该直接杀了,也怪自己嘴贱,没事问东问西干嘛,这不,把寒武之主给问了出来,以王的能力,战场内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再想杀除非自己嫌命长。

    “让箐去吧,帮你自己也检查下”

    “王,箐她......”

    蓝发青年一挥手,“有问题让她直接找我。”

    大蛇知道已成定局便不再多言,悄然后退离开了宫殿。

    ......

    太阳城原末日红楼的据点内,大蛇将蓝发青年的话向一只通体火红的狐狸复述了一遍。

    “不去”

    小狐狸娇柔的回了一句,身体往柔软的羽绒被里缩了缩。

    大蛇苦笑着说道:“箐,你就别为难我了,王的命令谁敢违抗。”

    说着将身子亮了亮一脸委屈,“你看,我自己都给搭上去了。”

    小狐狸露出脑袋看了一眼又缩回去,轻哼一声,“你活该,谁让你把那人类带回来的。”

    “是是是,我活该”

    大蛇一时语塞,一个劲点头,继续试探道:“要不,你先去看看?想治就治,不想治,王那边也好有个交代。”

    “你怎么交代关我什么事”

    小狐狸不为所动,依旧蒙着头埋怨道:“人家睡觉睡得好好的,非把我拉来攻什么城,你看看外面是狐狸待的地方吗?”

    大蛇被她这话弄得直跺脚,“我说姑奶奶,你就行行好吧,大不了我再帮你去寻摸点鸟蛋来,这总行了吧。”

    “这可是你说的”

    听到鸟蛋两个字,小狐狸的脑袋蹭一下从被窝里钻了出来,看它那洋洋得意的模样,只怕是早就在等这句话了。

    大蛇苦笑,又得厚着脸皮去抢人家孩子,这都是什么事儿。

    齐白君的状况很不好,自打复制能力消失的那一刻开始各种副作用同时迸发,层层叠加生不如死,基因链早就已经扭曲成团,此刻更是左冲右突,似乎只要再加一把劲就会彻底崩裂。

    最令他感到无奈的是,这种痛苦根本无法发泄,因为他此刻依旧处于昏迷中,漆黑一片的空间,没有距离没有时间什么都没有,连声音都无法传播,唯有那无尽的痛苦不停的折磨着伤痕累累的灵魂。

    外界发生的一切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对抗痛苦之上,但有一点他是清楚知道的,那就是他没有死,或者说还没有死。

    ......

    “怎么样?”

    一个还算整洁的房间内,大蛇神色复杂的盯着小狐狸。

    小狐狸狠瞪了他一眼没说话,径自皱起了眉头,抬起那已经幻化到普通大小的前足轻按在齐白君头顶,过了片刻神色越发复杂起来。

    大蛇蛇信吐个不停,焦急道:“我说姑奶奶,你倒是给个话啊,是死是活总有个说法嘛。”

    “不死不活”

    小狐狸看都没看他一眼,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紧接着又将前足移向齐白君胸口,没想一触之下居然被弹了回来,顿时大惊失色,“这人到底是谁,不但灵镜术没效果,连魂引术都被排斥了出来。”

    “不会吧?”

    大蛇同样吃惊,灵镜术和魂引术的厉害它是知道的,想当初王能从沉睡中醒来也是全靠着这两个术法,连王都称赞不已,可见一斑。

    “会不会是因为种族差异造成的?”

    大蛇若有所思。

    “你真是条笨蛇,人类和咱们本来就是一个种族,只不过进化的方向不同,所以才会有现在的形体差别。”

    小狐狸丝毫不放过挤兑大蛇的机会,一句话说的它无地自容,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乖乖闭上,说多骂多,这姑奶奶甚得王宠,打不得骂不得,还是别自找没趣了。

    小狐狸绕着齐白君的身体来回跑了两圈,晃了晃身后那九条鲜红欲滴的尾巴,脸上再无先前无理取闹俏皮的模样,郑重说道:“,你出去替我守着,我要用溯祖寻源好好摸摸这人类的底细。”

    “我看还是算了吧,溯祖寻源对你伤害极大”

    说这句话的时候,大蛇朝城内那座精致宫殿的方向看了过去。

    似乎知道它的想法,小狐狸一反先前的针锋相对,朝它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大蛇暗叹一声,“自己多注意”说完悄无声息的退出了房间。

    大蛇离开后,房间里只剩下小狐狸和齐白君一人一兽。

    “王,这个人类现在处于涉死状态,溯祖寻源虽然能找到答案,可无形中也相当于救了他,您真要我这么做吗?”

    寂静无声中等了片刻,小狐狸眼神一凝,一滴殷红的鲜血从它眉心处飘飞出来,脸上隐现疲惫之色,却没有耽搁,将这滴鲜血直接送进齐白君嘴里,之后便趴伏在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