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源起末日 > 第三十九章
    “谁?”

    就在齐白君瘫坐在地意志消沉的时候,一声叹息不知从何处传来,沧桑落寞,似乎有着无尽的哀怨,他一个激灵从地上窜起,转身四周搜寻声音的来源,却没有任何发现,亦如先前般白茫茫一片。

    “谁在说话?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齐白君焦急的一连问出两个问题。

    没有回音,仿佛之前的那一声叹息只是自己的幻听,可他不这么想,他是实实在在的听到了声音,这是不会错的,微皱起眉头,试探道:“我记得你的声音,之前吟唱的也是你吧?”

    “你能听到那段浊唱?”

    声音毫无征兆的再一次出现,言语间似乎有着几分诧异。

    齐白君点头,生怕对方看不到,又紧忙解释道:“我能听见,刚进浮空城的时候听见过一次,还有就是刚才触碰石碑的时候又听见了一次。”

    沉寂了好一会,就在齐白君焦急的准备再次开口发问的时候悠然之声再次传来。

    “浮阙再现,不是寒武后人却能听见浊唱的奇异体质,看来原罪之地的最后一战已经开启了,亿万年的等待,为的就是这一天吗?”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齐白君有些懵。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小朋友三个虽然有些怪异,齐白君却不敢生出任何不满的情绪,再说了这说话的也不知是人是鬼,紧忙回答道:“齐白君。”

    “你可知这是哪里?”

    齐白君感觉有些奇怪,因为这一次声音传来与前几次明显不同,像是在身边说话一样,诧异之下转身紧接着惊退两步,却见一道人影漂浮在近前,有些类似于三维成像,除了对方那看不真切模糊不清的脸部,其它一切却又比三维成像来的更真实,细微之处甚至连那华丽裙摆上的金丝镶边都能清晰可见。

    稍一来愣神,初步断定这应该是某种成像技术形成的产物,齐白君自觉有些失态。

    “我只知道这里是一处遗迹,至于是什么遗迹,就不清楚了。”

    “遗迹?”

    女人有些落寞,喃喃自语,“是啊,寒武已亡,这里也只能称之为遗迹了,寒武遗迹。”

    寒武?难道是寒武纪?寒武纪难道也有文明存在?

    齐白君在大学里所学的专业就是生命科学,巧合的是他还对寒武纪深入研究过,寒武纪确实有生命存在,也是地球上最早出现生命的时期,被称之为生命大爆发期,可即便如此那也都是最初生命形态,像无脊椎生物、海生藻类等等,从没发现过智慧生物存在的迹象。

    如果真像她说的,寒武纪确实有文明存在,结合遗迹内的种种,那当时的文明程度绝对比现在更高,可这样一个文明又是如何消失的,而且还消失得这么彻底,连一点存在的迹象都找不到,齐白君越想越害怕,似乎已经抓住了其中的关键,却又不敢承认。

    “不用怀疑,也不要不承认,寒武纪的消失你确实已经猜对了一大半”

    似乎能看透齐白君的想法一般,一句话令他心神剧颤,神情激动的问道:“你们寒武人这么强大,难道都没办法抵御天外生物的入侵?”

    一声叹息,女子抬手一指,白芒闪现没入齐白君眉心,刹那间一幕幕场景在他脑海中划过,就像放电影一般。

    那是一个点将台,一片辽阔无际的旷野上,举目远望,王旗猎猎,将士何止百万,一声号令,武魂震天。

    那是一个战场,一箭破云霄,一枪舞乾坤,一刀劈天地,一剑镇神州,寒武人的强大在这一刻展露无遗,天外生物溃不成军,逃之夭夭。

    又是一个战场,血,除了血没有别的,王旗倒塌,哀嚎遍野,寒武人的百万雄师无一生还,战场内只剩一人浴血仰天独立,长剑驻地,眉目间霸气依旧,不屈之志与天争锋。

    天空骤然开裂,裂缝中透出一抹刺眼金光,从中跨出一只金色脚掌,仿佛承受不了一脚的重量,大地俱颤,裂开一道道鸿沟,黑暗深邃不见底。

    当裂缝之中的金色身影露出小半个身子的那一刻,浴血之人提剑而起,剑指天置于胸前,一个恢弘嘹亮的声音响彻天地。

    “灵纠纠,道,

    逐四空,破万象,

    ......

    诛万邪念,灭无妄天,奉剑指心原本真。”

    声如洪钟、势比天高,刹那间天地色变,云翻雾涌,扬起尘埃蔽日遮天,那金色身影跨出裂缝的步伐为之一顿,像是受到了某种阻碍,无法再进分毫。

    金色身影出现的那一刻,虽然仅仅只是小半个身子,连对方的相貌都无法看清,可齐白君却感受到一股滔天气势,为其气势所摄禁不住倒退两步双手不自觉颤抖起来,眼神飘散不敢直视,一直等到那恢弘嘹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股摄人心魂的气势方才稍稍减退。

    然而听着听着,齐白君却又骇然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心里居然多出一把剑,直指心头,顿时惊骇莫名,这种感觉实在太恐怖,剑悬心头,一念间便身死魂消,这不是一把杀人的剑,而是一把诛心之剑。

    心中有剑,剑在心中,万事万物皆为剑心,妄念不动万邪不起,原我本真皆为空。

    天空中的金色身影从裂缝中往前挤了挤,想要进入这片天地,却依旧未有寸进,略感诧异之声传来。

    “没有契约居然能修炼到坤灵境,有点意思,老家伙倒是挺会折腾的。”

    话音未落,地面浴血之人保持奉剑之态,出声质问,“原罪之地已遭流放,你们为何还要苦苦相逼,为何,为何...”

    说到最后,压抑已久的怒气砰然爆发,齐白君只觉悬在心头的那把利剑剑芒四射,眼看就要扎进心窝,紧忙收摄心神,不敢有任何妄念,却见天空中金色身影在其质问声中后退半步,无声无息中一柄利剑透体而出,剑尖处落下一片淡金色血液。

    “找死”

    金色身影暴喝一声,没想到下面这蝼蚁一般的存在居然将其击伤,无尽的愤怒任凭利剑插在身上,从裂缝中探出一只散发着耀眼金芒的手掌,掌心自下而上翻转,一个剔透似泪滴般凝结成水珠状的晶体悬浮其上。

    晶体出现的那一刻,以其为中心掀起一**极寒之气,所过之处大地瞬间冻结,战场之上无一物存在,王旗、将士、战马、战车、兵器等等所有的一切,在接触到极寒之气的那一刻瞬间灰飞烟灭,从这片空间彻底消失。

    好冷,齐白君只是看了那晶体一眼,只感觉心脏都快要冻结,血液急速凝固,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似乎感受到了那仅有拇指大小的晶体内所蕴含的强大能量,浴血之人神色越发凝重,手中长剑脱手而出,悬于身前,极速旋转,天上地下心之所及皆为剑影,漫天漫地的剑影直指金色身影而去。

    “无知”

    金色身影一甩手,晶体划破万千剑影,带起一道绚丽的彩虹桥,无视了浴血之人所有的防御和攻击手段,破体而入,直入其心。

    裂缝消失,金色身影走了,浴血之人在晶体破入身体的那一刻也如先前的那些将士一般,尸骨无存彻底从这片空间中消散而去,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那颗晶体,悄无声息的缓缓落下,看似毫无重量,却在落地那一刹那轰然炸响,掀起了一股比之先前猛烈千百倍的世纪大寒潮,席卷全球,极寒之气所过之处无一物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