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源起末日 > 第一章
    “ptc1107”

    ...

    “ptc1107”

    ...

    “快,快,连线成功了,做记录。”

    “齐白君,时间紧迫,你听好了,2032年12月21日寒日出现,12月25日天外生物降临地球,尝试接触失败。”

    “天外生物...不好,心率加...呼吸...,快快,连...断了,快...”

    申大学生宿舍楼三楼的一间宿舍内,齐白君猛然惊醒,一跃而起,伴随着沉重的撞击声,双手抱紧脑袋半蹲下身子一顿哀嚎,过了好一会儿才从那天旋地转中恢复过来,看到眼前熟悉的环境,暗松口气。

    做梦了?

    齐白君怪诞一笑,这都什么烂七八糟的东西,又是世界末日,又是外星生物入侵地球的,感情是受到最近上映的几部科幻大片的影响,连做梦都科幻起来,话说无论是生存类还是幻想类,只要涉及末日题材的科幻片永远都是年青一代追捧的香馍馍。

    这是什么?

    疑惑的看着桌面上那张密密麻麻写满字的a4纸,齐白君微皱起眉头,记忆中他还没有奢侈到用a4纸来做笔记,只有在打印论文的时候才会用到它。

    这......

    在接触到a4纸上内容的那一刻,齐白君双目圆瞪双手轻颤,惊恐之色溢于言表,仿佛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如遭雷劈般楞在当场。

    “君啊,其实你还有一个姐姐,比你早几分钟出生,当时家里穷啊,为了养活你,爸一狠心把她送去了孤儿院,这事我一直瞒着,连你妈都不知道,只当是生出来就夭折了,头几年我还偷偷去看过她,后来被人收养带出国就没了音讯。”

    “爸好说歹说才打听到,你姐那是被一对美国夫妻收养带回国了,你记住咯,你姐的名字叫秦晓,将来...哎,算了,这都是我造的孽...”

    三年前的一场事故,父亲被施工现场的脚手架给埋了,等赶回老家,病床上留下这几句话走了。

    齐白君的母亲在他六岁那年就早早离世,就像他父亲说的,这些事情除了他们爷俩不可能再有第三个人知道,然而也正因此,在他接触到纸张上内容的那一刻才会跟见了鬼一样,因为这满满当当的一页字,第一行只有两个字,不知是不是故意,这两个字明显比下面的字体要略微大一些,工工整整的写着“秦晓”二字。

    这个名字对齐白君来说就是禁区,自从父亲把这掩埋了半辈子的秘密透露给他后,每每想起,心里就会止不住的生出一丝愧疚,以至于这些年他下意识的想要淡化甚至在心里筑起一道墙,想要将这个名字彻底隔绝起来。

    然而,长时间的压抑终于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心墙倒塌,心如刀割,唯有以泪洗面方才能发泄出内心的愧疚和自卑,怎样的一个人才会宁愿去遗忘也不敢承认和接受这个世界上唯一存活的亲人。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怎么上的床,齐白君就这么浑浑噩噩半睡半醒的度过了一下午,等太阳渐渐落下,最后一丝光亮从窗口消失,楼道里光感照明灯亮起的那一刻,才拖着疲惫的身体爬下床。

    洗了把脸,又倒了杯水,猛灌下半杯后,总算恢复了一点精神,半挨着椅子坐下,水杯不自觉正好压在那张a4纸上,说起来,他压根就没来得及看纸上写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仅开头那两个字就令他彻底沉沦了。

    难道是自己做梦的时候写下的?

    这倒也说得过去,齐白君不自觉开始回忆梦中的场景,一间无处不充斥着梦幻般先进科技元素的医疗室,自己应该是躺着的,周围四五个穿着各式制服的人,白大褂,不用猜也知道是医生,因为从头到尾都是这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在和自己说话,在他身后还有一个穿白大褂的,正忙碌的操作着各种仪器,因为背对着所以看不到相貌,只能从那披肩长来判断是一个女性。

    另外还有两个说不上是人还是机器人的存在,外形线条与人无异,只是从头到脚都包裹着一层铠甲,铠甲上坑坑洼洼磨损严重,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

    齐白君自然做过梦,梦境往往都是模糊不清,一旦醒来想要抓住,反倒更加模糊,然而这个梦却完全没有这种情况,一旦回忆,那场景,那人物,仿佛亲身经历一般历历在目,甚至连医疗室内机器的滴答声,医疗室外炮火的轰鸣声,数之不尽撕心裂肺的吼叫声都清晰可闻,实在是太逼真了。

    难道是前段时间感冒发热把脑袋烧坏了?

