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源起末日 > 第四十三章
    这支队伍给齐白君的第一印象就是怪异,两百多号人的队伍女多男少,女性被围在中间,这原本也没什么特别,保护弱者嘛,只是相对于四周的男性来说,这些女人的处境要差得多,一个个衣不蔽体瑟瑟发抖的蜷缩着身子,全身无一处不被冻成青紫色,眼神中流露出来的除了恐惧就是绝望。

    小扎子在身后轻拉齐白君的衣服,后者摇摇头,看到这一幕心里实际上已经有数,这压根儿就不是一支逃难的幸存者队伍,而是一群奴隶贩子。

    “离开还是加入我们,自己选择”

    在见到二人的时候年轻队长直截了当,完全没有打听来历的意思。

    “我们原本......”

    齐白君想解释什么,年轻队长一挥手,皱眉不悦道:“回答问题。”

    “加入队伍”

    齐白君没有犹豫,也没什么好犹豫的,生和死之间当然选生。

    “继续赶路”

    年轻队长一声号令不再搭理二人,转身回到队伍里看着那一个个奄奄一息行将就木的货物,指着周围一群人大骂,“你们都是猪吗,活着才值钱,死了一文不值,还不赶紧替她们暖和一下,一群废物。”

    经他这么一吼,队伍里的男人一个个都不情不愿的在中间那群散发着恶臭的女人堆中挑挑拣拣,各自带上一个双双脱光衣服搂在一起,上演了一出出少儿不宜的戏码,不过真正的肉戏并没有上场,顶多就是摸摸捏捏,也难怪这群大老爷们不愿意,任谁到了那节骨眼偃旗息鼓都不爽啊。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

    齐白君二人站在队伍最前方,原本以为这种好事轮不到自己,暗自庆幸躲过一劫,却不想那叫姜思的中年男人狠狠推了他一把,骂骂咧咧,显然是余怒未消,准备拿着这个机会好好消遣消遣这两个新人。

    齐白君为难的看向他,眼神有意无意的朝小扎子看了过去。

    “你看这个......”

    “马勒戈壁,别嗦,又没让你们干,毛长没长齐有关系吗?”

    中年男人一脸冷漠不为所动。

    齐白君脸色不好看,没想到会摊上这事,不过怒气很快就被他压下去,领着小扎子在对方得意的眼神下朝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女人走了过去。

    就一会儿功夫,队伍中间偌大的场地内只剩下了十几个没被挑走的,齐白君也无所谓和小扎子一人随便带走一个,避开众人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将她们放下。

    话说齐白君可是申大生命科学系的高材生,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取暖这种小事自然不需要用这种粗俗的方式,翻手间掌心里多出两粒红色胶囊,这种胶囊是专门用来救治受到极度冻伤人群的,此刻用在这些女人身上倒是对症下药。

    齐白君将随手带来的那个女人翻了个身,面朝自己,拨开那些黏在脸上结了一层冰霜的发丝,这一拨弄擦去了不少污渍,露出一张总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见到过的清秀脸庞。

    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齐白君露出一抹诧异,是她?

    “爱太傻,

    终究没有对与错,

    ......

    思念是泪,

    泪干了也空了,

    ......”

    齐白君永远不会忘记这首歌,因为它陪伴着自己度过了那段最难熬的日子,有时候会想,有机会一定要感谢那位歌手,如果没有这首歌,他或许永远都走不出那段伤痛的日子。

    郗语,齐白君清楚的记得这个名字,还收藏了一张她的海报,眼前这个女人虽然比海报上那光彩照人的形象消瘦了不少也肮脏邋遢的不成人样,可模样在那,这是改变不了的。

    郗语的状况很糟,差不多快没有意识了,加上那一脸的污垢掩盖住了清秀极美的样貌,也难怪没人选她,搞不好给弄死了还得受罚。

    齐白君曾经想象过无数种见面道谢的场景,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场景下相遇,令人唏嘘不已。

    服用过胶囊后,郗语的身体已经稍稍恢复了一些热度,只是状况依然很不好,体质稍差一些的普通人在寒日下是很难存活的,更何况她之前还受了伤。

    看着她那蹙起轻颤的眉头,齐白君暗叹一声。

    “因果轮回,就当是我欠你的吧。”

    一旁小扎子刚喂完药见齐白君拿出一粒能力胶囊,顿时一急,“叔。”

    齐白君摇头,“只是脱力一会儿,不会耽误事。”

    一级能力的木系觉醒基因是他手里唯一具备治疗效果的能力胶囊,齐白君没有犹豫,复制能力后便帮郗语进行了简单的救治,算是还了这份人情。

    在末日,能做到不忘初心的已经不多,他此举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救治的效果很明显,加上之前那粒专门用来恢复人体热量的胶囊,很快郗语便悠悠然醒了过来,睁眼的一刹那看到面前站着一大一小两道身影,脸上流露出深深的恐惧,双手想用力撑起向后挪动却做不到,一时间到了绝望的边缘。

    “不用害怕,我们不会对你做什么”

    齐白君小声安慰了一句。

    郗语那惊恐的眼神在二人身上流连许久,直到真正确定他们没有恶意后,紧紧握起的拳头才松开了一些。

    经这么一耽搁花去不少时间,远处已经传来年轻队长集合的喊叫声,齐白君摇头一叹,伸手准备带着郗语返回队伍,却不想被她抬手挡了一下。

    “救救我,求求你们别把我送回去,求求你”

    看到她一脸的无助,齐白君犹豫了一下,摇摇头,“对不起,我做不到。”

    “为什么,我感觉到你们是好人,为什么不行,他们是人肉贩子,他们是畜生,为什么,为什么不行”

    郗语情绪激动语无伦次,干裂的嘴唇溅出几滴血花。

    “对不起”

    齐白君撇过脑袋,不与其对视,伸手一拎将她夹在腰间,带着小扎子和另外一个神情呆滞的女人朝队伍集合的方向走去。

    “一丘之貉,你们是一丘之貉,你们都是恶魔,你们都该死”

    郗语沙哑着声音谩骂着,用她那本就不多的力气狠狠的掐着齐白君腰间的软肉,只是这样依旧无法改变她的命运,依旧无法阻止厄运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