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源起末日 > 第十一章
    乔冰是一个直肠子,说话做事从不拐弯抹角,说要离开自然是要离开的,虽然有诸多的不甘心,可齐白君并没有挟恩图报。

    不过既然要走,该做的隐蔽措施还是要做,离开安全屋前齐白君用布蒙了她的眼睛,乔冰没有反抗,七拐八绕的进了电梯,回到地面后又在店里绕了几圈,这才帮她揭开。

    等适应了眼前的黑暗,乔冰的目光瞬间被不远处一个庞然大物所吸引,一艘枣核状巨型太空战舰悬浮在空中,从体积来看至少有一个县城那么大,虽然不在申城上空,离着有百八十公里,然而却依旧掩盖不住那慑人的气势,幽蓝色的光芒,与寒日交相辉映,不时响起的鸣笛,昭示着它的强大。

    “别看了,那是外星生物的太空战舰”

    回到地面的那一刻齐白君就已经发现了它的存在,说不害怕那是骗人,这玩意儿着实太震撼人心了,这么大的太空战舰能够轻松的悬浮在空中,单单这项技术就不是地球能比的,管中窥豹,可见外星生物在科技领域绝对远超地球。

    “你知道?”

    乔冰一脸疑惑,仿佛眼前这人什么都知道似的。

    有这种感觉已经不是一天两天,自打他在野战弓弩俱乐部出现,接下来末日的走向完全与他所述一模一样,可以说分毫不差,而且他也确实有提高远古基因觉醒成功率的能力,这一点乔冰亲身体验更是毋庸置疑。

    见她还没走的架势,齐白君有些着急,大门已经打开,保不准什么时候会出现一支巡街小队,稍一盘差,这地儿可就保不住了。

    “知道,我还知道这些个天外生物压根儿就不想谈判,两天后就会离开,真正的末日也将在那一刻降临地球,所以再不走就没机会了。”

    说话间也管不着那么多,将一个装满生活物资的背包丢给她,返身回到店内就准备上锁。

    “我还回来,怎么联系?”

    稍一犹豫,齐白君从口袋里摸出个褐色纽扣状按钮交到她手里,漫不经心的说道:“以店为中心,100米范围内按下按钮我都能收到。”

    “一个人”

    最后又郑重的提醒了一句。

    直等到乔冰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齐白君才施施然返回安全屋,

    少了乔冰这个强有力的后盾,齐白君不得不开始担忧起自己末日的生存能力,他不可能永远待在安全屋,总有些紧急情况需要返回地面,到那时以他现在的状况,怕是连逃跑都做不到。

    为了增强自身在末日里的生存几率,齐白君静下心来花了半天时间制定出一份训练计划,虽然有些想当然,却也比什么都不做来得强,再说他现在有的就是时间,与其浪费掉,还不如做些实事。

    体能训练是目前的首要任务,好在不是温室里长大的孩子,虽说不上强壮,体格还说得过去,器械室里各种锻炼体能的器械一应俱全,在他有意识的加重训练量和训练强度之下倒也提升了不少。

    至于武器,虽然器械室里也不少,只是刀剑枪棍弓弩这些他一概不通,临时抱佛脚也抱不上,这些个东西可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学会的,无奈只能从暗格中挑了两把顺手的枪械熟悉性能。

    对齐白君来说时间过得并不快,因为他此刻很充实,安全屋里没有时间概念,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锻炼体能和熟悉枪械上,只有在累得不行的时候才会休息,休息的时间也被他严格控制,五个小时,也就是说他往往会锻炼两天三天才休息五个小时。

    在这种高强度的训练下,很奇怪他非但没有被压垮,反倒渐渐适应,更有种一发不可收拾态势。

    “ptc1107”

    ...

    “ptc1107”

    ...

    “快,第1638次连线成功,快稳定通道。”

    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齐白君知道他又再次被连线成功了,只是此刻与自己说话的却并不是上次出现的周博士,而是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白大褂上沾满了鲜血,整个房间里只有两个人,另外一个负责操作仪器的居然还是个小女孩,十一二岁的样子,一边好奇的看向这边,一边却还能熟练的操作那一大堆按钮。

    “齐白君,这或许是最后一次连线,很重要,你一定要记住下面的所有内容。”

    “联系政府,告知方舟撤退方案不可行,地球上遗留着诸多遗迹,比如诺亚遗迹、玛雅遗迹和盘古遗迹等等,趁末日还没有降临,加大遗迹搜寻力度,遗迹不仅可以成为临时避难所,遗迹里还留存着许多强大的事物,都能用来对抗末日的侵袭”

    警报~警报~

    随即齐白君便听到周围响起刺耳的鸣笛。

    “来不及了,听好,不要再去管我之前说的那些,觉醒者根本无法和他们对抗,即便是远古基因三阶觉醒的觉醒者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他们自称为神,他们太强大了,活下去,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动用一切力量寻找亚特兰蒂斯遗迹,只有亚特兰蒂斯遗迹里的强大太空飞船才能抵御他们的攻击......”

    说到这,只见白大褂女人一把拉过那正在操作仪器的小女孩,指着她声嘶力竭的喊道:“看清楚,这是你女儿...”

    话音刚落,刺眼的白芒突然亮起,巨大的炸裂声随即传来,白芒褪去,目力所及处全是碎片,各式各样的金属碎片漂浮在空中。

    外太空?

    齐白君愕然发现之前所处的环境竟然不在地球,而是在一艘太空飞船内,此刻,飞船显然是遭受到了致命打击,四分五裂,不复存在。

    等等,他猛然意识到那女人说的最后一句话,女儿?那个小女孩居然是自己的女儿?自己什么时候有女儿了?

    不可能,下意识的就想否认这个说法,可就在这时,借着远处飞船爆炸所产生的亮光,他发现,那被认定是自己女儿的小女孩正从眼前飘过,惨白的眼神,布满寒霜冰冷黝黑的躯体,已然成了一具毫无生机的尸体。

    恐惧从四面八方袭上心头,抵抗不了,想要闭眼,想要调整视觉角度,想要将这一切抛诸于脑后,可一切的一切似乎都不受他控制,只能被迫继续看着,仿佛画面永远停留在了这一刻。

    不...

    内心深处撕心裂肺的喊着,没用。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秒,也许是一辈子,因为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时间概念,只感觉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下一刻便置身于一个五光十色的通道,思绪如过山车一般上下起伏、左右穿插、直降、直升,依旧没有时间概念,到最后眼前一暗失去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