    想到这齐白君禁不住担忧起来,紧接着又摇摇头,将这种古怪的想法甩出大脑,那次感冒持续时间虽然有点长,可并没有高烧,只是着凉受寒咳嗽而已,就算哪里伤到了,跟脑袋也扯不上半点关系,可回头一想,又不对,这梦和秦晓这个名字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怎么好端端的会写这东西呢,而且看字体非常工整,不像是乱涂乱画。

    带着一丝疑惑齐白君打开台灯,准备看看这纸上到底写了些什么。

    抬头的“秦晓”两个字对他的影响很大,直接略过,不想再在这上面继续多愁善感,接着往下看。

    “我知道上面这两个字是你埋藏在心里的秘密,不出意外的话,这已经是一个除你之外无人知晓的秘密,说出来并不是为了让你难堪,只是为了证明我即将为你讲述的内容的真实性。”

    “相信周博士已经跟你提到了地球末日,我再跟你核对一下时间。地球末日降临日期为2032年12月21日,入侵者降临地球的日期为2032年12月25日,与入侵者爆发冲突的时间为12月27日。时间不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断开连接,也不知道下一次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连接上,又或者从此再也连接不上,所以我就挑重点的跟你说一下。”

    “太阳变异,寒日降临,外来生物入侵地球,远古基因觉醒,毒雨蔓布,地球生物发生大规模变异,内忧外患,地球彻底沦陷。”

    “学府路346号下面有一个安全屋,开启位置在电表箱背面,密码,gzsz0021。准备大量的食物,水和其他生活必须物资,你......不好,要断开了,去野战弓弩射击俱乐部找乔冰,她是觉醒者,可以信......”

    最后一句话字体歪歪扭扭,笔迹拖得老长,明显还有话没说完,只是就像他说的时间不够了,即将断开连接,所以才在仓促间总结陈词,然而齐白君根本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这上面,因为这一刻,他整个人都傻掉了,似乎并没有去怀疑这些话的真实性,彻底慌了,背上冷汗一阵一阵直往外冒,害怕,却不知道在害怕什么,莫名其妙的就是害怕。

    十几分钟后,冷不丁颤抖了一下,手背碰到水杯,洒了一桌子水,半张纸浸泡在水里,看到那渐渐化开的字迹,齐白君惊醒过来,急急忙忙将纸从水里救出,小心翼翼的平摊在隔壁桌上,拿干毛巾将水吸干。等做完这些,却又愣住了,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为什么会紧张这张纸,难道真的相信上面说的什么寒日降临,远古基因觉醒,天外生物入侵?

    世界末日的话题从古至今就没断过,可地球依然朝气蓬勃的自转着,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太阳还是那个太阳,篱笆墙的影子还是那么长,时间嘲笑着一个个预言,笑它们愚昧无知、不自量力。

    齐白君甚至在想那些个所谓的预言家是不是也跟他一样做过这种荒诞的梦,所以才会坚信世界末日的存在,毕竟这洋洋洒洒一段话让他都生不出一丝一毫的怀疑。

    “神经病”

    齐白君开口大骂一句,权当壮胆,抓起那张浸湿后还有些脆弱的a4纸,双手一揉,准备扔进纸篓,可手抬到一半,微皱了皱眉,又将它铺平小心翼翼的夹在课本内,转身走出宿舍,这小半天的一惊一乍,到现在还没有吃晚饭,肚子早就已经不争气的抗议起来。

    第二天一早,齐白君恢复到往日状态,不再去想昨天的事情,因为是星期六,他兼了一份家教的工作来补贴生活费,虽然对象只是一个初中生,可一贯严谨的他还是会提前备课,毕竟家教是个口碑行业,想要得到更多家长的认可,成绩的提高才是关键。

    “白君,下周有论文答辩,可全靠你了”

    左边床铺被窝里伸出半个脑袋,睡眼惺忪,含糊不清的嘀咕了一句。

    “你把论文答辩的资料放在桌上,等晚上回来我看下。”

    齐白君忙着整理补课资料,头也没抬随口回了句,

    “喂,杀毒君,别心不在焉的”

    一只棉拖鞋分毫不差的砸在齐白君头上,右边床铺上坐起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打着哈欠骂道:“你小子胆肥了是吧,下周论文答辩算期末学分,你要是给我搞砸了,浩爷我弄死你,那次学校的警告处分还没消吧,再来一次,可就变成记过处分了,是要进档案的,这年头工作可不好找,自己好好琢磨琢磨。”

    看了眼地上那只抵得上他半个月生活费的拖鞋,齐白君微微握起拳头,默然一叹还是松开了。

    “行了浩子,白君有数,那次也是特殊情况,你就别上纲上线了。”

    左边床铺伸出一只手摆了摆又缩进被窝继续做他的春秋大梦。

    胖子冷哼一声,身体直挺挺往后一躺,那体重带来的惯性压的床板咯吱咯吱直响,若非下面还有一层铁架支撑着,就这么一下,非散架不可。

    愤怒?齐白君确实很愤怒,像这样的场景大学三年里司空见惯,反抗过,向学校申请调换宿舍,只是学校倒过来给了他一次警告处分,至于原因,用学校的话来说,严重影响了班级积极向上团结奋进的学习氛围。

    一个宿舍四个人,胖子叫陈浩然,看这名字就知道遥远年代的古惑仔依然在深深的影响着一代代年轻人,胖子是标准的官宦子弟,小道消息说现在学校身底下的这块天价地皮当初就是他老爷子帮忙才拿下的,若真如此那他在申大确实有横着走的底气。

    打圆场的叫王哲,别看他一副萎靡不振、人畜无害、懒懒散散的模样,十个陈浩然都抵不上一个王哲,王哲是商贾子弟,挺有钱,但具体有钱到到什么地步,齐白君不知道,只是通过这三年的观察,发现陈浩然挺怕王哲,是那种骨子里透着的低人一等的畏惧。

    这二人,若是让齐白君自己选,他宁愿得罪陈浩然也不愿意得罪王哲,不为别的,那警告处分的点子就是王哲的杰作,这是他有一次在宿舍门外无意间听到的,自那以后就多了一份心眼。

    王哲这人城府挺深,不得不说警告处分这一招确实够狠,将齐白君的软肋抓的死死的,他一个穷人家的孩子,没钱没背景,全靠自己勤奋努力完成学业,唯一的出路就是毕业后能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这将会是改变他命运的转择点,可如果档案上出现污点,国家公职世界五百强想都不要想,就是上点规模的中小企业都不一定会要他,到最后只能加入那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的求职大军碰碰运气。

    宿舍除了陈浩然和王哲还有一个叫吴刚的,这人齐白君了解的不多,偶尔见过几次,身材挺魁梧,或者应该用健硕来形容更恰当些,唯一一次眼神的对视,从那双眼睛里仿佛看到了凛冽的杀气,令人心惊胆寒,自那以后便再也不敢与其接触。

    好在大部分时间吴刚都不在学校,只有临近期末的时候才会出现,而且也不住在宿舍,所以那张床铺一直空着,只是即便空着,铺位上却干干净净,打扫清理的工作自然是齐白君在做,怪异的是不管是心机深沉的王哲还是吆五喝六的陈浩然都自觉的没有将塞满衣柜和床底的杂物堆放在上面。

    补课结束已经快下午5点,齐白君散漫的走在街上,从这里坐地铁可以直达申大,票价五元,不过他并不准备花这比钱,在他看来走过去也不过就半个小时,权当锻炼身体了。

    有同学笑话他就是因为太抠门太节俭,所以才找不到女朋友,齐白君一笑置之,并不在意,没有人比他更懂得五块钱的价值,十块钱过一个星期的日子依旧历历在目,一块钱一个馒头,十个馒头就着白开水过一个星期,半夜饿醒了数着绵羊都睡不着,肚子里喧闹的抗议不亚于胖子的打呼声,以至于王哲实在受不了从被窝里摸出一袋酱香牛肉砸给他才能安稳的睡个觉。

    朝着申大方向走了十多分钟,不自觉抬头看了下路牌,齐白君一愣,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学府路,下意识想要看看身后这家店铺是学府路多少号,却是摇头自嘲一笑,趁着绿灯小跑过马路扬长而去,既然不准备相信那所谓的地球末日,又何必再为那莫名其妙的问题而烦恼呢。

    就去看一眼,看有一眼也没什么损失,如果没有那什么安全屋,岂不正好彻底断绝了这念头...

    不行,既然已经决定不去相信,就要坚守原则......

    什么原则不原则,任何事情都要抱有怀疑的态度,否则将永远原地踏步,毫无寸进...

    这是两码事,这件事情本身就不存在任何事实根据,完全就是天方夜谭、胡说八道...

    当初莱特兄弟做飞机的时候,也有人说他们天方夜谭、异想天开,那事实呢?空间站都已经开始接受移民申请了...

    齐白君一边往回走,两种声音两种观念一直在脑海中徘徊胶着,越演越烈,直至头昏脑涨,只得停住脚步,一时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回去看看?”

    齐白君暗自嘀咕。

    不行...

    为什么不行,这种时候就应该勇于尝试大胆尝试,总是唯唯诺诺胆小怕事还像不像男人...

    似乎是被这句话刺激到了,齐白君终于作出决定,返回学府路,看看那346号下面到底有没有安全屋,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地方并不难找,就在方才的路口拐个弯多走几步路就到了,只是看着那落地大玻璃窗后面展示的琳琅满目的女性内衣,齐白君整个人都不好了,一时间竟没了主意愣在当场。

    “这人有病吧?”

    “变态”

    ...

    一个大男人直愣愣的站在女性用品店门口,紧盯着一堆诱惑力极强的内衣吞口水,愣谁看了都不忍直视,一会儿工夫就有好几拨人骂骂咧咧的从他身边经过。

    察觉到大街上人群中一道道鄙夷的眼神,齐白君很是尴尬,同样也意识到这么干站着不是个事,难道放弃?可来都来了不进去查看一下总有些前功尽弃的感觉,好在他这几年在申城独自闯荡,胆色还是有些的,脑瓜子一转想到个办法,拿定主意推开门走进店铺。